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

第11部分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第11部分

小说: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上下打量他,淡淡道:“交给我来罚你吗?好啊,从今以后,你和我说话每一句不得少于十个字。” 
程良正一愣,然后道:“少爷既然说了,我听就是。” 
嘿,真是只说十个字啊,佩服。我笑:“应该更早就找点由头罚你,我从前就觉得省略句很辛苦。你启发了我,嘿嘿,不如给小福子下个套,治理治理泛滥的河道?” 
陈良正顿了一顿,终于道:“少爷是想把小福子逼死?” 
………… 
“哈哈哈,陈良正你不要为了凑字数突然生出幽默感来好不好,别用你那么严肃的脸对着我,我受不了……” 
 
15 
经此一役,清泷有点草木皆兵。他又派了一个人保护我。不过,这个人五短身材,形容猥琐,还总喜欢在我面前晃,我到那他跟到哪。 
我无奈,去找王爷理论。 
“清泷,你紧张过度了,把那个什么浩浩收回去吧。”我很无力,“一个可能快有四十几岁的大叔竟然还叫这么可爱的名字,真受不了他的恶趣味。” 
王爷笑道:“星星,段浩浩不是大叔,他只有十三岁。” 
我惊叫:“不可能!他的皮肤早超过三十岁了,黯淡无光,跟死的似的。” 
王爷继续笑道:“那是段浩浩的易容术,你暗道的那张脸皮,的确是死的,他从第一个被他毒死的人脸上揭下来的。” 
我跳起来:“清泷,你真敢,把这么危险的人往我身边放。我这么青春的一张脸,给他太浪费了。” 
王爷道:“他不会,我也算对他有恩。四年前我在凉州时他来找我,他祖母身患重病,他希望我帮助救治。凉州那种偏远地方,大概只有我带的太医还有点本事。他放倒了天鹰骑五十多名将士才见到我,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有这样的本事,正对我脾气,我很愿意帮他,之后他就一直留在我身边。我此刻尚能存活天地间,和星星做神仙眷侣,应该说,他功劳很大。” 
“那你看过他的真面目吗?” 
清泷摇头:“没有,我甚至一直不知道他的师承来历。只知道他五岁时就毒死了奸杀他母亲的人。” 
我咋舌道:“乖乖,最近走运,总碰到这么喜欢翻江倒海的人。” 
清泷笑着摸摸我头:“老老实实让他跟着吧,让我放心一点。” 

