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99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99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丝毫没怀疑师秀秀将来肯定稳胜方寻,因为他坚信,一个峨眉弟子和一个青城弟子,在入门时间和资质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峨嵋派的弟子十成就九成九地把握是稳胜的。   
  可惜他这只井底之蛙,哪知道如今的青城,早非吴下阿蒙,如今地方寻,更是远远领先于师秀秀,两者已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了。说句不好听的,以方寻目前的装备,就是尚行云自己对上了,只怕也要吃亏。毕竟方寻现在装备的都是顶级宝贝,可攻可守。   
  李进回到了宿舍,张老实难得一次不在。看着一旁专心玩游戏的窦乐,李进心中难免有些堵,这些短暂相处过的兄弟,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而且彼此踏上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程。   
  想到这里,总觉得有些伤感,还是多少留点纪念吧。看着窦乐那单薄的背影,被电脑消耗过的虚弱体魄,李进心想别的忙帮不上,就让他这小子这一生,无灾无病吧。想到这里,摸出几枚丹来,捏碎了,打入窦乐身上。无形之中,已经融入窦乐的经脉血液当中。   
  窦乐游戏玩得正酣,徒然一阵激灵。普通人一下子受了几颗仙丹,自然反应强烈,突然自己好像全身充满了力量,原本疲倦的神色一扫而光,黑眼圈也消失无踪。   
  “咦?我怎么突然之间感觉跟吃了春药似的,好有神啊。”窦乐站了起来,自言自语地道,“冲哥,起床了,咱打会儿篮球去。”   
  “你他妈的有病啊,一个通宵玩游戏,这么大早还叫我去打篮球,你不怕折腾死了?”王冲躲在被窝里骂了几句,嘟囔着又睡着了。   
  他这个人,吃光用光,身体健康,平时脑子不怎么考虑事情,睡觉自然也就十分香甜了。李进微笑不语,也如法炮制,给王冲也使了同样的手段,王冲蓦然坐直起来,叫道:“靠,臭乐子,被你吼得睡不着,球瘾发作了,去就去吧。”   
  见到李进也坐在床上,叫道:“进哥,难得回来一次,陪兄弟们玩玩去不?”   
  李进微笑摇头,玩球?开什么玩笑,自己去玩球的话,他们还玩什么?做神仙要有做神仙的样子,这些世俗的乐趣,咱是体会不到啦,李进心里乐呵呵地想。   
  等那两个家伙抱着球兴冲冲地走出宿舍。李进盘膝而坐。做起了功课。如今五行元脉集其四,只缺金元力一脉,也是五行当中,最为难找到地一脉。   
  李进这段时间进展凶猛。差不多就到了化气后期,真是比人家坐宇宙飞船还要快。这当然要得益于这五行元脉了。倘若五脉齐聚,那速度甚至会让神仙都羡慕,李进知道,自己要赶紧继续研制避劫丹了,自己这个速度下去。天劫,是迟早要来地啊,自己现在虽然法宝仙剑都有。但和本命元神还没形成完全的默契,靠他们渡渡小劫还行,大天劫到来,还是不怎么可靠。   
  对别人可以马虎点,自己要渡劫,可不能随意了。避劫丹不说百分百的成色,起码得有九成的功效吧?   
  正凝神间,宿舍地电话响起来,李进将手一探,一股倒吸之力将电话机提在了手上,这叫现学现卖,有神通就要多使唤,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要跳下床去接吧?   
