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33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33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PS:今天周一比较忙,半天准备材料,半天开会,因此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我还得去写一份会议纪要。可以告诉大家的事,又一个小高潮要来了。)   
→第47章 … 一青一红,两根鸟毛惹祸←   
  揣着香囊,方寻一路都是甜蜜蜜的感觉,走路的步子都轻快多了。这还没筑基,整个人却好似轻盈了许多。自然,这跟心情舒畅不无关系,但更多的还是这菩提香囊的功劳。   
  还没等李进一行走完第三条通道,那汉子居然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进还只道这汉子想反悔,冷笑道:“你还跟着我们做什么?想要请客吃中饭吗?”   
  那汉子一呆:“吃中饭?”   
  “不请吃饭,你跟得这么紧做什么?咱们货物两清,莫非你想反悔不成?”   
  那汉子才知道李进是误会了,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我看几位是识货之人,想请你们帮个忙,鉴定一件东西。”   
  李进听到鉴定东西,立马来了劲,这可爱的羊妈妈,居然把自己的小羊羔送到狼外婆家搞鉴定。像这样的要求,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   
  “嗯,你这汉子总算是好说话的人。说到鉴定宝贝,我们多宝宗一向是很有自信的。”李进果然是人精,嘴巴一张,就是鬼话。只是他那貌似忠厚的表情,却把鬼话说得十成十像真话。   
  方寻眼睛睁得老大,什么时候多出个多宝宗了?   
  郭遇和黄河却是忍不住对李进一阵崇拜,祖师就是祖师,随机应变能力也如此出类拔萃,不服不行呐!   
  那汉子似乎还在犹豫,不住搓着手,最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道:“几位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李进和郭遇交流了一个眼神,随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根据判断,这汉子虽然也是修道中人,却只是在引气阶段,又不是出自名门,一介散修,应该翻不出什么大浪。况且这汉子的表情根本不似作伪。   
  见了兔子,再不撒鹰,那就不是李进的风格了。借一步就借一步,只要不借他天机戒里的丹,这事就不算吃亏。有郭遇这元婴期的隐藏高手照料,对方料想也玩不出花样。   
  那汉子也是识趣,也没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只是来到了大厅休息处,找了张角落的桌子,一屁股先坐了下去。   
  这就算是借一步说话?郭遇心中苦笑,随手布了道防窃听的结界,这才坐下。   
  “有什么东东,现在可以亮出来了吧?”李进懒洋洋问。   
  对方的表情仍是有些魂不守舍,不太放心地张望了下四周,小心翼翼道:“不会隔墙有耳吧?”   
  何止是隔墙有耳,这整个地下黑市,不晓得有几百双耳朵在窃听,只是修为低的人,根本不知道罢了。峨嵋派身为南宫世家的幕后支持者,对整个局势自然全局掌控了。   
  他越是如此,李进却越是心痒难搔,不悦地道:“虽然这里是黑市交易,但买卖双方都有规矩,你怕些什么?”   
  那汉子颇有些为难:“这事说来话长,如果不能保证百分百没人窃听,我是不方便说。”   
  郭遇淡然道:“你但说无妨,不要罗嗦了。”   
  这就更加让那汉子看不懂了,黄河看起来年纪最老,身为师父,却是一句话不说,神情还有些畏缩的坐在角落,倒是李进这身为“徒弟”的十分嚣张。这多宝宗,还真是没上没下。   
  不过他现在显然不关心这些,对着郭遇和李进凝视半晌,忽然问道:“你们手头还有二十枚六阳回魂丹是吗?”   
  李进和郭遇听得面面相觑,这话怎么说?看这汉子的表情,似乎也没有杀人劫货的野心,那么如此一问,难道是话中有话不成?   
  以退为进是李进一贯的手段,只听他笑吟吟道:“区区六阳回魂丹,对我们来说不成问题。虽然目前手头只有二十颗,但我们海外同道精通丹道者颇多,只要肯去求一求,上百颗还是能弄到手的。”   
  也不方便说的太多,要是告诉对方自己完全有能力批量生产六阳回魂丹,倒显得太过骇人听闻,把对方吓倒了,到时什么鬼主意都打不了,岂不可惜?所谓过犹不及嘛。   
  那汉子闻言,果然大是心动,随即一脸的患得患失:“你们海外同道,就是富裕,我们这些穷散修简直没法比。我这里有两件东西,是某次冒险得来,也不识得什么货色。南宫世家是出名的靠不住,好东西谁会拿出来?因此十分为难。我看几位出手阔绰,是吃得起亏的人物,因此斗胆邀请你们,其实也是为了那六阳回魂丹啊!”   
