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55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55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老子道:“这却不急,你我动不了手。他们也是一样。你我开禁,通天和女娲同样也能开禁。争持不下,也无利好。当下之计,看那天庭伐妖如何。让佛门多多出头,最好引得那佛门当出头鸟,和妖族争持,你我推波助澜,反而更美。不是说那阿修罗魔道公开支持洪荒妖族么,仅此一点,也可让佛门坐立不安。”   
  元始天尊微笑点头:“师兄此话,真是解我茅塞。”   
  老子亦是笑道:“天庭伐妖,即使不胜也不要紧,咱们还有杀手锏在后面。那北天之上地秘密,却是佛门不知晓的。此事只有你知我知。通天师弟以及女娲师妹知道。他们顾虑此事,自然更加不会头颅给佛门知道。而你我掌握这一大杀器,随时可以开启,至少也能要挟女娲师妹,让她不能太过。否则北天裂缝移开,巫族出世,那巫妖大战一起,三界无宁日。最多也不过是再炼地水火风,重造一个世界,再立一次秩序。你我都是圣人之身,总不会受损。”   
  二圣相视一笑,彼此心意,均是了然于胸。   
  3371   
  第369章 登门讨宝   
  却说那青牛奉了大玄都天圣人太上老君的法旨,不情愿地来到了地仙之界时,心里暗骂老头子成心刁难自己,骑着跨着自己几千年不说,还在这关键时候让他难堪,这差使明显就是要他青牛和兄弟翻脸。   
  最要命的是,青牛到了地仙之界,才想起自己应该去哪里找李进呢?不过他也不是没主意的人。想了片刻就有了想法。先去找金角、银角商量一下对策去。   
  莲花洞金角、银角二人目前状况也是不太好,他们如今的地位很尴尬,虽然李进还没明确发出号召,要地仙之界的妖族共谋大事,但妖师鲲鹏这些人,却是极力在造势。而且蚕食着四大洲的势力范围,四方妖族势力都在不断响应。   
  作为李进的哥们兼老朋友,他们曾经因为有着共同的对头站在了一起,并结拜为兄弟,但如今他们的共同对头妖师鲲鹏和牛魔王,已经都明确表示支持李进。如此一来,金角、银角的地位反而十分尴尬。   
  见到青牛来,二妖也是十分欢喜,不过听青牛把来意说明,脸色立刻晴转多云,这当儿去问李进讨要法宝,还是阐教玉虚宫门下的东西?这简直就是火中取栗,十分危险的事情嘛。   
  不过老师的法旨明明确确在。虽然老师没有指名道姓要金角、银角出力。但青牛既然找到他们哥们,事后金角、银角也就推脱不得。   
  “二位贤弟,咱们不去也不行啊,师尊他老人家一旦恼了,随时可以将咱们贬谪。要不咱哥们三人一道去一趟?”青牛试探性地问道。   
  金角十分郁闷地道:“去一趟是不难。我想李进既然跟咱们称兄道北,这点面子还是会给的。可是他那帮部下,我却是觉得不太好伺候。万一撞到了鲲鹏和牛魔王,只怕面子上更不好办,定会给小鞋咱们穿。”   
  银角愤愤不平道:“如果只是鲲鹏和牛魔王二人,咱们兄弟三个也不怕他们。就不知道三弟如今的想法如何?他现在是妖族的首脑,得了炼妖壶,地位可以说是扶摇直上,平步青云了。认不认咱们这两个哥哥,倒是个问题。”   
  青牛连忙喝退莲花洞地小喽罗,拉着金角、银角的衣袖道:“二位贤弟,千万不要再提那结义之事。你们在地仙之界,没有收到什么风声,那也就罢了。我在大玄都天,多少有些风闻。告诉你们吧,因为李进的出现,老师和元始师叔二位圣人都有些焦头烂额。那炼妖壶在上古时期,乃是妖族圣人之物。执掌此物者,必证混元道果,成就圣人之位。若是上门,那李进没有提到结义之情,兄弟之谊,咱们千万不要主动拿这层关系压他。否则必遭后患。”   
  青牛毕竟是长期跟着圣人混的。没吃过猪肉也听过猪哼哼。知道这层关系万万不可搞混淆了。   
  金角、银角张大嘴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心中都有些苦涩,想当初和李进初识的时候,只当他是个普通地游方道人,哪知道他后来居然有这么多发展奇遇,而且来头这么大。如今听青牛这么说,这李进看来还是妖族的继承人,大有可能执掌妖族乾坤的牛人。   
  “不提就不提。不过咱们曾经患难与共,这些就算不说,也是事实存在的。”银角酸溜溜地道。想起曾经共同对抗鲲鹏,联手去偷镇元子家的人参果,真是有些世事无常的感觉啊。   
