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7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7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红孩儿想来对女孩子特别有宽容心,却不着恼,只是笑道:“听起来有点门道,小姑娘你是哪家的烧火童子走丢了吧?也好,咱们就来斗一把火,只要你能在玩火方面胜得过你家牛少爷爷,我就放你走。”   
  火凤也觉得这小娃娃好玩,逗趣道:“那你说说怎么个玩法,是文斗还是武斗?”   
  红孩儿道:“有道是水火无情,小姑娘细皮嫩肉,烧坏了你我也心疼。你且说说文斗怎么斗,武头号又怎么斗?”   
  火凤道:“文斗就是你烧我一把火,我烧你一把火,两人都不许躲,不许动,看谁先支持不住,就算文斗了;武斗嘛,就是各使手段,捏火诀也好,喷真火也好,烧柴火也罢,直到其中一方倒下,才算分出胜负。”   
  红孩儿思忖:这女娃娃也不晓得什么来历,倒是生得俊俏。掳掠回去,做了押寨夫人,却是不错。文斗嘛,想我自小在火焰山修炼,一身皮肉早就对火没有感觉,就是老君老儿的丹炉,也炼不倒我。武斗却是不便,这女子若是居心不良,到处纵火,烧着人倒不打紧,烧了父母的基业,却是不美,削了他们脸面,我且跟她文斗,看她小姑娘能烧出什么火来。   
  想到这里,计较已定,叫道:“我怜你小小姑娘,也不跟你武斗,以免不死不休。咱们就来个文斗,你若支持不住,尽管开口,我不为难你。”   
  这小子虽然高不过三尺,却是深得乃父的风流传统,居然也懂怜香惜玉,听得李进一干人大感好笑。不过人不可貌相,李进知道这小子厉害,若非火凤是洪荒之妖,最拿手三昧真火,李进却也不放心她去斗这小子。   
  火凤笑道:“你这小子,倒会计较,明明自己害怕,却要装作怜香惜玉。你看到地上两个圈子没?我们各站一个圈子,我烧你的圈子,你烧我的圈子,谁先退出圈来,谁就算输。”   
  红孩儿想也不想,满口答应:“就依你的,总要你输得心服口服。”当下踏上几步,走入圈子当中。火凤也走进圈中,各自作法。   
  红孩儿还是老招牌动作,伸手在鼻子上捶了两拳,两道浓烟滚滚自鼻孔中溢出。他身后的五行车也跟着推了上前,五行调动,顿时将周遭的五行之气尽数生化成火元力。那红孩儿小嘴一张,一口三昧真火自口中喷出,滚滚扑向火凤所在的圈子。顿时将四周的火元力点燃,将火凤烧在圈子当中,浓烟密布,火势熏天,登时烧红了半边天。   
  红孩儿哈哈大笑:“这小姑娘,连放火都不会,却来夸口。这一把火,只怕烧坏了性命。”   
  正说话时,忽然空中一声凤凰鸣叫之声,浓烟之中,却见一只血色凤凰自火中腾飞而起,振翅翱翔,正是那浴火重生一般的气势。火凤是洪荒时代的火系妖灵,这三昧真火,对别人来说是灾难,对她来说,却是催动妖法的原始动力。只见火凤腾空,也是嘴巴一张,火红的妖丹在三昧真火的催动下,鲜艳透红,气势如虹地扑向红孩儿!   
  红孩儿大吃一惊:“妖丹?”他也是妖族之身,怎会不认识妖丹?事实上,他自己也有妖丹,只是他一向视自己为人,很少动用妖丹。不过此刻见到火凤的妖丹如此巨大,如此亮光,才知对头非同小可。自己玩火的境界,还只是喷出实体之火。而对方,竟然已经能够将火凝成实体,固在妖丹之上,成为固体之火。   
  这妖丹之火只要在身上擦一擦,立刻能将筋骨烧化!   
