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短篇辣文电子书 >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

第9部分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第9部分

小说: 另一时空的幸福 by 听焰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哼了一声,正要回击,心水已款款的找了来。我觉得眼前顿时一亮。 
心水穿了一件水蓝的长衫,领子上镶了一圈的雪白毛领,里面是更浅一些的淡蓝内衫,束了巴掌宽的白色腰带。脚上一双白缎面绣着银丝的软鞋。整个人看起来真如空谷幽兰般清雅娴静。 
及近了便看清她的头发全细致的盘成双髻,只用淡蓝的丝线和莹白的珍珠装饰。她的脸上淡淡施了胭脂,看上去比往常还鲜嫩几分。 
我不由赞道:“我竟不知自家妹子真正是个美人!” 
心水佯怒道:“我平时丑得很么?” 
我忍笑点头:“哎,我真担心过什么时候你才能找着个妹婿。不过,现在看起来是不难。” 
心水淡淡道:“潜哥却不怕我找了如意郎君,自己跑了么?”也不待我回答,又道:“今天众姐妹可都是比着打扮的,潜哥小心自己的眼珠儿莫要掉了。” 
一直静坐的清泷突然开口:“你们这些庸脂俗粉,怕还入不了星星的眼。” 
一声娇喝突然插进来:“你这坏人就会胡说!人人都夸我们是嫡仙一样的女孩子。” 
娇儿身着一身鹅黄衣裳,俏生生的过来理论。她黑黑湿湿的大眼睛瞪住清泷,像个调皮的妹妹一样可爱。 
我笑道:“娇儿,你今天可真是个娇娇俏俏的小可人儿,你也要和心水她们斗技吗?” 
娇儿连忙点头:“我新学了一段舞,心水姐姐说我跳得很好。”她手舞足蹈的比划,全忘了生气这回事。 
突然一声清脆的钟响,心水说斗技开始了便拉着娇儿匆匆离开。 
清泷闷闷不乐道:“广源楼好好做个酒楼也便罢了,这些女人却来做什么?” 
我拉过他的一只手,和他十指交缠的握住,缓缓道:“清泷,广源楼里那么多新鲜有趣的东西,但在未见识过的人眼中,什么意义也没有。这里的每个女孩子却都已经熟悉了。如果是美人陪着你来练习,你是不是很快就学会?学会之后是不是就很想超过这些美人呢?若没有心水她们坐镇,这里只是个无甚乐趣的地方,而多了她们,银子就会像洪水一样流进来。” 
清泷哼了一声,收紧手指,看我痛的皱眉的表情快意道:“唯利是图的小奸商,是你的银子重要,还是我重要。” 
“呃,那个,当然是你重要。可是我想赚银子你就不开心么?” 
他把我压在椅背上,用身体隔住空地上的众人偷吻我:“你这只小狐狸,我把你关起来才最开心。” 

心水姐妹的斗技,几乎完全被我忽略过去了。这全都要怪清泷!而且他看到我被心水等一班娘子军逼问感想时不但不帮忙,还一直在偷笑!!别以为板着一张脸我就不知道有人肚子里已经笑到翻江倒海了!!! 
我狠狠瞪他一眼,想笑就别忍着,小心内伤。 
他终于看出我在爆发边缘,赶在我抓狂之前救人。 
“众位姑娘,我前几天特地从京外购下些焰火爆竹,不如大家移步到风园去赏烟花吧。”说这便从那堆女人中把我拎出来,立刻往风园走。我暗中掐了他一把,快步跟着。 

实在不该对古代的火药技术抱这么大的期待。火树银花的确很灿烂,可是只有一种颜色:金色。 
看着群情沸腾我也不好泼冷水,反正左右不过是个热闹。 
焰火放完之后,心水在风园的大屋里命人摆了席,又要开个喝酒划拳的场子。小福子已经兴致勃勃上了桌。 
清泷趁着乱,捞起我溜了出来。一面往风园去一面说:“知道你小子不会满意,其实番邦上供来最好的烟花被我藏了。一大群人一起乱糟糟的有什么好玩?我留这一份只肯给你看。” 
我笑他:“你这小孩子,小气鬼,值什么呀还要藏私。” 
他咬我鼻子一口:“你再不乖,我就悄悄毁了,谁也别瞧了。” 
我在他怀里乱蹭:“不行,你舍不得的。” 

