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9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9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谢远精神焕发走后面走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果然是神物,没想到我这几十年的顽疾,就这样给治好了。往前只要稍用力摁肩井穴,便疼痛不堪,此刻就是以掌力击之,也不会痛。有为啊,这份大恩大德,我真是不知道怎么报答。”   
  方有为忙道:“这全是郭先生和这位小兄弟的功劳,有为无功无德啊。”   
  谢远点了点头,对着郭遇和李进深鞠一躬,口气无比虔诚地道:“老朽出门遇贵人,全靠两位高人相助,才脱此数十年的恶疾啊。”   
  郭遇坦然受之,李进却是答了一礼。一旁的谢远握住李进的手,感动道:“李兄弟,老朽今后就是你的人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差遣。今后谁要是跟你过不去,那就是跟我谢某人过不去。”说到这里,特意扫了郑昆和杜如月一眼。   
  两人被他目光一扫,都有些窘迫,心中虽恨谢远这老小子这么容易就被收买,表面上却是不敢有半分不快神色,否则当真得罪了谢远这武林泰斗,可不是闹着玩地。   
  李进好歹也是修真人士,谢老爷子这份热情,对于他的实际意义不大。不过以谢远在世俗世界的地位,有些事有他的出面,还是比较省事的,当下还是谢过。   
  (PS:没有票的日子里,真的是很惨淡哦)   
→第011章 … 剑仙一席话 胜炼三年丹←   
  见了明心玉有这等奇效,而李进又是一副神医派头,不少人开始忍耐不住。   
  “李兄弟,我这胃病折磨了我十几年,你看能不能够……”   
  “李公子,还有我,七八年的关节炎……”   
  “李少侠,看看我这肾结石……”   
  方寻在一旁笑嘻嘻地看着,李进露脸出风头,她心中当然欢喜,这可是今天唯一是由她自己请来的客人,看着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叔叔伯伯们一个个谄媚的样子,她心中别提多么自豪。   
  方有为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当中,有些飘飘然,还没有完全从幸福中恢复常态。有了青城剑仙做靠山,方家以后想不发达都难啊!   
  “余老,这位少年是什么来头?”方有为看着方寻和李进走地这么近,叫过余老问道。   
  “这位李公子,是小姐的同学,看上去不简单啊。”余老感慨道,庆幸自己刚才对他还是蛮尊重的,没有得罪过他。   
  方有为大点其头,附和道:“确实不简单,连郭先生都对他和颜悦色,我看他来头也不小,不会也是那方面的人吧?如果是的话,那我们方家真是连连遇贵人啊!”   
  “爸,我请的这位客人,给挣了不少面子吧?有什么奖励哦?”方寻欢欢喜喜走过来问。   
  方有为心情舒畅,笑道:“阿寻想要什么,爸爸就给什么,无不照办,哈哈。”   
  方寻美滋滋地道:“我暂时还没想到,以后想到了再问爸爸要。”   
  方有为点了点头,拉过女儿,微笑着附耳低问:“这位李公子,是不是跟你师父一样,也是那个世界的人士?”   
  方寻奇道:“哪个世界?”   
  “咳……丫头,还在跟爸爸我玩捉迷藏啊?你师父是青城山的剑仙,你说是哪个世界?”   
  方寻嘀咕道:“难道李进也是?我看着不像吧?不过……”接着她又把李进在学校的一些古怪事迹跟方有为讲了一通,听得方有为眉开眼笑,最后正色道:“阿寻,爸爸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以我推测,这位李公子肯定来头不小,你以后要注意和他搞好关系,知道吗?”   
