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算蒙混过关的客人,立刻脸色暗淡,面现惭愧之色。   
  “大维集团牛总,青花勾莲瓶一对。”   
  “徐明徐副市长,青花缠枝莲纹大碗一只。”   
  “杜如月杜小姐,夏奈尔5号香水……”唱到这里,刚才出言讽刺李进的女子脸色微有些红,她所准备的这点礼物,跟人家刚才几位的古董珍玩相比,就不是一点半点的寒酸了。   
  ……   
  “郑昆郑先生,20克拉天然绿钻一枚。”人群之中立刻议论纷纷,都被郑昆的出手震住了。这天然绿钻市场价至少是千万美金,还是保守估算。看来这郑昆的来历,果然不是一般的演艺明星那么简单啊。   
  接下去,各家的贺礼一一报上,都没有比郑昆更出彩的。紫髯伯皇甫春和追风客谢远身为武林前辈,也备了一份礼物,对于他们来说,所送的礼物,价值倒是次要,象征意义才是最重要的。天下能获得这两位老前辈贺礼的人,可谓屈指可数。   
  因此两位老人家的贺礼,是作为压轴大戏,放到最后才唱出来。   
  就当余老要宣布唱礼结束的时候,郑昆忽然笑着阻止道:“且慢,来者都是客,余老还漏了一位朋友的贺礼没有唱罢?”说完,故意朝李进瞟了一眼。   
→第010章 … 老婆,出来看剑仙←   
  余老眉头一皱,心想这位郑公子虽然风度颇佳,似乎度量略嫌不广,说这话肯定是要落李进的面子,余老心里比谁都清楚。李进的礼物,是小姐关照过不要唱的。他也绝对理解,像他一个普通学生,送不出大礼也情有可原。哪想这郑昆抓住小辫不放?   
  方寻心里更是把郑昆恨死了,无奈地向李进看了一眼,满是歉意。   
  “余老但唱无妨,小子的礼物叫明心玉,只是怕在场没有识珠慧眼罢了。”   
  余老无奈,听李进如此说,只得提声道:“还有小姐的朋友李进先生送明心玉一块。”说着将那礼盒晃了晃,打算草草应付过去。   
  “嗯?明心玉?”坐在皇甫春和谢远中间的那名汉子忽然眼睛一亮,全然不似刚才那漠不关心的表情。刚才余老一直在唱礼的时候,所有人都在争奇斗艳,关注场中情况,惟独他一个人低眉垂眼,一副入定的样子,此刻抬起头来,一脸关注,却让旁边的皇甫春和谢远怔了怔。   
  “郭先生有什么话要说?”皇甫春笑问。   
  那汉子双目精芒闪过,眼光从那礼盒中收回,淡然道:“明心玉是好东西,其他……嘿嘿。”   
  言下之意,别人从他那鄙薄的笑容都可以推测出来,显然是说其他都不值得一提。   
  皇甫春和谢远显然把这汉子的话当成金科玉律,不由得抬头多看了李进一眼。全场那么多富豪大亨,所送那么多贵重之物,都难入郭先生法眼,倒是这个少年随随便便一物,居然得到了郭先生的认可。   
  方有为也是一怔,赔笑道:“此物能入郭先生法眼,定是非凡之物。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此物妙在何处,还盼郭先生指点迷津。”   
  那汉子眼光扫遍全场,立刻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得罪了所有人,但他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微笑道:“妙就是妙,说出来你们也不懂。这样说罢,全场所有礼物加在一起,也买不到明心玉半个角,小方你说这是不是好东西?”   
  众人大惊失色,如果不是有皇甫春和谢远陪坐在两边,大家一定认为这个人疯了,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居然敢叫方有为小方,而且口气轻松自然,半点勉强的样子都没有。就是皇甫春和谢远,口气也没大到这样的地步吧?   
