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5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5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樱媚憔螅媚憧瘢绞迸赖奖本┤ィ床焕鬯滥悖 薄  
  ……   
  吃完中饭,李进并没有去闭关,而是一大早就走进了校门,他可不是要洗心革面重整旗鼓什么的开始学习。相反,他独自一人,来到了教学楼后面的水池,也就是赵红所说的莲华池,其实就是一个大点的荷塘,却是校园一景。   
  看了一阵,李进终于找到了点门路,嘴角浮出一丝微笑。他要找的东西,终于找到了。   
  所谓泉有泉眼,塘自然也有塘眼。这是水源所在。这水自地底来,是天然活水,水土两大元素相生相克,相辅相成,才有这口荷塘。   
  伸手入怀,摸出一枚土黄色的丹丸,看了一眼,两指一捏,碎成了粉末,往那泉眼处撒了下去,如此一番举动之后,李进拍了拍手,对着那荷塘又神秘笑了笑,转身径直去了。   
  回到住处,他也不再忙活。炼丹非一朝一夕之功,再说,前阵子闭关数天,已经初有成效,炼出“异丹”十余枚,只是这段时间太忙,还没有空闲去验证丹效。这种丹,他是不会贸然让它们流入修真界地,因为这绝对是丹中另类,哪怕是一颗流入修真界,都会引起轩然大波,他还没笨到将自己往火坑里推的地步。   
  反正他也不急,坐在床上,吐纳一阵,还是觉得阵阵恶心。道家修炼筑基法,先从静功开始。其实修炼过程的每一小功夫,都离不开静功的作用。目前对于李进来说,最大的烦恼就是筑基了。   
  筑基,是道家修炼的入手功夫。喻之丹功,先要坚固自身形体,充实本元,然后修到高深层次,才有足够的保障。就好比建造房子,先要打好地基,才能保证房子坚固,因此谓之“筑基”。筑基越是坚牢,房子越是稳固。越是高大的建筑,对筑基的要求就越高。   
  修真也一样,筑基的得失成败,是内丹修炼的关键,可以说是直接决定着今后修真成就的高低。也就是说,大抵上,修真者的前途能走多远,从他筑基完成的那一刻,就已经大体决定,除非修炼途中,另有奇遇,才可逃出这个逻辑行列。   
  可见,筑基这个起步是何等重要。万事开头难,所以很多修真者,在没有好的机遇,没有上佳材料的情况下,情愿无限推迟筑基时日,也不愿草率完成,退而求其次。   
  因为,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谁也不愿在这节骨眼上含糊。然而,筑基的过程和功法,却是很简单,通常说是“百日筑基”,如果不是太蠢或者太聪明,一般从开始起,到完成筑基也就是一百天的工夫,假设有外丹辅佐,那就另当别论,等于搭乘火箭,速度自然会飞速提升,可能几天就速成了。可是这样好的外丹,却是不容易找地。   
  说起外丹,即使是藏龙卧虎的修真界,能比李进这个天才炼丹师收藏多的,也绝对是绝无仅有,也有可能是零。作为丹师,他的问题不在于缺少外丹辅佐,而是自身的身体机能居然无法培元固本,道家修炼,归根结底是要修炼内在的精、气、神三宝。   
  遗憾的是,在静坐调息的时候,李进还是感觉不到精气在自己经脉里流通,更别说进入丹田,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了。   
  别人百日筑基,李进却是千日筑基,还没有丝毫反应。难道自己的经脉真的如此脆弱?自己的丹田居然无法积蓄精气?   
  不可能,倘若是经脉太弱,无法承受精气冲击,那自己在吐纳的过程中,经脉肯定会有反应,哪怕是因为承受不住而爆,也总比毫无反应来得合理。他一直不相信燕赤行的话,不信自己是气门先天被封,可是如今所有的现象,却都朝这个方向靠拢。   
  就跟电流一样,正负两极碰状,哪怕是短路,也比没有反应正常吧?除非是电线断了。   
  难道,老子的经脉,竟是废了断了?不可能!经脉如果废了,人还怎么活得成?李进越想越不得劲,心里越加烦躁。   
  他终于体会到古代那些头发胡子花白的老童生是如何一种心境了。难道,老子这一辈子,注定要做一名为别人作嫁衣裳的炼丹师?   
