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4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4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附和声中充满了怨念,听得出来,大家在峨眉几百年的积威之下,是多么的愤怒,多么的不愉快。   
  北冥脸色十分不悦,简直有股墙倒众人推的样子啊。他哪知道,青城派为了收拢人心,这些年是花费了多少仙丹去填补各派的胃口。   
  礼下于人,交情就容易套了。如今的蜀山各派,真正跟峨眉亲和的已经不多,虽然也不算是被青城收买过去,但大家都已经拿好主意,那就是跟着形势走。每一届都是峨眉坐庄,蜀山的气运也没见提高多少,各派还是老样子,原地徘徊,大家心里隐隐约约还真是有种渴望,渴望本届能杀出一匹黑马来。   
  黄河这番论调,更加让若水心魔大涨,恶念枉起,将紫郢剑化成长龙,朝黄河张牙舞爪扑击而去,那声势,简直是要吞天噬地。   
  黄河根本不买他的帐,口水仗打完之后,屁股一扭,再次闪人。末了还不忘扔出两枚乙木神雷,朝若水砸了过来。   
  顺便还扔下句风凉话:“紫郢剑的声音,还不够猛,我扔两颗礼花弹助助声势吧!”话音落下,八卦紫绶衣之下,谁也不知道黄河躲到了哪里去了。   
  若水几乎就要进入抓狂状态,若是此刻能将黄河揪出来,他简直可以吃其肉,寡其皮,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   
  如此又是耗了良久,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这一战,从午后时分,一直杀到月华初上,星光漫天,都未分出个胜负。   
  若水的法宝,更是一件换过一件,无论他换什么,只是无法让黄河现出身来,而黄河却是不骄不躁,似乎越战越有兴头,时不时还跟若水说几句风凉打趣的话,来娱乐一下现场气氛。   
  连李进都对黄河刮目相看,黄河这老家伙,原来貌似忠厚,心里比谁都精呐!翠湖更是得意洋洋,找到北冥道:“北冥道友,这一战他们两人旗鼓相当,难分胜负啊,这么打下去,我看十天十夜也分不出来谁输谁赢,不若先罢战,大家明天继续如何?”   
  此时其他门派的比赛都已经结束,蜀山各派所有的人,听说峨眉派第一种子若水居然战不下青城四档弟子黄河,这个大八卦,大热闹,谁能不感兴趣?都纷纷蜂拥而来,早将赛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了。   
  大家要欣赏的不但是这场斗法,还有峨嵋和青城两派斗嘴皮子啊。   
  北冥听翠湖居然厚颜无耻提到“旗鼓相当”四个字,肚皮都快气炸了,这也能叫旗鼓相当?明明就是十分悬殊的比赛,却因黄河的逃跑战术,让比赛迟迟无法进入实战状态嘛。   
  不过这种话,北冥岂会去提。提出来伤的不是青城的面子,而是峨眉的尊严。峨眉号称蜀山第一大派,居然对一个隐身的法术束手无策,这也难怪旁人风言风语了。   
  “是啊,歇歇吧,明天再安排补赛就是。我看若水真人也是有些焦躁了,不如今晚先歇,养兵蓄锐,明日再战。”这是过江龙的意思。有机会损峨眉一把,他从来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他今天心情大好,岷江派参赛七人,胜出四人,如何能不高兴?最重要的是,岷江门下晋级的弟子,还有更多的法宝和压箱底本事都还没使出来,留待第二第三轮,大有可为之处啊。   
  其他各派输的输,赢的赢,心情十分复杂,但显然也是不愿意在这里干耗下去,大家还忙着回去做总结呢。   
  北冥还没开口,翠湖又道:“我看各派今日一战,也都需要整顿休息。咱们青城和峨眉的一局比赛,没道理影响各派安歇。我还是主张明日再战。”   
  反正现在青城随便是战是和,都是赢家,而峨眉不管如何选择,表面上都是落了下风。种子选手战不下青城的四档弟子,这口气,北冥无论如何都吞不下去。   
  看着各派掌教那个表情,北冥知道,翠湖那几句卖乖的话,已经将各派掌教说动,若是自己执意要斗下去,肯定会惹得众怒。   
  当下道:“不若各派先去休息,我们峨眉和青城二派留在此间就可以了。”那口气,简直是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将他的怒气浇灭。   
  这个时候,若水已经完全进入暴走状态,狞笑一声:“奸贼,你是逼我动用逆天法宝,莫要怪我下手狠了。”   
  话音落下,全身道袍鼓起,毛发俱张,头上现出三道华光,庄严宝相,显出三物,居然是白莲、璎珞、金灯,俱是佛门之物。   
  佛光万丈,将整个斗法台照样地照亮如白昼。若水这道德之士,此刻居然身显佛门神通,但见他手中一抖,托出一物,似幡非幡,形状如华盖,色彩斑斓,一层一层都是不同颜色,共有七层。每一层里都有一件降魔宝物,顶端有拇指大的一颗舍利,佛光普照,十分耀眼。   
  “七宝金幢!”翠湖倒吸一口冷气,质问道:“北冥道友,你我俱是道门,你门下弟子怎地动用佛门宝贝,而且你这弟子,分明还有佛门神通!”   