  且不说这三兄弟在这里左右为难,话说那东胜神流盼傲来仙府中。李进坐在云床之上。忽然睁开法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愉快的微笑。五百年了,那炼妖壶终于被他炼化成功,神识与那炼妖壶的上古意识融会贯通,真正意义上掌握了这门洪荒至宝。   
  在神识和炼妖壶的交流当中,李进也获得了大量洪荒时代的记忆,知道了此壶地来历和一些精彩片段。   
  此壶乃是洪荒十宝之一。内藏宇宙玄机,自成空间,内中拥有不可思议之力,能造天地万物,变能毁灭天地万物,内中玄机妙用,空间之强可以吞吐天地于无形之间。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此壶的主人境界能攀升到和此宝同等水准,方可到达那样的效果。   
  李进此时虽然还达不到那种境界,但已经能够形成十分顺利的交流。只差自身修为上的突破,就可以完全掌控这门天地至宝。一旦百分百掌控的话,间接也证明李进突破了桎梏束缚,成就了混元大道。   
  如今的李进,经过五百年的苦修,基本上已经打下了坚实地基础,只等待那临门一脚地飞跃。可以说,现在的李进,就相当于娲皇宫第一传人孔雀妖尊,也就是他的父亲,绝对是准圣人级别的存在。   
  走出关来,手下五大护法立刻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看着李进满面春风的笑容,他们就知道,少主又有突破,只怕已经将那炼妖壶完全炼化了。   
  那五大护法乃是金乌、青鸾、火凤、雪羽和肥遗,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乃是天地之根本。   
  手下五大门徒,也是如此这般对应。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这五大弟子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在地仙之界这样的好环境下,要条件有条件,要物质有物质要仙丹有仙丹,要渡劫还有李进这样地大行家帮忙,真是如鱼得水,各自修为都是水涨船高,一日千里。比起玉虚宫第三代那些杰出门徒,也是毫不逊色。李进十分欣慰,这是他希望看到地。   
  此时他风光无限,正听着和路报告。忽然感觉到有一丝异动,却是金角、银角通过玉简传送消息,说是分别日久,十分想念,不知如今身在何处,希望登门拜访云云。   
  李进此时非同小可,略加推算,就知道金角、银角有什么来意,用神识回信道:“二位兄长尽管前来,我在东胜神洲地界傲来仙府恭候大驾。”   
  看着五大护法迟疑地表情,李进笑道:“金角、银角要来拜访。”   
  那金乌忽然脸上浮现一丝笑容,却是不语。   
  “金护法,为何微笑不语?”李进笑而问道。   
  “敢问少主认为这两位此行有何目的?”金乌试探地问道。   
  李进故作诧异地道:“料想应该是记挂着兄弟情谊,颇多念想,因此前来拜访;又或者是见我妖族在西牛贺洲扩张势力举步维艰,想来替我分点忧吧?”   
  金乌哈哈一笑:“少主好闲情,竟能说笑。说句实话,属下倒不认为金角、银角是为了结义之情而来。相反,我认为他们甚至都绝口不会提少主和他们地兄弟情谊。来者不状况呐!”   
  青鸾摇头道:“不然,我观那金角、银角,没有什么城府心机,若要说他们有什么阴谋,我也不信。”   
  这话得到了火凤和肥遗等人的首肯。他们一直跟着李进在地仙之界闯荡,对金角、银角也有所了解,总觉得这两兄弟不是那种善于耍弄心眼的奸诈之辈。   
  李进听他们讨论得差不多了,才道:“你们说得各有道理,金角、银角非是不讲义气之辈,而在这种节骨眼他们来拜访,只怕不是本意,而是另有原因。若是料想不错,这层压力可能来自三十三天外的圣人法旨,哈哈,咱们不必多猜,不多时即可见分晓。”   
  这一日,仙府之外果然迎来青牛和金角、银角三兄弟。说来也怪,他们身为老君门下,常跟圣人打交道,都是游刃有余,但这回拜访一个还不是圣人的后起之秀,居然有些忐忑。   
  不过他们想象当中的刁难并不存在。鲲鹏和牛魔王等人也不在傲来仙府常驻。李进十分热情地将他们迎入洞府当中,嘘寒问暖,让金角、银角和青牛都有些缓不过劲来,觉得自己一路上是不是太多多心了?   
