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

第26部分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第26部分

小说: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赵东正意气风发间,裴陵派出的探子已经来到近前。他看到裴陵便从马上下来,利索地打了个千,朗声道:“大人,边关听说大人率队来劳军,便派人来迎接护送。” 
是因为最近又不太平吗?裴陵想到前几天收到刘时英的回信,那上面说西边藩国的奸细最近常带着小股人马潜入这边捣乱。 
“裴大人,皇上已经派我率队跟随保护,边关将军多此一举不太妥当吧?”赵东听了那话很不高兴,脸立刻沉了下来。 
“一番好意,也是怕咱们手下旅途劳顿。正好,让你的人休息一下,换他们看守车辆。”裴陵见那队兵士越来越近了,就安抚了赵东几句。 
那队人马急驰而至,到了裴陵等一众官员面前便下马行礼。裴陵见过边关各种阵势,倒不觉得什么。旁的文官见了那表情肃穆、铠甲在身的兵士却都被这整齐的军容唬得不敢大喘气了。就连方才还嚷嚷的赵东,也被面前一众兵士身的杀气骇得勒住马,闭口不言。 
是时英的手下?果然如传闻中一样,个个都跟准备随时出鞘的刀一样,充满锋利的感觉。裴陵见到久违的场面,嘴角浮现笑容。他下马,搀起单膝跪在最前头的兵士道:“一切有劳。” 
“大人客气。”那人恭敬回答,但脸上、身上依然绷得紧紧。 
裴陵明白这是治军严格的结果,他笑着点点头,翻身上马,命这队兵士跟在自己率队的两侧,再留一小部分押后。 
赵东带的兵没见过边关的人,觉得新奇又勇武,便都趁着这机会跟那些人搭腔,谁料那些人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都寒着脸,像是准备出动的野兽——虎视耽耽盯着周围的一切。 
“裴大人,他们怎么那副表情。太过谨小慎微了吧。”赵东初见新鲜,也想跟那些人说句话。他招手喊过那带队的头目来问,那头目只是恭敬地把话题绕开,并不回答赵东关于边关的任何问题。 
“说明他们将军管教的好。”裴陵笑笑,心说赵东是没看到自己当年:想当年,自己在边关的那群手下也都是很勇猛的,没有自己的命令,绝对不会擅自行动,嘴巴也紧得跟缝上了一样。军令如山,如果没有这个本事,想管教那些粗犷的汉子是非常难的。 
赵东听裴陵这话并没附和自己,便觉得挺没意思,又转头,带着屈尊的态度跟裴勇、裴义搭讪。裴勇、裴义碍着赵东是自家少爷的随同官员,不好坏了裴陵的面子,就只能做出一副笑脸,顺着赵东说好听的话,陪着他一路闲聊,到了边关营盘。 
营盘里大军早已列队整齐,主将刘时英跟几个副将都早早等候在营门口。他们见到裴陵一队,便迎上前来。 
刘时英几年没见裴陵,此刻见到,心里激动,眼角也湿润了。裴陵也是如此,但不敢耽误正事,就先焚香请出圣旨,把皇上劳军的那番鼓励之词念了一遍,又将圣旨交给刘时英等诸将收好,才拉起刘时英的手,紧紧握住。 
“先到大帐去吧。我设了酒宴,给各位大人接风。”刘时英虽然对着众位文官和赵东说出这番话,但他的手却没有放开裴陵。他拉着裴陵,带头往大帐走去。 
路旁上万兵士都排列整齐,见到将军们和文官过来,就唰地分开,露出一条路来,口中还大声吼着:“谢皇上恩典。” 
裴陵被这排山倒海之势的喊声感染,不禁跟刘时英对视一眼。刘时英知道裴陵怀念这生活,便举手一挥。 
看到刘时英的手势,将士们纷纷抽出腰中的兵刃。他们将刀枪敲击在盾牌上,并随着那金铁交鸣加大了吼声。 
几个文官直了眼睛,赵东也张着嘴,没想到边关的兵士如此雄武。裴勇、裴义见了这阵仗倒是笑得合不拢嘴,追忆起往昔浴血沙场的经历来。 
入了大帐,裴陵照例客套一番,几个文官也特意表述了皇上劳军的意思,中将附和着,刘时英但笑不语,做了个手势命令传筵席的酒菜。 
