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5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5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五大弟子也不是傻瓜,知道娘娘终于还是松口了,原谅了他们的罪愆,并重新收纳他们为娲皇宫弟子。   
  “天道不孤。这一杀劫再起时,谁将升起,谁将陨落,又有谁说得清呢?”女娲娘娘喃喃自语似的道,“总不能次次让他们得了便宜……”   
  焉地。女娲娘娘有饶有深意地望了孔雀妖尊一眼,又道:“孔雀,前路漫漫,属于你地劫难还有很多。蚊子、蝴蝶、白蛇和牛郎和娲皇宫至少还有一量劫的缘分,独独是你,还需要承担很多很多啊。”   
  孔雀妖尊义无反顾地道:“娘娘,弟子虽然愚钝。却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劫难加身,也是义不容辞。虽千万人,吾往矣。”   
  正说之间。门外有童子来报:“碧游宫上清圣人通天教主法驾来访!”   
  这个截教巨头,终于还是忍不住寂寞,前来拜访女娲这位老友。随行的还有被重新塑造过金身的各大弟子。包括赵公明、云霄三姐妹、龟灵圣母。而灵牙仙、虬首仙和金光仙法身未殒,重回碧游宫,通天教主只是把他们的佛门拘谨给破除掉了。这一回通天教主携带所有门徒前来,显然是事关重大。   
  两位圣人再次见面,都有些唏嘘,当初女娲托付通天教主照拂妖族余党,那也是暗中嘱咐,通天教主为了一个口头承诺,几乎覆灭了自己一手创立的截教,也算是十分君子。   
  “师兄,一向清减了呀。”女娲娘娘率先开口。   
  通天教主却是哈哈一笑:“师妹你不也是么?上一杀劫被他们完胜,心情不快,清减一些,也是情理当中。如今杀运再起,愚兄特意来请教师妹有何主张。”   
  他的目光从女娲娘娘脸上扫过,又转移到了五大弟子身上。也是十分含有深意地笑了笑。   
  女娲娘娘微笑道:“师兄见了我这五个劣徒,相比已经知道了答案了吧?”   
  通天教主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如此看来,师妹是打算不再隐忍。向那元始和老子开战了。”   
  孔雀妖尊听到此话,心中更是凛然,思忖道:莫非此种真有什么隐情,涉及到圣人之间的龃龉?且听娘娘如何应对。   
  女娲娘娘道:“上一杀劫中,是他们阐教唱了主角,又该是佛门兴起,他们运数正旺。你我争持不过。让师兄你独揽大局,小妹实在是惭愧。我所行地一切,虽然被妖族子孙唾骂,也正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通天教主道:“师妹不必自责。你韬光养晦,忍辱负重,终有一日会被妖族子孙理解。如今那阐教虽然衰败,佛门却正是强大之时。这一杀劫只怕也是旷日持久的争斗。”   
  女娲娘娘口气坚定地道:“准备了这数千年,这一战终究是不可避免。天道循环,一荣一枯。佛门兴盛缘起于杀劫,要他衰败,也定然是终于杀劫。不过这却是后话了。当务之急,却是看那天庭有何动向。”   
  通天教主笑道:“此事你我尽知,那天庭也只不过是阐教和佛门的牵线傀儡而已。他们要讨伐地仙之界的妖族,只怕天地二界将要有一场好厮杀。我将通天教主赠与那有缘人,也只不过是为了推动这一杀劫的完成罢了。天庭气数将近,不伐倒还可以苟延残喘,若是伐妖,必然一败涂地。从此一蹶不振。”   
  孔雀妖尊心道:原来圣人料算如神,早已将这一切算计在内。好在圣人之间有那约定,不可以单独出手,否则世间之事,真是难有可为之处。   
  女娲叹道:“天庭向来只是仙佛二道的傀儡,那仙界如今是元始师兄执掌,通天师兄你在野,那玉皇大帝虽然也受你符召,但真正能驱动他地,还是元始师兄和佛门二圣。不过天庭区区傀儡,并不足虑。我如今顾虑的,却是另一桩麻烦事。”   
  通天教主和女娲真是心意相通,虽然女娲娘娘没有点破是什么事,通天教主却是十分清楚。带些嘲笑似地道:“那元始老儿。这么些年来。也就拿这件事要挟师妹你了。不过那北天之上,若再次出现缝隙,当真是件大祸事。上古巫妖大战贫道是经历过的,那绝对是天崩地裂,毁天灭地之事。”   
  女娲娘娘哀叹道:“若不是因为这一件事,上一杀劫,我又怎会隐忍不出?哪怕是飞蛾扑火,也决计不能坐视不理。只是那北天缝隙一旦裂开,后患无穷,小妹我权衡轻重,才不得不闭门不出。好在我门下有五个好弟子,自动离开娲皇宫,应劫转世,找到了那炼妖壶!此壶出世,让我心安不少!”   
