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

第27部分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第27部分

小说: 军奴-左三知 by于烟罗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恨意是难以消除的,这点上,我们彼此彼此。”左三知数年未见裴陵,此刻看到裴陵穿着兵士的衣服,恍然又似当年的军营了。只不过,当年的将军变成的现在的钦差,而当年的军奴则变成了将军。 
“是啊。我也想了很久,才明白。”裴陵笑笑。他语气低沉,但脸上没有阴霾,“当年,我很多事情都想不通,不过这些年处理一些民间的案件,多琢磨了些人和人之间的种种,才发觉我当年对你有些地方过份了。所以,你恨我也是理所当然。” 
“彼此,所以我觉得如果你也恨我会比较好。”左三知看着裴陵从身旁走过,在擦肩的瞬间,他轻轻唤了声“裴陵”止住了裴陵的脚步。 
“但是你对我做的,却比我对你做得更过份。”裴陵转头,对上左三知的双眸:“这或许就是我耿耿于怀的原因。” 
“或许吧。”左三知扭头望向营盘外的远方:“听说你娶了京城高官的女儿?” 
“没有那回事。”裴陵皱眉反驳,又缓下语气道:“听说你在边关常流连风月之地?” 
“那是别人胡说八道。”左三知转身,拉住裴陵的胳膊:“你明白,我一直是个心高气傲的人。” 
“我知道……众兵士围着你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你的眼睛。那一刻,我就知道你是那样的人了。”裴陵挣开左三知的手,笑着道:“我知道你不会甘心于那样的处境。后来你做得也很好,得到了李振中的赏识。” 
“我也知道你那时候帮了我一把,我才能跟随李元帅。裴陵,我那时候跟他进言不让你出征是因为你不适合出征。”左三知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或许我想错了,又或许……我在边关长大,想事情总习惯按照自己的念头走。” 
“无所谓,都过去了。反正我也不喜欢在那里杀来杀去。何况,我那时候也不过是一个娇纵的世家子弟,虽然有些功勋和能耐,但沉淀得还不够。”裴陵转头,也看向远方:“从前总觉得年少轻狂是说别人的,但后来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人有傲骨是好事,有傲气则未必。太锋利的话,就变成了一柄剑,可以割伤自己和别人。” 
“我亦是双刃剑。”左三知从后面靠近裴陵。他没有再说话,只是用手指尖轻轻抚摸裴陵的脸颊。裴陵没有动,他任左三知的手指在脸颊上游走,待路过唇边时候,才张口狠狠咬了下去。 
左三知吃疼,但连声闷哼都没有,反而把那根手指送进裴陵口中更深处。裴陵含住了那根手指,转身看着左三知黝黑的双眸,再次狠狠咬了下去。 
“如果咬断了,你得吃进去。”左三知伸手抓住裴陵的手,拧起眉毛道:“你我都不是坦白的人,虽然这样没什么不好,但我们对彼此的恨意却都是旗鼓相当的。” 
“是啊,旗鼓相当。我强迫你成为我的身下人,你就如法炮制来报复我。”裴陵张口,让左三知收回那根血肉模糊的手指。 
“但明显你更适合当下面那个。你那时候的表情真的很诱人,因为你也感觉到很快活,对吧?”左三知把那根手指上的血涂在裴陵的唇上。裴陵冷冷一笑,突然出手,将左三知从头顶上摔了出去,接着翻身骑在左三知胸前,压制了左三知的反抗,低下头在左三知的唇上狠狠亲了下去,可唇齿刚刚碰上,他又停顿了下,站起身来踢了左三知一脚。 
“你不觉得你反复无常的厉害吗?”受了那一脚后见裴陵快步离开,左三知便站起来对着裴陵的背影说道。 
裴陵回头,嫣然一笑:“这不是很好吗?反正你也恨我,多恨我一些也无妨。” 
“裴陵。”左三知再度开口唤裴陵,裴陵却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左三知低头看了眼手指上的伤势,从随身锦囊中掏出药抹上,又撕了块袍角包裹住。他尝试弯了下手指,觉得还能动。他开口骂裴陵道:“十指连心,你好狠啊。”可说完,嘴角又微微翘起。 
