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45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45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潜谎瘸角廊チ嗣矗俊薄  
  翠湖仰天打了个哈哈:“要不怎么说你峨嵋气数已尽,我青城派以除魔卫道为已任,三年来四处查访妖尸下落,将之杀退,夺回这道门法宝,也算是大功一件,又岂是你峨嵋能知道的?”   
  峨嵋诸道即使不停翠湖的言语,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当年妖尸谷辰抢走番天印,是天下道门人人都亲眼目睹之事。既然此时番天印已经落在青城手上,那么翠湖的话,即使是假,也必有几分道理。   
  一干裁判此时也是大汗淋漓,觉得又是惊险,又是刺激。这才是第一轮比赛,双方居然已经祭出顶级法定对轰,这要是再比下去,天知道还有多少疯狂的事情要发生。真是刺激啊!   
  裁判宣布道:“此局峨嵋若水胜!”   
  结果虽然如此,但峨嵋众人却没有丝毫欢呼,甚至连兴奋的表情都没有。这本来就该是峨嵋胜,毫无悬念地一局,结果却是从中午战到晚上,法宝用了一打,才换回了现在这个惨胜局面。那七宝金幢被番天印轰了一记,显然也是法力受损,再无生气。   
  李进刚才那一记,也是耗费了不少真元,好在自己的五行元脉可以随时补充,当下也不说话,就地补给,将周围的五行元力不断吸收。饶是如此,使用番天印的代价也让他心有余悸。   
  这玩意厉害是厉害,要尽全力轰一记,还真是体力活啊!   
  峨嵋派人人沮丧,充满恶意地瞪视了青城门下良久,北冥才率队离去,这一局,实在让峨嵋太郁闷了,而青城所付出的代价,却只是一个四档弟子地受伤而已。可惜那黄河,本还想放出黄皮子来,抽冷子给若水来一口的,结果被七宝金幢所困,别说黄皮子没有八卦紫绶衣,就是他黄河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哪还敢让黄皮子出去冒险?   
  2982   
→第二百一十八章 …   峨嵋庭训←   
  裁判委员会的工作效率还是相当高的,立刻统计出了第一轮比赛的战况,大抵上比赛没什么太大的意外,强大门派都获得了相应的成绩,积分最多的还是青城和峨嵋,分别胜了五场,加上轮空一名,各得三百分;接下去积分靠前的分别是大巴山、九秀派、岷江派、天剑宗、朝阳宗、鬼符宗。   
  岷江派胜了七人参赛胜四场,大巴山和九秀派都是三人参赛胜了二场,因为这两派参赛人数是其他门派的一半,因此积分翻倍,轮空一人也翻倍,所以也是积分三百,和峨嵋、青城等同,不过他们胜率比不上峨嵋和青城,却只能屈居其后;岷江派积二百五十分,排到了第五;天剑宗胜三场,积二百分,排第六;朝阳宗胜二场,积一百五十分,排第七;垫底的果然不出意料,鬼符宗成了冤大头,只获得了可怜的一场胜利。   
  如此一来,结果就出来了,进入第二轮的三十二人,也就新鲜出炉。峨嵋和青城各六个,岷江派五人;天剑宗四人;大巴山、九秀派和朝阳宗都是三个人;鬼符宗却只剩下两人。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最该高兴的应该是青城派,两匹黑马大巴山和九秀门也应该开心,岷江派也没有理由不幸福。峨嵋名义上还是领头羊,虽然是并列的,但他们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整个太元洞内,笼罩着一片阴霾,此刻南明正在大发雷霆:“一个个都躲起来修炼是吧,一个个都独善其身是吧?现在感觉到危机了吗?感觉到火烧屁股的感觉了是吗?知道被人追着赶着的滋味了吧?”   
  峨嵋的大老板发话,谁还敢吭半句声,峨嵋那些老头。脸上无光,确实感觉到郁闷无比,怎么都没想到,第一轮下来,峨嵋居然一点优势都没有,反而被青城讨去了优势。尤其是刚才若水和青城黄河一战,简直把峨嵋几千年的面子都丢干净了。   
  南宁毕竟和南明是同一辈的,此刻也有点说话资格,道:“师兄,此是峨嵋地气运,不是哪个人的错,我峨嵋门下,并不曾松懈。只是近几十年,诸事不顺,就说那青索剑,被妖尸谷辰拿去之后,至今没有消息。若是以往的峨嵋,哪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青索剑定会赶在妖尸谷辰出世之前出土的,唉……”   
  南明情知自己师弟所说不假,却还是抵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气运,气运!你们就是懂得用这两个字给自己找借口,气运虽大,却也要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说南宁你,这几百年来,你给峨嵋培养过一个象样的门下弟子吗?”   