雷院里静悄悄的,四下点着灯,,冰上一片反光。一个小厮从角落里跑出来,扛了整整一袋子焰火筒。 
这次的烟花着实漂亮,五彩缤纷的在天空里绽放。清泷和我交握着双手站着,抬头看天上的花园。清爽的手心里暖暖的,握着我也是暖暖的一双手。 
清泷低下头,在我食指上轻轻一吻道:“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我看进他的眼睛,那夜空一样深邃的黑色里,有比烟花更耀眼的光亮。我问他:“清泷,你真的想好要和我白头偕老?” 
清爽柔声道:“当然,我早就已经想好。从答应你建广源楼,从逼着你和我成亲,从你被季怜打伤,从听说你的真实身份,或者更早一点,从你刚进府,意识不清的缠着我开始,我就想好了,要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不管有人会反对,不管我们差了几百上千岁,不管我可能总会气你,都是?” 
清泷的眼神愈发温柔:“都是的。星星,你也要答应我,也要永远对我不离不弃。” 
我跳扑过去,整个人猴在他身上,大声说:“答应你,答应你,全都答应你。等我老到走不动,也要整天缠着你。” 
天空里的烟花静静燃放,虽然只是一瞬间,却无比光明美丽。冰冷和黑暗被远远驱逐。我在幸福着的时候,不曾注意。 
13 
正月初八的清早,我亲手写的广源楼的牌子就高高挂了起来。嘭嘭嗵嗵的鞭炮声里,广源楼就算正式开业了。 
王爷守在二楼靠窗的位置,看我一身商用行头,站在门外迎客。客人多的像潮水一样。这就是张扬的好处,大伙都眼巴巴的等你开张,好不容易等着了,自然要第一时间见识见识。再加上我早早就开始宣传造势,近四个月坊间最热门的话题,怕就是广源楼了。 
皇帝的御厨刘毅庄也被我顺利的挖了过来。我很高兴,皇帝因为我给的八折优惠更加高兴。非要写个牌匾送我。人家毕竟是皇帝,出手不凡,台球厅三个大字写得很有气势。 
外楼马上就要人满为患,能进到内楼的还不到十个。因为进内楼不但要一次性付清二万两银子先开户后进楼,还要在一份契约书上签字画押。这契约书的大意是说,进了内楼既不能为难陪客的姑娘,也不能为难管后勤的仆人,娱乐是很好的,无法无天是不行的。 
京师里花得起这两万两银子的不少,肯签了这约定的却不多。不过我不担心,只要有一个人进去过,我就不信他出来时会说个不字。除非他是在说不错,不赖,不虚此行。 

临近午饭的时候,皇帝竟然也带了两个侍卫,过来微服私访。我觉得他完全是在添乱,可还得笑脸相迎。 
皇帝倒自鸣得意的低声说:“湘潜啊,你的广源楼开业朕可是亲自到场,这是绝大的恩典啊。” 
我偷着翻了个白眼,领他去开户。皇帝拎着那张契约书,问:“朕也要签?” 
我微笑道:“不签当然可以,连着那八折的开户银子都可一起带走。” 
皇帝的脸皱了起来,想了半天还是签了个名,虽说是假名吧,但不还是有那个货真价实的御印呢嘛。 
他签完了起身就要带着两个侍卫一起进去,被我笑眯眯的拦住了:“这两位大哥不能进。” 
皇帝瞪我一眼:“为什么?” 
我保持最完美的职业笑容:“规矩,每位两万两。” 
皇帝又问:“不带着他们你能保朕的安全?” 
我笑着摇头:“不能,谁的安全我都能保证,皇上你来头太大,我可没这个把握。” 
皇帝看样子想拂袖而去,偏又舍不得过其门而不入。最后只好再掏四万两,命那两人也签了契约,才终于使我笑容可掬的集体放行。看着皇帝的满面青光,不忘再多说一句:“皇上,娇儿前两天还提起您了呢。”至于骂他是坏人这条,就自动忽略了吧。 
皇帝闻言立刻褪了受骗上当的表情,兴冲冲的往里走。我好像已经看见,围绕在他身边可爱的银票们,长出了可爱的小翅膀,兴冲冲的往我钱袋里飞过来。 
清泷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我身后,带着笑意轻轻道:“小奸商。” 
我捏着银票开始得意的笑~~ 

开张不到一个星期,我手里的开户契约就已经超过一百了,也就是说,皇帝的钱连本带利的还掉,还是剩很多供我挥霍。 
哎,古代这个未经开发的市场,消费潜力太可怕了。我一边数银票,一边叹息。清泷看我暗爽的表情,抱着我笑成一团。 
他感叹地说:“星星,原来你是天上掉下来的聚宝盆,我有预感,白花花的银子会排着队,争先恐后的往你腰包里挤。” 
我点头,一本正经道:“你可抱好了这个聚宝盆,丢了不要找我哭。” 
他哈哈大笑:“你这聚宝盆已经长在我身上了,有腿也丢不了。” 

