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6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6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回到住处,李进将书包一扔。又将天机戒指开启,从里边提出一只丹炉,捏了个手诀,引了一道天然火灵之气,点燃真火,顺手拿出那几把菜刀,端详一阵。   
  随即,几颗“水灵丹”扔进了丹炉,真火与水性丹丸立刻产生感应,发出滋滋的声音。再过半分钟,李进又将那五把菜刀一一扔了进去,随后又从天机指环中摸出几颗金属性晶石,也都扔了进去,借助这真火和水灵丹的灵气,淬炼晶石里的庚金之气,融入到几把凡铁打造的菜刀中,生生在菜刀中开启刀眼。   
  如果没有水灵丹镇住,真火的威力早就把凡铁打造的菜刀融化成灰灰了。这水灵丹的作用,其实只是调和水火阴阳,平衡五行之效。否则南火克西金,别说是凡铁,即使是那几块晶石,也会被完全融化。   
  丹炉里发出“镪镪镪……”的金属鸣叫声,李进闭着两眼,满脸微笑听着这动听的声音,他知道,这是庚金之气与凡铁融化,在菜刀中强行开启刀眼的声音。   
  蓦地,轰地一声,丹炉真火忽地熄灭,五把菜刀纷纷从炉口窜出,全身兀自散发着那种金属鸣叫之声,经此淬炼,五把菜刀仿佛被注入了无限生气,如同那初生的婴儿一般,立刻有了灵性,如同被赋予了活力的生命体!   
  “好,好!”李进大乐,当真是一法通,万法通。不想自己身为炼丹师,炼起器来,却也是颇有大师手笔,竟能化腐朽为神奇。抚摩着几把新鲜出炉的菜刀,李进心中舒畅,叹道:“不想炼丹炼器,如出一辙,果然都是一味道心为引,一法通,万法皆通。他日我若证得天道,今日之功不浅。哈哈!”   
  其实,他自己也明白,自己加工这几把菜刀,也不是什么点石成金的生花之笔,自是不能立刻就让它们从凡铁变成仙器。当真要点石成金,却还要加工打磨。这也是李进打造这几把菜刀的初衷。他的目的不在于打造防身武器,还是为了试验自己所炼的“异丹”到底能不能如书中所说的万物皆可受用。   
  他耗费心机让这几把菜刀从凡铁吸收庚金之气,开启刀眼,正是为了让凡铁有吸补仙丹的能力,否则再好的仙丹,面对顽石一堆,仍是一筹莫展。   
  不过他也有自信,自己这几把菜刀,比起周星驰演的零零漆那把杀猪刀,应是绰绰有余了。斩杀修真以外的任何后天高手,绝对不在话下。   
  要知道,后天的究极高手,才能勉强和先天高手一战。你想修炼静功,在道家修炼功法之中,只是基本功的起步功课;而在气功之中,却属于最高层次的功法。可见内丹与气功的层次完全是有着天壤之别,这也就是先天高手和后天高手的本质区别。   
  李进由丹入道,入门就是先天级别,虽然筑基不成,修炼内丹尚无眉目。但终日有外丹进补,打熬筋骨,塑造肉身,在身体方面,后天高手再强,也是难以伤之分毫的,对于世俗的一般器械来说,他早就超过了刀枪不入的水平。   
  结了个五行小阵,理顺五行,调和阴阳。将菜刀纳入阵中,五颗“异丹”拿在手上,分别代表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对准刀眼,打入刀中。   
  果然,那异丹分别依了五行落入刀眼之中,菜刀立时产生感应,欢鸣之声更甚,竟在五行小阵中载歌载舞起来,就好比分到糖果的孩童一般欢天喜地。   
  李进目睹这一切变化,好不得意,他知道,自己这第一步,总算是走对了。五把凡铁打造的菜刀,尚能受丹,更别说其他仙家之气,灵性更重,焉有不受之理?看来撰写这本《青城道诀》的作者,真是个高人啊!而那撰写玉简所载之诀的人,更是高人中的高人啊!   
  眼看试验初步成功,李进收了阵法,取菜刀在手观看,受了丹的菜刀果然从色泽和神采各个方面,都有了本质的变化。眼下,别说削铁如泥,就是再硬十倍的铁,一样跟切豆腐似的简单。   
  有了这份收获,李进也暂时忘掉了自己气机被封,无法结丹的烦恼。他哪知道,他这五把菜刀起革命的开始,果然为他日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第一步!   
