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14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14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时,有宫女捧着托盘进来,康熙看我目不转睛的瞅着,好笑道:“知道有人见了银子不要命,不想这儿还有一个见了吃的不顾姑娘家脸面的。”
  我笑嘻嘻的道:“俗语道死要面子活受罪,何苦死守着那些礼数,再说,在皇上这儿丢丢脸也没什么嘛,说不定您一看我可怜再有好吃的就会多多分给青儿,那等青儿吃腻了看见了就想跑,就再不会这么眼巴巴的瞅着了。”
  “咳咳……”
  李德全忙接了康熙手中的小碗,责备似的看我一眼。
  地上站的无不低头偷笑。
  康熙摆摆手示意没事,接过一旁宝顺儿递的帕子,笑看着我。
  “咦,这是什么果子?”看着那几盘水果,其中有一盘,长得很像梨,但似乎又不是。
  旁边站着的小福子回道:“青儿姑娘,这是外面新上供的,叫牛奶梨。”
  “牛奶梨?”怎么从没听过有这种水果,“怪不得长得像梨子,莫非吃起来像牛奶?”
  自有人上去切开,见那刀口上流出来的汁水竟是乳白色的,真像牛奶一样!大感兴趣,接了小宫女递过来的盘子,拈起一块放入口中,果然,除了梨的清脆还有一股香甜,与牛奶的味道并不尽同,想来叫这个名字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果子的汁水。不过,味道还真不错。
  ……
  大豆儿,小豆儿连忙接过小福子手中那一大盘水果,笑道:“公公进来坐会儿,喝杯茶再回?”春晚,湘儿也留道。
  小福子摆手:“改日吧。”
  又对我笑道:“青儿姑娘快进去吧,我这就回去了。”
  我伸手拿过两个牛奶梨,“这个也怪新鲜,你拿回去给他们也尝尝吧。”
  他推辞了几句也就接着了,我略一沉思,微笑道:“今儿箴玥还问我那谜呢,你们可猜到谜底了?”
  他急忙道:“我跟宝顺儿他们想了几日也没猜出来,姑娘快说说,那谜底是什么?”
  “众人皆醉唯我独醒。”再咛遍谜题。
  我轻笑道:“账单。”
  “账单!”他不解。
  我缓缓开口:“你也可以想作是欠帐的条子,人家的钱财。”
  
  区域网有故障,大大们久等了!
  常断,上得来就会更新一段,字数可能不太多,勿怪啊!
  满园春色繁花枝头绽是为美,落叶飘零也是美……
  伸手接住一片微黄的叶子。
  “早秋惊落叶,飘零似客心。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
  伸开手臂,感受这秋风习习,一片,一片,又一片……
  这片叶子的影子好大,睁开眼睛,十三阿哥站在树下,默默地看着我。
  放下手臂,举步上前:“十三阿哥。”
  他看着我,轻声道:“有什么不痛快吗?”
  刚才的诗他听到了!十三的性子虽最为洒脱但也是一样的精明细心。
  浅浅一笑,“是啊,在想你什么时候能把那玉找到。”
  十三没再追问:“我已经派人四处去找,一有消息就告诉你。”又看看我,“青儿,不如也跟四哥说声,人多也找得快些。”
  我摇摇头在树下坐了,十三笑笑随着我坐下,“只是无意中见过那块玉,很是喜欢,若让四阿哥知道为了这么个玉劳十三阿哥大架,岂不该训我了。”
  十三笑睨我一眼,“四哥不会训你,只怕费尽心思也要给你寻来。”
  我瞪他一眼:“你想食言?”
  他笑道:“我答应过的自不会告诉其他人,只是四哥……”
  这十三,每次见我就会提这些,史书云十三子拥魏晋之遗风,爽朗豪迈,却不知他还有当红娘的潜质!
  我头疼!
  “十三阿哥,我喜欢你啊!”
  他大惊,愣愣的看着我。
  我哀怨的看着他,“难道你一点也不喜欢青儿吗?”
  仍是呆呆的。
  双目含情,“十三。”
  他傻道:“青儿,你……”
  深深低了头,“十三,我喜欢看你笑,喜欢跟你一起聊天,喜欢你送我的东西,喜欢看你傻傻的样子,喜欢欺负你,所以,你一定要让我欺负你啊!有好吃的要带给我,有好玩的不要忘了我,有人欺负我你不能绕了他,有人喜欢我你要把他踢开,从今以后,你要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让你哭你不准笑,我要星星你不能给我月亮……”
  婷婷站起身来,悄悄走离几步,郑重其事的,点着手指一一道来。
  十三阿哥的面部表情真是可爱到了极点!
