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9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9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炊愿段颐矗俊  
  3000   
→第151章 尘缘了断←   
  第二元神的祭炼方法倒非十分复杂,却要具备三点:首先必须拥有强大的法宝或者精华之体作为第二元神之体;其次,炼第二元神之人必须神念十分强大,方能以神念作为引子,炼成第二元神;第三点还得懂得祭炼之法。   
  所幸这三样对于李进来说,如今都不成问题。尤其是那两颗亁天火灵珠和坤地土灵珠都是绝佳的材料,是取自凶兽身上的精华之珠,十分好用,加上李进的五行元脉操纵起来十分方便。   
  这第二元神,可是比任何法宝飞剑都好用,本来上古仙人发明这变态方法,是用于抵抗天劫,作为替罪羊而产生的,可是到了后来,这第二元神开始被用滥,不管是渡劫也好,打家劫舍也好,这第二元神都不失为最佳助手,偷袭暗算,闷棍边鼓,可谓样样难来,诱惑力之大,几乎超过了对法宝的渴求。   
  当然,李进目前的本体还不算强,凝炼第二元神出来,意义也不是很大,不过万事胜在未雨绸缪,李进深知这东西好用,自然就要开始着手。每日的功课里分出点时间,用自己的九黎血脉来炼化这两颗珠,通过元力和神念的双重交流,让这两颗珠子不断熟悉自己,适应自己的本体。   
  李进本体修为不怎么强,但肉身已经可以说不输于任何高手。他的目的是要把这第二元神炼得比自己琮肉身还要强悍,关键时候上阵,才用的着。   
  这第二元神到了一定境界,可以凝成和本体一样的实体。像厉无双所炼的九子母阴魔,只能算是姿色平平地身外化身。是第二无神的初级阶段产品,既不会隐藏实体。形状和功法也未达到和本体一样强大地境界。   
  每日淬炼这两颗珠子,将里边原主的神识慢慢融化、剥夺,假以时日。到达和李进地神识水乳交融,最终合为一体的时候,那就算是初步完成了。当然,要练到第二元神凝成实体,还需要一段时间。   
  不过九黎血脉向来就是出名的好用,要不然李进被五行封灵符封印,换作一般人这辈子算是废了,而他却能利用九黎血脉重筑经脉。可谓是十分逆天。因此李进用九黎血脉喂养两颗珠子,再不但用五行丹药培育,效果却是十分明显。   
  识破了鹿心筠地真面目,李进自然是十分不爽,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这生,这鹿心筠已经混到了成都来,自然很容易就能找到自己的母亲,从而知道自己的身世。   
  这种事情。无论怎么逃避,总要有面对的一天,一不做,二不休,还不如早点解决,想到此处。他再一次回到了家中。   
  宋心烟一直都在家中,心情似乎已经平和下去。见到儿子归来,母子两人眼神对望的那一瞬间,儿子知道了母亲的心思,母亲也就知道了儿子的状况。   
  “妈。”李进看着母亲有些消瘦憔悴的容颜,心中一阵酸痛,再怎么样,母子连心,这份人伦之情,如何能够割舍?   
  “进儿,妈终究还是输了。”宋心烟声音有些涩,脸上露出了一些通达地微笑,居然是十分坦然,没半点懊恼。   
  “妈,当年那个鹿心筠,如今已经是慈航静斋的斋主,而且现在就在成都,弄了个身份,却是我的辅导员老师。”李进的口气也十分平淡。   
  “慈航静斋?”宋心烟笑容之中终于出现了丝苦涩,“你不知道么?七百年前,我就已经被逐出了静斋门墙。从此心无挂碍,静斋也好,道妖之争也好,只在我和你父亲之间,与道无关。”   
  李进闻得此话,心中大震,母亲竟已不是慈航静斋的弟子?那她何故还如此执拗,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和父亲之间的赌约呢?   
  “进儿,你以九黎血脉重筑经脉,其实体内已经没有我的任何遗传,我虽是你母,只生你养你。如同当年哪吒之于李靖,总不要结一段怨,就是万幸。”宋心烟强忍心中酸楚,复道:“你父亲神通广大,天生五色神光,却无法筑成五行元脉,不想他的愿望,终于在你身上实现。妖族当兴,恐怕也是天意。”   
  李进本是回来和母亲理论,哪想到母亲居然如此洞明一切,想来父亲当初早已将料到一切,将此告之母亲了?   