  南宁无语,如果南明不是师兄,他早就大嘴巴子抽过去了,所谓打人不上脸,骂人不揭短,南明如此不给自己面子,自然让他这张老脸无处搁去。   
  大家见南宁都要吃骂,更不敢多嘴,都是默默无语,只让南明一个人喋喋不休,看他骂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还有北冥,当初我是怎么交代你的,让你不要低估青城派,你们都有记性吗?当初行空从青城带回青阳等老道地消息,我就警告过你,不要轻视青城。你把这话放在心上了吗?你还记得当时你怎么回答的吗?你羞不羞啊!?”南明此刻越想越气,恨不得把北冥抓过来毒打一顿。   
  可怜北冥虽然贵为峨嵋掌教。在前辈师叔祖面前,还是战战兢兢,屁都不敢放,就跟孙子一样骂得噤若寒蝉,只是把脑袋低下,害怕和南明那杀人一样的目光接触,恐怖啊。   
  当时的情形,他自然记得,南明也确实说过让他不要轻敌,而他当时也确实说翠湖是个小人不足为道,青城有个翠剑,翠剑门下有个黄梅,青城就剩这俩人才了,还说青城虽然炼出了离尘丹,但比起峨嵋地千年积淀和强大的人才储备,根本不足为患。   
  这些大话,都是从他北冥嘴里说出去的,此刻被南明抓住小辫子,他当然只有当哑巴的份,哪敢分辩?   
  南明却是骂得顺口了,意犹未尽地道:“亏你还是一派掌教,居然跟那翠湖斗气,还把本门的紫郢剑和南明离火剑都搭上去了,你好大胆,如今脊梁骨很硬朗啊,连我这老家伙的主你都能做了呀!”   
  他这话自然是指北冥把南明离火剑搭上去的事,要知道,这柄剑一直可都是南明配用,虽然如今已经处于半退役的状态,但若峨嵋遇敌,南明还是要用这口剑的,北冥居然脑子一热,把南明离火剑押了上去。   
  北冥汗涔涔的,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他地师祖是南昌真人,此刻看北冥实在被骂得毫无尊严,一派掌教的颜面荡然无存,也只得硬着头皮道:“师兄,这也不能全怪北冥吧?要说这个主意,当初你也是点过头的。再说,青城派搭上天都、明河,代价却比咱们更大。”   
  南明火气再大,也不能见一个骂一个,更何况这个南昌师弟,在峨嵋很有些地位,和不少同辈师兄弟关系都不错,否则的话,怎么会轮到他的徒孙去当峨嵋掌教?   
  “哼,我倒不是疼惜那把剑,只是恨北冥做事不经过大脑,一直看不起青城派的翠湖,却是一直被翠湖阴了。你看那翠湖,貌似软弱,其实奸诈似鬼,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哪怕是每一句话,都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事先经过严密地部署,可恨北冥还以为自己是激怒了翠湖,让他把天都、明河压下来,却不知道,钓鱼者反被鱼钓!”南明冷冷道。   
  南昌不解地道:“师兄地意思,那青城派是故意诱惑北冥多下注的?难道他们还真是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不成?”   
  南明道:“稳操胜券倒不见得,但他们精心部署,对付峨嵋,已经是很显然的事情了。你看青城派,一直都道他们没什么家底。这回见识到没有,随便兜出来,也都是好东西,你们还真以为,青城派会穷到只有几把破铜烂铁的地步?如果真穷到这份上,他们敢于如此嚣张高调吗?若没有点依仗,他们会把自己定位在夺冠热门的位置上吗?你以为青阳那些老家伙都是没脑子地傻鸟吗?”   
  众道默然,虽然认为南明这些话十分有理,但早也没听你这么分析过嘛。还不都是马后炮,空响无益。   
  南昌叹道:“青城派这次真是给了我们不少意外,尤其是那个叫玄进的少年,你们以前不是说他是翠湖的私生子吗?说他毫无修道气息地吗?怎么突然之间如此厉害。连番天印都搬得动,这等修为,看上去至少有元婴水平!”   
