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

第17部分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第17部分

小说: 穿越之师兄,求不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兄弟你怎么了,你不要放弃啊!”见施勋把铜剑收了起来,徐福绝望的以为施勋已经开始等死了。

    “闭嘴!”崩溃的冲着这个只会瞎嚷嚷的白斩鸡方士吼了一声,施勋伸手点了点胸口,无奈道:“河洛,出来帮忙。”

    【呵,带他离开渔村可是容易?】

    “你早知道会发生这事吧!行了你!快出来帮忙!!!”

    听河洛语中笑意,施勋才明白过来他算是又被这神器摆了一道,这货居然早就知道这帮村民们是群死不了的怪物,故而这么长时间一直是在看自己笑话来着。

    不再去挑拨施勋的怒气,河洛笑了一声,由施勋胸前化出,金符瞬间将两人笼罩了起来,太极 八卦图由施勋脚边漫出,在空中若隐若现。

    施勋站在符阵中央,目光如炬的看着前方,左手虚画出一个圆圈,眸中倒映出万丈金光。

    徐福惊异的看着这一幕,脑中突然一闪,浅瞳微缩,愕然的看着施勋画出的那圆圈逐渐变大,最后散为道道金符,将围在一边的村民牢牢捆住,制在了原地。

    这是……太极阵法?!

    那被金光捆住的村民们挣扎不已,身上凡是接触到字符的地方皆开始腐烂黑化,但不过一会儿又会有新的皮肉接上,如此反复,死而复生。

    河洛已回到体内,但那金符是由施勋真气所化,故而可以一直捆在那村民身上。

    可这帮村民们不知得了什么法子,竟能自生血肉,杀而不死,那等真气散后,他们依然还会起来追杀二人。

    看着那帮恨不得生剐了自己的村民们,施勋别无他法,带着徐福小心翼翼的跨过这帮活死人集聚地,向着山上的琅琊台而去。

    待到台上看着那还在下面挣扎不已的村民,施勋无奈道:“河洛,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里的村民是这么一帮怪物的。”

    【先前还只是猜测,不过今早我刚与外界取得联系的时候,便听到那村长说要将你制成药食喂与怪物,然后刮些鳞下来,那时我才确定了心中猜测,知道这村子里的人是死不了的】

    “那么早就知道了,那你干嘛不告诉我!”面色瞬间狰狞了起来,施勋在心中咆哮道。

    【告知你又有何用,你能杀了他们么?】丝毫不理会施勋的咆哮,河洛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

    显然,施勋不能,所以他对于河洛的疑问找不出任何可以反驳的地方。

    干巴巴的呆了片刻,施勋没好气道:“我不能,那你呢,总不能放着这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不管吧。”

    【我杀不了他们,他们吃了那妖怪的鳞片,自此皮肉不腐,获得长生】顿了顿,河洛又道【不过也不是全无办法,只要那妖怪一死,这长生之力便也就随之消失】

    “……你这意思,难道我要去跟那个妖怪决一死战!”

    【你不想去也要去,那妖怪与长生珠有着莫大联系,当初子冠指明让你来这琅琊,便是告知了你此事】

    “……”

    徐福自从刚刚,就一直在观察着这个能使出太极阵法的年轻道士。

    本还想询问两句,在见到施勋的面色一会狰狞一会儿哀怨了以后,那含在嘴里的话却怎么也问不出口,生怕惹了这人而被丢下山去,喂了那帮不死不活的怪物。

    此时天色已变得昏暗,跟昨夜一样,海中的浪花又开始一层层翻滚起来,咆哮着向岸边奔涌而来。

    施勋站在台上看得清楚,远处山岛从列,只剩龙身,不见龙头。

    叹了口气,施勋转身看着缩在一旁的徐福,面色沉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安全了,赶快离开这里,倘若我出了什么事,还请你带着我对这片大地深沉的思念,好好的活下去!”

    徐福一头雾水的看着施勋,刚想拉着他说些什么,却见施勋纵身跳下,向着海边一跃而去。

第21章 秦二一:上古异兽(二)() 
天色一片黯黑,风沙卷着海浪呼啸而来,如一团奔腾的银龙挣扎着要从海中跃出。

    施勋蜷缩在一块岩石之后,探着脑袋观察那浪潮之处,手中铜剑微闪缓缓划出一道弧线,道家混元真气蓬勃而出。

    那浪潮越掀越高,不过片刻就已掀上岸来咆哮着覆上渔村,施勋呼吸一顿,紧盯着那浪潮的中心。

    不过瞬间,在浪潮掀到最高之时,一团黑影倏尔由浪中钻出,向着渔村疾驰而去!

