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11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11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感觉到身下是微微晃动的船板,黑灼的意识重新回到身上。 
他默不吭声地起身,侍从小心翼翼地服侍他梳洗更衣。他知道他们的狐王每次睡醒之后,心情都会变得异常忧郁。可他又偏偏很喜欢睡觉,几乎一逮到机会就合眼入眠。听一些老官人说,是因为狐王常梦见自己失踪的爱妻跟儿子,只有在梦中,他才能跟妻儿相聚…… 
黑灼穿上整齐的锦袍,步出船舱。午后的阳光投射在滚滚波涛上,反射的跳跃光芒比他的银发还要耀眼。 
河对岸的小市镇一派欣欣向荣,处处都是生机,黑灼眯着眼,眺望码头上的繁华景象,他再一次坚定了这次旅行的决心。 
四年了……紫雅离开他已经四年了。直到今天,他依旧不相信紫雅会就这么死去,他坚信他还活着,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好好地活着,或许,连他肚子里的宝宝也还活着。 
黑灼闭上眼,回忆着刚才在梦中看到的景象。 
他的孩子……他跟紫雅的孩子……如果还活着的话,今年已经四岁了吧?他已经可以说出很多精灵古怪的话来了吗……已经可以蹦蹦跳跳地奔跑了吗……他长得像他吗?还是会像妈妈多一点呢?他的性格活泼吗?开朗吗? 
幻想着自己孩子的外貌,幻想着他们母子生活的情景,他的眼眶再次红了起来。胸口的刺痛似乎没有消失的一天,思念不会停止煎熬他。被挖空的心灵,再也没有一种叫快乐的感觉,剩下的,只有无边的寂寞,以无边的愧疚…… 
后宫的所有男宠,死的死,离的离。破败的城墙可以重新建造,离去的人却再也不会重新归来。 
脆弱的卫霆因为被虏的经历而崩溃,在他没日没夜地喊着要回家的哭声之中,黑灼最终还是把他送回了人间界。对于自己的轻易放手,黑灼也感到意外。或许自己对卫霆并没有他想象中的痴迷,也或许他真的累了,厌倦了…… 
在紫雅带着孩子离开他之后,他再也无法眷恋其他的人。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对他不懂得珍惜幸福的惩罚。 
紫雅……你不会死的,对不对?你是那么坚韧,那么顽强……你不会就这么离开我的,对不对? 
不管用多长的时间,他都要把他找出来,他要把紫雅跟孩子找出来。 
一年前,他开始了这段旅行。他从紫雅投河的河东分岔口开始,沿着曲折的支流而下。没到达一个市镇,他都会在那里停留几天,希望借此寻到关于紫雅的一点消息。尽管一直都一无所获,但他相信,只要自己坚持不懈,终有一天可以重新获得幸福。 
船靠岸了,黑灼在侍从的簇拥下,踏上这片带着新希望的土地。 
灰狐族的族长跟官员对他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黑灼登上他们准备好的马车,前往族长的住所休息。 
欢迎车队在宽敞的食道上前行,灰狐的族长米惆大人一路上给黑灼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他告诉黑灼,主城周围五十里内共有大大小小七个村庄,总人口过千,居民大以畜牧业跟农业为生。 
黑灼耐心地听着,不时探头出窗外,看看那繁华的街道,道路两旁商家林立,还有各式卖工艺品的小摊。他不由得感叹,妖狐族的生活越来越向人类社会靠拢了,他们也渐渐也形成了一套自给自足的生产模式,不再是单纯的以侵犯人类为生的妖怪。 
马车抵达米惆的官邸,黑灼步下马车。米惆的妻子领着五岁的幼子出来迎接,黑灼一看到那个梳着一条冲天小辫子的男娃,立即想起自己那不知身在何处的孩子。 
