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75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75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年佛祖讲法,曾就这个问题说过:“自那混沌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这长,飞禽以凤凰为之长。那凤凰又得交合之气,育生孔雀、大鹏。孔雀出世这时最恶,能吃人,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之。我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早被他也把我吸下肚去。我欲从他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是我剖开他脊背,跨上灵山。欲伤他命,当被诸佛劝解,伤孔雀如伤我母,故此留他在灵山会上,封他做佛母孔大明王菩萨。大鹏与他是一母所生,故此有些亲处。”   
  原来那孔雀与大鹏是一母所生,其母凤凰是飞禽之长,与天地交合,生孔雀在先,其后五百年,又于北海生鲲,这鲲本是只鱼,进化五百年后,才进化为鹏,因此又名鲲鹏。也就是这混天大圣。他从出身到修成大圣之体,都是自己独立完成,与其兄孔雀拜在娲皇宫的命运截然不同。   
  后来出名之日,正是猴子等人风云际会之时,因此几个妖王气味相投,结成了七兄弟,也就是后来十分出名的七大圣。只是除了猴子闹腾出点名堂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自私自顾,因此名头也不及齐天大圣那么大。   
  红孩儿一路听着牛魔王的讲解。才知道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父王,你们这些个兄弟,也是命运相同,大多都栽在佛门手里,这却是我们年轻一辈要吸收经验的地方。想那猴子当年大闹天宫,何等桀骜不驯,居然还是臣服在了佛门之下。对了,父王,你说三叔的神通。与那猴子都不想上下,他到底有何本事,能得父王如此夸奖?”红孩儿好奇问道。“若真是好本事,孩儿想拜在他地门下学艺。”   
  牛魔王叹道:“若说武器拳脚,我们几兄弟都不相上下,我使棍,猴子使棒,也能战个平手。但为父的劣势在于身体笨重,变化腾挪这些小巧之功,不及你这二位叔父,因此逊他们半筹。你这三叔兵器上不用说。猴子也未必能胜他。你只知道猴子一个筋斗翻出十万八千里,却不知道你这三叔长有一对金翅,煽一把,就是九万里。当年在狮驼岭大战时,你三叔连煽二把,就赶上了猴子,生擒了他。”   
  红孩儿听得是无限神往,一煽就是九万里,那是什么概念啊。心中更是佩服。更想学飞这门神通,日后打架,即使不敌,也好逃遁。   
  不过他有一事不解:“父王,既然你说猴子是七兄弟里最厉害的,因何在三叔面前,他还是吃拿?这里却有矛盾。”   
  牛魔王呵呵笑道:“痴儿,你道手段神通只是比一时打斗胜负么?那狮驼岭一战。猴子被暗算,师父师弟都被擒走,失了锐气,战意全无,因此没能民挥最高水平。而且这猴子素来狡猾,有时被擒,完全是出于深入虎穴的原则,想去洞中救他师父。否则以他的七十二般变化,要走要逃。谁都拿不住他。他那七十二般变化,可真是功参造化。羡煞我辈。连你三叔也不得不服。”   
  红孩儿虽然对猴子有很大意见,但也不得不佩服老一辈的妖王确实神通广大,自己与他们比起来,差距还是不小。尤其是那一飞九万里的手段以及七十二般变化的神通,这可是红孩儿做梦都想学的本事。   
  知子莫如父,牛魔王笑道:“我儿不必忧虑,万事自有福缘。你年纪尚幼,学艺地日子还长着呢。今日去拜见你三叔,只要你嘴巴甜一些,未必不能学到他的神通。就算是你七叔猴子,他与你父也言归于好,若得机缘,求他教你些神通手段,那猴子素来大方,量来不会拒绝。”   
  红孩儿听得心摇神驰,虽然说要给猴子行拜师礼十分委屈,可是想想那七十二般变化,这等诱惑,红孩儿如何抵抗?心中早有计较:我先虚与委蛇,胡乱磕几个头,拜他几拜,学到本事之后,再来翻脸。   
  父子二人一路驾云,半天之后,就到了狮驼岭,当下有小妖去报,称:“报告三大王,门外有父子二人求见,言道是翠云山牛魔王特来拜访。”   
  那大鹏王正在喝酒,听说故人来访,忙道:“快请快请!”   