  不,他绝不甘心,哪怕是把炼出来的丹都毁掉,他也不会白白便宜了其他人!更别说燕赤行这老魔头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收起心中烦躁,将禁制结界布好,李进又走出门去。他知道房东趁自己不在,肯定会偷偷来察看。这结界一布,肉眼凡胎就不能看出任何蛛丝马迹了。   
  回到学校,他若无其事地向教室走去。他心里比谁都明白,接下去有好戏看。   
  果然,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班里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朝他看了过来。李进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但表情还是装作十分不解的样子。   
  “嘿,李进,你小子这回出名了,知道不?莲华池的水见了鬼似的,竟然真的干了,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流走了。赵老师真是天才,居然一说就中!”同桌石强忍耐不住,叫道。   
  李进如何能不知道,莲华池没有见鬼,只是见了他而已。事实上,这一切都出自他一手策划。他将一颗土灵丹扔下池塘,改变了莲华池的五行结构,打破水土平衡。莲华池的土壤得到了土灵丹的滋补,产生了变异,土灵性剧增,开始反噬克制莲华池的水分,最终将之吸干。   
  对于修道之人来说,这只不过一个小小的五行游戏,道理很是简单。虽然李进筑基未成,无法以自身道力操纵五行,却能短时间引气,加上小小一颗外丹,已足够颠倒莲华池的五行了。   
  在几十道眼光的聚焦中,李进分明察觉到了来自方寻的那一道。他不看就可以知道,方寻的眼光里少了几分惊奇,而是多了几分疑问。   
  不为别的,只因李进在中午时说过一句话:下午就有好戏看。   
  难道,李进早就预料到了有这么一出好戏?他为什么知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方寻的芳心有些乱,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如此烦恼过,也从来没有哪个男孩子,能够让她如此好奇,有一种想了解他的冲动,这种冲动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抑制。   
  这时候,上课铃响了。让人意外的是,从来不迟到的赵红,在上课铃响过五分钟之后,迟迟还没有出现,这可不像她往常的作风。凭良心说,赵红虽然人品糟糕,但职业精神还是不容置疑的。像这种迟到现象,十年难得一遇。   
  同学们的猜测,纷纷向“莲华池奇迹”靠拢,慢慢的,李进身上渐渐被同学们惊奇的目光修饰出了一道光环,多出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这时候,赵红终于来了,铁青着脸,虽然极力调整情绪,但洞若观火的李进,还是可以清楚地读出她内力里的不安和惶恐!   
  李进无所畏惧,目光迎了上去,带着三分得意,三分挑衅,四分无所谓的表情。他要欣赏的,就是赵红那惶恐和不安的表情啊!   
  赵红重重将课案往讲桌上一放,但已难免有些色厉内荏,面对李进如此表情,作为班主任,作为这个班级的绝对权威,她头一次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气势上被完全压倒,内心甚至隐隐有些恐惧,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就是恐惧!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垫底的差生会产生如此恐惧的感觉~   
  “上课……”赵红只能以上课无力地掩饰着内心的惶恐。   
  这正是李进要预料到的,也是他想看到的现象。但他此刻却没有发现,方寻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正用惊奇和怀疑的目光偷偷打量着他!   
→第007章 … 五把菜刀起革命←   
 “李进,李进……”放学的时候,李进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当下停住了脚步。   
  方寻气喘吁吁地从后面追了上来,也不顾四周各种复杂的眼光,单刀直入对李进道:“你跑那么快干嘛?我要去趟办公室,你陪我去吗?”   
  李进眼中光芒闪过,上下打量了方寻好一阵,淡然问道:“是赵老师让你叫我去的么?”   
  一个下午过去,他的怒火也慢慢降下来,看着赵红那惶恐的神态,他也不想继续跟她一般见识,打算退一步,再怎么说也是老师。如果是赵红让方寻来叫他,不妨去办公室达成和解,那就再好不过了。他也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世俗的无聊纠缠上。   
  方寻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摇了摇头:“我叫你去就不可以啊?好歹也要给美女一个面子哦?李进,你就服个软,给赵老师道个歉吧?”   