  “自人间一别,三位哥哥丰采依旧,真是可喜可贺啊。”李进笑眯眯地道,“今日前来,咱们不喝上三天三夜就不叫痛快。”   
  青牛和金角、银角头皮有点发麻,这还是不对劲啊。怎么就这么热情,完全跟事先的背道而驰嘛!他们还曾想过要是李进翻脸该怎么应付呢。如今想想,是不是自己太过小人之心了?   
  酒过三巡,青牛嘴巴张了张,欲待说话,李进倒是先开口了:“三们哥哥,如今兄弟我重任压肩,一直没个人倾诉一下。今日三们哥哥来方,小弟真有满腹愁肠诉说,来来来,先干了这一杯。”   
  又喝下一杯,青牛的嘴巴又一次张开:“呵呵,其实这一次……”   
  “嗯,这一次咱们兄弟见面,只谈情谊,不涉及门户之见。来,再干一杯。”李进心里暗笑,却也有些无奈,知道这三个家伙肯定是奉了法旨前来。但李进却是不希望他们把这些事情挑明了,以免伤兄弟和气。   
  金角、银角和青牛虽是妖身,但终究也是老君门下,按门户之见,那应该是对头才是。不过李进很难将三个曾经共患难的朋友兄弟,当作敌人来看待!   
  字数:3074   
→第370章 … 归还部分法宝←   
  绕来绕去半天,青牛和金角、银角硬是没有将话题引入,酒倒是喝了着实不少。李进察言观色,也知道对方必然有什么不好开口的话。   
  当下然开口就是一句挑拨的言语。好在列位师兄都是道德之士,不会吃赵公明这一套,但心中总觉得不能不防。   
  姜子牙正色道:“闲话休扯,只谈道德。公明道友上一杀劫灾难未脱,何以这一劫中,又自寻烦恼,自甘堕落呢?”   
  “何谓道德?道德不是你阐教所定,天命所归,才是道德。这一杀劫当中,鹿死谁手,还未得知,子牙你何必逞口舌之能?有何神通手段来破我阵法,尽管施展。”赵公明对玉虚门下这套仁义道德早已腻歪了,很不待见。   
  “冥顽不灵,冥顽不灵。”姜子牙大摇其头,骑着四不相,在外围游戈看阵。   
  那三仙姑中的琼霄笑道:“姜尚,纵是你师当年,来会此阵,也有到阵中来才见分晓。你在外围,怎看得出门道?不是自欺欺人么?”   
  姜子牙大窘,说实话,他摆出看阵的样子,但人外看上去,一片雾茫茫的,也不知道深浅,却是半点门道也没看出来。被琼霄一口叫破,老脸微红。   
  “想来是上一劫中。被黄河阵惊破了胆子,个个畏缩不前了吧?”碧霄也是跟着嘲笑道。当初玉虚宫门下十二金仙,被混元金斗一个接着一个,全部拿了进去,一个都没剩下。削了顶上三花,胸中五气。天门被闭,泥丸被封,等于就是凡夫俗体无异。正是因为那一劫,耗费了他们近千年,才慢慢恢复了元气。可以说,十二金仙之所以如今混得这么惨,很大的功劳应该记在三仙姑头上。此时听碧霄嘲笑,自然没有一个有好脸色,不但尴尬,也是颇有些怒色。   
  赵公明将阵中缝隙略略张开,对姜子牙道:“姜尚,我给你开一条道路,你敢进来观阵否?”   
  姜子牙笑道:“有何不敢?”当下问杨戬要过玉虚杏黄旗,罩在头顶,拍着四不相。从那夹缝中钻了进去。   
  姜子牙的修为,虽然大有精进,但毕竟不如他师父元始天尊那么来去自如。进阵之后,弯弯曲曲只觉得道路无数,催动四不相,竟然一时不知道如何择路,情知这是幻想,却是彷徨无策。   
  忽然想到盘古幡在手,拿了出来,对头眼前雾气一刷,眼前的幻想立刻被刷得无影无踪,现出了第一个拐弯口,正是黄河阵地第一个隘口。赵公明跨虎伏在关口,笑道:“姜尚,你进来观阵,我也不趁人之危用法宝拿你。不过你要是想从阵中解救俘虏出去,那就休怪我不讲道义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