  “红莲白藕连荷叶,三教原本是一家。佛门圣人,与我教圣人,本出同源,何来道佛之分?”北冥得意地道。   
  “无耻!”翠湖心里大骂,却是无法辩解,说佛道一家,那是屁话。不过眼下他哪有心去跟北冥分辨佛道之争,只是为那黄河暗自担心,这件法宝,乃是佛门在人间出现过的第一法宝,威名远在紫青双剑之上,足够毁天灭地!黄河即使身穿八卦紫绶衣,能逃得过这一劫吗?   
  “万一不行,咱们仍面白旗上去吧?”翠湖小心翼翼地传音询问李进的意见。   
  “且不急,你不要小看了八卦紫绶衣的防护能力,万一不敌,我自有主张!”李进心如止水,忽然在这一刻,他似乎把握住了一点点玄妙的东西,说不出,道不明,总之心里蓦地划过一道奇异的感觉,在那七宝金幢出现之时。   
  3081   
→第217章 …  峨嵋惨胜←   
  相传,佛界有三宝:佛、法、僧。佛教有七宝:金、银、琥珀、珊瑚、砗磲、玛瑙。得其七宝可以保国泰民安,这七宝金幢乃是佛门重宝,是西方某位尊者的降魔法定,   
  除上面降魔七宝以外各有神勇之外,幢顶之上还有一杖镇幢舍利,据说使用此宝者一定先期戒备,不可令其飞返西方,这七宝金幢才能随时随意发挥它的妙用。否则,威力固是极大,一旦施为,至少三百六十里方圆以内的精灵鬼怪,如若躲避不及,或是藏伏之处不在地底十丈以下,必受此宝精光的照,要将功行消去一半。   
  自然,这种说法乃是传言,估计也是七宝金幢的原主人手上,才有这等威力,换作一般之人来使用它,威力未必就有这么厉害,否则的话,这峨嵋地界,却早就要被七宝金幛搞得鸡飞狗跳了。   
  若水此时祭出七宝金幢,自然让在场所有人的眼前一亮,心神为之一紧,大家都是道门中人,忽然见到若水用这佛门法器,多少心里有些不舒服。   
  北冥高声道:“诸位同道,此宝杀伤力巨大,若是无事,还请先返,以免被宝光射中,伤了元气。”   
  也不知道是赤裸裸的威胁,还是炫耀。本想留在此间看热闹的同道,听闻此话,哪还敢怠慢,谁也不想拿自己的元力功行来开玩笑,不片刻,就作鸟兽散,走得干干净净。   
  若水此时宝相转眼,已经将七宝金幢执在手上,口中急念咒语,那七宝金幢缓缓张开,道道华光逼射出来。将整个峨嵋山照样的如同白昼,那法宝上面的氤氲佛光,更似乎将四周点缀成了西方极乐之境。   
  七宝金幢四周璎珞垂珠,已经渐渐张开,一层层脉络分明,佛光普照,每层上面各现不同形态和颜色的佛门宝光:第一层上,是两个青色的连环宝圈;第二层是一只赤红的朱轮。四边烈焰腾腾,随时燃烧起来;第三层是一只土色钵孟,古朴厚重;第四层是一面金钟,钟的周身都些梵语文字,蝌蚪形状,无人识得;第五层是一柄黄色慧剑。一看就是除魔宝物;第六层则是一只褐色梵铃,拳手大小;第七层则是一面宝镜,华光四射,照映三千世界。   
  那宝幢之上。七只法宝各显法相,形态各异,眩目过人,那七色光华,与宝幢顶端的舍利辉映一片,融会成一幢色彩斑斓地云霞。庄严华丽,气象万千,让人望而生出皈依降伏之心,整个七宝金幢张开,立刻将四方土地尽数笼罩,似乎将周边的世界完全改造成了极乐之境。   
  这佛光照射之下,若水忽然两目瞪开,喝道:“诸佛菩萨请现法身,妖魔邪道尽数伏诛!”   