  “自鸿蒙初开,伏羲氏和女娲氏兴妖族一脉,到东皇太一时达到鼎盛,天、地、人三道,反是妖族执掌了天道,巫族则兴于人道。洪荒一战,妖族遭遇败绩,从此衰弱,而道门则渐渐得势,重掌乾坤,再定三界。这段历史,却是十分遥远了,你父地来历,需是他亲口告诉你,为娘不便多提。既然天意助你,为娘岂是逆天之人?自今而后,你去图你的大事,为娘心无挂碍,无道无妖,终老此生也罢。若是静斋斋主前来找我,也是无用。当年的烟筠一姝,同参犬道,如今的豆腐西施,却只是红尘一飘萍,她自成她的道,求她的仙,与我何碍?”   
  宋心烟其实早在七百年前,就已经悟道,否则她岂会将自己也一块封印?她这所以不愿李进身陷其中,只是作为一个母亲地正常心理,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去犯那杀伐之险。   
  要知道,妖族要兴起,自有一番杀伐在前头,到时候所要面对地敌人,岂是人间界这几个修道门派?   
  不过李进如今五行元脉成了四脉,宋心烟知道,天意如此,自己无力违碍,只能顺其自然。   
  李进本来是想来说服母亲,哪想到豆腐西施居然如此通达。这终究不是什么坏结果,倘若母亲这边还要牵扯,顾念着香火之情,总不能太过分。但是如今母亲已经说了与慈航静斋再无瓜葛,被静斋逐出了师门。那还客气什么?   
  虽然宋心烟所说的是事实,李进换了血脉之后。身上已经是纯粹的妖族血统,与她宋心烟再无干系。但无论怎么说,都是娘胎里出来。李进倒没有因为这层关系,就觉得母子间的关系淡了。   
  李进知道,母亲心里,现在唯一没解开地结,也许是在锁妖塔里的父亲,这个结,争铃还需系铃人,只有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青鸾、火凤此刻就在李进地天机戒里。聆听着他们母子间的每一句对话,本来对主母还有一点点意见地她们,到了此刻,也是全都打消了。这样的了结,也许是最好的结果吧。   
  虽然跟鹿心筠斗了气,倒没影响李进地心情,反正离昆仑盛会还有几天,他也乐得回学校转转,等到自己五行元脉全部筑成之后。也许就是作别的时刻,这个大学,对于他来说,值得留恋的东西并不多。   
  再次见到师秀秀的时候,李进几乎大吃一惊,她不但跟尚行云成双入对。居然还已经是峨嵋弟子,普通人自然看不出来什么。但李进此刻是何等厉害的眼光,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师秀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李进看得出师秀秀对自己那股奇怪的敌意,心中自然却不记怀,即使入了峨嵋,那又怎地?她虽然一切都很好很好,但李进就是喜欢方寻,喜欢那种熟悉的感觉。明知道师秀秀对自己地敌意是因醋意所引起,但此刻的李进,自然早没了以前那股子轻浮之气。   
  见到师秀秀和尚行云时,他只想一笑而过,既然已经是峨嵋弟子,那就在未来的蜀山会盟上见面吧。   
  尚行云对李进的意见可不浅,方寻在的时候,他还要装一下绅士,但此刻方寻不在身边,他怎么都要给李进一点颜色看看。   
  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才刚接近李进身边,就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迫力,让他连张嘴说话的通气都提不起来。   
  “秀秀同学,这位据说是你表哥的朋友,好象很风流的样子,听人说,他每天都在女生楼前等着给不同地女孩子送花,请问该怎么称呼啊?”李进笑眯眯问道。   
  师秀秀脸一寒,转头盯着尚行云看。尚行云忙道:“秀秀,你听这小子挑拨离间,我对你是一片赶忙,天地可鉴。他这是信口雌黄,诬陷我。”   
  李进懒洋洋地道:“我们只不过是见过一两次面,我没有理由诬陷你吧?这话虽然不是我说的,但我也有亲眼目睹的时候。那天你不就在楼下约我家方寻见面,想送她一束花吗?”   
