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26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26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庑渥游斯ァ!  
  李进心中暗赞:“好漂亮地袖里乾坤啊,这一袖子,只怕连大山都装的进去一座,这道童,好本事,好本事啊。”   
  正思之间,忽然觉得脚下的土壤也开始抖动,那汤谷的水更是沸腾不已。   
  清风忽道:“明月,地书已经失效,你我快快离开。”   
  青鸾听到“地书”二字,心神也是一震,惊呼道:“是地仙之祖镇元子座下的门人,那地书,却是五庄观的看家法宝啊!”   
  那地仙秉承天地而生,也是随着鸿蒙初开之时就得了道,与三清可谓是同一辈分的人,因此他在仙界也是准教主的声望,不拜三清,不尊佛祖,只敬天地。   
  李进对这地仙之祖,却还没什么概念,只是狐疑。   
  2991   
→第191章 汤谷土地←   
  那地书非同小可,据说是天地膜胎炼化出来的一门法宝,与天书、河图洛书共说天、地、人三才。刚才清风那一番施为,虽然只是片刻之间,却是将天地隔绝,自成一界,别说天宫,就是三清境的道尊,被这一隔之下,也未必知道地书这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清风如此作为,自然是要掩人耳目,以免被人知道是谁盗走了那扶桑木。话说那地仙之祖镇元子,也是个有野心的家伙,派门下弟子来伐这扶桑木,自然也他的用意。   
  明月道童大功告成,翻身正要落在地上。突然间只觉得脚下的地面往下陷落,一阵松软,适才还是坚硬的地面,竟然顿时之间如同烂泥潭一般,将两名道童两脚陷往,无数泥浆如同那沸腾的开水一样,不住冒起热气腾腾的岩浆泡泡,一个尽窜上来,而脚下的泥潭,却是一个劲往下陷,转眼间掩过两个道童的膝盖。清风道童不怒反笑,喝道:“哪路毛神,竟敢戏弄于道爷,给我滚出来!”   
  这两名道童看上去是十足的小正太,口气却是老气横秋,自称道爷。李进早已踩着风火轮,免得被那泥潭陷住。他一直躲在一旁,观看动身。虽然不明白这清风、明月两位小道童盗这扶桑木有什么意图,但他却不打算横插一脚。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啊。   
  两名道童的目光向扶桑树下直射过去,那树底慢慢悠悠晃出一缕缕青烟,青烟当中,闪出一个矮矬身影出来,颤颤巍巍扶着一根拐杖,一副老态龙钟,似乎风一吹就可能倒下的老头子,站在大树底下。口中喃喃道:“袖里乾坤,连扶桑木都装得,这是仙家本事啊,不像是人间修真的法术。”   
  清风道童傲然道:“天地我们都装得了,何况只是区区扶桑木?”   
  那矬子不紧不慢地道:“天地你能装就装!不过我是这方土地,当然不能让你从这里强抢走了扶桑木。”   
  清风道童冷笑道:“你这小小的一方土地,还能把我们兄弟俩怎样了?”但见他脸上闪过一丝冷笑,轻描淡写摸出那法宝。说话间,将手中的地书轻轻一刷。只听嗖一声,那土地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所布的泥潭陷阱,就好象突然之间被填平了似的,转眼消失了。地面又回复最早地坚硬。这是刷地成钢之术,对于地书这样的法宝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再看两名道童,表情十分轻松,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似乎全没将土地放在眼里,还带着三分嘲弄地望着那土地,笑嘻嘻道:“天界里养了你们这些废物,也算是丢脸丢到了家。我们兄弟可没空陪你玩,请了!”   