狼烟燃尽,夜幕也渐渐低垂下来。继午后的那次宴会,刘时英再次举办了夜宴。从京城来的诸位官员跟所有的将军、校尉彼此见礼。裴陵站在众人后面,发现边关的守将自己竟然大部分都没见过。 
“时英。新来的人很多啊。”裴陵走到刘时英身旁耳语。 
“二皇子登基,自然要换掉先朝的一些武将。譬如大皇子的外戚孙家。另外,朝中新崛起的人马也都往边关重镇渗透自己的势力……所幸这些人还都不是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打起仗来,还颇用心。”刘时英淡然一笑。 
“那你管束起来不是很费事?”裴陵理解这里面的盘根错节,他知道官职大小有时候未必决定权力。看一个同僚不仅仅要看他官职大小,还要看到他后面的靠山,免得动他的时候不小心牵连到后面的庞大关系网,致使一事无成。 
“众人都知道二皇子在登基前和我的关系很好,所以他们从这点上还是有所畏惧的。加上我在边关做事小心,也不曾留给他们把柄。”刘时英为人处事稍嫌中庸,但这样反而能让他在复杂的边关更顽强地生存下去。 
“呵呵,总之你小心就好。谁不知道二皇子天性多疑。”裴陵点头。 
“只要朝中没有比我强的武将,我就不需要太过担心。”刘时英借着给裴陵敬酒的动作,又接着道:“不过最危险的不是这些,你上次来信说的定边王的事才最难办。我手下有一支人数很少的小队,专门替我刺探各种情报。那定边王的事情曾引起过我的注意,但我没想他会有这样的胆子。可最近,我觉得有几个人还真不大对劲。” 
“怎么讲?”裴陵觉得刘时英话里有话。 
“白天已经开过筵席,本来晚上我没打算开,但我听到一些消息,说……”刘时英让裴陵附耳过去,跟他说了几句。 
“哦。”裴陵表面未动声色,但心里已经大惊。他想到刚才赴宴途中兵士散漫,不由担心起来。 
“不过,你没发现兵士的人数比白天少了吗?”刘时英笑笑。 
“呵呵,那就好。”裴陵听到刘时英这话反而期待起来。他冲刘时英点点头,见有将官过来敬酒,便不再与刘时英交谈。 
“裴大人好。”那将官是后到边关的人,没听过裴陵的名头。他刚才看到赵东一副外强中干的模样,便有些不屑一顾,此时来给裴陵敬酒,态度也有些傲慢。 
“大人好。边关艰苦,有劳诸位替皇上分忧。”裴陵说着客套话,虚虚笑着。 
“裴大人,你别看这个小子呆呆的,可是一员猛将啊。” 
“是啊,裴大人,这家伙上次冲到敌人阵中,连挑敌人三员大将。” 
刘时英手下一干将官鼓嘈起来。那人听了中人的夸赞,一股酒劲也上来了。他摸摸喝得发红的鼻子,对裴陵道:“裴大人,虽然平常搂着姑娘喝酒的日子也很少,但大家都是粗人,总搂着姑娘看一帮穿得薄薄的女人家跳舞也没意思。下官不才,给诸位大人、同僚耍上一路刀法助兴。” 
“求之不得。”裴陵知道边关武将中大老粗不少,他瞧眼前这人态度虽不恭,但心直口快,倒也是个可爱的人。扭头看看刘时英,见刘时英也冲自己笑,他不由想起了多年前的军营,也是一帮快言快语的汉子天南地北地聊着、喝着…… 
那将官听了裴陵的客套话,更来了精神。他伸手跟离自己最近的武将要了柄刀,跟刘时英、一干文官拱了拱手,便舞将起来。他的刀势虽不优美,但看得出招招狠辣,是经过浴血奋战的成果。 
“好啊,再来一路,给他们看看咱们边关武将的能耐。” 
旁的武官们见此人耍出了气魄,不由鼓掌叫好。大声嚷着叫他再舞一路刀法。裴陵与其余几个文官看了觉得蛮有意思,但同为武将的赵东心里不快起来。赵东那身为兵部尚书的父亲在赵东年幼时便请人教授骑马、打仗的本事,因此在赵东眼里,那武将的刀法根本是小儿科。他本个性骄傲,此时见到大家都称颂那人,颇不以为然。他看那些边关武将们叫好,心下忍了,但看裴陵等一众文官也“不识货”,就负气站起来对场中那武将喊了声:“大人一个人没什么意思。在下也陪大人过几招,让诸位大人开心。” 
裴陵想叫住赵东,但看赵东那样子,估计是九头牛也拉不回。他冲刘时英苦笑,刘时英也冲他苦笑,两人都琢磨最好打个平手,或者是赵东胜利,不然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那武将看赵东下场,倒很高兴。他把刀丢在一旁,将衣袍半褪,露出上半身疤痕累累的肌肉,要跟赵东肉搏。 
赵东领兵是领过,但没杀过人。见了那武将昭示战绩的身躯,心下有些怯了,但还是鼓足勇气冲上去与那人打在一处,招来众人的鼓嘈叫好声。 
