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

第10部分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第10部分

小说: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是因为三分想你无法无天的样子他才喜欢。广源楼的女人,是比普通的标致些,可又怎么比得上从全国精挑细选来的后宫佳丽。” 
我呐呐道:“那我不是更差,皇帝怎么会看上我?” 
清爽把一年的气都叹完了:“星星,我知道你原本长得还要帅气些,你觉得现在的身体长相幼稚。可你有好好看过自己?你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闪亮,尤其是你要折腾人的时候。”他说着吻吻我的眼睛,“你的鼻子,鼻尖的地方有一点点翘,让人看了想咬一口。”他再吻吻我的鼻子,“还有你的嘴唇,像最漂亮的绯玉做的,有个甜甜的弧度。”他用舌尖细细描画我嘴唇的形状,“这些全都不论,你最吸引人的,是你飞扬跋扈的神采,似乎可以把全天下踩在脚底,从来没有比你更高贵的人。” 
他轻轻抱住我:“星星,我真幸运,你唯一爱的人是我呢。” 
我在他怀里闷声道:“你说的不是我,是神仙。我既狡猾又贪财,既任性又张扬,我最最喜欢的是银子,和你说的高贵八杆子也打不着。” 
清泷笑了:“好像是这样没错,可全天下的人都是笨蛋,全把你当成神仙一样的人物。而我是最傻的一个。” 
我嘿嘿笑道:“你才不傻呢,我都被你骗上手了。” 
14 
风花雪月四园的招标会很顺利,差不多以每个五十万的价格租出去了半年,这四园可以进入的人没有任何限制,随便客人喜欢。风花月三园均是当日就住进客人,只有雪园,连派去看守的禁卫军也说不清到底有没有人在住。 
我不太在乎,只要给我足够银子,拆房子我我都没有意见。告诉负责看守的人不用在乎,一切都随客人自便。人家已经是来去自如了,估计禁卫军是不够看的。 
清泷却很紧张,仔细嘱咐了陈良正保护好我。 
事实证明,清泷的紧张是正确的,护草使者却没找对人。我和陈良正毫无反应的任人点了|穴。然后那人很不屑的扔下陈良正,把我掳走了。 
不过这位雪园的客人对我还是挺客气的。第一句话就是安慰加自我介绍:“你不用害怕,我对你绝无恶意(…_…|||| 绝无恶意?那干嘛绑架我……),我叫何弘天,借主人宝地几天,办完事就走。”说着已拂开我全身的|穴道。这位大哥很温柔,我都不觉得疼。 
所以我的态度也很好:“那你就住着好了,都交够半年的钱了。雪园很漂亮,我前几日看到园里的梨花快开了。 
何弘天看我一眼问道:“你不怕我吗?” 
我笑:“本来是怕的,可是你太有礼貌了。害我都没了肉票的自觉。” 
他刀削一般深刻的面容竟显出几分笑意来:“我很久没遇上你这么有趣的人了。” 
我多看了他两眼道:“我也很久没遇上你这么酷的人了。” 
他问:“酷?” 
我点头:“就是那种很帅很有气质的意思。” 
哎?他的面色竟然红了红。啊呀,看来没有人这么直接的夸过他。 
我又道:“何大侠,你要办的事我可否帮得上忙?” 
他点头,目光直视过来:“我请你来便是这个目的。” 
“呵呵,我可不会武功,能帮你什么?”我好奇问。 
他肃然道:“我要以你来挟持一个人,让他答应我的条件。” 
我赶紧澄清:“要拿我来挟持四王爷,我可不会答应的。” 
他扫我一眼道:“不是四王爷,是皇上。” 
“啊”我奇道,“你傻么?四王爷要是受你挟持我相信,对皇帝哪可能起作用?” 
他淡淡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不跟他争:“你要皇帝答应你什么条件?” 
他的脸顿时沧桑起来:“我要请皇上放了我弟弟。” 
“你弟弟?关在哪?”我问,“叫皇帝放他是不是小题大做?你武功这么高,直接劫狱不就行了。” 
他深看我一眼道:“我弟弟是朝廷天字第一号的要犯,关在哪都查不出来。” 
我吓了一跳:“你弟弟真厉害,犯了什么罪?” 
他叹口气道:“屠了左丞相府二百四十一口。” 
我愣了:“这左丞相这么不招人待见?” 
他看看我,不经心地问:“你为什么不觉得我弟弟丧心病狂。” 
我点头:“多少有点吧,二百多人啊,就是排成一排伸着脖子让我砍我怕是都没有这个体力。” 
何弘天忽然笑了:“金湘潜么?你和我听来的不太一样。” 
“啊?”我有点好奇,“别人都怎么说我?” 
“你觉得王爷的男宠该是个什么评价?”他挑眉问。 
我不太高兴:“我差不多吗?怎么样我也算是努力要求解放,独立自主了。” 
他淡淡道:“外人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这广源楼的老板是谁。应该也是王爷怕有人对你不利,中伤你吧。” 
“这不太会吧,这楼里上上下下的人全是知道的……”广源楼里最缺少的就是秘密。 
他笑:“可能你这楼里的人特别忠心,从没对外宣扬过。我跟了王爷半个月,才确定你的身份。” 
…… 
大侠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那你跟踪的时候,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吧…… 
他躲过我的目光,又道:“所有的事你都知道了,帮我还是不帮?” 
我摇头:“不帮。皇帝若是不在乎,我帮不了你,皇帝若是在乎我,我不能让他为难。太不仗义。” 
何弘天道:“可是你不帮也不行了,毕竟你在我手上。” 
