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

第22部分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第22部分

小说: 穿越女尊之假凤追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晨晨,我的妻主,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女儿终於回到我们身边了。伟大的真神啊,一直虔诚侍奉你的弟子向你祈祷,请保佑我的女儿一生平安。
  
  夜已深,当他得知女儿连夜赶路,连晚餐都没用,立刻卷起袖子亲自到厨房忙碌。
  
  添加柴火後,蓝天羽小心地送风,将炉火烧得旺旺,炒菜的顾雪浪称赞道:「天天,你的风神术练得真是炉火纯青,比你娘亲厉害多了。她呀,第一次帮我烧火,风太大,反而把炉火吹灭了。」
  
  望见爹亲提及娘亲并没有太大的伤感,蓝天羽知道,他已经将那份心痛隐藏起来,不再让人看见他的哀伤。


  
  「玉儿的火神术练得也不差,没有柴火的时候会到厨房帮忙烧火。她已经被军队征召了,爹亲希望她能平安归来。」示意蓝天羽将炉火熄灭,他将饭菜端到了桌上。
  
  「天天,你不喜欢玉儿?」两个女儿初次见面就不对盘,让他这个父亲有点头疼。
  
  「嗯。」饿坏的蓝天羽狼吞虎咽。她还是第一次吃到爹亲做的菜,感觉美味可口,比那御膳房的御厨手艺还好。
  
  「慢慢吃,别噎著。」凝视著心爱的女儿,顾雪浪满目慈爱,「天天,你为什麽不喜欢她?玉儿只是脾气急躁了点,但人很爽直,爹亲认为你们会是好姐妹。」
  
  咬著筷子,蓝天羽迟疑道:「要不是她,我们一家三口就不会死的死散的散。虽然知道她是无辜的,但,我就是不喜欢她,因为她抢走了我的爹亲。」
  
  这孩子还有这个心结啊,顾雪浪开导道:「你娘亲是将军,为君效忠、为国捐躯是她的荣幸。爹亲以有这样的妻主为荣。」
  
  「天天,世人都知道逍遥王妃灵智开得早,告诉爹亲,你从什麽时候开始记事的?」望著女儿,他骄傲极了,他的女儿,三个月就神能觉醒,史无前例。
  
  「女儿从一出生就已经记事了。我记得爹亲喂我奶果,娘亲抱著我在房中飞来飞去,那时候我好快乐,想和爹娘永远在一起。爹亲,你当年的小侍是不是不在了?」蓝天羽呜咽不止。
  
  「灵儿逃出来没多久就被杀了,爹亲无能,没有保护好他。」想起昔日的贴身小侍,他不禁泪水盈眶。
  
  拭去眼角沁出的泪水,他颤声问道:「天天,你能不能,能不能告诉爹亲,你娘亲最後的日子?」眼睛乞盼地望著女儿,明知这是让女儿重温噩梦,但,他真的好想知道她最後的时间做了什麽事。
  
  「爹亲……」蓝天羽悲悲切切,他想知道娘亲死亡的经过?那是把他多年的旧疤再血淋淋地撕开呀!男子,丧妻之痛,痛彻心扉。
  
  换女掉包,从娘亲向爹亲跪下而不是擅自做主,她就知道,他们之间感情极深,那失偶的痛苦,只有死亡才能终结。
  
  「告诉爹亲吧,爹亲能承受得住。」他哀求著女儿。
  
  「是,爹亲。」於是,缓缓地,蓝天羽将那段逃亡和自己擅自让位的经历完完整整的告诉顾雪浪,父女偎依著相互安慰。
  
  「让位让得好,你要是做了女皇,说不定早被人暗害了。天天,即使没人知道你是冒名顶替的,那个位置你也不能要。九凰椅太脏,坐上去的人大多会自我迷失,沈溺於权术之争。女皇现在能容我们父女三人,但不能保证在她晚年不会为了下任女皇将所有的威胁清除掉,所以,你还是躲到凤凰城去,那里是神殿的领域,四千年来,没有一位女皇的手能伸过去。」


  
  「爹亲怎麽办?也和我一起去凤凰城吧。」
  
  含笑地凝望安魂山的方向,顾雪浪拒绝道:「不,你娘亲的墓就在这里,我今生今世都在这里陪她。」
  
  「爹亲是神殿的高阶祭司,女皇绝对不敢明目张胆地下手。最危险的是玉儿,她在军队,要是被人暗害真的是死得莫名其妙。」对那个养女,顾雪浪也十分关心。
  
  「那就看她的运气好不好了。爹亲,这是皇家的争权夺势,我们已经尽力了,无法再帮她。」蓝天羽知道这些,但她有什麽办法?她能保全自身和爹亲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别的人,她只能为她祈祷。
  