  孔雀妖尊听到这里,更是心惊!毫无疑问。这里头藏着一个绝对惊天动地地秘密,听娘娘那口气,似乎还与巫妖之争有关。又是什么北天缝隙,这让孔雀妖尊遐想连篇。娘娘炼五色石以补苍天,与捏黄土造人之事一样,乃是上古两大杰出贡献,功德无量。   
  但娘娘为什么要补那苍天,孔雀妖尊却是似懂非懂,此时旁听,隐约悟到了些端倪。   
  3448   
→第368章 … 二圣相商←   
  女娲和通天二圣相谈甚欢,暂且不提。   
  却说那大弥罗天玉虚宫内,元始天尊高坐其中,门下自广成子以下十大弟子,都在下首服侍。自从人间一战回来,这十大金仙面目无光,在元始天尊面前无法交代,甚是难堪。好在元始天尊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   
  “广成子,你是首徒,你来讲讲,那洪荒妖族到底有多少厉害人物?”元始天尊问道,“如今那娲皇宫门打开,女娲师妹显然是要公然庇佑妖族。从此三界又难太平了。”   
  广成子道:“回师尊的话,当时战狂甚乱。洪荒妖族除了孔雀和鲲鹏两兄弟外,还有一个少年十分出色,也就是他不知是了什么神通将那炼妖壶收了去。其他高手还有娲皇宫蚊子、蝴蝶、白蛇以及牛郎四大弟子,除此之外。地仙之界曾经的妖族七大圣如牛魔王等人,也不可小视。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已经走到了一块。”   
  黄龙真人还是改不掉多嘴的老毛病:“我就不明白了,上古以来都传说那孔雀和鲲鹏是一母所生,两人向来不和。为什么上次感觉他们兄弟之间十分友爱呢?我看八成是面和心不和。”   
  元始天尊对黄龙这张臭嘴也是十分讨厌的。但他圣人之尊,即使心情不好,也不能当面呵斥自己的门徒吧,当下淡淡教训道:“黄龙你还是根行太浅,看问题看不到本质。那洪荒妖族一向讲究门户,对于妖族这个概念十分在乎。即使他们兄弟之间真有龃龉,在妖族大背景下,也绝对可以联手。更何况以他们的地位和修为,根本不可能真正水火不容。也许从上古以来那些传闻就是被人为夸大,而且也是他们兄弟之间刻意造势。故意给外界一种错觉!”   
  圣人毕竟是圣人。一加剖析。门下众徒立刻俯首帖耳表示赞同。都有茅塞顿开的感觉。   
  “师尊。那少年竟是孔雀之子,真是难以置信!而且那少年根本不是纯种的妖族之身,我观他身上有很多人类特性。”广成子又道。   
  元始天尊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似乎想起了一些很悠久遥远的事情。半晌才道:“这一切看似巧合。其实都有前定。你们莫要忘了,女娲捏黄土造人这个典故。人族的子子孙孙,和妖族本就是花开两支而已。而人族当中,也存在洪荒血统。若是人族和妖族都有洪荒血统,一加结合,其结晶更是难以想象!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少年之母身上,应该也有些秘密!”   
  广成子惊道:“以师尊推测,难道那少年之母也是洪荒血统?”   
  元始天尊道:“即使不是,那也不会离得很远。这五百年来,我冥想沉思。推算出那少年的来历,果然是人间得道。你们兴许不知,那炼妖壶出世之地,乃是天地灵根所在之地,而那地面表层曾经有一个叫做枫林头的小镇。那少年从小在那小镇生活。而其母千年怀胎不产,在那地方孕育此子,直到千年之后才产下他,正是受到那炼妖壶地灵气熏陶渲染。孕育灵胎!”   
  十大金仙个个目瞪口呆。真想不到原来这一切看似巧合,果然每一步都暗暗合着一股造化的安排。   
  孔雀妖尊苦心经营,和宋心烟结下姻缘,种下灵胎。而宋心烟鬼使神差,选择了在枫林头隐居。应该也是冥冥之中被炼妖壶的无形之气吸引。   
  李进在母亲肚子里孕育千年,自小又在枫林头长大。可以说完全受了炼妖壶的改造。宋心烟那道禁制虽然暂时束缚住了李进进入修炼之道。但却无法将造化更改,以至于青鸾、火凤出现之后,帮助李进洗髓伐毛。重新铸造血脉,成就了五行元脉。若非有炼妖壶改造之功。哪有那么容易?   