“你的孩子……?”他用微带颤抖声音,问着一旁乐呵呵的米惆。 
“是啊,我几个兄弟里面就我有这福气,娶了个好妻子。”米惆不遗余力地夸奖自己的爱妻,身材显得有点臃肿的米惆夫人难为情地低头微笑。妖狐一族缺乏女性,能讨到老婆并生下孩子,的确是很难得的福气。米惆眼里洋溢着为人父的骄傲,拉着儿子的小手吩咐:“小丹,来参见大王。” 
“参见大王。”小丹乖巧地作一揖。 
“小丹真乖。”黑灼的大手抚摸上他一头柔滑的灰发,难掩心中的激动。他的孩子……他跟紫雅的孩子,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一旁的米惆跟侍从困惑地看着黑灼那又喜又悲的神色,满脸茫然。 
“大王,咱们进去休息吧。”米惆道。 
“好的。” 
一行人边聊边走进入屋内,黑灼显然非常喜欢小孩子,他主动拉着小丹走,一路上问长问短,例如“你几岁啦?”“喜欢玩什么?喜欢吃什么?”,米惆跟妻子见自己的儿子如此讨得他的欢心,也是很欣慰。 
在米惆为黑灼举行的欢迎宴会上,黑灼一直让小丹坐在自己身边,还不断询问米惆夫人关于小丹成长中的趣事。米惆夫人毫不吝啬地把她的育儿经验拿出来分享,黑灼听得津津有味,毫无帝王的架子,整个宴会气氛融洽,大家都对黑灼的和善赞不绝口。 
曲终人散之后,黑灼独自回到华美的客房中。 
今夜他没有能够跟妻儿在梦中相会,只因心中的惆怅失落让他难以入眠。他已经错过了自己儿子四年间成长,难道往后的他还要继续错过?还要等多久,他才能亲手抱一抱他的孩子?还要等多久,他才能重新拥有幸福…… 
幸福,原来是这么遥远…… 
黑灼一夜无眠,翌日一大早,他带了贴身侍来到镇上最热闹的路段。在路上转悠了一圈之后,他来到一个茶馆。二楼上视野开阔,临窗而坐,底下的景物一览无遗。 
这是他每到一个市镇必做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只要自己这样看着,总有一天会看到那人儿进入他的视野——尽管奇迹一直没有降临。 
时至中午,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行人也越来越多,小贩的叫卖声始起彼落。 
黑灼漫不经心地喝着茶,入神地望着来来往往的路人。他边看心里边默念着那唯一的祈求—— 
请让我看到他……请让我看到紫雅……请让我跟他重逢…… 
街道上各种发色的人混杂在一起,有黄的、红的、灰的……街道上各种年龄的人混杂在一起,有老人、青年、少年…… 
他的紫雅会在其中吗? 
奇迹往往发生在让人措手不及的时刻,在那转眼既逝的一刹那——天!他看到什么了?黑灼瞪大双眼,锁定人流里一抹纤细的身影。 
那头罕见的乌黑长发,那瘦弱的身姿…… 
是他吗?是他吗?! 
黑灼猛然从座位上起来,脸上惊喜交错。 
“大王……”侍从的疑问还没出口,黑灼已经从二楼飞身跳了下去。他跳落在慌乱的人群里,慌张地搜寻着那身影。 
在那边! 
黑灼向着那人离开的方向狂奔而去,也不管撞倒了几个无辜的途人。 
就在前面!他就在前面!旁人全部化为空气,黑灼眼前看到的只有那叫他揪心的背影。 
“紫雅!” 
他冲过去,拉住对方的手…… 
少年愕然地转身——圆圆的脸,弯弯的眉,他长得很清秀,但那不是紫雅,黑灼脸上的笑意顿时凝滞,热烈的心重新跌到谷底。 
他无力地放开手,怔忡地站在原地。少年怯怯地问: 
“请问有什么事?” 
黑灼无神地摇头,对方松了一口气,快步离开。黑灼站在人来人往的路中间,独自品尝着失望的苦涩感。 
“大王……大王……”侍从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小心地问:“您怎么了……?” 