又过了半个月,连京城以外慕名而来的也够一个加强连了。我派人印了传单,宣告进内楼的资格审批只到二月初八,若过了时间,只能等半年之后了。 
结果到截止日期,有五名伙计专门派去管理帐户。东院扩了一倍。幸好内楼建的足够大,新来的女孩子不愁住处。 
又过了月余,一切事务皆进入正轨,我也歇的足够了,便给内楼的客人每人发了一张请柬。也该是风、花、雪、月、电五园显显风头的时候了。 
找了一个口齿伶俐,聪明乖巧的小女孩,带着她认熟了五园的景观,日式房屋浴室,教会她如何用推销式的语言来说明这五园的特点后,我就放心的任她带领着十几批的客人,每天一次游园会。 
皇帝这才知道内楼的后面另有乾坤,气急败坏的派季伦把我和清泷召进皇宫。 
一见面皇帝就板着脸对我道:“朕怎么从未听说过楼里还有个后院?” 
我赖皮道:“皇上有不曾问过。”free 
皇帝剑眉一竖,冷冷道:“金湘潜,朕忍你也是有限度的。” 
清泷在一边淡淡开口:“皇上,星星不是要故意隐瞒。皇上当日只走到内楼便没了下文,臣等以为娇儿姑娘已然陪皇上去过了。” 
皇帝脸色一赧,气势便没了,仍强词夺理道:“便是娇儿领我去过,你们当老板的,难道就没想过正式请我去一次么?” 
我笑:“皇上,你若不是再去了一次,怎么可能想到召我们入宫。” 
皇帝瞪住我:“你那投标会朕是不会参加的!让朕去和一帮子下民争个住处朕颜面何在!” 
我同意道:“的确是有失体面。皇上寝宫何等雄伟壮观,草民的后院的确是难入皇上法眼,投标会自然不敢劳动皇上大驾。” 
皇帝气的一巴掌拍在桌上:“金湘潜,你若再故意曲解朕的意思,朕铲平你的广源楼!” 
救火队员清泷马上拿起灭火器:“皇上,星星心思单纯,又怎能猜到圣上所思所想,皇上万岁之体,星星只是觉得圣驾不宜外寝。但若是白天偶尔调剂,却未尝不可。” 
皇帝面色稍缓,温声道:“湘潜,朕可住得?” 
我眼睛转了两转:“皇上的圣意,草民怎敢违抗,只是五园不比内楼,我怕圣上安全无法保证。” 
皇帝道:“朕自会带了禁卫军同去,你又想每人收两万银子?!” 
我忙道:“当然不是,只不过草民有个小小的请求,恳请皇上答应。” 
皇帝哼哼两声道:“说!” 
我不紧不慢的道:“皇上的禁卫军,草民想借两百。” 
皇帝厉声道:“金湘潜!你可知你这话已够砍你十七、八次头的了!” 
清泷扬声劝道:“皇上,星星不会做无理要求,且听他说完。” 
皇帝冷道:“好,朕倒真想知道你要怎样说服朕。” 
我暗自撇嘴,对付你,有一招永远好用。 
“皇上,我是想将电园送给皇上,另外娇儿姑娘似乎最喜欢那里,我想让她也住进去,皇上可否准奏。”我很谄媚的狗腿。 
皇帝脸色一喜,强做严厉状:“这和两百禁卫军又有什么关系?” 
我正色道:“娇儿姑娘天真烂漫,毫无防人之心,只怕万一有人想害她,一击就可得手。故草民想借皇上之力保护娇儿姑娘。可焦耳太过好动,又不喜束缚,只能广派人手,在她可能出现的地方设卡保护,既不会令她反感,又可行保护之实。” 
皇帝已经开始点头:“即使如此,朕便拨这两百禁卫军给你。” 
我暗暗欢呼一声,领旨谢恩。 
从皇宫里出来,清泷便哭笑不得的道:“星星,你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差点吓死我。” 
我满不在乎道:“皇帝那色鬼,喜欢娇儿的紧,怎么可能不被我贿赂。” 
清爽叹道:“傻星星,你当真以为皇上是个很容易耍着玩的无能昏君么?” 
我大奇:“不是吗?” 
清爽再叹:“星星,皇上若真是昏君,怎么可能忍耐你的无礼,你早活不到现在了。我本不想告诉你的,但看起来你再不知道,怕有苦头吃了。星星,其实皇上也喜欢你。” 
我立刻呆掉。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清泷第三次叹气:“星星,你想象,你要的东西他哪样没给你,三番四次的给你捧场,任你随便欺负他,答应给你禁卫军,大概也从你的安全上作考虑,至于娇儿,怕也是因为三分想你无法无天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