  方有为忙道:“是是是,既然郭先生法眼鉴定,方某当然拜服。”   
  他方有为拜服,不代表所有人的服了。在场哪个不是身世显赫的大亨权贵,几时受过如此鸟气,被人当场削了面子?心中都在琢磨此人大咧咧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汉子毫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看了李进一眼,眼光又停在了方寻身上,右掌摊开,一柄三寸银色小剑赫然出现掌心:“既然有人送出明心玉这等大礼,郭某也不便太寒酸,这把小剑,权当贺礼送给方小姐。”   
  方寻也不了解此人的来历,不过此刻的她,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召唤着,情不自禁的走到那人跟前,恭恭敬敬接过那柄小剑。而那人身上,似乎也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魔力,让她觉得受用无比。   
  “女娃娃,吾乃青城剑仙郭遇,此剑是我祭炼之物,可以通灵。日后你只需握住剑柄,剑尖朝天,唤我名字,即可找到我。任何灾劫困难,我自可代你除去。你也算有缘人,便赠了给你,你且收好了……”   
  这种道门无上的神识传音,即使是皇甫春这样的武学大高手,也是绝对捕捉不到分毫的,可这郭遇千避万避,却没想到李进也是同道中人,因此没有加密,所说的话,却被李进一字不漏听去了。   
  “嘿嘿,真是无巧不成书啊。我说这家伙怎么感觉上去有些熟悉,原来竟是青城派的修真者。看他这个样子,只怕是想收方寻为徒吧?却故意装得神秘兮兮,且看他怎么做。”   
  李进三年内听燕赤行讲这些修真界的琐碎之事,耳朵都听出老茧,自然知道一个资质上好的弟子对于人才奇缺的修真界意味着什么。当然也就明白修真界人士为了收徒所行的那些伎俩手段。眼见郭遇一本正经,却也是打着如意算盘,不由觉得好笑。不过这终归不是什么坏事。   
  方寻被郭遇的神识引导,脑子里出现出现了无数青城剑仙“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的生动画面,早已信了七八分。郭遇为了达到收徒的效果,特意将道力凝聚,附于周身,散发出紫色光晕,隐隐然浮现出那种仙家之气,一副飘然出尘,世外高人的派头。   
  本来还剩下的一点疑虑,立刻被消除。方寻欢天喜地收起小剑,恭敬地道:“多谢郭先生厚赐!”   
  看得一旁李进心里连连叹气:“看来世俗中人,还是很能抵挡修真界的诱惑啊!连方寻这样的女孩子,都免不得要被洗脑。”   
  叹气归叹气,心里总是为方寻欢喜。不过突然间,内心有个奇妙的念头冒了出来:我修炼的是《青城道诀》,饮水思源,也应该算青城弟子吧?那么要不要和他们相认呢?   
  这个冲动立刻被压制下去,不急。做人要低调,现在除了知道郭遇是青城派的之外,任何底细都不知道,即使要认亲,也不急在一时吧?   
  “哈哈哈,不必多礼。你这女娃娃,根骨很好,也算跟郭某有缘。小方,我收她做个记名弟子,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郭遇口气虽然说的很客气,但谁都听得出来这口气仍是透着一股不容反驳的气势。也难怪他,以他郭遇的地位,肯屈尊下顾已经很给面子了,开口收徒,更不知道是方家祖坟葬到了多好的风水场所,对于世俗中人来说,这种诱惑绝对是不容抵制的。   
  方有为显然知道郭遇的来历和名头,大喜过望道:“承蒙郭先生厚爱,方某全听郭先生安排,不敢有私。”别看这些武林世家在普通老百姓面前是绝对权威的存在,但是在修真人士眼中,这些人还是跟蝼蚁没什么两样。听到郭遇说要收徒,这对于方家来说可谓百利而无一害,他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哈哈,有为,那我就要恭喜你们方家啦!”皇甫春口气中带着三分羡慕,又有三分失落,他膝下三子八孙,一直都想拜在郭遇门下,在修真界找点靠山,可这个愿望几十年来一直没实现,没想到倒让老方家捡了个现成大便宜,心中的失落和酸楚可想而知了。   
  其他人可不知道郭遇的来头,都觉得方有为和皇甫春一个好象中了几百个亿的大奖,另外一个却好象是死了儿孙似的,表现的也未免太失世家风范了。   
  郑昆毕竟年轻,他本想靠那枚绿钻大出风头,再加上踩李进一脚,让自己多露几把脸,哪想到一场风光盛宴全被郭遇给搅和了,心中有些气,讪讪一笑,开口道:“能得到皇甫前辈和方叔叔如此看重,不敢请教郭先生是何方神圣,也好让我们这些晚辈们开开眼界。”   
  郭遇懒洋洋的瞟了郑昆一眼:“像你这样酒色过度之徒,却是不配问我。”   
  李进听了这话,心中大乐,立刻将郭遇引为知音,对这奇奇怪怪的青城剑仙,又多了三分认同感。向这样大快人心的言语,李进是一直想骂,却又不便开口啊。   
  郑昆嫩脸微红,佯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郭先生出口伤人,未免有失前辈风范吧?”   
