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

第12部分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第12部分

小说: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子和口中涌出的血浸染的恐怖。德妃毫无尊严的死状,看得我胸腹绞痛,几欲作呕。四弟缩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 
而仅半个月后,德妃的儿子,作为太子的大皇子,失足落水,在众多侍卫赶到前溺毙。很多年后,我终于知道,躲在幕后的凶手,是德妃最亲厚的姐妹,三皇子的母妃淑妃。作为对手,被长大后的我毫不留情的杀掉了。 
而当时,接连的两起命案,带走了我和四弟的童年。 
母后对这些事情,从来都是淡淡的,她说,身在这样的地方,要想好好活着,心就得比别人更冷些。 
母后的话我再也忘不掉。我决不肯让自己和母后四弟毫无尊严的死去。所以,当我的心一点一点冷下来之后,我们还算顺当的多活了五年。而在这五年里,我发觉了父皇手中的权力。号令天下的权力。 
我看着所有人,哪怕是最受人尊崇的圣贤,也要在父皇面前臣服时,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我想坐到那高高的地方去,我要把全天下踩在脚底!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了模样。我已经能够看出,谁抱有和我相同的想法,谁的眼底是和我相同的狠绝。 
母后说,我似乎就是为权利而生的。 
我听到这话只是微笑,母后的表情接近称赞。 
获得权利的过程是漫长的。不过在我用鸩酒和白绫送走三弟五弟,用风光的仪式埋葬掉父皇之后,我还是得到了我想要的。 
而随着时光流转,我竟然发现,我的心,是空荡荡的…… 
母后跟随父皇的脚步一起走了,没有人可以告诉我,要拿这空洞的感受怎么办。 
我在高处的空气里慢慢冰冷,直到遇见了那个人。 
应该说,我们的初次见面并不友好。可是我不自觉的,记住了那张温和的脸,那双极清澈,光芒闪耀的眼睛。他背负比一般人更卑贱的身份,神态间却满是亲切和高贵。天子在他面前,也不过是寻常人等。刻意讨好的行为底下,我看到的是,竟然是,些微的不屑。 
为什么我不觉得生气呢?为什么我靠近他,感觉到的会是……暖?为什么我看着他灵活的眸子,心是软的?为什么呢…… 
那个晚上,我想着这些问题,睡的无比香甜。 
我开始关注他,盼望见到他,期待他层出不穷的花样,并且,默许他近似欺压的行为。这个人,钟灵神秀,机巧百变,莫名吸引我的视线。他会说,拥有多么大的权力,就得承受多么大的负担,忍耐多么大的孤寂。然后深沉着,坑走我一样又一样的好东西…… 
这些时候,我觉得满足。 
而当我察觉到他慢慢把我纳入自己人的范围,我几乎欣喜若狂。填满整颗心的感受,应该是……幸福吧。 
我以为这世上不可能存在的东西,我一直缺乏的东西。 
曾经无数次的想过,把他从四弟手里抢过来算了。可是,总会继续想到他之后的反应,无论是鄙视,抗争,死心,每一种都让我心惊肉跳。 
那样神采飞扬,生机勃勃的人,是需要在广阔长天里恣意飞翔的。冷冷的深宫,实在委屈他。 
所以,就这样吧。只要他过的好好的,三五不时记得坑一坑骗一骗我,就好了…… 
 
16 
清蕊对我又是一笑:“这个故事从哪里开始呢?嗯,先从相公那里讲好了。我相公是个很厉害的人呢。他有很多师父,虽然基本上都作古了,但是,活着的时候还是很及时地收了我相公这个徒弟,又倾囊相授了很多绝技。所以,相公的所学所能,真如泱泱东海,即使是我,也不清楚相公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他原本可以称霸武林,就连入主江山也不无可能,可是他却因为一位女子,失了九分功力。若如此能抱得美人归,他这一生也算顺遂了。可惜这女子对他却没有任何感动,反而投入另一人的怀抱。 
