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27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27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么大事。   
  要不然,这土地又要谗言诽谤,到时候。金乌即使是欲做奴隶都不可得,天颜一怒,又降下天雷砸他轰他,却不是闹着玩的。   
  天空中已有无数红芒落下,那金乌躲在红芒之中,虽然是身陷囹圄,暂时不得志,但金乌的傲气却是不变,三足落下,踏在那扶桑木上。这些红芒乃是金乌全身散发出来地,只因金乌口中含有太阳精华。看来这金乌虽然落魄,本事倒是没有削弱。   
  那土地见金乌回来,怒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把那扶桑木给追回来?上头怪罪下来,还想连累我一同担当不成?”   
  那金乌早在洪荒时代就炼出了人型,只是如今做了天庭的苦力,不愿意显露人型,停在那树枝上,懒洋洋地道:“本来就是你的责任,什么叫连累你一同担当,我每天背负太阳出巡,并不负责看守扶桑木。你才是上头派下来看守扶桑木的,你要知道,这扶桑木是我的栖息之地,我没上天参你一本,告你个玩忽职守,已经很看面子了,你还啰嗦什么?”   
  李进听那金乌开口,心中大乐。闻其声,知其人。一听这金乌说话的口气,就知道这家伙是个油滑之徒,这样地人,十分投李进的胃口,看来事情有得谈啊。   
  土地果然被气地脸如猪肝,暴跳如雷道:“反了,反了!你这扁毛畜生真是反了。我虽是玉帝派来看守扶桑木的,但更重要的目的还是来监视你这畜生,看看你几千年来,那反骨还有没有被磨平。看你这口气,果然是还有反骨,我……我这就上天面圣,让天帝降下雷电轰你。”   
  土地口不择言,大骂一通,却把金乌听得乐了:“你去啊,你怎么不去呢?南天门朝哪边开你知道不?凌霄殿在哪个方位你知道不?就你一个小小的土地,居然大言不惭要上天面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这扶桑木丢了一根,这回责任全在你身上,你就等着上头降罪,将你灵魂贬入九幽,生生世世不能超生,受那无边的地狱之苦吧,哈哈哈。”   
  土地被他这一通叱骂,说得脸上无光。金乌说得是老实话,他土地简直连九品芝麻官都算不上,别说上天面圣,就是管他的上官四方神,土地这样的地位,也难见一面啊。还真如金乌说的,南天门朝哪开,凌霄宝殿在哪个地方,他真是不知道。以他的微末道力,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天庭所在之地,妄想要去,不迷失在三界缝隙中地漩涡里才怪呢。   
  “说得好象你认识似的。你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奴隶,连职司都没有的长工,我好歹在天界还有个挂名,有份神位。总比你好吧?”土地愤愤地道。   
  金乌心中冷笑,这南天门和凌霄宝殿,他何止认识,作为前任天帝的太子,那地方就是他们家的嘛!他不认识,谁敢说认识,不过他也不想跟这土地辩论,将死之人,不必浪费唇舌。只是冷笑道:“我不跟你做口射之辩,扶桑木失窃,天庭的狗腿子马上就到,你看着办吧。”   
  金乌忍这家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实话,他其实早就赶回来了,只是存心让土地吃瘪,故意躲着不出来的。直到敌人退却,扶桑木被盗走之后,这才出来,也好看看这老家伙的笑话,想到平时这毛神对自己那副嘴脸,金乌简直恨不得这老家伙立刻被贬到十八层地狱里去。   
  此刻土地起眼如此嚣张,也难怪金乌要大讲风凉话了。   
  李进心中感叹,看来神仙也不好当啊。这土地虽然算不得什么大神,但好歹也是有神位,吃天界俸禄,享世间供奉的一方神灵,却还是战战兢兢过日子,随时都担心自己被贬到九幽地狱里去。   
  土地被金乌如此一说,心下凉了半截,本还想反唇相讥,但却知道金乌所说地都是实话,说来说去,还是自己失职,这份罪过,自己无论怎么推脱,都推脱不掉。加上自己得罪了这只金乌,他若是再落井下石,谗言几句,自己只怕前途更惨,毕竟金乌要受责罚,只是些皮肉之苦,不可能将金乌拖去,贬到九幽去。   
  这日出日落的活,只有金乌能干得,却不是他土地所能胜任的工作。说来说去,他土地只是个监工,体力活他做不了。这次扶桑木失守,他是难辞其咎,想要抵赖也是不成,更别说把责任推到金乌头上了。   
  “我……唉,金乌兄弟,刚才怪我心急嘴快,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可是这扶桑木真的丢不得啊,你快快去追回来,你我保得平安,那不是皆大欢喜吗?”土地此时肠子都悔青了,自己以前为什么就那么蠢呢?什么人不好得罪,要得罪这个高贵的奴隶呢?   