  尚行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对手,脸上寒气大盛:“这位同学,饭可以乱吃,话却不可以乱说。”   
  “唉,我原本是不想说的,谁让你挡着我的路呢?还有啊,以后泡女孩子要多换换地方,老是祸害一个地方,容易穿帮。忘了告诉你,我知道你是峨嵋山来地人,仗着有点本事,欺男霸女,如今师秀秀同学也被你骗进了峨嵋,可是你要是想打方寻的主意,趁早死心,否则的话,你就别想回峨嵋了。”李进到了这个时候,也不怕打开天窗说亮话。   
  尚行云万没想到,这个怎么看怎么讨厌的小子,居然早就看破了自己峨嵋弟子的身份,他是谁啊?   
  看着尚行云和师秀秀那惊异的眼光,李进无比受用,冷冷道:“你肯定奇怪为什么我知道你们是峨嵋弟子,这些秘密,却不是你这样的小卒能够知道的。还有,方寻能够知道的。还有,方寻已经是青城高徒,峨嵋派她还看不上眼。”   
  这话不单是对尚行云说,似乎也是在告诉师秀秀,你被骗进峨嵋,即使入道修行,那也是错误的选择,还是比不上方寻。   
  怔怔望着李进远去的背影,尚行云咬牙切齿,直欲放出一道真火,将李进当场炼死,师秀秀却是双目无神,神情失魂落魄。   
  3274   
→第152章 … 童年好友←   
  方寻已经是青城高徒,峨嵋派她还看不上眼!这句话,就像刺一样,刺进了师秀秀的芳心当中。她选择入峨眉修炼,自然不是因为看上尚行云这个小白脸,在其内心深处,其实就是为了胜过方寻,以摆脱自己“万年老二”的尴尬地位,因为她知道,只要方寻在,她无论在哪里,无论多么出色,就只能是第二,什么风头,都要被方寻占去的。   
  并不是因为方寻比她漂亮了多少,家世、气质、性格都决定着这一切,师秀秀正因为此,才会毅然接受尚行云的诱惑,进入峨眉修行。   
  不过尚行云的采花计划,却是没有得逞,毕竟这可是峨眉弟子,只能放在长远计划里考虑,否则带回一个并非完璧处子之身的女弟子回去,他非被掌教北冥真人拍死不可,毕竟不是纯阴之体的话,对于修道起步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倒不是说修不成道,只是这先天的优势失去,从筑基开始,就会慢人一拍,终究不会有什么大建树。当然,如果是练阴阳双修,那却是另外一回事。   
  师秀秀骨子里那股嫉妒之火,被李进这几句话彻底点燃。   
  尚行云自然洞悉了师秀秀这点心事,心中虽然不悦,但却是善于利用师秀秀这种心理,恨恨道:“这小子来路不正,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只怕不是什么好人。若是被我拿到了什么把柄。定教他死地很惨。”   
  这话虽然很解气。但师秀秀却并不领情,她恨李进自然是她自己地事,却哪轮得到尚行云多嘴?冷冷道:“嘴上说大话有什么用,刚才他走过来时。我看你连话都说不上来,什么峨眉身份。全让你给丢尽了。人家可是个普通人。”   
  尚行云小白脸顿时胀的通红。这点小心事被说中,对他的自尊打击确实十分大,但他对女人确实有一手,心中虽然大恨,恨不得即刻就把师秀秀就地奸淫了。但他也知道,这是笔长线投资,如今把师秀秀给坏了。回头就等着师门灭掉吧,这年头,根骨好的弟子难找啊。   
  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脸上却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只有拿李进出气:“这个小子若是普通人,那天下就没有人特殊了。我看他鬼鬼祟祟,八成是魔人妖孽,最近魔门在我西蜀一带十分猖獗,怕是魔门之人混进来,也说不定。”   
  师秀秀才懒得去听这些闲言碎语,李进是魔门也好,是正道也好,她根本不关心,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输给方寻,这是她最受不了的事情。   
  “哼,你没听他说是青城派地吗?还不是次次垫底地门派?秀秀,你要打败方寻,眼下就是机会,你进入了峨眉,起步就比她早了不是一丝半点。如果几年后地蜀山会盟你们都参加的话,就有机会对上,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了。”尚行云煽动道。对于方寻,他知道自己想得到是太难了,对于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毁掉了也不错。尤其是借刀杀人,更加不错。   
  他丝毫没怀疑师秀秀将来肯定稳胜方寻,因为他坚信,一个峨眉弟子和一个青城弟子,在入门时间和资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峨嵋派的弟子十成就九成九地把握是稳胜的。   
  可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