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

第4部分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第4部分

小说: 青情倾清(清宫穿越)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二唯唯诺诺地答应,抬头又偷偷瞅我两眼才转身下去。
  拿出让兰香画好的那簪子的式样,又细细看去,能将一块玉雕刻的这么精美,真是世间少有,何况还是这稀世珍玉,昨天想了半日,要按这样子仿造一块实在是下下之策,绝对骗不过见过这支簪的人,八成也过不了阿玛这关,要在外面玉器行再寻一支一模一样的就更不可能了,唯一可行的就是还从宫里入手。
  
  没有让女主一醒来就准备进宫
  是希望她突然到那样一个陌生的时代后也能有属于自己的“家”
  有些眷恋,有些温暖……
  略写了几章府中戏,留些悬念,埋下伏笔……
  对后续的情节也有一定的影响
  大大们莫急啊!
  “嘭”从隔壁传来拍桌子声,这楼上的小间是用镂花的木质板面分成的,隔音并不好,刚进来时就听见有嗡嗡的说话声,只是我不想当隔墙有耳的那位,谁料那边声音越来越大,似有人喝醉有人劝解,本不予理会,却听那边传来一个让我震惊的名字“乌思道”!
  “乌思道”!莫非就是那个辅佐四阿哥胤禛最后登上帝王宝座的乌思道?定了定神仔细去听,却听得“嗵”的一声,似是有人摔倒,紧接着有人叫:“长亭兄,长亭兄。”那人叫了几声无人回答,半响传来一声长叹,仍是无人说话。
  看来屋里只有两人,乌思道的字不是长亭,那么叹气的这个应该就是那乌思道了。
  又一声长叹,“罢了,我与长亭兄一起回乡。”声音里有着深深的无奈和落寞。我对乌思道没什么感觉,只是挺佩服四阿哥的果断与雄才大略,既然碰上了……微一沉咛。
  “乌先生何必叹气?”传来杯子落地声音,“你,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看来此时的乌思道还远没有达到几年后为四阿哥出谋划策时的沉稳,“我是何人并不重要,乌先生的学识小女子是略有耳闻的,不知先生是为何事烦恼,或许我可以帮助先生。”
  无非就是没有银子,无人赏识这两样。果然,他沉凝片刻说出了上诉两条,我忍住笑意,款款说道:“乌先生志向高远,怎会因这点挫折就要退回乡野?”又道,“乌先生是读书之人,一定听过这样一篇话:天降将达人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夫,空乏起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至于千里马被伯乐赏识,也不只是因为有伯乐,更重要的是它的确是一匹真正千里马。”
  片刻,听得桌椅声响,“妄我乌某读书数十载,竟还参不透这份道理,近日听姑娘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乌谋再次谢过姑娘,请受乌某一拜。”
  我连忙起身,“乌先生客气了,以乌先生的才智,加以时日定能成大器。”朝兰香使个眼色,“不想今日能和先生相遇,也算有缘,小女子身边略带了些银两,希望先生不要嫌弃。”
  兰香取出银票开门送了过去,听得那边坚持推辞,幽叹一声:“先生推辞莫不是瞧不上,嫌小女子送的少?还是不屑于女子所送之物?”
  他慌忙解释道:“姑娘言重了,姑娘今日此举对乌某来说实乃是雪中送炭,乌某怎敢嫌弃,只是乌某与姑娘贫水相逢,姑娘对在下的一番话已值千金,怎敢再受姑娘如此大礼,实在是不敢当。”
  我微微一笑,“先生不必客气,我虽不是伯乐,但也相信先生是千里马,只望先生不要让我失望。待先生成功那日,先生若愿意再谢我也不迟。先生再要推辞岂不是对自己没信心?”