  说完,两兄弟收了法宝,就要闪人。   
  土地见他们手中持有如此了得的法宝。又有这举重若轻的手段,明知斗他们不过,想留下他们,却是十分困难。但扶桑木乃是金鸟栖息之处,原本被盗伐了一枚,天庭大怒,这才在这汤谷安排了一名土地监守。守护这扶桑木,可以说就是土地的职责,如果眼睁睁看着扶桑木又被人斫去一根。那么上着追究起来,如何交代?万一失了扶桑木,引起日月之行的紊乱,那自己的罪责可就大了。这份罪过,土地自问承揽不起。天庭最近风气十分不好,灵霄殿地老板也无奈。只好用重典加强管理力度,严惩纪律败坏。无视组织的各路仙神,除了那些不受天庭管辖的,但凡要受天庭管辖的各路神仙,这一向都战战兢兢,生怕犯什么错。   
  在这风口浪尖之际,土地作为一方的看护神,虽然官职是芝麻绿豆大,也没什么香火供奉,但却也不敢怠工,想起上宫的脸色,土地就不寒而栗了,就更别提玉皇大帝陛下龙颜大怒地情况了。   
  想到此处,牙齿一咬,明知不敌,也要出手。哪怕拼了两败俱伤,只要留下一丝线索,做到了攻心鞠躬尽瘁,即使失守,上面也当看到了自己确实是尽力了,也总比眼睁睁看着对头把扶桑木带走的好。   
  手中拐杖两手握住,在地下一点,画出一道土黄色地光环,这光环有如水中涟漪似的,一圈圈向外扩散,光环四周喷着火舌,吞吐不断,不住扩散,立刻圈到了清风、明月二道童的脚下。   
  “留下东西罢!”土地冷喝道,一动起手来,那股老态龙钟的样子一扫而光。那光圈到了二道童脚下,立刻窜出一束束地火出来,每一朵有栲栳大小,非常生猛,不断扑向清风、明月。   
  “兄弟小心,这是地煞之火,只怕有些门道。”清风立刻认识这火的来历,知道这火非天火,非灵火,也非三味真火,而是来自地地域的煞气炼成的地煞之火,十分歹毒霸道。   
  不过两名道童终究实力上比这土地强多了,虽然知道这火不容小看,但却也不至于让他们手足无措,只是挥着大袖,随手舞动,那些地煞之火硬是无法靠近周身,被大袖一甩,立刻飞出去。   
  两名道童袖子甩动,似乎不断勾勒出一个个防御环,将那地煞之火挡在外头,纵有千百朵火花,也丝毫难以近身。   
  土地见状,心中焦急如焚,更加运拐如飞,不住催动着自己体内的真元法力,召唤着地煞之火,无奈他本就是毛神一只,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天庭招聘的临时工,与那城管没什么两样,都是色厉内荏之辈,真本事却是不大。几番施为,就是奈何不了人家半分,只是手下频率渐急,加速向火圈里增加地煞之火,试图破开两名道童的防御。只是他每出击一拐,额头的汗就越增一分,再看人家两名道童,却神情自若,微笑着看土地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那情形,倒有些猫戏老鼠一般,十分有闲情雅致。   
  李进一看这情形,就知道这土地只怕要不敌,果然,只见那两名道童渐渐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显然已经摸清了土地的底细,看清形势,对这地煞之火已经把握住了门路诀窍,对眼下的防御之势也失去了耐性,只听清风忽然喝道:“兄弟且住,先看我的!”只见他大袖一兜,居然将一朵地煞之火兜住,右手抓去,登时将那朵地煞之火托在了手上。   
  那朵地煞之火被他托住,立刻被他的真元化去,慢慢暗淡下去,凝成了米粒之珠一般大小,有如一盏油灯即将要枯竭似的。   
  清风冷哼一声,将手心向下一翻,那盏火光被他扔下地去,一脚踏上,顿时灭了。明月道童道:“这点微末道行,也来献丑,失陪了。”   
  很显然,即使不用法宝,两边地实力相差也是十分明显,再斗下去,也是没有意义,差距悬殊,高下已判。   
  说时迟,那是快。那土地见自己法术被破,而且是破得如此干脆,大有奚落嘲讽自己的样子,脸色大变,突然念头一转,舌齿间轻轻一擦,一道血箭自他口中喷出,射向手中那根拐杖。那拐杖本是土地本命元神所炼的法宝,得了本体的鲜血,果然威力大增,呼呼呼,一时间,数以十倍的地煞之火,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看那架势,显然是不死不休的了。   
  清风道童斥道:“好歹也是一方神灵,居然使用血炼之术,难怪难成仙体,只合做这一方小小土地。都说天庭无道,果然不假啊!妖魔鬼怪或要怕你,我们兄弟俩难道还能怕你这雕虫小技不成?”   