  人家虽然是卖苦力的,却是独一无二地。他土地虽然是当监工的,但随处都可以抽掉。工种不同,分工不同,关键时候,地位也就大大地不同啊。   
  金乌冷哼一声,闭着眼睛,干脆休息算了。对这土地,他是受够了。心里就琢磨,怎么天庭还不派人下来?   
  这人还真是经不起惦记,金乌刚把念头转过,空中就传来一声断喝:“汤古土地何在,还不出来见我兄弟?”   
  土地一听这声音,吓的魂飞魄散,忙驾起云头,迎了上去,当头跪下,大呼有罪:“上仙啊,我苦啊,那扶桑木……”   
  “哼,不用多说,天庭察觉扶桑木被盗,派我兄弟来拘你上天问罪。”这天界使者还真冷酷,半句闲话也没有。   
  金乌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眼睛骨碌碌地转着,也不知道心里在打着些什么主意。   
  3000   
→第一百九十三章 … 妖族太子←   
  土地魂不附体,只是求饶:“上仙啊,请听小神解释两句,那贱人是两个小屁孩,可偏偏本事十分高,而且法宝十分变态……”   
  “这些话你留到天庭去再解释吧,跟我们兄弟说,也没什么用。”两人链子一抖,一道白光闪过,那链子已经穿过了土地的琵琶骨,勾的土地鬼叫连天,连声喊冤。   
  那两人的身份比土地高了不少,却也不是什么天界大腕,也只是属于喽啰一类,但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这两人交游却是十分广泛。不少都卖他们面子,这小小的土地,自然不敢在他们面前放肆。   
  “金乌,你听好了,陛下令你忠于职守,勿生他心。这土地的下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那值日功曹叫道。   
  金乌冷笑,心里嘀咕:“这毛神,只是封神时代那封神榜上拿来充数的小卒子,也来跟老爷聒噪。”   
  不过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也不便太放肆,虽然这几千年来,他对天庭就没产生过好感,但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一副甘于现状的样子。   
  “上仙放心好了,我这夜以继日都是工作,能有什么他心?”金乌装得十分老实忠厚道。   
  值时功曹冷冷道:“你知趣就好,否则天雷劈将下来,滋味可不好受。”   
  两名功曹交代完了,踏云而去,带着可怜的土地,消失在了云空之中。   
  金乌冷笑了几声,睁开那双慵懒的眼睛,盯着天际看了半响,才悠悠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天界原本就是我家的,却被这帮混蛋夺走了。只是风水年年转,如今这天庭,只怕日子也不怎么安稳呐!”   
  翅膀一振,跳下了扶桑木,两只翅膀忽然大幅度展开,一晃之下。朝李进这个方位扑腾过来,三只爪子往李进所藏身的岩石旁边抓去。这一抓之下。一座矮山般的岩石堆,被他凭空抓了起来,朝着李进身边砸了过去。   
  李进连忙闪身,躲开了这金乌的袭击。心中大感惊诧,自己明明穿了八卦紫绶衣,连那两名仙童和两名天上地功曹都没发现,难道这金乌居然知道自己躲在一旁。   
  “太子,请息怒啊。”青鸾用天妖传神术和金乌沟通道。   
  “太子?”那金乌顿了顿。目光忽然变得凌厉无比,“这个称呼,几千年都没人叫唤过了,你是谁?”   