    【施勋!】

    “啊呀呀呀呀!!!”

    施勋一跃而上,迎着那黑影当头一斩,满身真气迸发,化作万道金光直冲那黑影铺面而去,黑影身形一顿毫不设防的被那金光缠住,口中赫赫两声,挣扎着跌入水中。

    “毁,掉水里了!”

    施勋一愣,持着剑快步向水中跃去。

    【早叫你等它上岸,非要搞什么偷袭】

    “拜托,我要跟那妖怪硬干,你能确定是我干死它而不是它干死我么!”

    那妖怪跌入水中之后便不见了踪影,连着海面上都是一片风平浪静,施勋放出真气探查,却不见丝毫异动。

    “难不成是跑了?”水中不知是何缘故渐渐变得冰冷刺骨,施勋探查了一圈不见踪影,心里实在不想在这冷冰冰的水里泡着,便慢慢向后挪去。

    周身温度越降越低,即便是有真气护体也能感受到那股凉气,施勋抬脚向后一踏,突地像是踩裂了什么一般,耳边也听得一声脆裂。

    眼前慢慢浮过来一小片薄透,施勋用剑将那东西拨到身前,却猛然一愣,这是,冰?!

    【施勋,后面!!】

    施勋一惊还来不及回头,身后便被猛的一抓,周身海水突然涨起,铺天盖地的朝施勋砸下!

    那水中不知何时布满了寒冰,如碎石般将人砸了个措手不及,施勋被灌的惨不忍睹,刚从水中探出个头便又被海水狠狠砸下。

    被海水灌得险些窒气,施勋猛咳了一声,赶紧将自己飘远的铜剑捞了回来。

    身后的水流突然急速流动了起来,施勋伸手把住一块浮冰,抬腿向一边跃去,果然,他这边刚刚离开,那妖怪就突然破水而出,一爪子碎了整块浮冰!

    “卧槽,老子果然干不过它!”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眼见着那妖怪转身向这边扑来,施勋向后一退,吼了起来,

    “河洛!开阵!!!”

    金光刹那冲天而起,将海水映得透亮,那妖怪一愣,本能的想要后退,却已是逃脱不得!

    巨大卷轴从海面腾起,金光闪着万千字符将滔天海水卷起,形成了一个偌大的屏障将那妖怪牢牢禁锢其中!

    施勋站在阵外聚气一道剑气狠狠挥出,霎时间阵中轰然一亮,那剑气化为万千道金光,将那妖怪穿成了蜂窝煤。

    抹了把脸上的海水,施勋得意的抬起了下巴,“跟老子斗,死定了吧!”

    【它死不了】

    “什么?!”

    果然,施勋还没得意完,便见那妖怪身上的洞口开始缓缓愈合,而那妖怪的身子也渐渐膨胀起来,脑袋上的光球一圈一圈的闪着,晃得人脑中眩晕。

    “这是,那是什么东西?!”

    【妖丹!施勋,快割了它的妖丹!这东西要跑!!!】

    什么!割什么?!

    “兄弟!兄弟救命啊!!!”

    徐福?!

    被光球闪得混乱无比,施勋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声音,匆忙扭过头去,就见着那边徐福满脸慌张的向这边跑来,身后还跟着一大帮喊打喊杀的村民!

    “河洛,真气散了!!”

    【别管那个,别让这妖怪跑了,它要化形!】

    “什么跟什么啊!!!”

    完全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就听河洛一声大吼,紧接着一巨大的鱼尾横扫而来,破阵而去!

    海浪声震耳欲聋,施勋一脸茫然的被扫出去了八丈远,眼角只瞅见了一巨大的身影高高跃起,荡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什么东西!”

    【妖兽横公!】

    没好气的应了一声,阵法被破,河洛别无他法,只得返回施勋体中。

    金光全然散去,施勋撩起垂在脸前的头发,双眼迷茫的看向远方。

    “兄弟,兄弟快跑,那帮怪人来了!”