  接下去,该是要好好准备一下俗务了。他可不想自己从学校爬到北京去!   
  再者,他也得为上大学做些准备了,这些,在他的脑子里早就有了规划,一切,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程序罢了。   
  他悠然地忘向西方,那一座绵延千里的仙山,此刻,山里的剑仙们都睡着了么?青城,这个陌生的名字,原来藏着如许之多的秘密呵。   
  (PS:看此书的读者,请放心收藏吧,本书目前还有部分存稿,重楼我也在不断写稿,更新的事,大家也不用担心。目前重楼只希望大伙收藏+推荐。其余的事,交给重楼搞定。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   
→第008章 … 老虎不发威,当成病猫欺←   
  对于一个成功的炼丹师来说,李进在毫无内丹基础的情况下,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完全取决于他坚忍执着的本心,也就是《丹诀篇》里反复强调的道心。   
  道心不昧,坚定不移,朝准一个目标,心无旁骛,这对于一个少年来说,加倍的不容易。李进知道,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必须在前进的道路上始终坚忍不拔,专心致志。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从小玩《仙剑》游戏长大的李进,对于蜀山始终有一种微妙的感情,一方面,对于那些御剑乘风,朝游北海暮至苍梧的剑仙有种莫名的崇拜,也时常做一些这样的梦,自己有朝一日亦能驾起一口飞剑,遨游四海,纵横天地;但另一方面,他又无比痛恨蜀山的锁妖塔,因为它先是镇住了灵儿,后又夺去月如的命。   
  现阶段,飞剑是还没有,不过菜刀倒是有五口。好好打磨一下,用作飞行道具还是勉强可为的。不过内丹不成,无法引气,终究还是难作长途跋涉。如果仅靠神识操控,到了一定程度,也不是不行,只是万一遇到个意外什么的,没有防御之力,精神之力再强,也是无用,终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   
  说来说去,还是要炼内丹,炼气化神,做好精气神三宝的功课,才是王道啊!   
  人逢喜事精神爽,接下去的日子,李进没有什么牵挂,三十颗化神丹不足挂齿,暂时还不必列入议事日程。反正离燕赤行半年出关之期还早着呢!这段时间,他倒真是花了心思在学习上。如今的李进不比凡人,别说受了那么多丹,就是他那天生超强的精神力,如今被他深度挖掘,已成不可阻挡之势,世俗这些俗物,对他来说根本形成不了挑战,任何一门功课,一经点拨,立刻了然于胸。只花了短短半个月时间,他已经把这三年拖欠下来的功课补足;又花了半个月时间,找了大批习题来自我测试,几乎没有任何难关。   
  这些事情,他当然是不会提前暴露出来地。好在一个月的时间飞速过去,下一次月考,已经如约而至。不知道怎么搞的,李进发现同学们看他的眼神里,渐渐多出了几分同情。唉,看来即使出现了莲华池奇迹,大家还是不看好他啊!   
  当然,有两个人却是例外,第一个就是方寻,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她有着一个强烈的自我暗示,这回赵老师会栽!另一个却是当事人赵红,不知为何,月考越是逼近,她内心的惶恐就越甚,每次偷偷观察李进那淡然的眼神,她莫名其妙就会一阵空虚,觉得掉进了一个无底洞,完全没有个深浅。   
  最要命的是,师生二人赌的这个局,已经在全校范围内传播,成为枯燥的校园生活中鲜有的热门话题。大家在谈论莲华池为什么会干的同时,却并不看好李进,大家只是知道李进怎么能够从学校爬到北京去。   
  最镇定的反而是李进本人,他每天照常上课,准时放学。不迟到不早退,以一个正常学生的要求自律,倒也让人无法捕捉任何信息。如此难免有人背后说他临时抱佛脚,已经晚了。   
  不管怎么样,月考还是如期举行。文科的考试只有语文、数学、外语和文科综合四门考试。总共消耗了两天时间。考试期间,李进也没有过分显摆,虽然每门考试他都没花上一半时间,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并不提前交卷,出什么风头。   
  在最后一门考试结束铃声响后,他交上了卷,微笑着出门。为了避免有人在试卷上动手脚,他在上面布了道简单的结界,谁要是想改动他的试卷,那是自讨苦吃。如果没有意外的话,750的总分,拿个740是没问题的,如果这分数还拿不到第一,他爬到北京去也没话好说。况且考过后,大家都议论纷纷,说本次月考难度较上次为大。   
  “李进,考得怎么样啊?”这方寻真是个妙人,还真有些神通,无论李进什么时候走,她都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出现。   
  “感觉挺好,要是你不跟我抢,那我争个第一问题应该不大。”李进半开玩笑的道。   
  “这次题目好难,我估计都很难上七百分。”方寻有些沮丧。   
  七百分其实已经是很变态的分数,听方寻这么一说,他倒是肃然起敬,人家方寻这可是扎扎实实下的苦功夫,半点取巧也没有。看来清华北大,就是为这类变态考试机器准备的啊!   