…_…||||| 那你问我意见干什么,耍我有趣么? 
我狠狠瞪他一眼:“反正武功是你强。我自己问心无愧足够了。坏人你自己当吧。” 
他冷哼一声道:“你那王爷和皇帝也未必强到哪里去。四王爷人称罗刹你可知道?一个人面相冷酷一些也绝对不至于被所有人视为魔鬼。王府的下人不过是多了一句嘴,他便命人将煮沸的柏油浇在那人身上,活活烫死了他。还有他以前有个极喜欢的王妃季怜,被他无故砍了双手双脚,切下半面脸皮送回娘家。而到了他手上的犯人,任是如何硬骨头的汉子没有不招的,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少逼供的手法。至于皇上,弑弟夺位,推举酷刑,也绝不是圣君。” 
他的话我一字不漏全听了进去,可是立场还是没有变化。我知道我眼里的王爷和皇帝与许多人眼里的都不一样。这不奇怪,因为我生活在他们划入重点保护的范围内。同样的,他们也会被我全力维护。 
而我眼前的这个人,我不知道应该把他归于哪一类。 
各怀心思相安无事过了半晌,一直坐在窗边的人转过头来看我,淡淡道:“他们来了。” 
我眼皮也不抬一下。 
他似乎轻叹一声道:“出去吧。” 
我继续装死。 
他走过来伸手就封住了我的|穴道,架着我出了门。 
二月的天气很冷的,我肌肉自己有意志似的直抖。不过很快,王爷和皇帝上双双驾临,只是没看见陈良正。 
气氛好像一瞬间就冻结了。王爷这边是剑拔弩张,皇帝是严阵以待,何弘天是伺机而动,所有人里反而是我这个人质最气定神闲。 
最后王爷实在不忍心看我冻得发紫的嘴唇,率先开口道:“放了星星,他没有内力,还被封住|穴道,很容易冻伤。”王爷,我就说是你最爱我了。555~ 
何弘天分神看我一眼,伸手抵住我的脉门。脸上不动声色道:“各位来的很及时,都看见我留下的话了。要我放了他,先放了何弘时。” 
他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我觉得手腕上的暖流顺着血液很快游走全身,冷意一丝也感觉不到了。难怪王爷冬暖夏凉的,有了内力就是好啊。 
王爷听他提到何弘时,微愣了一下,神色却凌厉起来:“你和犯人长得有几分相近,应该是他那个有名的哥哥吧。” 
皇帝在一边道:“江湖上不是一直称道何弘天何大侠是行侠仗义之人么,原来也是会用卑鄙的手段胁迫人的。” 
何弘天却不理会他们的挑衅,淡道:“你们若不想抢回一具尸体,便放了我弟弟。” 
王爷急了:“让我和星星交换,我比星星更有挟持的价值。快放了他,他最怕冷,真的会支持不住。” 
那个,王爷,连我都觉得你在说梦话……我暖的快出汗了,你当大家都是瞎子啊…… 
何弘天不为所动,语气丝毫未变的道:“只有何弘时,才能换回他。”说着另一只手已扼住我的咽喉。 
皇帝冷冷道:“放开他,我们好好谈。” 
何弘天微微用力,我就不得不把舌头伸出来供大家参观。 
皇帝终于开口:“尸体也做数吗?朕下了密旨,何弘时早在被捉住时已被就地正法了。运回京里的,不过是为掩人耳目的傀儡。” 
我能感到搭在我脖颈手腕上的手有些微的颤抖,他放开卡住我的手,淡淡问道:“何弘时死了?” 
皇帝冲着季伦示意一下,季伦飞身出了园子,半柱香后,捧着一个盒子进来了。单手打开,却赫然是一颗人头。 
何弘天需要紧抓着我才能压抑住剧烈的抖动。他看着皇帝,一字一顿问:“你杀了我弟弟?!” 
皇帝镇定的点头。 
何弘天仰天一声长啸,只觉得心里一片酸楚。周围有的侍卫已被他内力震伤,扑通扑通倒了一片。 
王爷在一边一声惊呼:“星星!” 
何弘天低下头,伸手在我脸上一探,柔声问:“你哭什么呢?” 
我才发觉满脸已经全是泪水。大概何弘天的悲伤连着内力一并传到我身上了。何弘天翻手抱住我,对皇帝恶狠狠说:“今天就放你一次。”然后纵身一跃已出了禁卫军的包围圈,几个起落以后,我已经看不见王爷追过来的身影了。 
耳边呼呼的风响,已不知道奔出多远。有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何弘天才缓了速度,带我来到一所简陋的木屋里。 
我的|穴道早在他长啸护住我心脉时就被冲开了,他知道但也没再封住,我也姑且还没有要走的想法。 
他坐在窗边,目光一一扫过屋子里每一样简陋器具,缓缓道:“我和阿时小时候一起住在这里。后来我拜师学艺离开了,阿母也死了,就只剩下阿时,自己住在这里。”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我身上,带着死寂的空洞:“杀了二百四十一口的人是我,不是阿时。可他被当作凶犯处死了,我活着。” 
“我是江湖上人人称赞的义士,哈哈,真可笑,义士吗?随手杀了几个恰好是恶人的那种东西,我便是义士了,便是大侠了。哼,哼哼。” 
“我小时候最喜欢虐杀蚂蚁,阿时就在后面一边哭一边把蚂蚁埋起来。我玩的很高兴,他哭的伤心,我只当没看见。” 
“师傅收我做徒儿时他第一次求我,求我不要走。我只管师傅要了五两银子扔给他。他那时候八岁,人人都抛弃他,连阿母都很快就死了。” 
“……” 
“……” 
何弘天语无伦次的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带着深受刺激的癫狂。我静静地听,关于那个很小很小的,十分坚强的,我从未见过的阿时,所有的事情。可是我想不出一句话来安慰他。 
最后我说:“何弘天,雪园你住到半年后吧,银子都付过了,不要浪费。”这句话耗掉了我仅剩的体力,昏倒之前我还想着,这整整三天,我不眠不休,滴水未沾的陪着他,要折成多少银子陪我。清泷一定很担心,他若是瘦了,那何弘天就好好守着自己的一干二净的钱包过日子吧。 