“或许是老天也不愿这样的女人得到幸福,她亦被所爱的人抛弃,并且那时她已身怀六甲。她不敢回去找我相公,就草草嫁入左将军府作妾,后来产下一女。总算左将军府里的人心地宽厚,她过得不错。她的女儿也未被歧视,吃穿用度和正经主子一般无二。府里的少爷小姐亦拿她的女儿当亲生妹妹看待。 
“府里的小姐生的国色天香,而且性格温良,刚至及笄便嫁入四王府。怕自己的妹妹无处着落,让她以侍妾身份一同嫁了过去。王府里的生活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熬,除了四王爷对小姐不太珍惜。” 
清蕊语气略顿,低低道:“其实若一切均如此下去,没有以后的变故,或许她,还可以是那朵清雅雍容的莲花。”说着抬起眼睛看我,仍是柔柔的道:“你猜得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 
我浑身冷汗,黯然点头。 
想来想去,清蕊讲的都是她自己的故事吧。 
清蕊淡笑道:“还有一个小秘密。那个跟着怜儿一起进府的侍妾,却是四王爷同父异母的妹妹呢。” 
清蕊是清泷的妹妹?!我呆呆看着一直微笑的她。 
清蕊继续道:“应该感谢四王爷的眼高于顶,少了一桩近亲相奸的罪恶。也终于使我有机会补偿母亲对相公的伤害。” 
她看着我,收了笑容平静说:“知道么?我一直恨你,王爷只是让怜儿偶尔伤心,你却让怜儿性情大变,若不是因为你,她怎么可能被毁去容颜,削去双手,失去善良本性,最后连性命都丢掉了。那个美得像天仙一样的人,死的时候连我都不忍心看她的尸体。池塘里的水那么冷,她再也不可能是我的怜儿了。” 
她的声音又转成轻柔:“星辰,我自小便和怜儿一同生活,我最喜欢她温柔的笑容了。呵呵,我曾经也想让你尝尝疼的滋味呢,我连最能折磨人的毒药都备好了。可是我看着你,又总是下不了手。” 
她很天真的笑起来:“还有一个陈良正,真有意思。他小的时候一看见怜儿,便会流口水。那么忠心的一条狗,真是主人去哪里,便跟到哪里。你以为王爷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招揽一个比皇上身边的季伦还强的手下么?可是没想到,他见了你,竟也学起人家慈悲为怀了。就是怜儿被王爷遣出府去,他也为了你这个后冒出来的莫名其妙的主子而留下来了呢。怜儿最后一个盟友,也被你抢走了。” 
她伸手抚上我皱紧的眉头,叹一口气:“星辰,我喜欢你开心的样子,所以不要愁眉苦脸的。”然后转手去捏我的脸,“你不适合这种表情,我怕自己忍不住笑场哎。你答应我,以后不会在我弹琴的时候睡着了,那我就再不给你讲这种提神的故事了。” 
魔女! 
算你狠! 
我看我这半个月都别想好好睡觉了。花之园里的劳动者安神费我出,那我的睡眠损失费要记在谁的账上。我用怨恨的目光看着清蕊。谁知还没等我提出赔偿的要求,清蕊就恶人先告状:“星辰,你又害我想起这么伤心的事,会不会很内疚啊?人家早就听说天苍教有一颗绝世珍珠,一直想要哎。” 
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要小睡一下,就欠出一颗珍珠来。我撞墙去算了。 
失眠了一个星期后,我终于决定了,我tmd还是得去把那颗要命的珍珠给清蕊小姑奶奶弄来。 
我在一边咬牙切齿,清泷在另一边摸我的脸,淡淡道:“星星,你这几天怎么了。夜里总睡不踏实,你眼睛下面都乌青了。” 
我狠瞪他一眼,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越想越气,大声道:“我要离家出走,独身闯荡江湖去!” 
清泷愣了一下,然后揉揉我的头温声道:“星星,王府很闷吗?我近来有很重要的事尚未办完,等几天好不好,我陪你一起去。” 
我怒:“你在你的王府里老实呆着吧,我一个人足够了。” 
清泷握住我手腕,用力压制住我的挣脱:“星星,不要闹了,江湖险恶,你又没有任何武功,会吃亏的。” 
我吃清蕊的亏又怎么算!我真想不顾形象咬他:“放开我,我吃亏也不关你的事。” 
清泷的表情顿时很受伤。可他仍然很温柔的看着我道:“星星,你从来都不会无理取闹,这次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我很担心。自从何弘天把你送回来之后你就不太开心。我不值得信任了?还是你觉得,你受伤我不会心疼?” 