  “道歉?”李进听说不是赵红要求和解,而是方寻的主意,心中冷笑,“赵老师现在是吃定我了,等着看我从学校爬到北京去呢!她巴不得看我的笑话吧?”   
  方寻意味深长的抬起头来,饱含深意的看了李进一眼,仿佛这一眼意图洞穿他的灵魂,直接窥视他的内心世界。   
  “你不会告诉我,莲华池的事情,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吧?”   
  李进心中一惊,表面却是十分镇定。晓得方寻这是试探自己,暗悔自己为了显露手段,差点忘了隐藏自己。他可不想暴露自身的秘密,当下矢口否认道:“我又不是神仙,未卜先知的本事,只是小说里写写啦!你当我是天道教主周青吗?”   
  方寻微微一笑:“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你了。其实,赵老师她是没什么恶意的,她也只是恨铁不成钢,希望每个学生都成材罢了。”   
  李进正要回答,眼角忽然瞥见一张神色不善的脸,正朝这边移动过来。赫然就是赵红。   
  “赵老师……”方寻迎了上去。   
  “哼,方寻,你怎么还不到办公室去?”赵红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对着李进又道:“你自己不上进也就罢了,还要带动别的同学跟你一样吗?莲华池的水是干了,我还等着你考第一,我好从学校爬到你家去呢!哼!”   
  “赵老师!”方寻喊道,想阻止,却已来不及了。   
  李进也不答话,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神经质似的点头,一路冷笑连连,直走到走廊尽头,消失不见。   
  方寻轻咬嘴唇,看着李进消失的背影,心中有些怅然若失。赵老师刚才那几句话,隐隐有挑拨之意,会不会是刻意在拉远自己和李进的距离?   
  “方寻,走罢!到办公室我要跟你谈谈。你最近的心态有些浮动,我看……”   
  方寻看了赵老师一眼,为她捏了一把汗。李进那一连串冷笑和今天一系列变化,让她觉得这场荒谬的打赌,输的人大有可能是赵老师。以她对李进的了解,他绝对不是那种空口无凭,脑子热了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愤青。   
  ……   
  “蝼蚁自己不懂偷生,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李进怨毒地想。   
  走出学校,他也没急着回住处,而是朝市区走去,他要去趟超市。   
  沃尔玛离学校并不算远,李进存了书包,来到了卖炊具的地方,一口气让服务员给包了五把不同型号的菜刀,付了帐,取回书包,这才回去。   
  就在他走出超市不久,方寻从另一边门进来,径直来到刚才李进付帐的窗口,问那收银员道:“对不起,请问一下刚才那个年轻人从这里买了什么?”   
  经过描述,又是刚走掉的顾客,加上李进买的东西确实有特点,别的什么都没有,独有五把菜刀,收银员笑了笑:“你说那个帅哥啊?他买了五把菜刀,说是生活需要。”   
  方寻心里一寒,菜刀?他要干什么?   
  收银员见方寻脸色一变,也不由变色:“他不会是买菜刀去做什么坏事吧?”   
  方寻苦笑摇头:“当然不是。”   
  心事重重走出超市,方寻心里也是打鼓,到底是不是做坏事,她实在拿不准。事到如今,她只能安慰自己:不会的,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干那样的傻事?   
  可是,他要真的是想去砍赵老师怎么办?现在这个社会,学生砍杀老师这等血淋淋的案例太多啦!想起李进一买就是五把菜刀,方寻真是不寒而栗。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是绝对不允许他伤害赵老师的,我一定要帮助他!”方寻暗下决心。事实上,方寻的家世显赫,父亲是著名的武学世家传人,整个方氏大家族,也是一个庞大的古武世家,方寻近庙懂拜佛,虎父无犬女,身手也十分了得。   
  只是在这小小的中学里,她没必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手段罢了。   
  她打定主意,一定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让李进干那样的蠢事。   
  ……   
  回到住处,李进将书包一扔。又将天机戒指开启,从里边提出一只丹炉,捏了个手诀,引了一道天然火灵之气,点燃真火,顺手拿出那几把菜刀,端详一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