听话的就不叫陈星辰了。 
广源楼有小福子执掌我很放心,可是身为老板总不能不管不顾。心水也许久未见哩,想念的紧。这么多理由支持我,我很爽快地就从王府里溜出来。最近被看守的气闷,所以段浩浩一不小心被我落在府里。陈良正要不是跟我时间太久,早看穿我,估计也会是一样命运。 
广源楼仍然生意兴隆。小福子神色间多了几分从容。总是让我觉得欠教育的腰杆竟自己恢复了挺直的状态,只是话痨的毛病似乎更严重了。 
“少爷,您怎么不在府里呆着呀。虽然大家都挺担心您的,您也别在这当口四处跑啊,您看看,就连王爷新派来保护您的人您都给甩了,这要是……唉,您怎么不把自己的安危当回事儿呢? 
“算了,您来瞧瞧也好,楼里的小姐们这两天都快集体罢客了。天天缠着我问少爷的情况。我哪知道啊,我这儿都上着火呢,王爷让我留收广源楼,说这儿跟少爷的心尖儿似的。这要是少爷您回来了,我却没把广源楼顾好,我也没脸见您啊。 
“少爷,您,您,吉人自有天相,小福子就知道,少爷肯定没事儿,肯定,还能让小福子伺候着。” 
他说着,眼圈已经泛红了。我心里一暖,拍拍他肩道:“小福子,这楼里有你管着,我这甩手掌柜当的是挺放心的。” 
小福子闻言道:“少爷的确是放心,平日里连帐都不查。若不是我加倍留意着,查不出来出去出的银子不一定有多少。您以为人人都像您似的视钱财如粪土么?” 
…_…||||小福子是在夸我? 
“小福子,这话你就说错了。我可是最最爱财的一个人,不然我盖这么大一个楼就因为好玩么?只不过我爱的是银票,不是帐簿。” 
小福子恍悟道:“所以少爷就把管账管人的杂事全都推给小福子,少爷您自个儿只留着银票就行了。”小福子恭恭敬敬对我鞠了一躬道:“少爷,小福子今天才发现,原来天底下最让人死心塌地,死而后已的奸商就是少爷您。偏偏还有我们这一大帮子不开窍的心甘情愿为您卖命。还见人就夸少爷您是菩萨转世,佛祖重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善人(…_…|||||这都什么夸奖人的话|||),最为体谅下人不过,感情全是障眼法。” 
我不由大笑:“小福子,就算我给你多加了点工作,你也不能这么记恨你主子啊。我可从没克扣过你工钱。” 
小福子也笑了,然后叹道:“少爷被掳走那三天,王爷就差把京里京外的地面挖个三尺下去了。楼里的人也没精打采的,可惜什么力都出不上。小福子觉得这天都是灰的。现如今,少也还是原来的少爷,还是广源楼谈笑风生的老板,小福子倒像又活了一世似的。” 
我不知道小福子竟还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一面,一时间倒无话可说。就连陈良正,也好像心有所感……我,我不好意思笑话两个担心我的人,但这两张脸,最好还是别这样,很不协调…… 
最后,小福子终于从他罕见的伤感里挣脱出来低叫道:“对了,心水姑娘还说要见少爷,她在内楼里等着呢。” 
心水的房间在内楼的第三层,窗子正对着后院的六园。远远的竟还真的可以看见皇宫正殿的屋顶。雪园里梨花正艳,净白里显出些浅绿色,在其余五园衬托下,尤显得清新安寂。 
心水递过一杯茶来:“淮南的新茶,你且尝尝。” 
我转过头接了,不由赞道:“真是好茶。”不但香气四溢,且茶水澄碧剔透,茶叶舒展平整,但凭这外观,已是极少见的珍品。 
小啜一口,顿觉清香温润,比王府里的茶还要略高一筹。 
心水微笑看我,淡淡道:“潜哥,这茶本来是有典故的呢。” 
“哦?”我漫不经心的答着,无意识的继续看向雪园,却意外地看见一抹玄色身影立于梨树林内。那人若有所觉的直盯过来,果然是何弘天。对他一笑,举起茶杯遥敬。他也淡淡笑起来,微点个头。 
心水见我不专心的样子,伸手在我头上敲了一下:“喂,听我讲话。” 
何弘天转眼又不见了。 
我抬眼看心水,她假装神秘的笑道:“潜哥去过花之园么?留意过里面的客人么?” 
“说实话,我只留意过客人的银票。” 
她了然地看我:“你可真是。我怎么从来就没发现,你和银子能这么亲近。” 
过去因为人生地不熟,没有机会接近嘛。我从来都是商人,以前做化妆品的买卖,就是因为……那个,可以让我磨灭人性的暴利(…_…||||) 

还是从善如流的挑了个黄道吉日拜访这位神秘兮兮的贵客,一见到面我就后悔了。后悔我为什么不在一听说的时候就飞奔过来,白白浪费了这么长的宝贵时间…… 
“清蕊!”我大叫一声扑了过去,结果我的鼻子差点就亲上莫名出现的长板凳。定一定神,这才发现笑如春花的清蕊身边还坐着一个人。 
其实这个陌生人很有存在感,我刚才太激动了,太专一了才会略掉。你看我现在都快错不开眼珠了。大哥,你娶了清蕊这么个媳妇,简直白瞎你这么个人了…… 
不是我看不起清蕊,她可是我心目中女神(恶寒|||)。但是这陌生人身上万年不化的寒冰气质,简直是杀人不眨眼的超级大魔头最典型的代表,怎么都应该找个一样蛇蝎心肠的冰山美人做老婆吧。可,可现在,满院子的花啊,阳光啊,可爱的清蕊啊,放在他旁边,就好像盘子里萝卜雕的花——配菜而已。英雄啊,你绝对是我最没辙的那一型。以后可能会遇见你时请打个招呼,我备好暖水袋先。 
清蕊看我冰冻住的表情,呵呵地笑:“星辰,你不认识他吧,我相公。” 
…_…|||,我早知道好不好,美女你没有常识么?介绍别人的时候请把名讳带着,你这么个说法,难道我以后都叫他“清蕊的相公”?我相信你时不介意,我不过我会被介意的人大卸八块…… 
幸好英雄也考虑到这种后果,很体贴的,冷冷丢给我三个字:“叶长空。” 
撒旦的声音,太诱惑了。 
我忙应道:“叶大侠,初次见面,小的陈星辰。” 
他淡淡看我一眼,轻拂一下衣袖,那一直诡异竖立着的长板凳终于平平趴回去了。 
狂汗,我打保票,这位英雄已经到了“摘叶杀人”的水准了,可以说魔头的一切条件他都具备。我的小命,怎么自己掂量着有点玄。那个,刚刚意图轻薄清蕊的登徒子可绝对不是我!哎,可怜我派来花之园的后勤人员,不知道是怎么挨过这胆战心惊每一天的,一人多发五十两安神费吧。 
我小心翼翼,规规矩矩在石桌旁坐了。问清蕊:“挺久不见了,你都好吧。” 
她开开心心的笑道:“那当然了,这么久不见,有没有很想我啊?” 
…… 
清蕊你就把我往死路上推吧。斜眼撇一下始终是冰块一样表情的男人,我吞口口水,不怕死的答道:“想到睡不着觉。根本找不到人和我吵架,无聊的想撞墙。” 
清蕊柳眉一抬:“你不挨骂就浑身不舒服么?” 
我笑:“哪里,实在是看别人哪一个都不忍心骂下去。” 
清蕊也笑眯眯的,只是眼里能射出箭来:“对我就忍心?” 
那寒冰一样的人也看过来,我不自助的瑟缩一下狗腿答道:“当然不忍心,那个,留着你逍遥。” 
我以为清蕊会怒,已经做好了防御姿势。清蕊却沉静下来,默默看我一会儿,淡淡道:“星辰,你那天的一首任逍遥,在场一次给我听吧。” 
我看她带着怀念的柔软眼神,也温和的笑道:“好。” 