  他犹豫片刻,“那乌某谢过姑娘,来日定百倍的谢于姑娘。”听得他谢过兰香,却又道:“这块玉佩乃乌某祖上所传,请交与你家姑娘,姑娘不愿告知名讳,就请收下这块玉,不论何时,姑娘若有任何事须乌某效劳,请姑娘尽管吩咐,在下定竭尽所能。”
  这个乌思道,知我不会收,竟不问我而直接说与兰香,料是知道她做不了主,等拿了过来我也就无法再推辞了,他果然聪明,不愧能成为四的军师。
  兰香递过来那块玉石,我伸手接过,那玉石发出淡淡的绿光,突然感觉脑海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浮出来,是什么,要想到了,只差一点……
  “青儿!”晴月的招牌叫声响起。
  这晴月格格的是我第一次出府逛的时候认识的,我们一起拆了一伙卖假货的铺子,也成了朋友,二哥还纳闷这晴月格格脾气不好人又刁蛮,没有哪个府里的格格小姐们能跟她走得近,怎么偏跟自己乖巧可人的妹妹处得这么好,还隔三差五的就往府里跑。府里其他人是见她来就赶紧避开,我倒觉得她性格直爽又有正义感只是有些小脾气罢了,这次也多亏了她恶名在外,大嫂是断不会轻易跑来向她求证那簪子是否被她借去过,现在只看我是否有足够的运气了。
  暗叹一声,将那块翠玉放入怀中,吩咐兰香将图纸收好,再去叫小二送几盘点心来,笑着迎出去,只见隔壁那间的门已打开,他什么时候走的?定是刚才想得太入神没注意,不过,乌思道,恐是再也无法还我了,我会离开这里。
  一片火红扑了过来,连忙拱手道:“晴月妹妹,哥哥我这厢有礼了!”
  她收住脚步:“你这是做什么呢?”
  “妹妹打扮这么漂亮,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我怎能不配合一下!难不成你偷偷约见了哪位公子?”我打趣道。
  “你!”她满面通红,娇嗔道:“又欺负我!”
  今天又逃过一劫,晴月每次扑过来都是冲力十足,不想办法止住她我这身骨头总有一天要被她弄散架,不过我更想看看她少有的女儿羞。 
  正偷笑,“晴月格格。”很悦耳的声音,转过头去,竟是那个蓝袍公子,他看到我也是一惊,眼中显出惊喜还有一丝疑惑,晴月的叫声更让我吃惊,“十三阿哥!”
  他就是那个十三阿哥胤祥?
  不要啊!那日的芥末烤鸭…… 
  “晴月给十三阿哥请安,十三阿哥吉祥。”一句话把我的希望彻底打破,我深吸一口气,福下身子,“给十三阿哥请安,十三阿哥吉祥。”还是不要让他知道我是谁了,“起吧。”声音中带丝笑意,偷看一眼,却见他正看着我,眼中一幅了然。
  虽然后悔自己怎么偏巧进了这家店,但既然已经这样了也没办法,还是想办法赶快走吧。正朝晴月使眼色,“晴月格格,也有些日子没见你了,今儿难得碰上了,不防过来一起坐坐吧。”晴月瞧瞧我,“回十三阿哥,今儿真不巧,奴婢跟赫青格格约好去买东西,十三阿哥也难得出来一次,我们就不打扰了吧。”
  我倒抽一口气。
  “赫青格格?你是谁家的?”
  我摆出最乖巧的笑容,:“回十三阿哥,奴婢是纳喇家的。”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又想了一会,“你就是那年选秀时唯一一个因病不能参加的秀女纳喇赫青?”
  选秀?因病没参加?他看我一愣正欲再说什么。
  “十三弟。”
  笑了一下,说道,“四哥在里头,你们进去请安吧。”说罢就转身,和晴月对看一眼,无奈,只得跟上,见他走进那个小间,我心跳骤减,这间正挨着我刚才那间,照这墙的隔音情况……
  惴惴不安的跟进去,随着晴月一起福下身:“晴月(青儿)给四阿哥请安,四阿哥吉祥。”“起吧。”一个低沉的声音,“晴月格格,你阿玛身体可好些了?”“回四阿哥,阿玛身体已经大好了。”
  四阿哥!我回过神来,猛抬头,瞧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清瘦男子端坐在桌旁,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袍,衣饰简洁,面容矍铄,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冷面王?瞧着他那张清瘦却带些平和的脸,没想到那雍正王朝的主宰者竟是以如此年轻的面容出现在我面前。
  直到那一双眼中显出不解与探究,我才清醒过来自己一直盯着他看,连忙低下头去,四周好静。
  “赫青格格,你身体好了吗?”我低头道:“回四阿哥,已无大碍,多谢四阿哥关心。”
  十三阿哥的声音:“赫青格格才思敏捷又能言善辩,真是不同凡人。”
  他们果然听到了。
  默默哀叹一声,“十三阿哥过奖了,赫青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微微抬头,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一脸深思的看着我,晴月莫名的来回看着我们,不知我们再说些什么。
  “好一个实话实说。”十三阿哥带些戏谑的说道,“那格格道是说说为什么瞧着四哥不放?”