裴陵见筵席中还有官妓相陪,颇为不解。他用眼睛看了看刘时英,刘时英则是微微努嘴,示意说随裴陵来的那几个官员都很满意这样的安排。 
裴陵了然,暗笑自己当御使有了年头,连这种官场上必不可少的礼节性逢迎都忘记了。他举杯又挨个敬了众位武将,口中道着大家辛苦,眼睛却按照刘时英信上的画像挨个对比,把跟定边王有勾结可能的人都着重留意了一番。 
刘时英则借机观察了几个文官和随同来的赵东,籍由他们跟帐中武将的眼神交汇,猜测他们事前是否与麾下众将有所联系。 
各怀心事,但表面上还是很畅快淋漓地结束了这场欢迎的筵席。 
刘时英命人送几位大人下去休息,自己则带着裴陵回到营帐,跟裴陵叙叙离别之情。裴陵见刘时英比几年前更多了层沧桑,便取笑刘时英被边关的风沙给吹老了。 
“当年那个细皮嫩肉的你不见了。”裴陵戏谑地伸手,捏捏刘时英的面颊。 
“当大将的,当然是威严些好。”刘时英挥开裴陵的手后,忽然出拳击向裴陵的面门,见裴陵堪堪避开又踢出一脚。那脚在中途忽然下沉,伏着地面,冲裴陵过去。 
“你这算哪门子的扫堂腿?”裴陵轻轻一跃,笑道:“你的招式少了灵气,多了稳重,不知道这算不算好。幸亏你当大将的,粗犷些也没什么。” 
“你这算夸我?”刘时英不再动手,他拍拍袍子道:“你功夫好像没有退步啊。” 
“没退,而且进步了。”裴陵指着山水图上江南的一处道:“我在江南做官,认识了几个武林中人,跟他们还学了学。你知道,文官比武将更难做,不仅要让百姓满意,让皇上满意,就连同僚之间的关系也得更加小心处理。加上中原武林黑白两道也猖獗,多学些东西,拓宽些人脉总是没错的。” 
“启禀将军,左大人回来了。” 
营帐内,刘时英跟裴陵聊得起劲时,门口的兵士进了禀报。 
“他在外面,快请……”刘时英想让兵士把左三知叫进来,但见裴陵听到左三知的名字就皱了眉头,便转口道:“请他先回营帐休息。等正式宴会上,我再把朝廷来的几位官员介绍给他。” 
兵士得令出去,刘时英转头看看裴陵,试探性地说:“他这几年又打了不少硬仗,有一次差点死掉。” 
“哼,他这种人只要有一口气在,你就不用担心他会死。时英,聊他做什么。你弄一套兵士的袍子,借我穿穿。来到边关,看着你们的打扮,我心里发痒。”裴陵抽出刘时英腰间的佩刀剑,口中啧啧有声:“人长了岁数,剑却越活越年轻,锋芒比当年更盛啊。” 
“沾染了战场的杀气,难免。”刘时英叫进来兵士,让他按照裴陵的身量弄一身普通兵士的衣袍来。兵士飞快去找了身送来,裴陵见还是崭新的,猜是那衣服的主人还没有穿过。他递给兵士一些银两,请他给那人补偿,然后又躲到屏风后面换衣服。待走出来,人已经变成意气风发的下级兵士了。 
把兵士们随身携带的朴刀挎在腰间,觉得自己再次变成了边关人的裴陵大笑着拍拍刘时英的肩膀:“你那兵士机灵,连刀都准备好了。本新兵打算出去逛逛,将军你一个人先在这里休息。” 
刘时英见裴陵兴奋得如孩童一般,知道裴陵是当文官憋得太久:裴陵原本是个性张扬些的,经过几年的磨练虽有收敛,可天性总是无法泯灭。看着裴陵身穿兵士衣袍意气风发地走了出去,刘时英拊掌而笑,眼中满是欣慰。 
第 44 章 
裴陵出了营帐,就无头苍蝇一样在军营里面乱转。旁人见他一身新衣,面孔又生,便以为外人混入,就上前盘问。裴陵觉得很有意思,就谎称自己是刘时英新调到身边的护卫。那些人不信,更加仔细追问,裴陵笑着细数了刘时英种种事情,那帮人才放裴陵自由行动。 
如是几次,裴陵在感叹刘时英治军严格的同时也不胜其烦。他望着营盘边上有狼烟升起,想到该是点平安火的时候了。 
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见到这平安火号了。裴陵淡淡一笑,往那兵士稀少的营盘边上走去。 
营盘边上,草依然是茂盛的,只有一块被清理得整洁、干燥,那中央有一堆狼粪,而烟火就从中升起,直上云霄。 
有平安火,可看守燃放平安火号的兵士呢? 
