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3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3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时的纳喇赫青为什么会落入这刺骨的水中呢?而我又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几百年前的世界?真正的纳喇赫青是死了还是到了我的时代?娟娟呢,一定很担心我,是不是又哭鼻子了?想到那双热情的眼睛,他呢?现在在哪儿?在为我着急为我担心吗?
  我已经从这里试过一次,可醒来却仍旧在这个时代。
  那日,一从兰香口中得知纳喇赫青就是落入这个水池里的,我就偷偷的跑来。看着这池水,我不会游泳,我极怕水,但是我想回去,我要回去,那里是我熟悉的世界,有关心我,爱我的人,有我的朋友,我的父母,也有我爱的人……
  我一定要回去,而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忍着水的冰冷我无声的滑入水中,意识渐渐模糊,朦胧中觉得有一个红光一闪,好熟悉的东西那是什么,它似乎在牵引着我……
  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池边,怎么会这样?
  再跳入水中,仍是如此,回不去了吗?原来这样也回不去!
  难道我真的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他了吗?再看看这池水,还是这池水,一阵压抑让我喘不过气来,身子一软,坐倒在地,按住胸口,深深呼吸,却听得有脚步声传来,不愿让府里人知道我一个人来到这池边,手使劲一撑地,站起身来紧走两步躲在假山后面,听得来人走近,在池边站住,良久,“唉!青儿……”
  我浑身一颤,那声音,那分明是大哥的声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青儿的落水真的跟他有关系?那一声叹息为何那般伤感?那轻轻的两个字又是那般无奈?
  直到双腿发麻,我才缓过神来,他已走了许久,挣扎着拖着腿回到覃湘园。兰香正站在门口,瞧见我的身影,连忙走上前,“格格,吓死我了,种完竹子想让您来看看,可到处找不到您。”待看见我面色发白,慌忙扶住我,“格格,您这是怎么了?”
  扶我回屋躺到塌几上,她看着我眼圈一红,“格格,我去告诉王爷,叫大夫过来给您看看。”“不用。”我出声止住她,“刚才去园里走了走,有些冷,倒杯热茶给我暖暖就好了,阿玛这两天忙,别为这么点小事就打扰他。”
  兰香连忙倒了杯热茶捧给我,我慢慢喝下,斜躺在塌几上,兰香接过杯子,看看我脸色好些了,拿过一床被子轻轻给我盖上,我闭上眼,听得兰香在我身前站了一会,悄悄走到门口的小凳那坐下。
  斜躺在榻几上苦想半天,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猛地从榻几上坐起,难道……
  又想想应该不会是那样,复躺回,兰香被我一惊也连忙站起,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我叹口气,既然还是理不出头绪来就先放放,想想到底怎样才能回去才是正题,想想那抹红光,那个好像很熟悉的东西,是因为它我才回不去的吗?那到底是什么?我好像见过,觉得快抓住它了却又跑了……
  
  谢谢 lili,花麟,YOYO,格格,cc ,有你们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
  你们真是太聪明了!的确是的
  格格,你说得极是!我加
  YOYO,呵呵,前天写文时情节需要一个非蒙北方少数名族,一时实在想不起来,就信手写了一个,谢谢你的提醒!
  也请诸位多多包涵
  各位大大认为这“突厥”应该改成什么比较合适,指点指点吧
  “青儿。”一个浑厚的声音传来,兰香忙打起帘子。“阿玛。”我站起来迎上去,一个身材微胖满脸笑意的英俊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这就是我的阿玛纳喇梏峰,伸手把我搂在怀里,“身上这么凉,怎么不多穿点。兰香,拿杯参茶来。”
  “阿玛。”我依在他怀里,感受着他满溢的关怀。
  “来,让阿玛看看我的宝贝女儿是不是更漂亮了。”阿玛扶着我的肩想让我抬起头来,我往他怀里缩缩不愿起身,刚才那无助和恐慌的感觉让我心里空荡荡的,阿玛的怀抱最温暖最安全。
  阿玛停了一下,重新搂住我,带我到榻几旁一起坐下,轻轻拍着我的背。
  还把我当小孩哄呢,我轻轻扬起嘴角,曾几何时妈妈也这样拍着我?慢慢地陷入那份回忆中……
  “阿玛。”我伸手一搂,抓住的是被子。
  “格格,您醒了。”耳边传来兰香的声音,睁开眼,我躺在床上,“阿玛呢?”