  “你还担心什么,老赵不是说了,全国的大学那是随你挑选,对了,你选好没有?”   
  方寻似乎也在为选学校的事情烦恼似的:“我还没拿好主意呢!我对大学没什么特别的挑剔哦。你呢?”   
  “我啊?老赵眼中的倒数第一,只怕人家补习班都不愿收留我呢,还挑什么大学?”   
  “装!还跟本小姐装呢!我说李进,你真想让赵老师一世英明,毁于一旦啊?”说到班主任赵红,方寻有些担心地问。   
  李进原则问题不让步:“现在的问题是赵老师想让我一世英明毁于一旦啊。从学校爬到我家近,从学校爬到北京却是远呐!孰轻孰重方寻你不会看不到吧?”   
  “唉!你们都太犟了。先不说这些了。今晚不上晚自习,你有什么打算啊?”   
  “没什么好干的。博尔赫斯说,男人一辈子在战场和床第间徘徊,虚度此生。我刚从考场这个大战场下来,只剩下床第之欢了,别想歪了,我说的只是睡觉哦!”李进心情大好,开起了带点荤腥的玩笑。   
  方寻虽然大方,却也嫩脸一红:“呸,我才没想歪,是你自己本来就打着歪主意呢!”   
  “打你歪主意的是那些哥们呐!”李进笑了笑,指着停车场旁边一群男生,正流里流气望着这边,有吹口哨的,有肆意贱笑的,神态各异。   
  李进刚要撇下方寻,独自离去,身后却突然风驰电掣撞过几辆单车来。他也不躲,反而笑嘻嘻将脚掂了过去。   
  “李进,你疯了啊?他们要撞你……”方寻话还没说完,三辆单车东倒西歪,三个找茬三名男生或抱腿,或捂额,哭天抢地喊起痛来。   
  “我的腿断了!妈啊!”   
  “我的额头破了……呜呜。”   
  “嘿嘿,小爷我失陪了。”看着这群废柴,李进还没无聊到跟他们纠缠,拔腿要走。   
  “喂,姓李的,最近很出风头啊?怎么着?撞了我哥们就想走不成?留下来亲热亲热吧?”一名戴着黑框眼睛,染了一头黄发的高大青年扳住了他的肩膀。   
  “把你的爪子拿开,老爷我没兴趣听你们聒噪。”李进停了下来。   
  这个黄毛小子李进还是知根知底的,名叫徐书豪,是本市常务副市长的公子哥,平时纠集了一伙党徒,在这三中一带,打上初中时,就常干些扎人车胎,背后扯人裤子的勾当,经过五六年的洗礼,如今也算是个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跟李进一样,也是初中就在这市立三中上学。在初三之前,没少欺负过李进这个外乡人。李进虽然不是睚眦必报之人,却对他没甚好感。   
  “哈哈,这几年没怎么亲近,小李子你脾气见长啊!看来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成材啊!这三年来,老子确实对你管教太少了,是我这做爸爸的不对啊。”徐书豪口气轻描淡写,一副吃定李进的样子。   
  看着李进的脸色倏地泛起青紫之光,方寻就知道这是出事的征兆,因为李进顶撞赵红时,表情也是这般模样,活似要吃人一样,让方寻这武学世家出身的人,都忍不住感到害怕。   
  “李进,咱们走,别跟这帮人一般见识。”方寻担心李进闹出大事,忙上去拉他。俗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以李进一介平民的身份,遇到徐书豪这衙内,除了退让没别的选择。   
  李进岿然站定,就好似一尊雕塑似的,冷冷盯着徐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