    脖颈被猛的一扯,施勋四仰八叉的被徐福拖着向山上跑去。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那困了村民一夜的真气也散了个干净,施勋跟那妖怪斗了一夜,结果是竹篮打水,什么也没捞着。

    带着徐福躲进了海岸上的一个洞窟之内,施勋满身疲惫两眼泛白的靠在岩壁上,半点也不想动弹。

    “兄弟你是不知,那帮村民们可真是穷凶恶极,我刚一下山就被逮了个正着,他们二话不说就要来杀我,还好我……”徐福在一边拧着身上的海水,一边冲着施勋唠叨。

    “我不是让你离开这里么?”打断了徐福的唠叨,施勋无力道。

    “我不放心你,便想着下山来看看。”微蹲下身子,徐福伸手将施勋面上沾着的发丝拂去,浅色双瞳中倒映出青年无力的模样。

    施勋黑眸微垂,斜靠于一旁,身上衣物被海水冲的四散,露出大片白皙肌肤,透明的衣物沾于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肌肉线条。

    不得不说,自从修炼了道法之后,施勋眉宇间隐约透出的正气倒显出一种别样的滋味,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徐福有些愣然的瞥着施勋被海水泡的紧贴在身上的衣衫,情不自禁的伸手向那敞开的领襟拂去。

    胸前温热传来,施勋伸手一拦,皱眉道:“你做什么!”

    “我帮你拧下衣服吧,这样会伤寒的。”眼巴巴的瞅着那油光水亮的嫩白皮肤,徐福泰然道。

    “不用那么麻烦,你坐过来一些。”见徐福满身是水的还想着来帮自己拧衣服,施勋真心觉得这个方士简直是心地善良!

    伸手拉过徐福坐到身前,施勋微一运气,身上真气游走,不过片刻两人的衣衫便已不见半点水渍。

    徐福一阵惊叹,握住施勋的手掌磨蹭了起来:“兄弟你年纪轻轻,没想到竟会有如此修为,啊,对了,还不知兄弟尊姓大名?”

    别别扭扭的被拉着手,施勋嘴角一阵抽搐,“你唤我姬丹便可。”

    “姬丹…燕太子?!”徐福一惊,拉着施勋的手不由自主的收了回去。

    “恩”尴尬的将手在身后蹭了蹭,为什么总觉得被一个大男人拉着手,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呢?

    “那你怎么会在齐国,还,还入了道教?”

    因为被子冠这个坑货忽悠过来的,在心中将子冠鞭尸了一遍又一遍,施勋牙咬切齿道:“我出来游历一下,长长见识,呵呵。”

    见徐福面色僵硬的看着自己,施勋默默转过身去,靠在壁上佯装休息。

    “河洛,那妖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可以破了太极阵法。”

    【那是上古异兽,横公鱼,《神异经(北方荒经)》中有所记载,横公鱼的肉食有长生之效,那些渔民正是因为吃了它的鳞片才能不死的。】

    “怪不得这满村子的老人……我能问一下,这么牛逼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

    【可能是因为…气候宜人…吧】

    这tm都什么跟什么啊,欲哭无泪的睁开眼睛,施勋简直要对这个奇葩的战国绝望了!

    “那我现在要怎么办,等到晚上再去跟它干一架么?”

    【那妖兽吃了亏,不会再靠岸了,你怕是要去那岛上寻它了】

    一脸木然的呆了半晌,施勋起身俯视着一脸迷茫的徐福,泪流满面道:“兄弟,你再次安全了,赶快离开这里,倘若我出了什么事,还请你带着我对这片大地深沉……”

    “停停停!“眼疾手快的扯住的施勋,徐福惊道:“姬丹,你又要去做何?”

    惨然一笑,施右手持剑向前,左手握拳向后,悲愤道:“我要去打倒小怪兽,拯救全宇宙!”

    虽不明白宇宙为何物,但那句打怪兽却是听懂了,扒住施勋的手臂,徐福道:“姬丹,那妖怪不好对付,你不若带上我前去,好歹我也是个方士……”

    “带上你有何用?”

    徐福一噎,吞吞吐吐道:“那你也不能将我丢在这里,这也没个吃食,外面又是一帮怪人,我不是在这洞中饿死便是出去被杀死。”

    施勋一抽,无奈道:“那怪物也不好对付,我带你过去,你若是被伤到怎么办。”

    见此徐福连连摆手,喜道:“无妨无妨,我躲在你身后,你去与那怪物争斗便好!”

    “……”敢情这又是一坑队友的货。

    自从来到这战国以后,施勋就觉得他遇到的所有人里面,没有一个不是坑货,怪不得最后嬴政能一统六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