  南明听他提到这事,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说私生子的是哪个?”   
  站在北冥身后地北海全身一阵激灵,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好象是自己说的话。   
  好在南明并没有在这个问题追究,只是叹道:“青城果然是气运当头,连那玄字辈的弟子,居然也有如此强的修为,真不知道短短几年。青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北海忽然觉得自己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插嘴道:“依晚辈看,青城派那个叫玄进的少年,并不简单,若是没猜错的话,肯定不是什么玄进,我看他在青城的身份一定十分高!”   
  南明瞪着他问:“你凭什么这样说?有证据没?”   
  北海强压抑着对师祖的畏惧,战战兢兢道:“弟子也是观察得来的,我看那翠湖每做个决定。总是要朝那小子的方向看几眼,那表情,分明是请示上司的样子。还有,大家想必还记得在岷江那次,天都、明河不在翠湖手里,反而是这小子控制着。一开始大家都以为那是翠湖的侍剑童子,没去在意,可是现在很明显了,天都、明河在他手里。番天印也在他手里,天知道他手里还掌握了什么东西!”   
  南明陷入深思状态。北海这番话振聋发聩,让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这个分析很有道理,如果那小子只是个玄字辈的晚辈,即使再杰出,再受宠,也不可能掌管青城至宝天都、明河,更不可能掌握番天印这样的上古至宝!   
  南昌开口道:“可是那小子参与骨龄测试,分明就是22岁,这一点,就是神仙也做不了假啊!难道这小子会是青城前辈祖师转世重修?所以青城门下对他言听计从?”   
  南明点了点头,沉吟道:“这种分析不无道理,如果是青城前辈祖师的话,那么对于古青城派有什么仙府之类的,自然也就了如指掌,那么青城突然多出这许多法宝,也就不难解释了。”   
  这个推测,虽然很一厢情愿,但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   
  看着峨嵋众道情绪低落,南明冷笑道:“你们灰心什么?真以为我峨嵋就此要输给青城不成?他青城有张良计,却哪知道我峨嵋还有过墙梯?嘿嘿,那锁妖塔内,才是我峨嵋的天下啊!”   
  众道眼睛一亮,在峨嵋,大家都知道一条八卦,那就是说锁妖塔和峨嵋有大关系,里边牵涉到一个巨大的秘密。但这则秘密具体是什么,如今的峨嵋只有南明知道,此刻听他再提,大家自然洗耳恭听,想知道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3159   
→第219章 … 上八派道统←   
  所有人都把眼神转向南明,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看南明如此胸有成竹的样子,大家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于峨嵋十分有利,肯定十分振奋人心,否则南明这样保守的老头,不会如此高调。   
  南明叹道:“想必大家对于上八派这个称呼,并不陌生吧?但这上八派具体如何,你有谁听到过什么传闻么?”   
  南昌脸上微笑越甚,颔首道:“不错,人人都知道我峨嵋创派祖师乃是长嵋真人,那却只是峨嵋罢了。而峨嵋在上古的道统,却是继承了上古昆仑真仙普贤真人的道统。普贤真人身为玉虚门下,后结佛缘。这峨嵋山,就是普贤真人的道场所在,因此传下道统,名为道门,实则兼了佛道两门所长。那七宝金幢是佛门之宝,何以会在我峨嵋出现?为何我峨嵋屡屡和佛门有缘,此事贫道若是不说,你们都只道是峨嵋福缘深厚,却不知道我峨嵋之所以有这福缘,实因为有佛道两门的宗师隐隐庇护。”   
  众道听了南明此话,尽皆吃惊。万没想到峨嵋派居然有渊源,而上八派的秘密竟然在于此。   
  南昌老道:“师兄此话,真是让人茅塞顿开。若是贫道没猜错的话。那锁妖塔内,定与我峨嵋有关,否则师兄不至于说那样的话吧?”   
  南明此刻脸有得意之色,笑道:“不错。这个秘密却也不输于上八派的传闻。那锁妖塔并非人力所砌,乃是一件先天之宝所化。镇压一方。此塔象征我峨嵋气运,塔在则峨嵋兴,塔不在,则峨嵋衰。”   
  众道面面相觑,真是意外迭起啊。那锁妖塔浑然天成,巧夺天工,蜀山各派弟子素来景仰为圣地,人人都说不知道这塔是如何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