  “喂,请问李进在吗?”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有些怯弱。   
  “我就是,你是……”李进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立刻想了起来,“阿杰,是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李进记起来,那天自己在宿舍楼下碰到他,两人还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地,后来居然就没联系了,李进想想,还是有些惭愧。这个阿杰,可是自己从小一起玩得算是很要好地伙伴,可惜后来他爸过世,随他妈改嫁出去,就没音讯了。本来他乡遇故交应该很开心,但李进因为太忙,居然从没把这事记起来。   
  “阿进,是你吗?我前几天打过电话给你,他们说你不在。我今天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打最后一次。”余良杰听到是李进,毕竟还是有些激动。   
  “打最后一次?阿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联系你的,其实我……”李进很想解释,突然又觉得解释起来很苍白。   
  “阿进,我们从小玩得那么好,不要说这样的话。我这次是向你道个别的,这个大学我上不了,我已经办好了退学手续,下午就要回贵州了。”余良杰地口气有些伤感,但却透着一股习惯了的绝望。   
  这是余良杰的性格,他从小就性格内向阴郁,也许是因为家贫地缘故,也许是天生如此,他很自闭,像女孩子那样害羞,对生活有着跟他那年纪不符合的通达,这不是豁达,是一种听天由命的自暴自弃。   
  “退学?为什么?”李进记忆中,余良杰应该是品学兼优的家伙,怎么至于退学呢?难道是有什么隐情不成?这个阿杰是闷葫芦,跟张老实不一样的闷葫芦,张老实是死板,他是阴柔。   
  “阿进,以后有机会,我会打电话给你的,总之这些事,我已经说不出口,命中注定的事。你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那些天我一直很开心……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挂电话了。”电话里边出现忙音,余良杰已经挂掉了电话。   
  李进听了这些话,心里十分不是滋味。童年的友情是最真挚的,看得出来,阿杰也十分在乎,十分看重,可是自己,却忙得忘掉了这份久别重逢的友情。   
  看来阿杰又遇到什么状况了,李进知道,阿杰从小到大,家运就十分背,在阿杰十一岁那年,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父亲居然全都过世了,真是有些天煞孤星的味道。   
  李进暗忖:无论阿杰遇到了什么困难,这个时候自己不去帮他,只怕今后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想到这里,他将电话放回原处,从床上跳了下来。   
  3000   
→第153章 …  贵州乡村行←   
  拖着两只编制袋,背着一个民工包,就是余良杰同学所有行囊了。走出三栋宿舍,他无比眷恋地回头望了一眼,这是他深爱着的地方呵,带着理想而来,却不得不忍痛离开的地方。   
  他心中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二十年来,他早习惯了命运的多舛,习惯了一个个亲人从他身边消失,可是这回要对这个藏着他理想的学府说永别,他还是难以自持,转过身去,不敢再看,粗擦的衣袖在眼角旁擦了两把,拖起沉重的脚步,向车站一步步进发。   
  奔丧,又是回家奔丧,这已经是第三个父亲离自己而去了。家里也无力再供他上什么大学,没有男丁的家庭,等于是顶梁柱轰然中塌。   
  突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前头,那是李进。   
  “阿杰,我要是没有查火车时刻表,险些被你骗过去了。你说下午的火车,我明明查到是中午十一点的火车。”李进也不去问什么,他知道,余良杰心中的伤口太多,自己去提,只能是触动他的疮疤,别无他法。   
  有什么困难,那就跟他回趟家,亲身体验一下,能帮一把,就彻底帮一把吧,毕竟童年只有那么可爱的几年,朋友值得留在记忆里的,也就那么几个,阿杰,无疑就是最深刻的那一个,他那从小带着忧伤的眼神,让李进天生护短同情弱者地心理又一度泛滥。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帮余良杰把两只编制袋扛在肩上。向车站走去。   
  “阿进,你……”余良杰眼眶湿润,这就是朋友,即使那么多年不见。还是朋友,一个举动。一个眼神,就理解了彼此。   
  “阿杰,男子汉大丈夫,有泪咱不轻弹,天下没有过不去地坎。你要回家,我就陪你回趟家。这个大学。你却不能不上。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借给你。”李进知道,对待阿杰这样心灵脆弱的朋友。你帮忙可以,但却不能居高临下去施舍,说借的话,那就好听多了。   
  余良杰虽然极力告诉自己不要落泪,但在这童年好友面前,还是不争气,泪水吧嗒吧嗒往下掉。   
  眼看余良杰情绪波动,两个大男人,是不方便站在这大街上,当下拍了拍余良杰:“也不急着一时,咱们先坐下聊聊吧,小时候分别后,就没好好聊过。”   
  他此刻说不得,只好弄点小手段,使上了点神通,让余良杰欲拒难从,居然乖乖点了点头,跟着李进,走到旁边的草坪上,将行李放下,两人坐定。   
  也不知道是积累了太久,还是面对童年好友没有隔阂和心理包袱,余良杰在李进地诱导下,将自己这么多年的经历一五一十都说了遍,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李进也是难以置信,阿杰地母亲,他有印象,两家人住地不远,他经常去余良杰家里玩,记得他家很贫困,但他母亲做的酱南瓜干很好吃,李进小时候每当去余良杰家,总要摸一两条在路上啃啃。   
  没想到他母亲,自阿杰的生父之后,已经改了两次嫁,让人完全想不到的是,后面两个丈夫几乎没有一个活过了四十五岁,都是中年早亡,死的原因不明不白,不但如此,连带家人都死得很干净。   
  如此一来,这对母子自然要背上克夫克父地名声,一次从老家嫁到湖南,再一次又从湖南嫁到贵州,转战了三个省份,越战越往西,但还是摆脱不了这命运,这让余良杰很受伤。   
  如果是以前的李进,肯定会对此惊讶不已,可如今不一样,这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此一来,就更加坚定了他去贵州的决心。   
  “走吧,火车也快到点了。”李进站了起来,“我陪你去趟贵州。”   
  余良杰惊诧地道:“阿进,你不用上课吗?”   
