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77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77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她……她老人家是为织女前途着想,不想她因为一个村夫贻误终身。”那天将战战兢兢地道。   
  李进冷哼,知道这家伙不敢说谎,但这话只怕也是王母娘娘愚弄手下的鬼话,什么村夫贻误终身,什么织女地前程,恐怕都是屁话。真正的问题所在,只怕是王母知道牛郎是妖身,而现今地天界假撇清,自然要跟妖族划清界限,这只怕才是真正的症结所在。   
  李进令青鸾将那天将放了,斥道:“今日饶你一条小命上复天庭,就说天庭管好自己门户即可,地界和人间界不须他操心。若是执迷不悟,定将她试图射杀月老的喜鹊,破坏人间姻缘的丑事揭发。   
  这等绝天理,灭人寰的丑事,一旦揭发,自然会是天怒人怨,甚至动摇天庭根基。   
  字数:2981   
  (TXT下载 最初感动手打)   
→第263章 …   牛郎织女←   
  鹊桥已经搭建完毕,等得心焦的牛郎,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自己心爱的织女!从来没有一次鹊桥相会有今次这么热闹,不光有喜鹊搭桥,不光有仙女伴乐,还有牛郎的亲人,织女的亲人,他们都一旁见证了这段凄迷但却美丽动人的爱情传说。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这千古绝唱终成过去,织女的眼泪牛郎的望穿秋水,盈盈一水的间隔,脉脉难语的无奈,在这一刻都将成为永恒的过去,消失在银河东西。   
  白蛇、蚊子与牛郎再一次相见时,已是数千年过去,当年的娲皇宫杰出弟子,终于又聚回了一个。   
  而牛郎和织女,也终于坚定了私奔的勇气。无视那天规,无视那阻碍。那些仙女见二人姻缘和谐,再不分离心里也为他们高兴,都已悄然离去,同时心里却在酸痛地思忖,自己的姻缘,又待何时才得圆满?   
  “牛师兄,你知道这少年是哪个么?”白蛇指着李进问牛郎。   
  牛郎挠了挠脑袋:“是哪个,总不会是大师兄吧?”   
  众人轰笑,李进施礼道:“侄儿见过牛师叔。”   
  牛郎奇道:“牛师……师叔?你叫我师叔?”   
  白蛇笑道:“他是大师兄的儿子,不叫你师叔,难道叫你师兄么?”   
  牛郎又是憨笑,虔诚地道:“当年我们师兄弟五人逃离出宫,我们四人应劫转世,我时刻都记着那四句偈语,哪怕是最困难的时候,也从未放弃过希望。织女,只是苦了你,陪我吃了这两千年的苦。”   
  织女嫣然一笑道:“这一刻哪怕只是一分钟,前面所有的苦,所有的累,也都是值得的。比起那些穷尽一生等不到一桩姻缘地姐妹,我是最幸福地。我知道,她们当中任何一个,面对我这样的情况,她们也都是乐意吃这些苦,因为这些幸福对于凡人来说是那么简单容易得到,但对于仙女,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众人默然,都只说成仙好,神仙逍遥自在,不想做了仙女,却有这桩苦楚,若是那些打破脑袋修真,指望成仙的人知道,心里会是何等滋味?   
