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3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3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兔子终于抵抗不住杀伤力如此强大的言语。   
  黄森得了丹药,早就拍屁股闪人。再呆下去,这中间的火药味就能把他呛死。   
  终于收到理想的效果,看着兔子青一块白一块的面部表情,李进十分的受用。   
  “嗯,今天的收获总算不小,就到此为止吧。”李进自言自语似的道。   
  其他人当然没什么意见,毕竟这里不青城,再呆下去,万一对方盛怒之下,把本方的青城身份暴露出来,这脸皮就丢大了。   
  南宫世家是好捏的柿子,但是峨嵋这座大山,还是横亘在青城之前的大障碍啊。   
  看着扬长而去的李进,兔子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你……请等一下。”   
  李进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平时每次看到兔子,都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说话都是带着七八分傲气,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这会儿居然用“请等一下”的措辞,难道太阳从西边出山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李进还是很乐意坐下来好好欣赏一下夕阳美景的。   
  “怎么?还有什么话要说?”扯足了顺风船的李进,自然要赢回那些优越感。   
  兔子微微咬着嘴唇,口气幽幽地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我有那么大的敌意,难道就是因为那颗破丹不成?你别忘了,我还帮你骂过胡宗庆呢!”   
  这算什么?妥协还是求和?李进很享受这些。不过对方想表达的肯定不止这些,还是再听听他接下去想说什么吧。   
  “如果你我之间能够消除误会,也许我们之间可以做笔交易。我敢保证,这个交易对你来说是绝对划算的!”兔子的表情很认真。   
  “交易?什么交易,说来听听。”李进终于发话了。   
  “既然你们青城是炼丹大派,我想请你帮我炼一颗丹。”兔子终于承认李进的青城身份。   
  “什么丹?”李进见他满脸认真,倒是十分好奇了。   
  “避劫丹!”兔子一字一顿,道出了他的意图。   
→第49章 … 诱之以利,君子可欺之以方←   
  “你疯了。”这是李进甩给兔子的话,说完,转头就走。   
  “喂,你难道听听我报价的勇气都没有?看来趾高气扬的样子,还以为是有真本事的人,原来只是个色厉内荏的小屁孩罢了。”兔子这几句话像是自言自语,但又加了“喂”这个发音词,而且分贝也很高。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色厉内荏的小屁孩,李进努力摆出很平静的样子,冷冷道:“一,如果我们会炼避劫丹,那天还会去参加那拍卖会么?二,据我所知,炼避劫丹至少要有元婴期的丹师,你倒是去给我找一个过超过心动期的丹师出来;三,我还没想到……”   
  兔子本来也是没抱多大希望,听李进这么一说,本来还抱有一丝残念的他,脸色顿时黯淡下去,就好象听到世界末日将要来临的消息一样。   
  察言观色,李进知道这兔子家里肯定也有人即将渡天劫,否则的话,怎么会那么急切想要得到避劫丹?这东西原本虚无飘渺,只在上古时期拥有过,如今的修真界,不可能有这么高档的玩意。   
  像他居然到这地下黑市来碰运气,那无疑是大海捞针。不过这种精神,倒是很可贵。   
  要不怎么说能者分分钟,外行一辈子呢?尤其是丹道,外行和内行的差别更是不可比拟。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连一颗离尘丹都不肯放过的人,能给出多高的报价呢?”李进倒不是没有做这笔交易的打算,渡劫,正如先前所说,避劫丹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嘛!   
  无论怎么说,对于渡劫方面,有了郭遇那次经历,自己已经算得上半个专家,那点自信一旦泛滥,就很难收拾的。   
  兔子眼睛一亮,就好象溺水之人摸到一根稻草,忙道:“报价当然不用担心,火梨交枣算不算极品仙果?沧浪青钱算不算顶级仙草?”   
  李进的眼睛也跟着亮了,随即冷静下来。这只兔子,看似柔弱,每句话可都是玄机重重啊。李进熟读青城典籍,尤其是炼丹篇里边,对上古的一些天材地宝有着详细记载。这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花异果。   
  这还罢了,要知道现场有方寻和黄河二人,都是等着大米下锅的人。一个是火属性,一个是木属性。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兔子显然已经看清了方寻和黄河的真实实力,显然知道他们是在等待筑基材料。   
  既是筑基,还有什么比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更合适的呢?这种千年难得一遇的奇物,就是在上古时期,也不是想要就能得到的。该不会是空头支票,拿出来诱惑人的吧?   