  啊!古代有这么直接的问一个女生为什么盯着男生看半天的人吗,虽然我并不是那意思但十三阿哥这话问的也太直白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四阿哥,不料他正看着我,眼眸中有些深沉,我连忙躲开却又撞上十三阿哥嬉戏的眼神,不由一恼,以为本姑娘是那么好调戏的吗,淡淡开口说道:“回十三阿哥,青儿本以为四阿哥与十三阿哥是兄弟,应该长得很相象!不料四阿哥却是如此英俊潇洒帅气逼人,让奴婢很是吃惊,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想象着某人一脸铁青,心里很舒服不由得又有些担忧,虽然我会想尽办法回到现代,可现在毕竟还在这里,封建社会是没有言论自由的,何况是帝王之子……
  “十三阿哥,您……”
  “哈哈哈……”晴月想帮我,急忙开口,却听到十三阿哥大笑,顿时愣住。
  我诧异的抬头看去,只见十三阿哥看着四阿哥狂笑,四阿哥一脸无奈却也掩饰不住眼中的笑意,眼神扫过我笑意虽淡了两分,却仍瞧出里面的些许趣味,我偏过脸去,不要以为我是对你有意思啊,只是借你打击下那不知轻重的小子罢了,不过两位既然笑了想必是不会责怪我了,瞧见晴月一脸担忧的看着我,我微微摇头示意她没事。
  十三阿哥终于止住笑:“四哥,头一次听人这么夸你呢。只是,我也才知道,原来我竟这么不入眼啊,唉!”他装腔作势的哀叹,偏头看向我,忍不住瞪他一眼,却又惹得他笑开了。
  “好了,十三弟。”四阿哥开口,声音中还略带一些笑意,“两位格格要去哪儿?”
  晴月瞧瞧我,我只好答道:“回四阿哥,赫青和晴月格格约好,一起去玉器行看看。”
  “玉器行?”十三阿哥奇怪道,“你们是要买玉器还是只逛逛?”
  “先逛逛,有中意的再考虑买。”
  “若是想买,最好叫上位行家。”十三阿哥笑着看向四阿哥:“四哥,你不是很喜欢玉器吗,今儿左右无事,不如一起去看看。”
  他们也想跟去?趁四阿哥还没说话,我连忙说道:“我们只是随意逛逛,不敢劳两位阿哥大驾。”一时情急竟忘了礼数,却见两位阿哥并未责怪,只是有些意味不明的看着我。
  半响,四阿哥站起身来     
     
  准备让“突厥”出场了,诸位大大们,想让我改成什么?
  暂时还这样写?    
  还是蒙古,或是其它……
  半响,四阿哥站起身来:“走吧。”
  啊?我愣了一下,看向四阿哥。
  “扑哧”,十三阿哥见我又看向他,得意地笑道:“走吧,瞧瞧你会看上什么样的玉。”
  今日本是想向晴月打听下那簪子,恐怕是不行了,心中微叹,“格格!”听得兰香着急得叫声,拉开房门,“我在这儿。”
  刚跨过门槛,门外快步走过来一个小厮险些撞到我身上,急忙往旁边一闪,向退后一步,却忘了隔着门槛,脚被挡住身子向后仰去,“格格!”“青儿!”
  现在我知道清朝的某位皇帝曾下令将这门槛全部锯掉是多么的明智之举了!只可惜他远在康熙之后。
  我的清朝第一摔就要诞生了!
  “没事吧?”耳边传来一声关切,侧过头去,一双黑亮的眸子出现在眼前,离我那么近,不由一颤,感觉没有摔倒在地,向下一看,轻舒一口气,可这双手?猛转回头,竟是……
  连忙站起身来,镇定一下,“奴婢多谢四阿哥。”
  兰香慌忙跪地请安。
  他看我一眼,随意抬手,将手背到身后,转过头去,看向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小厮,冷声问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那小厮抬眼看看我,略一停,躬身轻声说道:“爷,宫里传出话来,皇上准备明日给锡林郭勒盟设宴送行。”
  四阿哥低头思索。
  我暗暗赞道,看来这会四阿哥就已经有自己的情报网了!只是我跟晴月此时在这可是大大的不妥。他是一个那么谨慎的人,怎么会当我们的面商谈这些? 抬眼看向晴月,冲她努努嘴,她瞅瞅我开口说道:“四阿哥,十三阿哥有事商量,晴月和赫青格格就先告退了。”
  十三阿哥看了看我和晴月,冲我挤挤眼,笑道,“看来今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