脾气发不下去了。清泷你干嘛这么容忍我。咱俩好好吵一架我不就有机会痛骂你了么。拜托别用那种无辜委屈的表情,好像那个欺男霸女的恶棍是我一样。 
我对他微笑一下,用力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听说一些有关罗刹王爷的丰功伟绩,一时想不通罢了。” 
清泷的身体立刻僵硬起来,松开了握住我的手。他用马上就要失去我一样的表情深深看住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明白你迟早都会知道这些事,可我不敢告诉你。星星,你要走我不拦着,但最后听我一次话好不好?带着陈良正和段浩浩一起走吧,这样我还会放心点。” 
可怜的孩子,看看吓成什么样了。清泷这出气筒真好,我被清蕊惹出来的一肚子邪火全被他一句怨言没有的消化了。 
我对他露出我最诚恳,最纯洁的笑容:“清泷,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要替人卖命弄那个劳什子的鬼珍珠。我第一次做赔本的买卖,我的损失你要全部负责。” 
清泷有点反应不过来,我窝进他怀里,命令道:“抱住。” 
他机械的抱住我,良久才反应过来,收紧手臂死死勒住我,懊恼道:“小混蛋,以后再敢耍我,我真会哭给你看。” 
我闷头笑,在他怀里换个舒服的位置,终于可以安心地睡着了。第一万零一次的确认,这个人,无论如何我都不放手,死都不放手。 
本世纪最有质量的睡眠之后,我终于可以神清气爽的对着老天比中指。Md让不会武功的人去闯荡江湖,这是老天爷讲得最冷的笑话了。 
所幸,还有清泷,陈良正,段浩浩做跟班。清泷把他分内的事务全推给皇帝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扔下一堆烂摊子……我很想告诉他,那个,责任心是男人的第一美德。不过和我比的话还是靠边站比较快。 
小福子也想跟来,被我一句话灭了:“要是废话也能杀人,我绝对死也要拉上你去。废话能杀人么?不能,所以我要是带上你就是拉你去死。”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于一个春光明媚,乍暖还寒,A+空气质量的美好天气里,大侠陈星辰,也就是我霹雳无敌的江湖历练之旅开始了。 
美的冒泡就是形容我的。 
走了三天之后,我终于想起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天苍教到底在哪? 
我不耻下问的请教清泷。 
清泷笑眯眯的,弹了一下我的鼻子:“星星,你的精明大概全留给银子了。承认你是小笨蛋吧,我不嫌弃你。” 
奋特!竟然看不起我的智商! 
我又去问陈良正,陈良正想了一会儿道:“少爷只要跟着我们就行。” 
倒,十个字的规矩记得倒牢,可,为啥也要小小的藐视我。 
最后只能去问段浩浩。毒药专家的嘴巴比毒药还毒:“你歇着吧,就告儿你天苍教在南边你也会往东走。” 
我,我,我要不是看在小孩子只有十三岁的份儿上,我……那什么,我绝对不会这么佩服。 
……段浩浩,请别对我笑,我对笑容没有抵抗力。尤其是拎着漂亮的毒药瓶子,顶着龌龊大叔的部分遗体,只有双眼亮如闪光灯咔嚓我的那种。 
日子过得很快,又是三天。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头。终于在远远看见一大帮子人群魔乱舞般打斗时,反应过来了:对嘛,行走江湖哪有像我一样走的静悄悄的,我现在连江湖的边都没摸着,白白浪费我身边的三个高人。 
现在我踏入江湖的机会来了。 
首当其冲的跑过去,看见的竟然是一群人打三个。不过被围攻的三个人看起来还蛮强的,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输。那我先看看热闹吧。 
嗯,嗯,猪头集团又被打趴下好几个,精英三人组加油。 
哎?原来猪头不等于饭桶啊,还有一个挺厉害的嘛。 
正兴致勃勃地参观,忽然年纪最小的精英组员惨叫一声。原来竟有个猪头趁着人多眼杂,从背后偷袭,砍了那白白净净的小孩儿一刀,都出血了。这是持械伤人啊!警察都要抓的! 
我的热闹看不下去了。大吼一声:“要不要脸啊,tmd一群人欺负三个,还从背后捅刀子,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江湖道义!” 
场面顿时定住了,猪头首领恶狠狠道:“哪儿来的黄口小儿,说话前先掂掂自己分量,别丢了命都不知道怎么丢的。”说完便冲我直逼过来。 
清泷冷冷一拦:“滚远点。” 
猪头帮里另一只不知轻重的肥猪猖狂道:“娘的个小白脸也敢对俺们说滚。” 
清泷的脸上登时显出杀意来,再不废话,抬脚踢出一块石头,正中那人还未闭上的嘴巴。可怜这位猪头大哥决不洁白的门牙,光荣下岗了。 
众猪头们顿时有点退缩。我也不太想大家干干净净的衣服沾上猪油,对着那群猪冷哼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