  那五行元脉乃是先天灵根,并不是谁想结就能结成五行元脉的。而李进的命运隐隐和炼妖壶联系在一起,因此才有这番造化之功。直到后来他取得炼妖壶,可谓是水到渠成之事。   
  只不过这番造化太过曲折,即便是事先安排的孔雀妖尊,也无法将这一切提前算到,如今元始天尊花了五百年时间冥想,终于将这一切理顺。   
  十大金仙面面相觑。那赤精子问道:“师尊,那接下去该当如何?这小子也是嚣张,我等同门的法宝,很多都落在了他的手里。总不能让他白白占去便宜。”   
  元始天尊忽然微笑道:“那些法宝倒是小事,即使落在他手里,也不足为虑。当务之急,是如何阻止妖族复兴,才是关键。你们师伯来了!”   
  大弥罗天上。庆云高悬,那老子骑着青牛,姗姗而来。   
  “师兄来了。”元始天尊出外迎接,口中谦称道。“本该是贫道去大玄都天拜访才对,怎奈这一向冥想苦思,没能分身前去。请师兄莫怪。”   
  老子摆了摆瘦手:“贤弟勿要多礼,咱们宫内说话。”   
  众仙都来给老子磕头,拜见师伯。老子也不拘礼,收了他们几拜,又道:“众仙起来,你们的法宝失落人间,我为你们取来。”   
  当下发一道符召,对那青牛道:“青牛。你与那李进有一段交往,我令你持我符召,前去地仙之界,将我仙道之宝取回!”   
  青牛听了老师吩咐,哪敢怠慢,忙道:“领法旨。”   
  心里着实郁闷,要说他和李进的关系,是因为金角、银角才攀上的,虽然不能说过硬,但好歹也是一起喝过酒,一起吹过牛的好哥们。如今老师派他这么一件苦差事,摆明是要和朋友断袍决裂,想象都郁闷。   
  最重要的是他青牛本就是妖身,在心底里,还是不愿意和洪荒妖族作对的。但师命难违,只得悻悻出得弥罗天,朝地仙之界去了。   
  元始天尊望着青牛离开的背影,叹道:“师兄,那青牛也是妖身,你派他去做这件事,怕是……”   
  老子捻须笑道:“不妨不妨。这孽畜不敢造次。如今我仙道和妖族一战难免,这牛儿若站错了阵营,也是他自己的造化,强求不得。”   
  元始天尊点头,默然片刻。又道:“师兄,如今娲皇宫洞开宫门,显然是向三界宣告,娲皇宫不再闭门。其间接信号就是告诉大家,女娲师妹要重提妖族之事,庇佑妖族周全。”   
  老子道:“不止如此,只怕她受通天师弟挑唆,还会重提三界秩序之事。当初天庭更换,帝俊身死,太一殒命,这一件事,女娲师妹绝对不会不提的。真正地斗争,才刚刚拉开序幕而已。”   
  “以师兄之见,咱们该当如何?是否先下手为强?断绝了女娲师妹的念想?”元始天尊挑明了问道。   
  老子摇了摇头:“不然,如今以你我手头上的牌,已不足以对抗女娲师妹和通天师弟联手。妖族虽灭,但强者甚多。我们若是强行干涉其事,只会引起更多妖族高手出山。你我都是圣人之身,早有鸿钧法旨在身,根本无法亲自动手。否则遭来天罚,却是难看。”   
  很现实的一个问题,如今老子和元始天尊的门徒虽然不少,但一个个都缺乏绝对地战斗力。上一战中,欺负通天教主一个人,那是绰绰有余。   
  尽管如此,他们也是两败俱伤,突然让佛门捡了个大便宜,网络了不少高手去。墙角被挖之后,大玄都天和大弥罗天里,真正的强悍高手已经不多。   
  而妖族,毕竟是上古第一强族,遍布三界的余孽,若都钻出来,足够让他们头疼,而这些余孽一旦拧成一股绳,那战斗力绝对大得惊人!   
  元始天尊叹道:“你我地位虽高,名为圣人,个个都如同泥塑的木偶一般,无法亲自动手。早晚要去紫霄宫一趟,请鸿均祖师将我等身上禁制去了。”   
  老子道:“这却不急,你我动不了手。他们也是一样。你我开禁,通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