  “王爷见格格睡着了,坐了好一会儿才走,说是不要叫您,让您好好睡会。”兰香答道,又看看我的脸色,“格格饿了吗,王爷说吩咐厨房做几样格格爱吃的菜,等您醒了就叫人过来拿来。”
  看看天色已晚,原是没什么胃口可总不能拂了阿玛的好意,微微点头,兰香忙扬声叫人,又服侍我洗了把脸,整了整头发,不一会儿馨儿带了几个丫环捧着食盒过来,行了礼,打开盒子。
  在吃的上面我跟这原主儿可是相差甚远,有一次阿玛瞧着我奇怪的问怎么突然爱吃水果蔬菜了,问得我一惊,亏得二哥在一旁接了句青儿是要把十几年没吃的全补回来,逗得阿玛大笑也没再追问。我可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从兰香嘴里套出话来这才知道这青儿极爱吃口味重的,水果蔬菜类吃得很少,而我被现代健康饮食影响喜欢吃清淡些的,以素食为主,水果比主食吃得还多,难怪阿玛会那样问了。有人再问,我就淡然自若的解释说吃多了那些油腻香辣的想换换口味。
  只不知今个儿阿玛送来的是什么菜,一时有了些兴致,眼巴巴的瞅着丫环们一一取出摆上,果然是我爱吃的几样清淡小菜。
  看着喜欢不由得有了些胃口,兰香忙扶我到桌旁坐了,盛了一小碗粥捧给我,笑道:“王爷真是疼格格呢,上回格格说这豆腐不用煎了炸的,只在笼上一蒸,切成小块,用佐料一绊,再搁上点小葱,泠上小磨油就好,王爷可就真让人做了来。”
  馨儿又打了帘子让那几个丫环先回去,回过头来也笑道:“这还没什么哪,府里谁不知道王爷宠格格,上回王爷穿了件新的灰色的缎子棉袍,格格见了只皱眉说了一句‘阿玛穿这身不好看’,王爷立马换掉,再也没见穿过呢。”
  听馨儿讲的绘声绘色的,还学着我的表情,没忍住笑一口粥没来得及咽呛住了,猛咳开,唬的兰香,馨儿连忙上前帮我捶背,兰香嘴里埋怨着馨儿不该在我吃饭时讲这些逗我笑。
  “这是怎么了?呛着了?这下头人都是怎么伺候的?”
  抬头看去是大嫂带着个丫环走进门来,我摆摆手示意她没事,又轻咳了几下,接过馨儿倒来的茶,安慰的拍拍她的手,喝了一口,微笑道:“大嫂快坐,怎么这回过来了?大嫂吃了吗?”
  她扑哧一笑:“好妹妹,你看都什么时辰了,这府里只怕就你一个人还在用晚膳。”又瞧了下桌上的菜:“我听小莲说去厨房时见厨子们在摆弄些新菜式,就是这些个吧,看着还真新鲜。”
  我笑道:“简单的几个小菜,别的不说,倒还真是很新鲜可口,大嫂也尝尝吧!” 回头对馨儿说道:“快去给福晋拿双筷子。”她连忙止住:“晚膳已是吃了不少,下次再来陪妹妹吃,妹妹快吃吧,没的一会儿凉了。”
  我笑笑也不再说话,低头细细吃起来,这个大嫂并不常来我园里,平时也只说些客套话没什么深交,这会刻意跑来定是有事。
  吃了两口,她又说道:“妹妹,那支翠玉的簪子怎么好久不见你带了?”
  翠玉的簪子?我想了想,抬头看向兰香,却见她神色间有些不自然。
  掩过眼中的疑惑,微微一笑:“姐姐真细心,是有些时候没带了。”
  她瞥了一眼兰香:“妹妹不是一直很喜欢那个簪子吗,况且皇上赏赐的东西自然是旁的没法比的。” 
  手一顿,皇上赏的?
  喝了一口南瓜羹,“姐姐说的是,宫里的东西是比外面的精致些。”
  她看看我似笑非笑地说道:“是啊,宫里头的东西外面可买不到呢,我瞧着那式样别致,想叫人照着做一支,妹妹的借我瞧瞧可成?”