  “太子既然发现了我们的踪迹,自然是感应到了我们的妖族气息,何必多次一问呢?”肥遗懒洋洋地道,三年工夫,他的妖丹也慢慢恢复了七八成。早已经成了李进的又一大帮凶鹰犬。   
  他们这些上古之妖,一般都比较放浪形骸,对于金乌这个太子,倒没有表现出那毕恭毕敬的神态。毕竟这金乌虽然同是妖族,但毕竟当时帝俊只掌管天界,而这些洪荒之妖,并不受天界管辖,因此对帝俊这妖皇,也只是口头上客气罢了。当时掌管洪荒诸妖的,却是东皇。名为太一。乃是帝俊地兄弟。   
  而天界名义上也设置了一个统领群妖的官职,即为勾陈大帝。但这官职一向有是空有职位,没有实权。就是天界地妖族,也难降伏,别说洪荒那么多太古大妖王了。   
  金乌也是洪荒之妖,听了此话,不怒反笑:“看来来得不止一两个人呐!你们如果不是故意将妖气释放出来。试探于我。我还真得不知道有贵客临门呐!连汤谷的高温都难不倒你们,看来都是来自洪荒的老朋友了。”   
  原来青鸾等妖。为得就是试试金乌如今到底妖力如何,是否被天界下了禁制,以至于无法催动妖力。看来天界还是没有如此去做。   
  “太子妖力神通,一如既往,并没有被天庭限制。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啊。”火凤出声道,“只是这几千年来,堂堂妖族太子,居然给别人当长工,太子心中岂能甘心,我妖族上下,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别看火凤平时神经大条,激将法也是用得也是十分到位。   
  “嘿嘿,热闹啊,热闹,看上去,贵客还真不少呢!什么妖族太子,那都是陈年老黄历了。改朝换代,是自然规律,天数所为。妖族衰亡,我家跟着失势,天庭被人取代,也是潮流而已。”金乌一副淡然自在的口气,似乎很认命,从他的口气来判断,完全听不出有半点自伤身世的样子。   
  “看来我们来的不应该啊。”雪羽叹道,“妖族衰败,原本就是因为上位者无能,否则以我妖族在洪荒时候地兴盛,怎么至于败落得那么快?”   
  洪荒时代,天、地、人三界,天皇帝俊,管辖天界;东皇太一,掌管地界,三皇之中,倒有二人都是妖族,还有女娲、伏羲两个圣人级别的大老板撑腰,这二人乃是各族生灵的父神母神。   
  如此大的势力,却被人推翻了统治地位,虽说有天数二字在作怪,但天数之变,也在于人为功德。   
  归根结底,当时妖族的衰败,还在于帝俊和太一的统治出现了问题,内乱不断,才被外部利用了,导致洪荒时代那场巫妖之战。只是巫族也只是被人利用的炮灰,真正得势的,却是那居住在三十三天外地几个圣人老爷。   
  这些,自然不是李进和他手下这些妖族所能知晓的,这只金乌,虽然身为帝俊的二字,在洪荒时代,却是个纨绔子弟,否则也不至于跟着几个兄弟胡闹,被后羿干掉。   
  金乌被雪羽如此一说,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不过这几千年的奴隶生活,他也时不时会进行自我反思。痛定思痛,自然知道妖族的衰败确实跟当时妖族的统治者有很大关系。自己作为天界太子,却是罪魁祸首。正是因为后羿和十大金乌之间的矛盾,才引发了旷日持久的那场巫妖之战。   
  “哼!你们大老远跑来,不会就是想教训我这些吧?”金乌不是滋味地道,“几千年来,倒是没有哪个妖族同道有这么大胆,敢靠近这汤谷附近。说起来,你们还是妖族的第一批访客。何不现出法身来瞧瞧呢?”   
  李进道:“去吧!好好叙叙旧。”   
  得到少主地同意,四只妖禽妖兽这才幻出妖丹,从李进身上飞出。此刻雪羽和肥遗的妖丹也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四妖齐显身,各展神通,大方异彩,各自幻出法身,绕着那扶桑木飞了一圈,这才停住。   
  金乌逐一扫过,点了点头:“虽然或多或少都有过一面之缘,但彼此并非至交,你们约齐了来见我,倒是让我有些意外。那隐着身的朋友,却是谁呢?不妨也出来一见吧。”   
  李进哈哈一笑:“这是你们之间的聚会,我不打扰你们。要见面,却也不难。只是想到昔日的妖族太子,今日居然沉沦到这种地步,实在可叹啊。”   
  李进脑子里早转过了几十个念头,想着怎么捣鼓这只金乌。毕竟这金乌被天庭拘禁了这么多年,只怕多少养成了些奴性,要想他开化,只怕还要费些口舌呢。   
  金乌也不着怒,他也感觉的出来,这说话之人虽然身上没有妖性,但与妖族却是有着血脉相关的联系。虽然感觉不到他地神通法力,但能让这四头妖灵都听他号令,甘愿做他手下,自然大不简单。此人却是谁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