  真是满腹辛酸从头道来。不过他这番作为,倒是让李进等人多出了几份好感。至少他没有掩饰他的企图,接下去就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样的宝贝,迟迟不肯拿将出来。   
  李进为了打消对方的顾虑,索性装大尾巴狼装到底,一副慷慨激昂的口气,拍着胸脯叫道:“这位仁兄何必如此作女儿状?有什么难言之隐,想说便说,不想说便罢。若真有为难的地方,身为同道,能帮衬你一把,还真能见死不救不成?”   
  那汉子差点被他的大义凛然折服,不过人心隔肚皮,尤其是修道中人,更是要隔几层肚皮,这话虽然听着很受用,但自己已经过了那种冲动的年纪,不会被对方几句好话一说,就恨不得跟人家掏心窝子。   
  又是一阵犹豫,看到李进表情中露出不耐烦,随时打算拂袖闪人,这才下定了决心,右手从袖子中伸出,手掌摊开,赫然露出一红一青两根羽毛。   
  李进差点没挽起衣袖去揍对方,强忍怒气问道:“你要我们鉴定的就是这几根鸟毛?”   
  那汉子听李进如此一说,十分难堪,嗫嚅道:“这鸟毛难道不是宝贝吗?我看它们不像是寻常之物啊!不会的,我当时亲眼看到一红一青两头大鸟急弛而过,掉下两根羽毛被我捡到。如果不是两只大鸟吸引了峨嵋弟子的注意力,我早就被他们的巡山弟子发现了!”   
  郭遇忽然问道:“你是在哪里看到的?怎么会有峨嵋弟子赶热闹?”   
  那汉子的表情活象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但为了六阳回魂丹,他还是鼓足了勇气道:“几位既然是海外道友,告诉你们也不妨,但千万要保守秘密。我为了救我浑家的命,那日去摩天孤崖采集材料,不小心撞见此事……”   
  “摩天孤崖?”郭遇忍不住问道。   
  “正是!道友悄声,莫让西蜀同盟的人听到,否则天下之大,没有我黄某人的栖身之处。”   
  看着那汉子一煞有介事的样子,李进和方寻忍住苦笑,什么叫莫让西蜀同盟的人听到?青城派算不算西蜀同盟?要是告诉这家伙我们是青城派的,说不定立刻能把他吓晕掉吧?   
  蜀山除了各门派的道统所在地是禁区之外,还有四个地方是公认的禁区。无论是谁,未经同意,胆敢误闯进去,那定会遭到西蜀同盟所有门派一致讨伐。   
  这摩天孤崖恰恰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在修道界盛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妖魔界因蜀山而落,也因蜀山而起。   
  名镇妖魔两道的蜀山锁妖塔,据说就在在这虚无飘渺的摩天孤崖深处!   
  试问如此一个镇妖重地,岂是允许外人可以轻易闯入的?   
→第48章 … 不期而遇,不是冤家不聚头←   
  就在李进想要开口告辞的时候,那汉子忽然脸色大变,慌乱中,连忙将脑袋耷下,似乎怕被人认出来似的。   
  郭遇已经感应到几百米外,有道锐利的目光朝这边看过来。   
  “是他?”郭遇的口气充满了不可思议。   
  李进也看到了,来人居然是那天在拍卖会上撞见的那只兔子,还是那欠扁的装束,手里摇着的还是那把该死的纸扇,表情更是那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   
  能让胡宗庆这元婴期的高手吃鳖的角色,绝对不能轻视。李进虽然对他没什么好感,却是丝毫不敢怠慢。心中十分可惜,偏偏是今天这个场合撞到他,不能暴露自己青城老祖的身份,从而错失看这可恶兔子吃扇子的情形,真是太遗憾了。   
  “他过来了,他过来了……”那汉子喃喃道,声音居然哆哆嗦嗦,就跟将死之人见了黑白无常来索命似的,这一只死兔子,有那么可怕吗?   
  李进不解,郭遇同样不解。   
  “几位朋友,别来无恙啊?”这兔子就跟见了老熟人似的,热情洋溢的走了过来招呼着,就差一个热烈的拥抱了。   
  李进第一个反应过来:“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吧?”   
