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7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7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巴山虎和倚海龙。   
  “你们两个巡山却不用心,我二人大老远听到你们说笑,便躲在草丛中,不想你们就没发觉。若是敌人,你们不是失职么?正好我们此去要见二位舅老爷,定要告你们一状。”   
  精细鬼和伶俐虫叫苦不迭。忙求情道:“哎哟,两位哥哥。可千万别这么缺德,这番说辞,大王必然打断我二人的腿脚。我们兄弟认识一场,何必如此做绝?这里有些碎钱,你们哥俩拿去喝点酒,听几个小曲如何?”   
  精细鬼连忙找伶俐鬼凑钱,哪知那巴山虎并不吃这套,却道:“我们兄弟二人长年在山中,要你银钱做什么?要我们封嘴不说也不难。只是听说大王有几件宝贝十分神妙,我等听奶奶讲过,却是从没有那福气见识。你们兄弟二人倒是好福气,一人一只宝贝,拿出来给我二人见识见识,才饶你们。”   
  这个要求却不过分,精细鬼和伶俐虫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都从对方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总比出钱封嘴好多了。   
  精细鬼道:“要见识宝贝是不难,只是这宝贝只能看,绝对不能碰。你们能做到就给你们见识一下。”   
  倚海龙叫道:“不碰不碰,你且拿出来。”   
  巴山虎也附和道:“只怕并无宝贝,尽是吹牛。”   
  伶俐虫吃激,从要见摸出净瓶,叫嚷道:“你们二人也是狗眼看人低,你们要见识宝贝,那就睁眼瞧好了,我这只是净瓶,精细鬼那只是紫金红葫芦,都是仙家妙宝,你们肉眼凡胎,也看不懂。”   
  倚海龙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巴山虎连忙用手肘敲了敲他,又听他道:“这宝贝果然有些不同寻常,只怕是徒有其表,你且说说如何用它?”   
  伶俐虫道:“你们如果不要命的话,就来试试。我喊你们每人一声,你们敢回答的话,立刻被吸进瓶中,贴上一张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半刻中就将你们二人化为脓水,是否宝贝,你们自己评判。”   
  精细鬼不愿过度露富,转移话题道:“你们二人要见我家大王,有什么事?”   
  巴山虎和倚海龙对望一眼,放声大笑:“什么事?自然史给你们办丧事了。”说罢,齐张五指,劈手夺来,那净瓶和葫芦就到了二人手里,身子一扭,立刻换回了本来面目,却是大鹏王和牛魔王二人。   
  牛魔王一巴掌一个,拍死了精灵鬼和伶俐虫,得意笑道:“贤弟高招,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夺了平顶山二宝。那金角、银角失了净瓶和葫芦,等于是被抽掉了一半爪牙,咱们这就杀将进去。”   
  大鹏王一把拉住牛魔王:“大哥不用着急,我这还有一计,可多得一包。咱们如此如此,去那压龙山压龙洞走一遭。”   
  牛魔王立刻心领神会,二人将精细鬼和伶俐虫的尸身化掉,摇身一变,又化成了精细鬼和伶俐虫的模样,大摇大摆向压龙山压龙洞走去。   
  这两个家伙,竟然吃了原告吃被告,又砖头去骗那幌金绳。原来那压龙洞的奶奶是金角、银角所拜的干娘,收藏了黄谨慎这件法宝。这一切都被大鹏王调查的清清楚楚,足见他图谋平顶山金角、银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直到二人走远,李进从暗中走了出来,咋舌不已:“牛魔王头脑简单,绝对想不出这等歹计,另外那个妖魔却是何人,狡计百出。连环计策之下,这平顶山主人的宝贝叫他骗去了一半。”   
  蚊子和白蛇以及牛郎都默然无语,望着李进,表情略微有些尴尬。李进奇道:“三位师叔如何这样看我?”   
  蚊子道:“贤侄不知此妖为何人,却不知这个妖怪和你有亲,而且并非转折之亲,论辈分,他还是你叔父。”   
  李进不解地道:“叔父?如此说来,他也是娲皇宫的弟子么?那怎么会跟牛魔王混在一块,反而称牛魔王为兄?难道牛魔王也是洪荒之妖?”   