  方寻和黄河却是闷在鼓里,郭遇也是隐隐约约猜到些什么。   
  “哈哈哈!”李进仰天大笑三声,掩盖自己的内心的震动,“如果我们的对话发生在三千年前,你大概真能用那两物来交换我的避劫丹,可惜的是,在如今的修真界,既没有火梨交枣,也不可能有避劫丹。”   
  兔子冷笑道:“瞎子摸大象的时候,还说大象长得跟蒲扇一样呢!炼丹也许你是内行,可也不见得什么都知道吧?你要是能给出避劫丹,我就担保能交出那两种宝物。你这两位朋友,怕是还等着米下锅的吧?你难道就不为他们想想?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可是火、木两种属性的绝佳筑基材料。都说青城郭遇练到元婴期花了一百五十年,难道不是因为筑基材料找的好么?我可以用人头担保,如果以那二物筑基,这位小妹妹绝对能在百年内突破元婴,而这位老丈虽然天资平庸,也绝对不会超过一百八十年。”   
  这番话,要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方寻跟自己是上中学就认识的朋友,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是同学那么简单,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为方寻作打算。   
  黄河是他钦点的手下,以他护短的性格,不关照一下,也绝对说不过去。   
  问题是,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真有那么容易得吗?这可是上古都能排上号的仙果异葩啊。最重要的是,以芝草类材料筑基的话,从引气到凝丹的过程中,能吸收的天地灵气是最纯的。光就这一点上,即使是以上古异兽的血液筑基,也无法攀比。   
  以灵兽血液筑基的话,其进度最快,所衍生的危机也就越多。郭遇即是如此,当年以木燕之血筑基,修炼的过程中,可谓灾劫重重,能破丹成功,形成元婴,李进确实功不可没。   
  这回连郭遇都不得不羡慕方寻和黄河,心想自己当年要是能遇到沧浪青钱这样的好东西,百年内破丹形成元婴绝对不在话下。而且过程中也绝对不会那么辛酸艰苦。   
  可是,木燕本就是可遇不可求之物,他总不可能轻易放弃,坐等天上掉馅饼吧?有时候,一旦错过,可能就是千古遗恨。所谓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就是这个道理。   
  方寻和黄河这回算是听明白了,自然是流露出不胜欣往的神色。看得李进连呼上当,这兔子分明就跟拿着棒棒糖欺骗小朋友的奸商没什么两样,其目的还是为了让大人掏钱包来买单。避劫丹?哼!老子压根就不会,不过有好东西,却是不能放过的。   
  “怎么样?说实话,这两件宝物,任何一件,都可以换到一枚避劫丹。这个你大概也不会否认吧?如果不是看在青城派在上八派时期属于炼丹大家,我才懒得做这样的牺牲。狼还没套住,总不能先把孩子垫上吧?”兔子不知不觉的,又把主动权掌握到手里了。   
  在李进心目当中,兔子的为人是糟糕了点,但这几句话倒是比较实在的。避劫丹毕竟只是外物,也不能从根本上渡过天劫,只能起到辅佐作用。可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就不同,可以从根本上改变方寻和黄河的命运。   
  孰轻孰重,他很清楚。如果他手头真有避劫丹,他会毫不犹豫拿出来交换。兔子再狡猾,也别想拿假东西来忽悠他;论打架?元婴期的郭遇够兔子喝一壶。   
  经过剧烈的权衡,李进决定试一试。要真是有火梨交枣和沧浪青钱,还得应那句老话:天予不取,反遭其祸啊。   
  兔子其实心里也没底,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存在避劫丹。可他却偏偏不肯放开这一线希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固执地认为,在李进身上寄托着避劫丹的希望所在。这是直觉,用任何道理都没法解释。   
  “好,既然如此,咱们下个周五,还在这里见面。”李进终于拍板。下个周五,也就是交易会的最后一天。作为大结局,到时肯定会有压轴戏,没准还能捞到一两件宝贝呢?   