  “爸,瞧你说的多势利啊?人家跟他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他来这里,完全因为是我的朋友,可不是因为爸爸你的地位有多高,他这个人很有傲骨的。”   
  方有为叹道:“像他们这样的高人,世俗的权贵在他们眼中,自然是浮云粪土了。人家那不叫傲骨,叫离尘脱俗,真正的无上境界啊。”   
  “嘿嘿,有你说的那么玄虚吗?我看他也是普通人,也有喜怒哀乐。爸,你可不知道,今天徐明家的那个纨绔儿子,就被他好好收拾教训了一顿。说来也奇怪,我明明看着那些人拿着刀都往他身上砍的,不知道怎么最后会伤在徐书豪身上。”   
  “什么?那小子竟敢冲撞他?徐明一辈子机关算尽,生了个没出息的儿子,那也算是报应。阿寻,以后但凡有什么冲突,你一定要坚定并坚决且义无返顾地站在李进这一边。区区一个副市长,我们还得罪的起。知道吗?”方有为正色道,这个原则问题,一定不能出错。   
  方寻一本正经道:“你女儿我可是正气凛然,帮理不帮亲。”正说之间,看到郭遇微笑着走过来,忙道:“师父。”   
  郭遇微笑作答,看着那边的李进,神色中带着些思考意味,问方有为道:“小方,这个少年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   
  方寻接过话头:“师父,他叫李进,是我同班同学。平时就神神秘秘,今天是我磨着他,他才答应来参加派对的。师父,他跟你一样,也是神仙吗?”   
  郭遇笑道:“师父我哪能称得上神仙?只是和普通人不太一样罢了。这位小兄弟看上去像是修道中人,不过他全身根本没有气机流动,却又不像。除非他已经到了反璞归真的境界。我平生阅人无数,对这位小兄弟,是真的有些看不透。我总觉得他跟我们青城派有些渊源似的。”   
  这个时候,李进也终于客串完了临时神医的角色,好不容易脱身,朝这边走了过来。   
  “李进啊,我可是请你来参加派对的,不是让你来出风头的哦。”方寻调侃道。   
  “这还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你以为我的时间很空闲啊?”李进扬了扬手上一沓收到的名片,“这些权贵们全身的毛病可真不少,酒色财气可真的比毒药钢刀还厉害。”   
  这些个名片,却不是李进想攀交这些权贵大亨,而是这些权贵大亨想结交咱们的李大官人。李进虽然嫌麻烦,但为了不抹方家面皮,还是礼节性地收下了。   
  郭遇一直微笑注视着李进,忽然道:“李公子妙手成医,郭某很是佩服,不知道有没有兴趣私下聊一聊?”   
  李进笑道:“郭先生世外高人,对我这世俗小子这么看重,我怎么敢说不字呢?”   
  方有为听说他们要私下切磋,连忙安排了一间密室,安排好了,方有为拉着方寻也跟着出去,不敢有丝毫打扰。   
  “贫道稽首了。”郭遇来到秘室,立刻显出法相真容,一身道装,长相却是没多大变化,只是少了几分尘气,多出几分仙风道骨。   
  “果然是青城剑仙,小子失礼了。”李进也不含糊,还了一礼。   
  “明人不说暗话,李兄弟可是我道门中人?贫道不才,却是看不透李兄弟的虚实啊!”郭遇倒不是那种迂腐的道人,颇有几分豪侠之气。   
  “道本无所道,道长不必在意。我看道长印堂泛黑,眉心之间隐隐有晦气之相,只怕是灾劫之兆啊。”李进也是开门见山。   
  郭遇长叹一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叹道:“谁说不是呢?像我辈修道中人,一个甲子六十年便有一小劫,十个甲子又是一个大轮回,又是一次大劫。仙道漫漫,灾劫重重,自古修真人多,证道飞升的却是寥寥。世人视我辈为神仙,哪知道我们的辛酸苦楚啊。”   
  李进含笑不答,像郭遇所说的虽说是实情,对他来说却十分遥远,他离自己第一个小轮回都还有五十多年。听郭遇这诉苦的口气,身为青城同门,他倒是有几分同情。   
  “有一点我不明白,像道长你这样天劫将来,不在山中静修,借山中天时地利与那天劫对抗,反而到这世俗中来,实为不智啊!”   