  感觉兰香身子颤了一下,我笑道:“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要用随时叫人来取就成,不过,今儿真不巧,昨个儿晴月格格来,见了那簪子,也很是喜欢,说拿去玩两天,她那性子姐姐也知道不给也不成,等她还回来我就给姐姐送去。”
  她听我这么说怔了一下,又笑道:“妹妹可真大方,这支簪子都舍得让人拿走,不过,晴月格格要的又哪能不给。”又看了我一眼,“四月初九是阿玛生日,那天跟妹妹一起带上这簪子给阿玛祝寿,阿玛一定很高兴。”又略聊了几句就要起身,我随着站起身来:“馨儿,你去送送。”
  馨儿打帘子送她去,我复又坐下,兰香扑通一声跪下,“格格,兰香该死把那簪子弄丢了。”我拿起茶杯,“你且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兰香慌忙说道:“那日格格落水时还带着那簪子,奴婢给格格擦头发时就把簪子顺手放在格格床头了,那几日格格昏迷不醒奴婢也忘了收起来,可回头再找就怎么也找不到了。”
  “这簪子是皇上赏的?”兰香脸色发白:“求格格救救奴婢,皇上赐的东西丢了是要降罪的,那簪子也是福晋留给格格的,王爷知道了也定不会饶了奴婢的。”
  竟是青儿额娘的遗物!是皇上赏给阿玛,阿玛给了额娘,还是皇上直接赏给额娘?不过御赐的东西丢了可不是小事,被有心人告上去别说是兰香,就连阿玛也脱不了干系,大嫂莫非知道这簪子不在我这?她这样问又有何目的?
  “我昏迷那几天都有谁来过房里?”
  “王爷和福晋们,大爷二爷院里的都来看过格格,格格昏迷不醒大夫说不好,王爷还招了太医来。”
  我攥着杯子默默的想着,兰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五儿,把这盆花往里挪挪,搁这拐角仔细把人绊了。”听到馨儿的声音,我低头问道:“这事还有谁知道?”兰香连忙道:“格格的饰物是奴婢负责,奴婢谁也没敢说。”“嗯,你先起来吧。”兰香颤声想说什么,听得馨儿的脚步又忍住。
  究竟是谁拿走了?不会是兰香自己,她知道这簪子的来历不会傻到偷拿一个既不敢戴出去也不能变卖的宫制品,而且她十岁就被卖到府里,跟着青儿一块长大的,对主子很忠心也不会做这种事,是府里其他人?还是看病的大夫?有可能接触到的人实在太多,先想办法过了大嫂这关再说,她断不会朝外说出这事,必竟已嫁给大哥也是这府里的人,应该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只是担心兰香,即使只是被府里的人知道,这小丫头的命也怕是保不住了。怪不得每次梳头时,她总是战战兢兢的,我以为她是怕揪着我头发,原来是担心我要带那支簪子,只是她不知我是半路的格格,哪知道这赫青格格都有什么饰品,若不是大嫂说起我怎会知道,想起大嫂,感觉她昨天的眼神怪怪的,马车颠了一下,“格格,前面有人挡了道,马车过不去。”
  我掀开帘子,前面街上挤了一堆人,看来这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下了车,“小五儿,你去跟晴月格格说马车堵到这了,我就在这福满楼等她,不去她府里了。”小五儿应声去了。
  让老陈在楼下看着马车,兰香随我进去。
  “姑娘,里边请,您是要吃……”店小二迎了上来刚张口喊了两句就站在那里呆住了胳膊定在半空中。
  我轻轻一抿嘴,唇边荡起浅笑,这青儿已是极美,今儿是去见晴月,我又略微打扮了一下,没想到中途会下马车,看来还是尽量避开人些,今儿二哥不在,不要惹出什么事来才好,扫了一眼霎时变的很安静的福满楼,“二楼可有小间?”
  兰香见那小二仍是呆愣着,上前大声说道:“我们家小姐问你呢,二楼有没有小间?”那小二愣愣的点头,“有,有。”“那还不带我家小姐上去?”兰香忍不住又喝一声,这才让他清醒了几分,引我们上去,缓步走上楼梯,听得楼下又变得热闹非凡。
  “好漂亮的女子。”“这是谁家的小姐?”“我见过,上次在……”“真的?”
  感觉有道目光射来,微微抬头,只见正对楼梯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那男子正凝视着我,眼中露出惊讶与欣赏。
  真是一个美男子,见我也目不斜视的看着他,眼眸里闪过一丝趣味,随即展开笑容颔首致礼,我一惊微一点头避开他的眼神。
  “姑娘,前面几个大些的都已被先定了,只剩这一间。”跟着小二走到廊子里头一间,打开来看,虽小点但很雅致,“就要这间,先送壶茶上来。”见那小二还站在一旁,“烦劳你一会如是有一年轻姑娘问起我来,领她上来便是。”小二唯唯诺诺地答应,抬头又偷偷瞅我两眼才转身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