  说起养女的豪情壮志,顾雪浪无奈道:「是啊,我们已经尽力了,既然她不听我的劝,去凤凰城安居,就只希望她的亲生父母在天之灵,能保佑她一生平安了。」
六十四父女天伦(下)
  催文符,居然有亲送我催文符了,莫非假凰更新太慢激起了亲们的怨念?今天更两章。
  
  假凰虽然几个月前就写完了,但由於是为v文夫贵写的免费文,我想和夫贵全文一起完结,所以更新慢了点。亲们催催,我不好意思时间拖延太久了。呜~~夫贵还有好多,假凰还有三十多章就完结。更新完了,我再贴什麽文?赶紧码字,不能再分心了。
  
  
  
  父女促膝相谈半夜,雄鸡唱白,话尤未尽。
  
  「天天,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渴望地望著女儿,顾雪浪希望女儿长留身边。
  
  「爹亲,三天吧。」这浓浓的亲情使蓝天羽割舍不开,但女皇的爪牙无处不在,自己要是暴露身份会揭了她的逆鳞,後果不堪设想。
  
  「三天就三天,这里没有多余的厢房了,你又是女子,爹亲就在卧室外搭张床给你睡吧。尽量不要和那些真神侍者来往,他们个个精得很,要是看破你的身份,爹亲解释起来会比较麻烦。」
  
  顾雪浪浅笑道:「他们都是我收到的弟子,在侍者中也是出类拔萃的,其中一个已经和玉儿有了婚盟,你要是看中另外哪一个就和爹亲说,爹亲为你们拉红线。」
  
  天天聪慧睿智神力超绝,普通男子岂能配得上她!
  
  爹亲呀,怎麽才见面就想著为她找夫郎?蓝天羽尴尬道:「爹亲,女儿的婚事,嗯,女儿自有主张,爹亲就不用麻烦了。」

()好看的txt电子书
  
  昔日抱在手中的小婴儿已经有自己的主张了呀。
  
  唏嘘不已,顾雪浪道:「你大了,已经是我们蓝家的一家之主,爹亲不能干涉。天天,以後有了君郎一定要带给爹亲看看。」
  
  「是,爹亲。」蓝天羽笑嘻嘻地拱手,心中做鬼脸,我把他带到你面前一定会吓你一跳。
  
  三天,蓝天羽足不出户地呆在神庙後院里看书,顾雪浪一有空就过来和她相聚,想要把那失去了十五年的时间补回来。
  
  又到夜晚,蓝天羽收拾好行礼准备离开。
  
  顾雪浪依依不舍,「天天,去你娘亲的墓前祭拜吧,爹亲不能去。」
  
  「爹亲,女儿已经去过一次了。娘亲是救驾有功的忠义侯,她和其他大功之臣一样,被埋葬在安魂山夏族陵寝的周围,有专人照看。她的石墓雄伟,碑文高大,周围雕栏玉砌。爹亲,只要夏氏皇朝不倒,娘亲的墓就会一直受到这样的荣宠。」
  
  「我知道会是这样的。」顾雪浪长叹,「她是受後人景仰的护国将军,忠义侯,而我死後却只能葬在蓝家的祖坟里。」好寂寞啊,不能和妻主葬在一起。
  
  「爹亲,那是几十年後的事,不要想得那麽远。女儿虽然不能在爹亲身前尽孝,但将来一定会满足爹亲心愿的。」相爱的夫妻,一定渴望生同寝死同|穴。
  
  「爹亲有去祭拜过娘亲?」
  
  「没有,为了你和玉儿,爹亲是不会去安魂山的。」望望女儿,低下如扇的睫毛,顾雪浪深情地指著心口道:「她在我这里,去不去祭拜她的墓没有关系。」
  
  真心比形式更重要!
  