  郭遇苦笑道:“说来惭愧,实是我山门之耻,不提也罢。我这次打扰方家,却是另有一件要事要假借他们之手……”   
  原来,这郭遇虽为青城剑仙,修为也算是少壮一派的杰出代表。正因为他在修真途上进展过快,因此提前引动了大天劫,使得青城派那些闭关几百年的长老耆宿都出来干涉,预言他若留在青城山渡劫的话,不但毫无希望,还将牵连整个青城派应了劫数。这舆论一传开,整个青城派都沸腾了,老老少少都出来反对他。郭遇自然受不得同门的冷言冷语,见同门在关键时刻表现如此冷漠,黯然神伤,一人一剑,离开了青城山。   
  他也知道,这并不能深怪同门。修真一途,天劫是谁都不愿意撞到的。因为自己一个人连累整个门派,这样的事他也做不出来,即使同门不赶他,他也会自觉离开。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大劫非常严重,即使舍弃自己元神祭炼的桑独剑,也肯定抵挡不住,因此早就万念俱灰,坐等天劫到来了。但最近却意外收到了一条消息,说这一带出现了“避劫丹”这等渡劫妙物,经过层层线索的挖掘,最终把桥梁搭在了方家。   
  据说获得“避劫丹”的并非修真人士,而是一个商界大亨,因缘巧合之下得到此丹,一开始并不晓得此丹妙用,后来被人告之,才决定以炒作的方式,公开拍卖。倘若拍卖的是真货,届时一定会有无数修真人士抢破了脑袋。只不过修真界有修真界的规矩,本身绝对不参与世俗中事,既然是以拍卖的形式,无论是哪个修真门派想获得此丹,都会通过本派在世俗的力量,或者通过和世俗势力搭建桥梁,来竞拍此丹。   
  当然,这也不排除魔门中人不按规矩办事,偷盗抢劫,也不可不防。   
  这“避劫丹”是丹中异类,于天灾地劫具有很强大抵抗性,服用之后,可以很大程度缓解天劫对身体的伤害度,是修真者梦寐以求之物。近几百年都未曾在修真界出现过,虽然传闻煞有介事,但总归有些虚无缥缈。郭遇也没抱很大希望。因此见方寻资质不错,起了收徒之意,他不想自己这一脉就此而绝,一来对不起青城列祖列宗,二来对不起自己的授业恩师。   
  讲完了这些,郭遇又是一声叹息,又道:“说来惭愧,贫道这点破事,倒是让李兄弟取笑了。贫道也甚感奇怪,我与李兄弟只是初次见面,却着实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不瞒你说,我初时还以为李兄弟与我青城一脉有什么关系,经过反复观察,李兄弟全身还是没有泄露半分气机,实让贫道看不透啊!”   
  李进笑道:“倒让道长取笑了。我只是无意中窥视了修真界的一点玄机,无奈先天不足,无法修炼,所以严格说起,连入门都还不算啊。入宝山而空手回,形容的就是我此刻的心情啊。”   
  郭遇两眼放光:“先天不足?修道虽然讲究个先天根基,但悟性和后天的努力,也是必不可少。先天缺陷,只要有高手相助,筑基炼己,精气神三宝补足,打下基石,一切自是水到渠成。即使先天再不足,到达心动阶段是毫无问题的。元婴才是修真人士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道坎啊。李兄弟既然窥得门道,为什么连入门都不算呢?让人费解。”   
  “唉,假使我知道为什么,就不会如此自暴自弃了。”李进以退为进地道。   
  郭遇是道门中少有的忠厚朴实,花花肠子自然没有李进这世俗少年多,连忙将李进的手腕搭住,真气运起,在李进周身游弋探视,真气到了丹田处,立刻受阻。   
  “咦?”郭遇两眼射出不可思议的光芒,忍不住抬头看了李进两眼,又微微用力冲了一把,还是被弹了回来,倒是把李进的经脉冲得发胀,好不疼痛。   
  “得罪得罪!”郭遇放下了李进的手,眉头皱起,露出思考的神色。以他的修为,自然也立刻看出了李进的气门先天被封,有很明显的人为痕迹。他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封印的手法。整个青城派,除了他之外,换任何一个人来,都绝对不会认识这门手法。即使放眼整个修真界,能看出门道的也是寥寥。否则以燕赤行的千年魔行,怎会看不出玄机?   
  然而最奇怪的还不在此,这少年虽然先天气门被制,然而体内却似乎蕴藏着一个巨大的能量库,如同那包容天地的宇宙空间一样浩邈、开阔!   
  不过他对那封印手法比较熟悉,因此对这个能量空间的认识,却又比燕赤行要深一些。   
  李进见郭遇脸色如此奇怪,忙问:“道长是否发现了什么玄机?”   
  郭遇是老实人,不便扯谎,有些歉意地道:“李兄弟的先天气门被封,是出了娘胎就有的事。这手法恰巧贫道也识得,却是不便相告。万请见谅。”   
  原来,封印李进气门的竟是修真界最隐秘的手法之一“五行封灵符”,是某一门派的独门秘诀。如果不是郭遇恰好认识一位红颜知己,也是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