  这声断喝之下,那七宝金幢顶端的舍利忽然祥云大作,虚空之中,果然显出一尊尊佛菩萨的法相,每尊佛像都坐在莲台之上。幻出万千幻相,各种佛门咒语嗡嗡响起,那七宝金幢上的七门法宝同时发难,配合那佛门咒语,放出无数祥光,七层法宝各显神通,水、火、风、金、铁、沙石之声不绝于耳。   
  黄河被那佛光照住,只觉得身上的八卦紫绶衣几乎要离身而去,全身酥软无力,居然提不起真元来抵抗这佛光侵袭。   
  他知道若水眼下是恨不得至自己于死地,认输自然是不成的,只能勉力抵抗,只是紧裹住身上的八卦紫绶衣,不让它从身上飞走。   
  翠湖大是焦急,连郭遇也是看得有些发呆,这若水修为倒不见得比自己高,但他手头地法宝和仙剑,实在是层出不穷,若是最后一战,他突然使出这七宝金幢,自己如何抵挡?   
  李进吩咐道:“此宝是佛门之物,我心有所感,十分厌恨,暂且扔出白旗,咱们这局认输了。”   
  李进去是不知道,这七宝金幢,与他的身世却是大有相关,否则他如何能够感觉得到那丝丝异常。只是任他怎么去冥想苦思,始终无法捕捉到这一丝神念的关键之处。   
  翠湖忙将白旗扔出:“且住了,这局青城认输!”   
  北冥狞笑道:“七宝金幢打开,断无中途收起之理。否则那舍利飞回西方,这门法宝就要回到西方世界,不能为我道门所用了。   
  他倒是理直气状,看那样子,是不把黄河弄挂掉,难解心头之恨啊。翠湖自然知道他的歹意。叫道:“这是蜀山会盟,可不是正邪相斗,你们峨嵋用佛门宝贝就罢了,居然还要对同道赶尽杀绝,是何道理?”   
  北冥其实也憋了一肚子气,本来这七宝金幢是若水最厉害的一门法宝,是压箱底用的,准备到最后一战才使出地,结果第一轮就莫名其妙被勾了出来,他自然是窝了一肚子气,听翠湖罗嗦不停,也是恶从胆边生。   
  回敬道:“佛门法宝又如何?三千年前,红莲白藕都是一家,哪来佛道之分?这门宝贝威力巨大,我们峨嵋只开得,收不得,你有本事,自己去分开好了。”   
  翠湖气的哇哇大叫:“你们公开屠戮同道,还振振有辞。你用佛门法宝,就是判教,杀戮同道,即为入魔,你们峨嵋既然入魔,也休怪我青城不跟你们客气了!”   
  翠湖可是难得这么硬气,指鼻子瞪眼和北冥对嚷起来,当头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了过去,将峨嵋归为魔道一列。   
  北冥自然也不含糊,冷笑道:“好大一顶帽子,我峨嵋千年来都是蜀山领袖,除魔卫道,天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你区区青城派,也配问我峨嵋的罪?还是先想想怎么对付我峨嵋地无上法定吧,哈哈。”   
  李进看着这些所谓的道德之士,斗起嘴来,简直跟小孩子没什么区别,完全扯掉脸皮来干,心中自是冷笑,当下说道:“要说这七宝金幢,只是佛门一件可有可无的装饰品,没想到有蠢驴把它当成宝贝。也让你见识一下道门法宝,才是天下正宗,破了你的七宝金幢,也让你无话可说。”   
  此时他也不再掩饰,身手腾空,祭出番天印,一道醇厚无比的道力,携带着天地之气,向那张开的七宝金幢砸去。   
  两门法宝对轰一记,七宝金幢地佛光登时暗淡下来,璎珞莲花纷纷消失,诸佛菩萨幻想也都尽数不见,那宝幢被这一轰之力,缓缓下垂,慢慢合拢。   
  这个时候,黄河跌跌撞撞,从台下掉了下来,郭遇忙抢上前去,将他扶住,只见黄河真元枯竭,早已经是耗去了七七八八,脸如白纸。   
  北冥大惊失色:“这是什么法定,敢破我七宝金幢?”   
  翠湖冷笑:“你只法七宝金幢是宝,不识我道门法宝,还是判教又是什么?这番天印明明写着‘番天‘二字,你不识字?”   
  “番天印?!”北冥和一众峨嵋老道大吃一惊,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道,“番天印是昆仑之物,不是被妖尸谷辰抢去了么?”   
  翠湖仰天打了个哈哈:“要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