  “非也,此人并非娲皇宫门下,相反,他对娲皇宫门下的人十分有成见,尤其是对你父亲。贤侄,不瞒你说,此人是你亲生叔父。当年凤凰生二子,一为孔雀,二为鲲鹏。这鲲鹏晚你父亲五百年生,却是与你父亲一奶同胞,骨肉至亲。只是二人素来不和,从无来往。这鲲鹏对你父亲天生有仇,因此你若见了他,先别忙行叔侄之礼,而是要提防他出手加害。”蚊子语重心长地道。   
  李进陡然听说这么个消息,颇有些震耳发聩。自己以前可没听说过,居然还有个骨肉至亲的叔父,而且居然是个如此奸险的大坏蛋。刚才看他连使两条毒计,骗人于无形之间,不但得了宝贝,还将人家的使用方法都套用了去,手段不可谓不厉害。   
  肥遗忽然奸笑两声:“既然牛魔王和这大鹏王都不是朋友,为什么不损他们一把呢?他们如此半路截宝,显然是要对付这平顶山的主人,咱们不如去通风报信,让此间主人提防提防。”   
  蚊子和白蛇都觉得此计可行,不过大家还是要先征求李进的意见,毕竟大鹏王是他亲生叔父,在还没有反目之前,先去加害,未免说不过去。   
  李进忽然露出神秘的笑容,表情当中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所谓大义灭亲,这句话的意思我还是懂的。况且这厮为非作歹,无论谁见了,都不能坐视不理。只不过那些宝贝,如果就这么流失了,未免太过可惜,不如……”   
  “嘿嘿嘿……”   
  “哈哈哈……”   
  众妖灵心领神会,立刻知道了李进的弦外之音。   
  字数:2987   
  265   
→第266章 …  偷鸡不成蚀把米←   
  却说那牛魔王和大鹏王自北海取了那阴阳二气瓶,回到山门,略作部署,便悄悄出门,径直往那平顶山莲花洞去。想那金角、银角二童,是西牛贺洲的另类,居然是道门之童下界为妖。在佛门势力熏天的西牛贺洲,简直就跟眼中钉,肉中刺一样让人不舒服。   
  这日那洞中二魔聚在了一起,那金角和银角推杯换工盏,酒过了三巡。老魔问道:“贤弟,咱们有不少时日未曾巡山了,今日又是十五,还是老规矩,着精细鬼和伶俐虫二人拿了你我的宝贝去巡山。这二人跟你我兄弟几百年,容易使唤,不会出事。”   
  银角点点头道:“这却不假,待我叫这二人来。”   
  精细鬼和伶俐虫却是金角和银角的心腹,知道大王传唤要去巡山。早已准备停当,只待大王交代了,听了叫,连忙出列。   
  按了老规矩,交代一番,银角就要打发他们出门,金角却突然叫住二人:“且慢,刚才我掐指算了一算,总觉得山门之外,有些煞气冲撞不开,想是惹动了哪路邪神,不如你我兄弟二人亲自巡一趟,如何?”   
  银角笑道:“兄长宽心,这二人是你我栽培出来,等于半个你我,对于宝贝又熟悉不过,多么厉害的邪神,能经得住咱们的宝贝招呼?”   
  金角还是有些不放心,一手拿起那净瓶和葫芦,掂量了几下,手指比划一番,这才放下,打发精细鬼和伶俐虫去了。   
  望着精细鬼和伶俐虫地背影,叹道:“为什么我总有股不祥的预兆呢?”   
  银角笑着斟酒:“兄长你未免过虑了,今时不比往日,上一次你我兄弟二人偷偷下山,这才提心吊胆,这次下山,却不一样,有主公庇佑,还有何忧?需知主公乃是三教圣人,宇宙之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那阐、截二教的教主,也要尊他老人家一声师兄,娲皇宫的女娲娘娘,也要自称一声妹子,你说咱们还有何忧?”   
  金角不语,只是喝酒。   
  却说那精细鬼和伶俐虫一人一只宝贝在身,照例巡山。走到半山之中,那精细鬼忽然开起了玩笑:“伶俐虫,若是今日有个全真道士,当真要拿一个装天的宝贝葫芦来换咱们的宝贝,你换也不换?”   