“裴陵,你说谁会赢?”刘时英见场中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便问裴陵。 
“武艺上赵东胜了一筹,经验与勇气上赵东输了一筹。所以,不好说结果。”裴陵笑着,放眼朝帐中各排筵席望去,见角落里的左三知已经喝得酩酊大醉、人事不醒了。 
“呵呵,谁赢都好,反正精彩的在后面。”刘时英见一个打扮得普通的小卒匆匆走进大帐,就离席而去。 
裴陵看那小卒见刘时英离席也扭头走掉,猜是刘时英布置的一切有了效果。 
如果刘时英打探的事情不错,恐怕今夜还真有好戏看呢。裴陵笑笑,跟着旁人一起为场中打斗的两人鼓掌助威。 
“大将军呢?”有个武将回神,见刘时英不在座位上,便醉醺醺地拉住裴陵的官服问道。 
“恐怕是不胜酒力吧。”裴陵虚应着。他看刘时英还没有进来的意思,眉头也皱了起来。不着痕迹地把那人的手挥开,他笑着敬了那人一杯酒。那人摇摇晃晃地接过,一饮而尽,不分场合地叫了声“好”。 
场中打斗的那将官和赵东以为那声大喝依然是给自己加油,便都更加用心,他们制住了彼此的肩膀,使力拗着,几乎能将对方的肩胛骨掰断。 
“好,用力。” 
“不能输,输了就丢了男人的脸面了。” 
“把那小子摔出去。” 
…… 
帐中的人酒越喝越多,头脑也不清晰起来,他们看场中两人一副搏命的架势,不仅不劝阻,反而更加兴奋地叫嚷着,催促两人快些分出胜负。 
“两位手下留情。点到为止。”裴陵见几个文官都被武将灌醉,跟着瞎起哄,就忙开口让两人都退让一下。可那两人正打到兴头上,哪里肯听。他们都赤红了双眼,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仿佛面前的不是同胞,而是宿敌。 
“赵东,你……”裴陵无奈,只能点赵东的名字。此次劳军,他是正使,自然得约束手下人。别说赵东是兵部尚书之子,就算是皇子,也得辖制住,不然惹翻了边关守将,那就是大事件了。可没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外面一声炮响。那响声如雷震天,震得大帐都跟着抖了几抖。 
“怎么回事?你出去看看。”裴陵匆忙站起身来,让旁边伺候的小兵出去探看,又招呼筵席上的诸位武将、文官起身,准备应变。那些文官听到炮声,脚便软了,他们缩在座位上眼巴巴地看着裴陵,自己却不动;那些武将则大多数喝得过多,身体都站不直,他们舌头发短、吐字不清,气得裴陵摔掉了手中的杯子,请少数几个还清醒的将官搀扶众人。 
派出去的小兵片刻后就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也顾不上打千,他面带惧色地跟裴陵道:“大人,前些日子被我们打败的北边那些胡人袭营来了。他们手里有炮。营盘的西北角已经守不住了。” 
“什么?”醉酒的一些武将听到有人袭营便清醒了些,他们伸手捉刀,想要冲出去。 
“且慢,刘大将军还没有回来,我们待他回来再做决定。”裴陵旁边的将军开口拦住了众人。他那张刚才还醉意盎然的脸忽然间变得清醒。拉住裴陵的右手,他挑起眉毛道:“大人,您是文官,请坐在这里。我们会对付袭营的事情。” 
“那有劳了。”裴陵点头。可他话音刚落,刘时英就身披铠甲从外面走了进来。 
“事不宜迟,敌人袭营,大家快些布防。”刘时英见面前几个武将站都站不稳,就狠狠踢了那些人一人一脚。那些人被刘时英呵斥踢打,便想站稳了,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他们苦着脸对刘时英道:“大将军,这……今天这酒,太烈了。” 
“胡说,我摆筵席的时候吩咐过不许上烈酒。”刘时英皱眉,几步上前,从那些下级将官的席上拿起酒壶,放在鼻下闻了闻。不闻还好,闻了那酒,刘时英的脸色倏地变了。他转头对裴陵道:“酒被人换过了。” 
酒被人换成烈酒了?那自己怎么没感觉到?旁边人喝的话,自己也能感觉到啊。裴陵抓起旁边几桌的酒壶,发现都并非烈酒。但往中、下级军官那些桌旁走,那里的酒壶中却都是烈酒的气味。隐隐约约地,裴陵甚至闻到了类似迷|药的东西。 
“时英,有人下药。”裴陵不知道刘时英有没有料到这个事情,但看大部分的中、下级将士都头重脚轻,他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