裴陵没见到兵士,很是诧异。他左顾右盼,结果发现狼烟右前方的草丛里,有呻吟求饶和衣服摩擦的声音。 
“兵爷,求求你,饶了小的吧。” 
“闭嘴,不好好伺候大爷,小心把你的屌割下来喂狼。” 
…… 
听到那对白,裴陵皱眉,他大踏步走过去,拨开杂草,看到三个兵士正在一个奴隶模样的人身上发泄欲望。那奴隶看到裴陵过来,不禁一哆嗦,而几个兵士则笑了起来。 
“新来的?你得等一下,我们是老兵,所以得先快活了,才能轮到你。”一个兵士已经发泄过了,他见裴陵进了草丛,便系上裤带,很大方地把自己空出的地方让给裴陵。 
“别再这么对他了。他后面出了太多的血,你们再玩下去他会死的。”裴陵见那奴隶脸色青白,就开口劝阻还未停止动作的两个兵士。 
“小兄弟,你还年轻。你不知道长期在军营里的苦闷。这里没有女子,又都血气方刚,不找军奴找什么。虽然刘大人下令禁止过,但咱们不还得偷偷玩嘛。你长这么好,肯定是看不上这军奴。改天我介绍给你几个好看的,你定然会喜欢。”那兵士见裴陵一脸不悦,还以为裴陵是嫌弃那军奴样貌。 
“我说停下你们听不到吗?”裴陵见其他两个兵士犹自动作,便上前将那两人从军奴身上拽开,并把那军奴被兵士丢在一旁的衣服捡起,还给军奴。那军奴唯唯诺诺,不敢伸手接,但目光中又带着渴望,他不明白裴陵穿得这么整洁、相貌又好的人为何会维护他。 
“喂,新来的,你太不懂规矩了吧?”先前好整以暇的兵士见裴陵把其他两人推倒在地,就黑了脸,上前扶起同伴,恶声问裴陵道:“你谁手下?” 
“普通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家都是皇上的手下。”裴陵示意那军奴先走,那军奴看了眼几个兵士,却不动地方。 
“呵呵,小子,你以为你为他出头他就好了?即便今天我们看在你的面上放过他,但日后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他。”那兵士见到军奴懦弱模样,咧嘴大笑。 
“纵是如此,但逃过一次总是一次。何况军奴也是人,你们不应该如此轻贱他的性命。”裴陵推了那军奴一把,接着道:“你们今天放过他,有什么不满,冲我来就好。” 
“嘿嘿,虽然上面有令不许咱们私斗,不过玩玩也好。”那兵士制止了旁边要追军奴的两人,示意大家一起把裴陵围住。 
裴陵看那三人煞有介事的样子,颇感好笑。他扎稳马步,勾勾手,让三个人打过来。那三人见裴陵态度轻慢,便都狰狞着,朝裴陵扑过来。 
裴陵虚挡几招,心里倒对这三人有些佩服。他发现这三人身手矫健。如果普通兵士这般能耐,可想而知其他更高阶的将士本领如何。 
别的不说,刘时英那家伙治军手段还不错呢。裴陵想到这里,露出微笑,忽然张口大喊一声,向见势不好便一起扑上来的三人踢去。 
那脚力道重若千斤,把三个壮实的兵士踢了个后仰。三个兵士吃了这么大的亏,也顾不上惭愧,从地上爬起来,就嗷嗷喊着冲裴陵拔出了刀。裴陵见到他们这样,笑得更开心。他接下腰中的朴刀,却没有拔,反而是丢在了地上,接着,又亮门户等三个兵士冲过来。 
“军中有令,不许私斗,难道你们当它一纸空文?” 
四人对峙中,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四人扭头,见一个将军打扮的男人往这边走来。 
那三个兵士一看,脸上倏地变了颜色。都收刀跪在男人面前道:“左大人,小的错了。” 
“错了怎么办?”左三知把自己腰间的佩剑丢在地上。 
“军法论处。”三人为首的那个丝毫犹豫都没有,拿起佩剑便要刺自己的手臂。 
“身在边关,不死在战场上为家乡父老争光,却死在这种事情上,你们不觉得丢人?先留着脑袋吧,日后我再抓到什么。两罪并罚。”左三知接过那兵士恭敬捧上的佩剑,挥手让那三人走。那三人飞也似离去,只留左三知跟裴陵,面对面站着。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把我从三人的包围中救了出来?”裴陵拍拍衣袍上的灰,看着左三知的脸,似笑非笑。 
“我救的是他们。”左三知上下大量裴陵这一身打扮,“你穿这兵士衣服倒很合适呢。想重新在军营开始?” 
“既然离开了,就没打算回来。”裴陵捡起自己的朴刀,把它重新挂回腰间。他见左三知一步步靠近自己,便低垂眼问道:“你是不是还恨我?” 
“恨意是难以消除的,这点上,我们彼此彼此。”左三知数年未见裴陵,此刻看到裴陵穿着兵士的衣服,恍然又似当年的军营了。只不过,当年的将军变成的现在的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