  两人虽然击掌为誓,但彼此的神情,却还是一副不愿领教的样子。很显然,买卖双方即使做成了这次交易,也是谈不上什么仁义的。   
  各取所需吧,这是郭遇的总结。别人不相信李进,他却是百分百信任的。渡劫,祖师爷爷就是专家!   
→第50章 … 斗室血战,老实人不老实←   
 03237宿舍,窦乐打着他的单机游戏,张老实还是那个一百年不变的造型,看书学习。只有王冲十分无聊,人生地不熟,又没伴一块出去玩,只能窝在宿舍里。   
  “妈的,老大真是不讲义气啊。有了异性没了人性,周末就不见影了,也不知道去哪风流快活去了,郁闷啊。”王冲第二十次抱怨道。   
  张老实天生对杂音免疫,似乎完全无视王冲的存在,窦乐却被唠叨的十分无奈了,只得道:“大个子,没事你去操场打球嘛,你不是说你是篮球飞人嘛?”   
  “砰!”王冲还没来得及说话,门被揣开,携带着一股杀气,几个如狼似虎的暴徒冲了进来,顺手将门反插上。   
  王冲立刻感觉到不妙,连退几步:“你们想干什么?”   
  这种架势,对方想干什么,已经很明了,门被反插,无路可退。跳窗?虽然是03237,可是这楼的设计是有0楼的,二楼其实就是等于三楼。跳下去,很难保证不摔出事来。   
  “臭小子,今天哥几个就是来教训教训你,让你明白为什么马王爷会有三只眼。”这群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手臂胳膊都是文身,绝对是那种提着脑袋上路的黑道马仔。   
  王冲头皮有些发麻,他还是低估了局势。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了那群大四的家伙,会有麻烦上身,但他还是天真的认为,学生之间的恩怨,会按校园冲突的规矩来解决,哪想到对方居然不动声色之间,居然把黑社会都招来了。   
  不怪敌人太狠,只怪他自己太嫩。望着对方五条大汉,王冲知道自己今天是栽定了。   
  “几位,这事跟我同学没关系,你们先让他们出去,要不我跟你们到外面解决。”王冲总算没有丢掉方寸。   
  说话间,朝窦乐等人连丢眼色,示意他们出去。   
  “想得倒是挺美,让他们出去报信么?”当头那头发染成绿色的家伙狞笑着,“兄弟们,速战速决,完事了帝王城喝酒打炮去。”   
  另外一人指了指窦乐:“这个小子也是同犯。咦?还有一个呢?上边交代有三个啊?另外一个不像是他啊。”   
  他指着张老实,又看看照片,有些对不上号啊。很显然,李进也在他们的捕猎范围之内。   
  “别管那么多,动手!”绿毛显然是一群人当中的指挥官,一马当先,向王冲那边杀去。   
  其中一人快步冲向窦乐这边,一手拿起他的笔记本电脑,朝地上摔去,同时一记直拳,砸在了窦乐的黑框眼镜上。可怜的窦乐,立刻成了黑眼圈。抱着脑袋,痛苦地蹲了下去。   
  这真是无妄之灾,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窦乐三两下就被撂翻,倒是省事,也勉去了一顿皮肉之苦。倒是王冲困兽犹斗,原先三四个对付他的人,却还是很难收拾的下。   
  窦乐这边倒下之后,立刻形成了五个围攻王冲一个的局面。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虽然王冲有那么几下,但毕竟是庄稼把式,不可能像孤胆英雄似的以一敌五,还能谈笑自若。这些混混都是亡命之徒,也练过拳脚,终于把王冲挤在了阳台的角落,拳脚交加。   
  王冲也是个硬汉,即使如此,也没有放弃反抗,怒吼连连,嘴巴鼻子都是血迹,却还是不愿就此束手就擒,还在负隅顽抗。   
  窦乐虽然胆小,但毕竟还是讲义气的人,挣扎的爬起来,要去开门求救。这时候,他发现身边人影一闪,那个传说中老实无比的张老实,摸起了靠在墙角的拖把,踩成两段。大吼一声冲了上去,照准那绿毛后脑勺,使尽吃奶的力气砸了下去。   
  “啊!”的一声惨叫,绿毛的后脑勺立刻开花,仰天倒下。   
  张老实这农村娃,手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