  “三弟!”牛魔王一个熊抱上去,显得无比亲密的样子。大鹏王与牛魔王地交情素来不错,忙叫:“大哥。”   
  二人叙礼毕了,牛魔王叫过红孩儿:“圣婴我儿,快给你三叔磕头。”   
  红孩儿此刻有所图谋,十分乖巧地跪了下去:“侄儿拜见三叔,给您老人家磕头了。”说罢,梆梆梆连磕六下。   
  大鹏王笑道:“贤侄请起请起。”红孩儿站了起来,乖巧地拿起酒杯:“侄儿给三叔倒酒。”   
  大鹏王不住点头,笑道:“大哥,一向久疏音迅,今日可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可真是想煞小弟了。这次来,定要盘桓一年半载再走。”   
  牛魔王叹道:“说来惭愧,愚兄是临时才记抱佛脚,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是要请三弟帮哥哥一个忙。”   
  大鹏王不解道:“大哥你在翠云山称霸,又有佛门撑腰,你不给别人气受,已经算不错了。谁还能让大哥为难不成?”   
  牛魔王道:“贤弟说得原也不错,你我都为佛门所降,皈依了佛门。本该修身养性,颐养天年。怎奈昨日府上来了个游方道人。也怪愚兄糊涂,一时大意,未将其看作一回事。不想此人大闹我翠云山,还出手教训了你这不争气的侄儿。这件事想起来,就气煞俺老牛肚皮。”   
  “竟有此事?在这地仙之界中,除了镇元子有这等神通外,谁敢到大哥府上撒野?那道人可留下姓名?”大鹏王问道。   
  牛魔王十分沮丧,默然摇头:“非但没留下姓名,就是什么来历,有何手段,也是不知。我以妖族封印大法以锁住他的泥丸,居然还被他走脱。你侄子去追赶他。先是与他手下比火不敌,再是被他用一根金色的绳子捆了。听犬子说,对方声称自己来自三十三天外。我想莫不是三教圣人老爷的得意门徒前来滋事?或者是给我警告暗示?”   
  大鹏王沉吟不语,思忖良久才点点头道:“这等事情,三教圣人是不会亲自理会的,定是三教里的得意门徒化身游方道士前来戏弄。你我与佛门约定之事,密不透风,料想三教圣人虽然洞察万事万物,却也绝难知晓啊。”   
  牛魔王道:“谁说不是呢?贤弟。我观那绳子金晃晃的,怕是金角银角的幌金绳,这二者是人教圣人太上老君地门生,也是三教弟子,虽然为妖,却是不可不防。若真是金角和银角启衅,难道咱们能忍得住这口气?”   
  大鹏王冷冷道:“金角、银角算得什么,只不过是三流之妖。没有了那几门法宝,屁都不是。幌金绳便又怎地。只不过是那老君的一根捆道袍的腰带。若是他们二人敢惹事生非,我随时都可以灭掉他们。”   
  红孩儿听得热血沸腾,这位三叔还真是有魄力啊,说话做事不愧为一代宗师的水准,相比之下,红孩儿觉得自己父亲跟他比起来确实有可以看得见的差距。   
  牛魔王道:“这等事情,原也不必贤弟亲自过问。我今趟来,是想问你借一借那口宝瓶。不知贤弟肯否?”   
  大鹏王笑道:“你我兄弟一场。说什么肯否不肯否?只是不巧。我那阴阳二气瓶此刻正在我北海老家吸收日月精华和二十四气。要满六六三十六天的天罡这数。今日算来,才到三十四天,尚余二日。不若兄长先在此间逗留几日,时日一到,你我兄弟二人直接去北海取瓶,借与大哥如何?”   
  牛魔王听说肯借,自是大喜过望:“哪些真是多谢贤弟了。”   
  红孩儿拉了拉牛魔王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牛魔王会意。知道儿子是要他提拜师学艺之事,却是不知如何开口。已经借人家这宝,受了人情,再开口时,牛魔王却是拉不下面皮。   
  大鹏王看在眼里,笑道:“兄长尚有何难处,因何支支吾不语?但请说来,只要兄弟力所能及,无一不尊。如此才不负你我金兰之义啊。”   
  牛魔王叹道:“还是贤弟仗义,我这儿子,在火焰山也觉得一身硬本领,最善玩火。倒也闯下了一点名头。只是在腾挪变化方面,未得明师指点,一直难成大器。素知贤弟神通,愚兄想把他留在狮驼岭,跟三弟学习些手段神通,未知小犬有些福缘否?”   