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很苍天你都不明瞭。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英雄不怕出身太淡薄,有志气高哪天也骄傲,就为一个缘字情难了,一生一世想补补不牢。相爱深深天天都看不到,恩怨世世代代心头烧,有爱有心不能活到老,叫我怎能忘记你的好。让我悲也好,让我悔也好,很苍天你都不明瞭。让我苦也好,让我累也好,让我天天看到他的笑,让我醉也好,让我睡也好,把愁情烦事全忘了,让我对也好,让我错也好,随风飘飘天地任逍遥。 
一曲唱毕,清蕊却愣愣的,良久回过神来道:“星辰,我第一次听时只觉大气。经过这么久的时间之后,我却想,真是一曲成谶。” 
说完竟呆呆笑起来,只是怎么看都觉得像哭多一些。 
叶长空在一边忽然道:“好曲子。” 

清泷最近公务缠身,我总看不见他。所以天天往花之园跑。这最角落的小园子竟然变得很热闹。心水和清蕊不知何时认识的,总会过来来坐坐。叶长空虽然还是只有冰着一张脸的样子,但也几乎天天陪着。 
不过陈良正他们从来不进后园,最多在内楼等着。那个,这全是清泷的原因,和我绝对无关。 
出乎我意料的是,四个人相处竟然很和谐。每逢聚到一处时,最常有的节目,就是清蕊大炫琴技。心水的古筝也很出色,偶尔叶长空也会吹吹箫。 
至于我,嘿嘿,这么动听的旋律里,当然是美美的睡上一觉才不辜负大家的卖力演出嘛。 
终于有一天,在其余二人全都缺席的情况下,优雅弹琴的清蕊爆发了。伸手就掐住已经昏昏欲睡的在下英俊不凡的耳朵。在我的预感警铃大作的同时,温柔和蔼的笑道:“星辰,既然琴声催人入眠,我就讲个故事,让你清醒过来吧。” 
汗,这两种方法效果有什么差别么?摇篮曲和睡前故事对我都很起作用的。除非讲恐怖故事,那我绝对三天都睡不着。 
清蕊对我又是一笑:“这个故事从哪里开始呢?” 

潜香(皇帝的番外,其实这一只是焰最喜欢的……) 
二十六岁时,我登基即位。万民臣服,江山一统。 
所有的人都跪倒在我的脚边,任我掌控他们的命运。 
至高无上的权力,我终于牢牢掌握在手里。 
然后,我便品尝到高处不胜寒的滋味。我开始明白,即使全天下的人都要顶礼膜拜,皇帝也始终只是孤家寡人。 
我失眠的时候越来越多。总是不自觉的想,我为了身子底下这个冷冰冰硬邦邦的龙椅所做的,是不是太多了。 
其实十岁以前,我的日子过的还算平顺。时常与四弟一起作弄太傅,逃学闯祸简直是家常便饭。那时,我并不知道生在皇家,意味着什么。 
而我的天真,很快就被撕碎。我和四弟,在御花园阴暗的角落里,目睹了德妃的死。 
我仍记得那是暖和的四月天,嗅得到草木的清香。身着华丽宫服的德妃,美丽优雅的品茶。而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张漂亮的脸,就被从眼眶、鼻子和口中涌出的血浸染的恐怖。德妃毫无尊严的死状,看得我胸腹绞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