  他故意强调“小姐”二字,明显是嘲讽对方什么模样不好长,偏偏要生得一副娘娘腔?   
  哪知道对方根本不在乎,笑嘻嘻道:“怎么会认错呢?上次拍卖会才过了几个月,要是认错了人,我不得把自己这双眼睛挖出来啊?”   
  李进开始冒汗,这死兔子真的有那么神吗?连峨嵋和南宫世家的人都没认出来,他却凭什么一眼就认出来?难道说兔子的感应能力比平常人要强一些?   
  对方却是得理不饶人似的:“几位乔装打扮混到这地下黑市,不会是和南宫世家有什么过节吧?我听说西蜀同盟向来是同气连枝,情若手足的嘛!”   
  李进冷笑道:“这么说你也知道我们是青城的人嘛,怎么样,你的扇子今天洗过没有?我还等着你当众表演吃扇子呢!”   
  “好啊,只要你们敢当众承认你们是青城的人,我立刻把扇子吞下去,说到做到!”   
  要不怎么说狡兔三窟,兔子果然是大大的狡猾。在这种情形下,李进等人要是暴露青城派的身份,不遭到同道唾弃才怪。   
  “算你狠,死兔子。今天就先放你一马。”李进腹诽了几句,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又开口嘲笑问道,“那颗离尘丹,质地还可以吧?说起来,我早知道是你搞的鬼,可惜了胡宗庆那个大傻瓜,还被你栽赃陷害,一张老脸丢到了裤裆里。”   
  打蛇中七寸,这下果然是掐得很准确,兔子闻言果然变色,不过也只是在那零点零一秒的瞬间,随即换出一副毫不计较的表情:“原来你们果然早就认识了那颗丹。现在修真界都说青城有了离尘丹,晋升一流门派是指日可待。看来,那次所谓的避劫丹,是你们青城故意炒作的行为咯?”   
  李进心中却是极度不爽,他本想欣赏一下这死兔子勃然变色那瞬间的生动表情,哪知道这兔子居然城府这么深,看来是个劲敌啊。   
  原先那汉子见他们聊得正欢,挪着脚步,正想趁机溜走,刚一抬脚,那兔子眼睛一瞪:“黄森,你胆子倒是不小啊,居然敢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我倒是有些佩服你的胆识和痴情了。咱们的恩怨,你莫非想求助外人不成?”   
  那汉子一开始还以为兔子没认出他来,抱着三分侥幸心理。这一道破,真是万念俱灰,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哪知道那兔子道:“快给我滚吧!你们那点破事,我才懒得去管。不过你要是想活命,最好还是远走高飞,逃得越远越好。否则……”   
  即使是不怎么斯文的话,说在兔子嘴里,都显得斯文气十足,就这点,连方寻都不得不承认,比李进有风度多了。   
  有一句话叫作“凡是敌人不爽的,那对自己一定是很爽的”。李进也不晓得为什么,看到兔子这神憎鬼厌的表情,就大大的不爽。这股不爽只有让对方不爽了,才能爽起来。   
  “风度,注意风度啊!这位黄森大大刚才不是要跟我们做交易啊。嗯,这二十颗六阳回魂丹给你,添头再加一枚离尘丹,换你这两根鸟毛。”   
  这完全叫作挥霍无度,可是李进不在乎。偶尔为之,这点本钱,他还是有的。   
  黄森逃过一劫,本打算立刻闪人,但李进这么一说,硬是把他的脚步给拉住了。   
  “这话不是拿我开心吗?”他还真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好事。   
  “喏,丹在这里,自己拿过去点一点。把鸟毛拿过来。”世事无常,刚刚李进还因为鸟毛差点找黄森动粗,这会居然出高价收买。   
  “啧啧啧啧,好大的手笔啊。光这离尘丹一枚,就能将今天出现的东西打包交换走一半。没想到居然换两根鸟毛,阔气啊阔气。只是可惜,这样的好东西,拿去填棺材坑,实在可惜。”兔子的口气,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酸葡萄心理。   
  “谁让我跟这位黄道友一见如故呢?有些鸟毛都不如的人,就只好耍耍小阴谋小诡计,可惜只能骗骗胡宗庆那样的蠢材啊。”   
  “你……”兔子终于抵抗不住杀伤力如此强大的言语。   
  黄森得了丹药,早就拍屁股闪人。再呆下去,这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