  大鹏王哈哈大笑:“令郎天资聪颖,眉目之间透着股聪明劲,小弟本有猎奇之心,大哥既然开口,岂有不允之礼?只是说到变化之功,你我兄弟七人,还是老七最高。至于腾挪之术,小弟倒是可以指点一番。”   
  牛魔王听大鹏王提到孙猴子,吧了一口气,举起杯来:“喝酒喝酒。”   
  3182   
→第261章 … 狼狈为奸←   
  这七兄弟之间,关系很复杂,老牛和这大鹏王关系是很铁,但他们都曾和孙猴子发生过一些不快,结下了梁子。   
  说到猴子,自然有些尴尬,不过好在现在兄弟几个人殊途同归,都皈依了佛门,但说到功果,却是猴子最高,毕竟加升了大职正果,被封了斗战胜佛,只是这猴子的心性,却与佛门不太搭配。   
  大鹏王道:“大哥,因何不语?”   
  牛魔王道:“那猴子与我家仇恨很深,让他来调教我儿,只怕他不能应从。且这猴子向来反复,就是我佛如来,对他也是颇有忌惮,咱们又不便和他来往太深,是也不是?”   
  大鹏王笑道:“那猴子是个讲仁义的美猴王,倒是不用担心他记恨前仇。我与他 也曾结怨,上次西方莲池边的法华会上,一样把酒言欢,尽释前嫌。此事只要我居中调解,定能冰释。”   
  两个妖王虽然言笑甚欢,不过心中都有一层忧虑,知道这猴子和佛祖如来的关系复杂,而如来身为现在佛,还差一步证得混元道果,猴子经过这些年的修炼,已经渐渐迎头赶上,差可与如来齐头并进。   
  此事并非如来小气,而是猴子的这身本领来历颇为蹊跷,如来自然推算出猴子师从菩提,是菩提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又一道眼线。   
  不过与当年孔雀一样,他也不方便得罪猴子,好在孔雀终究是造反了,而猴子却暂时还不明他的真实想法。   
  牛魔王忽然道:“贤弟。你与孔雀俱是一母所生,你对这孔雀明王观感如何?”   
  大鹏王冷哼道:“他先我而生,得道在人皇东皇太一之时,是靠抱王母娘娘的大腿才有其后的成就,与我独自修炼的来的道果自然不同。此人天生具有反骨,跟随女娲做了门下大弟子,却反了女娲;被西方圣人收服,跟了如来,却又吞了如来。不是个安分之人。如今谁知道他转世到哪里去了。”   
  牛魔王冷哼道:“孔雀乃是洪荒之妖。身为女娲皇宫大弟子,修为定然不浅。当时妖族天帝帝后身死;人皇太一失踪。妖族败亡。妖族纷纷托庇于娲皇宫,人人自危。哪想到此人却是反其道而行,判出娲皇宫。据说还带了门下四位师弟一起叛逃,听起来,倒是有些匪夷所思,不是么?”   
  大鹏王冷笑道:“我与他一母所生,岂有不知道他的道理。此人生性骄傲,虽然拜女娲娘娘为师。但见妖族败亡,女娲娘娘无动于衷,不肯出手,这才离开娲皇宫。定是为了干一番大事业,重整妖族。只可惜他志大才疏,把洪荒的妖气都磨得干净了,除了还能剩下什么?”   
  牛魔王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如此才解释的通嘛!那孔雀第一世转生到商末封神之战。却是成了邪教通天教主的门下。名为孔宣,据说有五色神光。刷尽天下至宝。可惜他仓促出山,五色神光未曾修炼到巅峰状态。既便如此,后世之妖也尊他为准圣人级别的高手。若非准提圣人出手,那孔宣倒也难制。”   
  大鹏王面露凝重之色,牛魔王这番话,他自然也有听闻,只不过此时听牛魔王重复起来,倒提醒了他不少心事。   
  “大哥的意思是?”大鹏王投石问路似的问道。   
  牛魔王道:“我的意思再明白没有了,贤弟与孔雀一母所生。他的五色神光既然不能再发挥作用,贤弟理应继承过来。有了这五色神光庇佑,以贤弟之能,未必不能开创些大场面出来。”   
  大鹏王其实心里何尝没有这个念头,只是他一向高调标榜自己和孔雀撇清关系,不承认自己是孔雀之弟。此时要他去抢夺五色翎毛,占为己有,对于爱惜羽翼的大鹏王来说,倒是有些为难。   
  牛魔王趁机煽风点火道:“贤弟啊,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啊。若是五色翎毛被其他人得去,反而来对付你,你却如何想法?”   
  大鹏王有些犹豫地道:“其他人何足道哉,得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