  李进道:“我们这次来地仙界,原本是为了找那回梦之草,为蚊子师叔的爱人恢复记忆,不想却因缘巧合,遇到牛师叔,可见天意如此。如今那四句偈语完全破解,也只差一步,只要蝴蝶师叔出现,到时四桩缘得以圆满。千古冤也都得以昭雪,那九黎壶地下落,应该就会出现蛛丝马迹。”   
  众妖灵纷纷点头,既然偈语处处得到印证,那么最后必然会有线索出现,否则绝对不会毫无头绪冒出这么四句话来。   
  李进及时扫盲,将梁山伯与祝英台地故事给大家讲了一遍,听得一干妖灵都唏嘘不已。这娲皇宫应劫的四大弟子,可都是历史上出名的情圣呐,彼此故事虽然不尽相同,但听着彼此的故事,却也犹如感同身受。   
  队伍一行商量了一阵,决定一路向东胜神洲去,看看铁扇公主这枚玉牌,到底能有多大效应。   
  队伍在壮大,也就意味着李进在地仙界获得发展地空间也就越大,只不过如今的他,在尚未把握住地仙界的全局之前,还不便太过张扬,否则会很容易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靶子,让地仙界的高手集中枪口瞄准自己。   
  东胜神洲风清气爽,是四大部洲里最为平和的地方,绝无其他三部洲的争斗厮杀,确实是个修道的绝佳场所,只是这东胜神洲半山半水,自然灾劫却也多些,因此修道容易,证道却不是十分容易,因此东胜神洲的仙府抢夺,反而是四大部洲里最为稀少的一个,也是最和平的一洲。   
  李进按图索骥,找到了铁扇公主这块玉牌地联络之处,果然获得一处洞天,虽然不比那些超豪华的洞天,却也不失为一个风水宝地。   
  李进刻意低调,也不惊动左邻右舍,只是日日在仙府之中锤炼最后二根翎毛,以求突破。而那些属下,每日都是忙碌于布置仙府,在里里外外种下独家的结界禁制,以免没长眼睛的家伙误闯进来。   
  这一日,李进忽然看到天空红云飘过,云端之后似乎携带着电闪雷鸣之兆。这等异相过后,又见空中龙飞凤舞,钟鼓齐鸣。李进召集众妖过来,吩咐道:“我观天相,已有劫云闪动,而那劫云色彩并不太浓,想来这飞升之劫并不很重,我日常帮人渡劫没有失手,此次自己渡劫,料想也不会有碍。我看那雷电之后又有吉兆,想是我飞升有望了。”   
  虽然如此,李进也是不敢怠慢,毕竟这是飞升前的最后一次大天劫,而自己的修炼过程简直可以说是乘着火箭上升,这等逆天而为地速度,自然遭老天的特别关注。   
  李进连服五枚避劫丹,并在渡劫之处布下了八八六十四道渡劫阵法,其他妖灵四下相机行事,若有危机,大家一起出手抵抗天劫。   
  第一道天雷下来,李进运运起天都、明河抵抗过去。   
  第二道天雷下来还是如法炮制,只是在天都、明河上多加了好几个阵法。   
  劫雷越轰越是起劲,只是那劫雷之声虽然气势恢弘,却都无法轰破李进布置地防御阵势,始终无法将李进的堡垒攻破。   
  终于在第九道雷声止歇的时候,众人见到李进身后五彩光芒大作,那五色翎毛完全融入五行元脉当中,脉络清晰地显现出来。五色神光至此炼成!   
  雷声渐去渐远,李进一时还难以置信,自己竟是神仙之体,虽然尚未获得原始天尊册封,但已经是散仙之体,除了三灾六劫之外,已经不入三界,不进五行。李进此刻内心激动,却是任何语言无法表达。   
  这一刻的改变代表着李进的生命里程终于跨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他终于有资格在这地仙界立足,从此挂上了散仙之名,有了在这驻扎的基础。   
  五色神光的炼化,更是意味深长,代表着他终于从父亲手里接过了使命,接过了任务,踏上了新的征程。   
  随着李进的渡劫成功,整个仙府立刻灵气大增,规格大为提高,多了几分仙府的味道,沾染了李进的氤氲仙气。   
  渡劫成功后的头几天,李进觉得有些头重脚轻,一些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一开始有些难以适从。此时看在他眼里的任何一草一木,似乎都多出了一丝以前所没有发现的勃然生机。   
  这个时候,五行元脉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李进通过五行元脉的调整,不断压制住了自己周身那股刚刚渡劫成功的氤氲仙气,封锁住了任何气机外泄,成为了一个收发自如的合格散仙。   
  掐算起来,离那五庄观镇元子讲经的日子还有些天,李进也曾四处寻访仙友,或者四处采药,必须赶在镇元子开坛之前,炼出一味好丹,作为礼物晋见,否则的话,以他的身份去了五庄观,也便是听听经,想要开口求人家的回梦之草,只怕是有些开不了口。   
  这一日,李进左手挥扇,右手掐诀,不断向丹炉当中打进五行元气,如今的五色神光深入元脉,对于五行之气,捕捉提取更加方便,这对于一个丹师来说,真是得天独厚的优势。   
  只见丹炉之上龙虎交现,李进在地仙界试验的第一颗避劫丹宣告出炉。这一枚避劫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避劫丹,是属于仙界等级的仙丹。即使是仙人渡劫,有了这么一枚避劫丹,也足够保命,更别说拿到人间界去。   
  趁着这段时间的空闲,李进大力研发新的丹种,不断翻阅经典,终于被他研制出了几种失传已久的仙丹妙药。这个时候,李进有些羡慕人教圣人太上老君了,真不知道他那起死回生的丹是如何炼出来的,若能看上一眼那配方,那该多么美好啊!   