  蓝天羽心疼道:「爹亲,女皇已经知道你和蓝玉晨的事了,你去祭拜娘亲吧,被人揭穿也没有什麽关系,只要你一口咬定蓝玉晨就是娘亲的亲生女儿就行。」
  
  摇摇头,顾雪浪谨慎道:「上位者的心思千变万化,我不能冒任何风险。而且,我要是去祭拜,你娘亲她在天有灵也会怪我不顾两个孩子安危的。」知妻莫如夫。
  
  既然爹亲早有决定,蓝天羽也不再劝他,从包裹里掏出一块玉佩道:「爹亲,这是娘亲的遗物,女皇陛下特意归还我了。我想,爹亲更需要它。」

()免费电子书下载
  
  顾雪浪定睛一看,居然是他亲自设计的玉佩,上面刻有「我妻清晨,武运昌盛」的字样。他顿时激动得泪流满面,抢过玉佩贴在脸上低低抽泣。
  
  她就知道爹亲会睹物思人,所以拖到现在才决定给他。
  
  安慰了他一会儿,蓝天羽望望东面将发白的天空道:「爹亲,保重,我走了。」
  
  「天天,保重。在外旅行不要争强好胜,凡事要忍。需知天外有天,你的神力再强也会有失手的时候。」拭去眼泪,顾雪浪淳淳教导女儿。
  
  「爹亲,女儿知道。女儿在女皇的後宫里忍了十五年,做缩头乌龟最擅长了。」她嬉笑道。
  
  缩头乌龟?顾雪浪离别的伤感被女儿的自嘲冲淡了许多。
  
  走出厢房,来到庭院,蓝天羽就像小时候一样,向爹亲摆摆手,「爹亲,保重。」她身体急速腾空,在神庙的上方盘旋了两圈後向别处飞去。
  
  好强的飞天术啊!顾雪浪仰望著已经消失在天际的女儿,十分宽心。
  
  如此高明的飞天术,天下有谁能追踪得了她?海阔天空任鸟飞,女儿天天的性命他不用担忧了。
六十五搅乱你心
  今天第二更,亲们有票快砸过来哦,票票越多越好。
  
  凤凰大陆东南的某个地方,传闻那是凤凰真神降临的地方,受到真神的祝福,那里的物产丰富到让人感到神奇。
  
  神奇在哪里?真神侍者们从不主动宣扬,除非有人问起;允许进出的旅人们会滔滔不绝地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赞美真神,那是奇迹之城,要是有资格,我也要永久居住到那里。
  
  古老雄伟的凤凰神殿最深处,涧水哗哗作响,水潭清澈见底,青萝蜿蜒垂下,白衣似雪的绝美男子正盘膝坐在巨石上,优雅地弹著梧桐古琴。琴声婉转清越,说绕梁三日也不夸张。
  
  男子长发逶迤,神韵高雅,轻风吹起,白衣微拂。水潭,青萝,美人,古琴交织成一副意境幽雅的水墨画。
  
  「宜凤,你心太乱,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潭边的小亭里,一道清雅温和的男声响起,打断了这美妙的天音,划破了这完美的景色。

()
  
  「是,师尊。」夏宜凤很羞愧,别人虽然还不知道,但他心里明白,自己和宇音圣子开始有了差距。不是神力,是心境,他已经没有以往那种清冷又大爱的心了。
  
  亭儿小巧精致,里面坐著几位同样白衣飘飘,风华绝代的男子。等夏宜凤走入这里,一位和他同样年轻的男子关切道:「宜凤,这几个月你的心总是焦躁不安,是不是逍遥王妃又出事了?」此人沈静如月,眼神似大海般的温和,精致的五官如玉雕般完美。
  
  感激地望望他,夏宜凤揉揉额上的鲜红血印道:「宇音,我瑾皇妹依然很好,但不知道为何,她明明在傲凰国的京城,我却觉得她离我越来越近,好像快要到我的身边来了。」
  
  他向神子请求,请允许他回傲凰国,神子道,逍遥王妃和神殿圣子签有神语血契,受真神庇护,再加上神殿神子的亲笔信函,女皇绝对会留住她的命。逍遥王妃有自己的生活,他不应该干涉她。
  
  「有这种事?师尊,你认为宜凤这次的感应会不会出错了?」宇音圣子转头询问先前出声打断夏宜凤弹琴的男子。
  
  坐在上位的绝美男子遗憾道:「神语太古老了,神殿早已不知道它的真意。四千年来,神殿还没有过男女双方同时为对方签订神语血契的记录,所以我无法确定。」
  
  他是神殿的主人,凤凰真神的神子,虽然年近六十,但岁月太宽待他了,除了满头的银发,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依然年青完美,好似只是两位圣子的兄长而非师尊。
  
  「要是逍遥王妃来神殿就好了,我们可以测试血契真正的用处。那个傻孩子,她以为说宜凤在她面前念过一次神语,她虔诚地信仰真神,就记住了这些发音古怪的语言,骗谁呢?过耳不忘的大有人在,但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准确地背诵出神语!」
  
  凤凰神子饱含深意道:「就连我们,受真神宠爱的神能男子,也不是个个都能学会神语的,她凭什麽能字正腔圆地背出来?宜凤,要是有机会一定要探出她的秘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