  “我这大学上跟不上没区别,放心,耽误不了事。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李进提起两只编制袋,率先上路。   
  余良杰对李进向来十分佩服,所以从小对他就十分信赖,也因此十分珍惜这段友情,临走地时候才会跟李进说一声。   
  淡季的火车倒是不挤,李进补票上车也能坐到座位。   
  “阿杰,不管结果怎么样,这都不是你的错,大学还是要继续上啊。以后有什么困难,记得找我。”两人聊了这么久,童年的那种熟悉感觉慢慢找了回来。   
  “阿进,虽然你比我要小几个月,但我从小就很佩服你,很崇拜你。我记得你小时候最怕你妈,你妈不让你在外边闯祸,你一直很听话,但有一次在学校,因为我的事,你跟几个高年级的同学干了一架。结果回去被你妈罚了两天不准吃饭,你记得吗?”余良杰回忆起前尘旧事,才有些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怎么不记得,还不都是吃你家的饭才度过难关的。说真的你,你家那酱南瓜干的味道,我到现在还忘不掉。”李进笑道。   
  “时间过得真快啊,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不要长大,一切就停在那个时代,人都活得好好的,不要变化。”余良杰再一次陷入伤感。   
  “那怎么能够呢?神仙也没有这个本事啊。不过如果能回到小时候,我一定要追讨回那帮家伙欠我的画片啊,香烟纸壳啊,大纸板啊,还有很多。尤其是大飞那个家伙,借了我好几把弹弓,从来就没还过。”李进试图从记忆中挑些轻松的话题来说。   
  余良杰果然笑了。赧然道:“说起来。我也弄坏了你不少东西。”   
  “没办法,谁让咱是兄弟呢?”李进笑道。   
  一路说着聊着,下火车,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回去余良杰家要转几趟车。而且要白天才转得到,余良杰往常是在候车室窝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再走地。但李进哪有这份心思,直接找了家宾馆住了。   
  晚上跟方寻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去趟贵州朋友家,方寻自然十分理解,只让他一路小心。   
  见李进如此阔绰。余良杰心里有些惴惴。   
  “阿杰,你别这样,钱财是身外之物。对我来说现在毫无意义。我这次来,主要是想看看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不好地事情,没道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见见你妈。”李进实话实说道。   
  “见我妈?”余良杰不解地问。   
  “不错,你肯定听过天煞孤星这个说法吧,有一种人天生就是如此,能将身边的人克得死死。我看你身上没有如此迹象,所以想看看你妈……”李进顿住了,因为他看到余良杰脸色变得十分不好。   
  “阿进,没想到你也跟那些愚夫村妇一样的口气,你真信这个世界有这样地人存在吗?这根本不符合科学。”余良杰激动地道,很显然,这些话,身边有太多人曾风言风语过,搞得李进如今把实话说出来,却显得跟风凉话一样。   
  “唉!”李进叹道,“阿杰,你觉得我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