  待到出发这日,李进的丹葫芦里已经有了百余颗等级不一的仙丹,这些仙丹即使是放在仙界,也足够让人疯狂了。   
  整装出发,仙府下了独家禁制,却也不必有人看守。辨明道路,向五庄观出发,李进倒是想见识一下,那镇元子到底是如何一个神圣。对于镇元子,李进的感官却和其他地界之人不同。因为在汤谷之时,他曾见过镇元子座下二童去偷伐过扶桑木,虽然不知道作何用处,但总不是正大光明的举动。因此对于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李进也不是百分百虔诚的。抱着这样的质疑出发,才更符合李进的性格。   
  字数:2922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第264章 … 叔与侄←   
  却说那牛魔王和大鹏王自北海取了那阴阳二七瓶,回到山门,略作部署,便悄悄出门,径直往那平顶山莲花洞去。想那金角、银角二童,是西牛贺洲的另类,居然是道门之童下界为妖,在佛门势力熏天的西牛贺洲,简直就跟眼中钉,肉中刺一样让人不舒服。   
  这日那洞中二魔聚在了一起,那金角和银角推杯换盏,酒过了三巡,老魔问道:“贤弟,咱么有不少时日未曾巡山了,今日又是十五,还是老规矩,着精细鬼和伶俐虫二人拿了你我的宝贝去巡山。这二人跟你我兄弟几百年,容易使唤,不会出事。”   
  银角点点头道:“这却不假,待我叫这二人来。”   
  精细鬼和伶俐虫却是金角和银角的心腹,知道大王传唤要去巡山,早已准备停当,只待大王交代了,听了叫,连忙出列。   
  按了老规矩,交代一番,银角就要打发他们出门,金角却突然叫住二人:“且慢,刚才我掐指算了一算,总觉得山门之外,有些煞气冲撞不开,想是惹动了哪路邪神,不如你我兄弟二人亲自巡一趟,如何?”   
  银角笑道:“兄长宽心,这二人是你我栽培出来,等于半个你我,对于宝贝又熟悉不过,多么厉害的邪神,能经得住咱们的宝贝保护?”   
  金角还是有些不放心,一手拿起那净瓶和葫芦,掂量了几下,手指比划一番,这才放下,打发精细鬼和伶俐虫去了。   
  望着精细鬼和伶俐虫的背影,叹道:“为什么我总有股不详的预兆呢?”   
  银角笑着斟酒:“兄长你未免过虑了。今时不比往日,上一次你我兄弟二人偷偷下山,这才提心吊胆,这次下山,却不一样,有主公庇佑,还有何忧?需知主公乃是三教圣人,宇宙之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那阐、截二教的教主,也要尊他老人家一声师兄,娲皇宫的女娲娘娘,也要自称一声妹子,你说咱们还有何忧?”   
  金角不语,只是喝酒。   
  却说那精细鬼和伶俐虫一人一只宝贝在身,照例巡山,走到半山之中,那精细鬼忽然开起了玩笑:“伶俐虫,若是今日有个全真道是,当真要拿一个装天的宝贝葫芦来换咱们的宝贝,你换也不换?”   
  伶俐虫道:“大王吩咐了,咱么做妖怪的也有分寸,宝贝葫芦和净瓶,能装人便就够了,装天的宝贝,咱们用不着,不换不换。”   
  精细鬼笑道:“若能装天,我还是要换。这一换之后,我便不回山门了。”   
  两只小妖一路说说笑笑,獐头鼠目地到处乱钻。也不晓得是巡山还是闲逛,走了约莫不到半个时辰,精细鬼就喊起了腿软:“折回折回,前面就不是咱们莲花洞的地头了,训过头了。”   
  伶俐虫一向没有主见,听精细鬼说要回去,自然是双手赞成。   
  回头正要迈步前行,忽然每人脑袋挨了一记爆栗。二妖慌了手脚,连忙取那腰间摸索宝贝。回头看时,却是两张熟悉的脸蛋。   
  “是你们两个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巡山可没见过你们的踪影。”原来却是压龙山压龙洞奶奶家的两个小厮巴山虎和倚海龙。   
  “你们两个巡山却不用心,我二人大老远听到你们说笑,便躲在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