睁开眼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清泷。他英俊的脸满是憔悴。我不满的控诉:“清泷,你变丑了。” 
清泷眼圈犯红的紧抱住我道:“我都快被你折腾死了,你还敢嫌我?” 
我放松的缩在他怀里威胁道:“你要是不赶快变回最帅的清泷,我就抛弃你,” 
清泷不说话,像要我把勒进他的肉里似的紧紧箍住我。 
熟悉的心跳声和他让人安心的气味传过来。我又睡着了。 

这次醒得很快。天色乌漆抹黑的一片,应该是深夜了。再过一会,才能隐约看清一些轮廓。 
清泷睡在我身边。呼吸均匀。我看不清他的脸,但也知道,这恐怕是这几天来他唯一睡着的一次。睡得真沉,连我偷偷爬起来他都没被吵到。 
我找件衣服穿好,走进院子里。半月已在中天。几颗冷星微微闪耀。我深吸一口寒气,脑子变得清醒很多。长长叹息一声,周围的所有都已归位。过去的几天如梦般不真实。 
何弘天,这么一个厉害无情的人物,也会受伤和难过呢。那个因为我,承受那么多痛苦的季怜,又会怎么样呢?我从不觉得亏欠过谁,原来只是自己不知道。 

身后一个声音道:“少爷,外面冷。” 
我转回身,看见陈良正。他的脸一如往常的严肃刚正,我却觉得亲切。 
我问他:“王爷罚你了吗?” 
陈良正道:“没有,交给少爷。” 
汗,不用这么惜字如金吧,多说几个字会死吗?学学那个何弘时,酷是很酷,但说话多么正常啊。 
我上下打量他,淡淡道:“交给我来罚你吗?好啊,从今以后,你和我说话每一句不得少于十个字。” 
程良正一愣,然后道:“少爷既然说了,我听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