  两名道音一开始显然没有和这土地翻脸地意思,不然早就出手教训,哪还有这土地采取攻势的机会,此时见土地不惜以血炼地法术相搏,这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当然让他们这对没什么战斗经验的道童略感吃惊。他原本只想取树,不愿伤人。此时见土地一副搏命的架势,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自封神之战后,各界秩序安定,设立天庭,执掌天界,下辖四渎五岳,八荒六合,周天星相,乃至九幽之地,这血炼之法,是天庭明文规定禁止的,况且这种战法十分变态,自我消耗极大,施法者真元势必大受损耗,乃是饮鸩止渴的搏斗方法。   
  这土地与两名道童并无旧愁,竟然几个回合之下,就不惜以这样的方式对敌,可见这扶桑木在他心里,真的比性命还要重要。片刻间,土地全身的衣服都高高鼓起,显然真元已经到达颠峰,如果这还赢不了,那就只能认栽了。   
  他显然也是无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想到扶桑木失守的话,天庭降下的灾难可能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何能不去搏命?   
  不过他刚才用那血战之法,同时也催动了一道血符,暗中已经沟通了天庭,等于偷偷完成了通风报信,不但如此,那只金鸟得到了血符催唤,也势必兼程赶回来支援!   
  3099   
→第一百九十二章 …  上古金乌←   
  两名道童本是佩服他的忠于职守,有心让他一马,因此也不还手,只是挡住火圈烧进之势。否则以他的身手本事,轻描淡写几招反击招呼过去,保管土地老命不保。不过他们遵了师命,不可久留,这些僵持下去,只怕会节外生枝,想到这里,也不由得再让下去了。   
  清风、明月对望一眼,面对着面,四掌相击,两人身上立刻散出道道仙光,将那无数地煞之火挡在外头,被这仙光一照,立刻尽散裹住了,杂糅到了一处,形成一道,那火光凝在那处,再也不能烧出更强烈的气势,任土地一再催力,火光渐渐却毫不留情的暗淡下去。眼看是败局已定,土地惨笑道:“你们到底是谁?我本事不如你们。好歹留个名儿,让我输的心服口服。”   
  两名道童对这土地仅有的一丝好感也都没有了,冷冷道:“我们的名字,你小小一个土地,不配多问,告辞了。”   
  两人再犹豫,仙光驾起,只一闪,登时走得无影无踪,更看不清他们是以何种遁法走掉的。   
  李进见那两名道童走掉,心里倒是长舒了一口气。这两名道童来历那么大,也不知道他们的到底是什么意图居心,暂时能不打交道,还是别打交道的好。眼看那两名道童法力高强,而且法宝十分逆天,居然能让天地瞬间失色,空空蒙蒙,这绝对不是自己手头番天印和清净琉璃瓶所能办到的。   
  由此看来,那门宝贝,只怕还在番天印之上啊。   
  正思忖间,空中传来几声凄厉的叫声,突然红芒大盛,转眼间整个天空都像被烧了起来。土地见状大叫道:“你终于死回来啦?我等你半天,你就是不回。现在强盗走了,你却赶了回来,是掐好时间的是吧?这扶桑木跟你没关是吧?”   
  别看他刚才对付两个道童没办法,这会儿却又换出一副嘴脸,对着天空大喊大叫,也不知道是在朝哪个苦主发脾气。   
  李进心中一紧,听这叫声,看这架势。应该是那只金乌回来了!这正是自己此行要找的主儿啊,正主儿到了,能不激动吗?   
  不过他也暗叹,看来这金乌地位果然是相当于奴隶啊,如今的民工,都比他有人权。要骂也是老板骂,哪轮到他土地唧唧歪歪呢?这土地算什么。只是毛神一尊,在三界之内,根本排不上号的人,天底之下,这类毛神,没有一亿,也有五千万。只是空有神位,神格大大不够的废物罢了。否则怎么会被别人教训地那么惨,拼命都拼不掉人家半根汗毛?   
  青鸾、火凤听到土地如此骂牲口一样骂那金乌,心中都是大为气愤。大家都是妖族血脉。这金乌好歹也是洪荒时期的太子,如今居然连一方小土地都敢随意叫骂,而且骂得比骂儿子还带劲,这份憋屈,旁观者都受不了,却不知道那金乌这几千年来,是如何忍受的?   
  金乌却没答话,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唠叨。土地这一向牢骚很多,就好像更年期提前到来的妇女一样。唠叨个没完,隔三岔五就要找茬骂人,他早有所料,刚才被他血符召唤,这才巴巴的赶回来,看看发生什么大事。   
  要不然,这土地又要谗言诽谤,到时候。金乌即使是欲做奴隶都不可得,天颜一怒,又降下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