  字数:3026   
→第259章 仙索降妖←   
  红孩儿深知此火不能近身,否则自己一身道行,势必不保,还要落得半身残废,当下哪顾得什么君子协定,枪尖一挑,连抖十几个枪花,将火凤的妖丹迫开,退出圈子,哇哇大叫道:“何方泼怪,到我翠去山撒野?且吃小爷一枪。”   
  李进叹道:“果然是个杀性,丝毫不讲信义。说不得也不怕他说咱们倚多取胜了。”当下也不罗嗦,手中金光一闪,只一声响,那红孩儿躲避不及,就好似被万千藤蔓缠住了身体,无论如何挣扎,只是挣脱不得,越挣越紧,只一呼吸间,就将他捆成了一个粽子。   
  那火云枪跌落在地,红孩儿甚是倔强,还要顽抗挣扎,却见周身一道金光熠熠,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只是大喊大叫:“泼怪,用什么法宝暗算小爷?暗中使用法宝,算是什么好汉,有本事跟你家小爷真刀真枪大战三百回合。”   
  李进悠然笑道:“你这小匹夫,却是不要脸。约好了文斗比火,你烧了别人,却是理直气壮。人家一所火过来,你却逃之夭夭,还挺枪行凶,岂不该打。今日就将你绑了再烧,看是你用火厉害,还是我下属用火厉害。”   
  红孩儿听说要用妖丹烧他,大惊失色:“使不得,使不得,我皮肉嫩,那一把火烧来,我就死了。”   
  这小子奸诈,能屈能伸,倒是个厉害角色。李进自然不忍心真去烧他,毕竟刚和铁扇公主结了善缘,回头就浇死人家唯一的儿子,这不是过河拆桥板么?   
  也算是一物降一物,当年他这三昧真火,硬是把孙猴子给难住了。而红孩儿遇到了比全更会玩火的洪荒之妖,自然只能甘拜下风。   
  “不烧你也罢,需得让你父亲准备八抬大轿,送我下山,可使得么?”李进成心煞煞牛魔王的威风,也好让他知道自己不好惹。   
  红孩儿此刻只为活命,自然是满口应承:“应该应该,自然应该用轿子抬送老爷出山。”   
  “如此你令手下回去报信,准备好轿子,我等在此恭候就是。”   
  红孩儿连忙吩咐:“小的们,快快回山禀告老爷,让他准备八抬大轿,送这位道门老爷下山。老爷,敢问尊号?仙山何处?”   
  李进知道这小子其心不死,问这些名号仙府,自然是为了日后滋事寻仇。当下他也不怕吓一吓他,笑道:“我乃三十三天外之客,你这小小孩童,怎识得我?”   
  三十三天外,除了圣人老爷,就是圣人门下弟子,俱是三教精英,红孩儿不声不响,只是暗中生气。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寻思的自然是日后修为大涨之后,再去寻仇。   
  他哪知道,李进本身修为,比他红孩儿差了老大一截,适才用那捆仙索绑缚红孩儿,也只是投机取巧,背后施为,若正面对敌,李进目前恐怕还难敌过红孩儿。不过他身为青城祖师,装圣人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几句话下来,早把红孩儿镇住,不敢造次。   
  过不片刻,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就风尘仆仆起来,沿途大叫:“上仙休伤我儿,上仙手下容情。”与刚才那霸道的牛魔王,却是天壤之别。   
  李进早习惯了这样的前倨后恭,当下也不客气,慢条斯理地道:“贫道乃是道德之事,岂会和幼童一般见识。今日略施处罚,也希望磨磨他的煞气,否则日后遇到厉害对头,还是吃亏。”   
  牛魔王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却是投鼠忌器,不敢发作。铁扇公主只得客气几句:“上仙教诲,正是道理,我夫妇二人日后定当严格管教,磨磨他的粗野之气。”   
  红孩儿此刻身为阶下囚,自然没有发言权,真是羞煞,耷拉着脑袋,谁也不愿意看。轿子一路下山,牛魔王和铁扇公主作陪,起到出了翠云山地界。   
  李进这才下了轿子,收回捆仙索,放了红孩儿。那小子被捆绑这么久,筋骨酥麻,就是想找李进拼命,也没了力气,况且那火云枪早被手下送回了翠云同,就如同拔掉了爪牙的老虎,想发作却没这个勇气。   
  李进消失在牛魔王等人的视线当中,这才踏起风火轮,滚滚去了。他知道牛魔王睚眦发报,也不愿节外生枝,因此选择风火轮,快速离开西牛贺洲,才是道理。   
  却说牛魔王吃了这等大亏,真是奇耻大辱,从未有过。当年芭蕉扇一事中,折在猴子和李氏父子手中,至少还知道对头是哪个,可是这回,却被一个毛头小伙罢了一道,甚至连对手是什么身份都没摸清,简直是牛魔王建立门户以来从未有过的耻辱。   
 回到府中,牛魔王大发雷霆,将府里上上下下,全都骂了个遍。铁扇公主只要儿子无事,老牛叫骂,她却已经当作了耳边风。   
  老牛气道:“夫人,你我夫妻一场,你不助我,却是什么道理?”   