  郭遇似乎对他极其不爽,冷笑道:“你还不配我出口伤你。你那点心思,岂能瞒我?你本想借那绿钻出风头,结果却被这位小兄弟搅乱了,心中记恨他不是?因为我替他做了个证,连带也迁怒于我,是也不是?”   
  莫说郑昆,其实现场十个客人倒有九个有此念头,话说这些礼物都是他们精心挑选,打算借此拉拢方有为的,却被郭遇贬的一无是处,自然不快。   
  “我就让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说明心玉是好东西,而你们所送的都是垃圾。”郭遇冷冷道,“像你们送的这些瓶瓶罐罐,拿出去卖,倒是能值几个钱。可是像小方这种地位和身家的人,会在乎那么几个钱么?再多的钱堆在他面前,无非是垃圾多一些和少一些的区别。百年之后,两腿一直,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还不是落得黄土一堆?”   
  李进三年来一心向道,对这些话是深有感触,可以说是句句打中他的心坎,不由得点了点头,对郭遇的好感又增到了七八分。   
  “假设一下,一个人活到了七十岁的时候,如果别人抱住这么一堆垃圾在你面前,问你愿意要这些垃圾,还是愿意多活五十年。你们会如何选择?”   
  “这个……钱再多还是不能买到命啊!自然是要选多活五十年了。五十年,可以做多少事情啊!”皇甫春口气中充满了感伤和落寞,为自己的韶华老去,日薄西山而感慨。   
  皇甫春这么一附和,一些人上了年纪的人自然是感同身受,也跟着点头,纷纷道:“要长寿,要长寿啊!活着就是最大的财富……”   
  “然也,这块明心玉质地绝佳,灵气十足。佩带在身,灾劫病痛绝难上身,轻轻松松可以活过一百五十岁,对于你们来说,算不算得好东西呢?”其实郭遇还是说保守了,如果这块玉落到修真人士手里,效用就更大了。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顿时议论纷纷,都觉得不可思议,瞧他们的表情,显然是不信的了。   
  郭遇也似料到了这点,对谢远道:“谢大侠,你肩部高处,大椎穴与肩峰连线的中点,是不是每到天阴雨湿的日子,就会隐隐作痛?”   
  谢远闻言脸色一变:“郭先生如何知晓?这个老毛病伴随我三十多年,汤药针灸都不见好,看来这身毛病,是要带到棺材里去了。”   
  说着叹了口气,每次发病,疼痛难当之时,他简直连死的心都有。如果不是病痛折磨,以他的地位,怎会如此消沉低迷?三十年前与强敌争斗,着了暗算,从此落下这个病根。此刻听郭遇道破,隐隐觉得可能有救,就好象溺水之人,摸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这是肩井穴受损,经脉过血不畅所致,除非根治,否则难医。”李进插口道。   
  “哦?这么说果然有治?”谢远声音有些颤抖,求助的目光射向郭遇,在世俗中人眼里,修真人士,那就是等同于神仙的存在啊。   
  郭遇笑道:“说有救的人是那位小兄弟,谢大侠不必看我。”   
  谢远惊讶地把目光转向李进,要他开口求一个无名少年,他还真是拉不下这张老脸。一肚子的哀求在喉咙底下打转,呱呱呱吞了好几把口水,却还是开不了口。   
  “此乃小疾,如果方小姐肯把明心玉相借,信手可除。只需将此玉绑在肩井,以温寒之气驱之,半个小时即可根治。”李进对医术是完全不懂的,但明心玉治疗内外伤的方法和原理,却是《青城道诀》里明确记载的。   
  “吹牛吧?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还要医术干吗?”有人当场表示质疑。   
  “谢爷爷,您还是试一试吧?反正您也不吃亏,是不是?”方寻很是善解人意。   
  方有为点了点头,吩咐道:“来人,给谢老爷子开个上好的房间。”   
  谢远也是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当下二话不说,尾随下人而去。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谢远精神焕发走后面走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果然是神物,没想到我这几十年的顽疾,就这样给治好了。往前只要稍用力摁肩井穴,便疼痛不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