  实在忍不住了。
  哈哈哈……
  乖乖十三终于反应过来,满脸通红,以为他会跳起来抓我,不料却只是哭笑不得的看着我。
  “背痛!”人家笑多了是肚子痛,我却是背痛,真是奇怪!
  忍住笑,弯腰坐在草地上,趴在一旁的石凳上。
  十三阿哥站起身,走到我身边蹲下。
  埋在胳膊里不敢抬头,刚才好像过火了,在这崇尚礼仪女性卑微的时代,女子的三从四德慎言慎行低头慢走轻声细语……我好像全都打破了!
  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
  半响,他缓缓笑道:“起来吧,仔细凉着胳膊了。”
  “今儿来是想跟你说……”
  微微侧头看着他。
  他忍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明儿是四哥生日了。”
  十三走了好久了。
  扶着石凳站起身来。
  有一阵子没见过四阿哥了,上次还是在十阿哥生日时,跟十三十四阿哥甚至八阿哥九阿哥都能随意相处,偏是和他,总觉得有些压抑,就像武侠小说中所写的高手一出场,其周围会形成一种气场,又像那空调,虽没有贴近,却能感觉那丝丝的凉意渗入你身体,让你不能忽视它的存在,只是他带给我的并不是火热天气里的凉爽……
  挑拣了半日,总算选好要送的礼,拿了块丝缎包了,装在小盒里,昨个儿十三说是在他住的地方办,也让未出宫建府的小阿哥们能来聚聚,看看天色差不多了,叫了大豆儿来让他送去。
  “青儿姑娘,这个,还是您送过去吧。”大豆儿面带难色地说道。
  “你就说我身子不舒服,不然就交给十三阿哥。”
  天渐渐黑了,点了蜡烛,翻开一本书,斜倚在床头……
  朦朦胧胧中感觉一道光向我射来,欲转身避开这让人不安的光线。
  “啪”
  原来依在床头睡着了,捡起书抬起头来,竟瞧见桌子边坐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一惊,手中的书又掉回地上。
  他伸手捡起,闻到一股酒味,对了,不是在十三阿哥那给他庆生吗?
  连忙站起身,“四阿哥,你怎么来了?”
  不说话。
  偷偷看看,脸色不太好。
  走到桌前,倒了杯水递上。
  不接,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语气冰冷,“这是你送我的?”
  我看看,点头。
  他啪的放下,一把拉过我,任杯子摔落撒了他一身水。
  紧紧地扣着我的腰,冷冷说道:“十六弟生日,你送的柳条笼子、丝线鱼;七弟生日,你送的大头画;九弟,你送的花瓣做的美女图;十三弟,你送的蔡什么的‘老子’漫画;十弟,你送的丝线娃娃。”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手也越来越紧,眼中一种肃然之气,“今儿我过生日,你打发个人来,还送的这个!”
  腰要断了,强忍着痛,“这个坠子很贵重……”
  “啊!”
  他面色一沉,手猛一使力,痛得我叫出声。
  听得他深吸一口气,手缓缓放松。
  “青儿。”声音有些低哑略带丝伤感,“你明白的,我要的不是贵重而是真心。”
  我身子一颤,轻轻挣脱他的手,俯身捡起地上的杯子。
  “一个真心的礼物都不成吗?”
  是我太苛刻了吗?只因知道他对我有情,就百般的小心,不愿错了一步也让他更深入其中,连着本应公平的对待都被我刻意的划分出……
  暗叹一口气,抬头道:“青儿再给四阿哥补一个礼物如何?”
  他眼中升起一丝喜悦,脸上也柔和起来,“好。”
  想了想,轻声唱道:
  曾经年少爱追梦一心只想往前飞 / 行遍千山和万水一路走来不能回
  蓦然回首情已远身不由已在天边 / 才明白爱恨情仇最伤最痛是后悔
  如果你不曾心碎你不会懂得我伤悲 / 当我眼中有泪别问我是为谁 / 就让我忘了这一切
  啊 / 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 / 所有真心真意任它雨打风吹 / 付出的爱收不回
  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 / 就算我会喝醉就算我会心碎 / 不会看见我流泪
  ……
  他的神情变得幽然,眼中深幽难辨。
  人已走,气息尚在;门已关,话语犹存。
  “若有,是你所愿,我喝。”
  这一句,在空中飞舞飘荡,在房中四处游走,无处散去……
  窝在暖炕上,抱着暖炉,看窗外飘落的雪花。
  鹅毛大雪呀!真正的鹅毛般的雪花啊!