  伶俐虫道:“大王吩咐了,咱们做妖怪的也有分寸,宝贝葫芦和净瓶,能装人便就够了,装天的宝贝,咱们用不着,不换不换。”   
  精细鬼笑道:“若能装天,我还是要换,这一换之后,我便不回山门了。”   
  两只小妖一路说说笑笑,獐头鼠目地到处乱窜,也不晓得是巡山还是闲逛,走了约莫不到半个时辰,精细鬼就喊起了腿软:“折回折回,前面就不是咱们莲花洞的地头了,巡过头了。”   
  伶俐虫一向没有主见,听精细鬼说要回去,自然是双手赞成。   
  回头正要迈步前行,忽然每人脑袋挨了一记暴栗。二妖慌了手脚,连忙去那腰间摸索宝贝,回头看时,却是两张熟悉的脸蛋。   
  “是你们两个家伙,从哪里冒出来地,刚才巡山可没见过你们的踪影。”原来却是压龙山压龙洞奶奶家的两个小厮巴山虎和倚海龙。   
  “你们两个巡山却不用心,我二人大老远听到你们说笑,便躲在草丛中,不想你们就没发觉。若是敌人,你们不是失职么?正好我们此去要见二位舅老爷,定要告你们一状。”   
  精细鬼和伶俐虫叫苦不迭,忙求情道:“哎哟,两位哥哥。可千万别这么缺德。这番说辞,大王必然打断我二人的腿脚。我们兄弟认识一场,何必如此做绝?这里有些碎钱,你们哥俩拿去喝酒,听几个小曲如何?”   
  精细鬼连忙找伶俐虫凑钱,哪知那巴山虎并不吃这套,却道:“我们兄弟二人长年在山中,要你银钱做什么?要我们封嘴不说也不难,只是听说大王有几件宝贝十分神妙。我等听奶奶讲过,却是从来没有那福气见识。你们兄弟二人倒是好福气,一人一只宝贝,拿出来给我二人见识见识,才饶你们。”   
  这个要求却不过分,精细鬼和伶俐虫两人用眼神交流了一番,都从对方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总比出钱封嘴好多了。   
  精细鬼道:“要见识宝贝是不难,只是这宝贝只能看,绝对不能碰。你们能做到就给你们见识一下。”   
  倚海龙叫道:“不碰不碰,你且拿出来。”   
  巴山虎也附和道:“只怕并无宝贝,尽是吹牛。”   
  伶俐虫吃激,从腰间摸出净瓶,叫嚷道:“你们二人也是狗眼看人低,你们要见识宝贝,那就睁眼瞧好了,我这只是净瓶,精细鬼那只是紫金红葫芦,都是仙家妙宝,你们肉眼凡胎,也看不懂。”   
  倚海龙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巴山虎连忙用手肘敲了敲他,又听他道:“这宝贝果然有些不同寻常,只怕是徒有其表,你且说说如何用它?”   
  伶俐虫道:“你们如果不要命的话,就来试试,我喊你们每人一声,你们敢回答的话,立刻被吸进瓶中,贴上一张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半刻钟就将你们二人化为浓水,是否宝贝,你们自己评判。”   
  精细鬼不愿过度露富,转移话题道:“你们二人要见我家大王,有什么事?”   
  巴山虎和倚海龙对望一眼,放声大笑:“什么事?自然是给你们办丧事了。”说罢,箕张五指,劈手夺来,那净瓶和葫芦就到了二人手里,身子一扭,立刻幻回了本来面目,却是大鹏王和牛魔王二人。   
  牛魔王一巴掌一个,拍死了精细鬼和伶俐虫,得意笑道:“贤弟高招,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夺了平顶山二宝,那金角、银角失了净瓶和葫芦,等于是被抽掉了一半爪牙,咱们这就杀将进去。”   
  大鹏王一把拉住牛魔王:“大哥不用着急,我这还有一计,可多得一宝。咱们如此如此,去那压龙山压龙洞走一遭。”   
  牛魔王立刻心领神会。二人将精细鬼和伶俐虫的尸身化掉,摇身一变,又化成了精细鬼和伶俐虫地模样,大摇大摆向压龙山压龙洞走去。   
  这两个家伙,竟然吃了原告吃被告,又转头去骗那幌金绳。原来那压龙洞的奶奶是金角、银角的干娘,收藏有幌金绳这件法宝,这一切都被大鹏王调查的清清楚楚,足见他图谋平顶山金角、银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直到二人走远,李进才从暗中走了出来,诈舌不已:“牛魔王头脑简单,绝对想不出这等歹计,另外那个妖魔却是何人,狡计百出,连环计策之下,这平顶山主人的宝贝叫他骗去了一半。”   
  蚊子和白蛇以及牛郎都默默无语。望着李进,表情略微有些尴尬,李进奇道:“三位师叔如何这样看我?”   
  蚊子道:“贤侄不知此妖为何人,却不知这个妖怪和你有亲,而且并非转折之亲,论辈分,他还是你叔父。”   
  李进不解地道:“叔父?如此说来,他也是娲皇宫的弟子么?那怎么会跟牛魔王混在一块,反而称牛魔王为兄?难道牛魔王也是洪荒之妖?”   
  “非也。此人并非娲皇宫门下,相反,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