  铁扇公主奇道:“我怎么助你?你父子二人都是英雄,都没奈何人家,我小小女子,更能如何?”   
  牛魔王不悦道:“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只要你张张口,念念口诀,将那芭蕉扇取出,对准那小子连扇三下,岂有他生还的道理?”   
  红孩儿听说了芭蕉扇,也是眼睛一亮,本来跟斗败公鸡一样垂头丧气的他,忽然眉飞色舞地跳到了铁扇公主面前:“娘,你不是最疼孩儿的吗?不如把这把扇子借了我,孩儿再去赶那道人,背后偷偷扇他几下,送他去九幽地府。”   
  这小子说得咬牙切齿,显然已经将李进恨入骨髓。   
  牛魔王也推波助澜地道:“正是,你对我不放心,难道对儿子也不放心,怕他倾吞了你的芭蕉扇不成?”   
  铁扇公主知道老牛狡猾,借着儿子的名头,要图自己的芭蕉扇,当下却是冷笑:“我说老牛爷,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他今日绑缚咱们孩儿的法宝是什么吗?”   
  牛魔王茫然摇头:“不知,那物金光闪闪,却是有点像金角和银角两童子的幌金绳。难道这两个家伙也来跟我老牛为难?”   
  那金角和银角也是西牛贺洲一霸,跟牛魔王向来没什么交往,住在平顶山莲花洞称霸,虽然为妖,修的却是道门神通,而且还拜三清,追求长生久视,和牛魔王的理念不同。   
  牛魔王听风是雨,想起幌金绳,立刻觉得十分有道理。这金角银角是老子的二个道童,也曾和取经人为难,被猴子收服,本已被老子带回宫了,这时为了应劫,也被发放下山,继续为妖,却是延续了佛道两宗的争斗。   
  想到这里,牛魔王真是大怒:“好个金角、银角,乳臭未干的两个道童,也来跟我老牛为难。只知你平顶山有宝,欺我翠云山无宝么?我儿,你可伤了筋骨?”   
  红孩儿道:“那绳子勒得虽紧,却没有伤我之意,已经好了。父王莫非要带孩儿去那平顶山找那两个家伙晦气?”听到有架可打,红孩儿立刻来了精神,不愧为好勇斗狠的第一杀星。   
  牛魔王道:“非也非也,今次咱们先不去打架,父王带你去认一门亲戚,你可愿意去么?”   
  红孩儿道:“认亲?认什么亲?”   
  “认你叔叔。”牛魔王单刀直入,“你这叔叔,神通广大,非他不能助我。既然你母亲守着法宝不肯借出,咱们说不得只好厚着脸皮去求别人了。好在都是自家兄弟,也好开口。”   
  红孩儿奇道:“父亲要带孩儿去认哪个叔叔,莫不是那猴子,是的话我便不去,我讨厌那猴子。”   
  牛魔王笑道:“你父平生交友甚广,兄弟又不止猴子一个。今日带你见的这位叔叔,手段神通不输过猴子,他有一宝,更是非同小可,说起这位叔叔,来头比那猴子还要大上几分,跟西方佛祖有亲。”   
  红孩儿想起适才父亲提到的七兄弟,立刻知晓:“父王说的是三叔混天大圣大鹏王么?”   
  牛魔王道:“正是他了,我与你三叔感情最是要好,这些年来各自建功立业,来往虽少,逢年过节,却都有礼物往来。今日正好前去狮驼岭拜访。”   
  铁扇公主听说混天大圣大鹏王,心里微微一跳,立刻想起了李进的父亲孔雀明王。   
  红孩儿看了看铁扇公主,显然是要征求母亲意见,铁扇公主不忍心拂他的心意,说道:“孩儿你想去便去,为娘这芭蕉扇,迟早都是要传给你的,绝对不会旁落他手。今日不传给你,只是怕你去惹事端。”   
  红孩儿默默无语,显然心理颇有些不是滋味,却是不便说出来。牛魔王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知道这沿路正是挑拨的好机会。一定要把儿子感情天平拉过来,偏向自己这边!   
  2941   
→第260章 大鹏妖王←   
  这父子二人说干便干,立刻动身。狮驼岭也在西牛贺洲,与翠云内路程彵有两三万里路程。那狮驼岭有三只妖魔,分别是青狮、白象和大鹏王。前二者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的坐骑,后者大鹏王来头更是不小,说是与如来佛祖有亲,那是牵强附会,但与李进的父亲孔雀明王,却是真的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   
  当年佛祖讲法,曾就这个问题说过:“自那混沌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