  银花千里,玉阶三尺,远近高低一色……
  现代社会中随着科技的发展工业的扩大人类的涉足,暂且不论空气的污染臭氧层的破坏冰山的融化海水的上涨城市的淹没动植物的灭绝……单单这生活中这种原始自然的景观在这个城市中都已不常见了。
  听湘儿她们在外面嬉闹,羡慕的不得了,我体质畏寒,一到冬天就易生冻疮,不想这青儿的身体也是如此,昨儿在园里玩了半日雪,回来就觉得手脚发痒,今儿是断不敢再那么轻易跑出去了,
  只是,有些无聊。
  “吱扭。”
  回头看去,是十三十四阿哥。
  门一开带进来一阵风,缩缩脖子,十四阿哥连忙关了门。
  “怎么没跟他们一起去玩?”十三拍拍身上的雪,走近问道。
  “冷。”将两个暖垫递给他们。
  “冷?这还不叫冷,最冷的时候檐上的冰棱柱子都能垂到地上。”十四在火盆边坐了说道。
  “是啊,再冷些湖上结冰了带你一起去冰嬉。”十三接道。
  微斜了他们一眼,真是伤痛自知无人怜啊!
  十三瞧我闷闷的,“怎么了?”
  我伸出手。
  “哎呦,怎么就冻成这样,比十六弟的还厉害呢。”十四阿哥看着我那红肿的手,从怀里掏出一小药瓶,“这是王太医配的药,治冻伤的,快抹上。”
  打开瓶子,闻到一股药味,挑了一点抹在手上,“十六阿哥怎么也冻着了,抹药了吗?”
  “多揉搓一会,药力才好渗进去。”十三接过药瓶,盖好,放在桌上,笑道,“听说是昨个在御花园堆雪人,玩的时间长了冻着了。这药各宫都有。”
  我也想堆雪人啊!可这手?
  有了!
  兴致勃勃地看向十三十四阿哥,“有零碎的狐皮貂皮熊皮没,旧的披风帽子也成。”
  见两人愣着,我挑眉笑道:“有好东西,你们不想要就算了。”
  十三扬声喊,“小路子。”
  一个机灵的小太监应声进来,十四也叫来秦连儿吩咐着。
  拿出小壶温了一壶米酒,我不爱喝酒也喝不得,却很是喜欢这米酒的香甜,虽也不敢多喝,但闻着这清香也是欢喜的。
  一时,酒香四溢,感觉屋里也暖了几分。
  倒了两盅递于十三十四,“你们平日里喝惯了烈的,不妨也尝尝我这自酿的小酒,只当驱驱寒吧。”
  品了品,两人点头,“是不同,别有一番滋味。”
  “寥寥几友,雪中煮酒,自斟自饮,闲看风景,略谈几句,才是有趣。”倒了半杯拿在手中,轻声说道。
  十三低头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听你说的我也喜欢了,改天就在我院子里吧。”
  微微一笑,见十四侧头看着我,不解道,“怎么?”
  他看看我,点头笑道:“八哥说你不同他人,果真是如此。”
  没来由的心中一跳。
  抿了口酒,微皱着眉,“是啊,别人都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偏是我这儿,别说没肉了,连酒也只给了一小壶,自是与他人不同了。”
  十四连忙摆手解释,我笑瞥了一眼旁边闷笑不止的十三,转过头去。
  离十四不远的箱子里,那个檀香木盒子中,放着那个精致的玉雕“飞鸟与鱼”……
  是他送的。
  他说那首歌很好听……
  十四见我不理他,懊恼不已,听得门口的声音,急忙叫进。
  只见秦连儿,小路子各捧了一个包裹进来。
  十四抓过秦连儿手中的,笑着递过来,“快来看看,这些够不够,不够我再去问八哥他们要。”
  十三也拿过小路子的,挥手叫他们退下了。
  我打开来看看,虽是旧的但都是上好的,似乎有点可惜了,不过只能用它们了,又保暖又防水!
  拿过一张狐皮,让十四伸出手来,比划一下,找出剪刀针线,不理会两人询问的目光,细细做来……
  “怎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