黑灼还是摇头,他一语不发地转过身,魂不守舍地走回茶馆。侍从看了看那少年离去的方向,悄悄叹了口气,亦步亦趋地跟上黑灼的步伐。 
两名年轻男子与他们擦身而过,他们拐了一个弯,来到位于巷口的一个小地毯前,那小摊卖的是富有人间特色的小玩意。有布老虎,兔儿爷,小泥人,陶瓷小花猫…… 
那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青年弯身看了看摊上的玩具,失望地问道: 
“已经没有大阿福了吗?” 
小摊的老板,一个满头白发的小老头,遗憾地回答: 
“公子来晚了,大阿福今早就卖光了。” 
“唉……”青年无奈地瞅着他的同伴,“我就叫你早点出门嘛,娃娃都被别人买走了。” 
他身旁高瘦的褐发男子宠溺地搂着他安慰: 
“不要紧啊,明天我再陪你来好了。” 
“老板,明天还会有货吗?”青年不忘问道。 
“有,我待会就去补货,公子喜欢什么样式的?我可以帮你订做哦。” 
“真的?太好了,我想要一个女娃娃,最好是褐色头发,怀里抱小兔子。” 
“好的,没问题,我让师傅按要求作一个。” 
“好好好。”老头儿满嘴答应着,青年告别老板,满意地挽着情人的手离开。 
老头这小摊生意很好,陆续有客人前来光顾,地毯上的货物一件一件地减少。在太阳落山之前,小玩意出售完毕。小老头满意地收起地毯,捶了捶肩膀,架起扁担挑起两个空箩筐,摇摇摆摆地离开市集,他在途中还买了几块烧饼,可他没有吃,而是小心地把它们揣在怀里。 
老头儿迎着落日,踏上迂回的小路。他边走边哼着小曲儿,好不惬意。走了几十里,前方出现一个小村落,那里便是他家的所在。 
他进村之后,很多村民都客气地跟他打招呼。 
“阿才叔,今天这么早?”在屋门前洗衣服的大娘热络地问。 
“是啊,货物好卖呗。”阿才叔乐呵呵地笑着。 
“你现在要去洪发他家吗?” 
“嗯,要给嫂子交钱,还要跟他订新货。” 
“洪发这小子好命啊,讨了个能干的好媳妇……” 
“就是说啊,我先走了。” 
“好,回头见。” 
阿才叔来到一间两层高的小泥屋前,对着二楼扯高嗓子喊道:“嫂子!紫雅嫂子——我来了——” 
两颗小脑袋率先探出窗口,他们长着同样的小圆脸,同样的大眼睛,同样的小嘴巴,最特别的是他们那一头如白金般耀眼夺目的银色头发。活泼调皮的小弟弟对阿才叔伸出粉嫩的小手,兴奋地大叫: 
“伯伯!” 
“嘿,藤蓝乖了,妈妈不在吗?” 
较为乖巧的小姐姐细声软气地回答: 
“妈妈在隔壁捏娃娃。” 
“这样啊,绯丽去叫妈妈好吗?” 
“好。”小绯丽一溜烟跑开,藤蓝在后面喊着:“我也去!” 
阿才叔边笑边走进屋里,长着一副老实人模样的高大青年迎了出来。 
“阿才叔,辛苦你了。”洪发主动接过老人肩上的扁担。 
阿才叔笑着说“不要紧”,径自在木凳子上坐下,洪发给他倒来茶水,阿才叔将包裹着钱币的布包连同几块烧饼一起拿出来,搁在桌子上。 
“洪发,这是今天的收入,你替嫂子收了吧。” 
“啊,不行……”洪发黝黑的脸涨红了,“还是让紫雅下来再收吧……” 
“唉,你看你这是什么样?这点小事你可以自己做主啊。”阿才叔数落着,“你现在可是一家之主,也该学会独立了吧?要不是紫雅够精明,你也不知道要吃多少暗亏了。” 
洪发搔了搔一头凌乱的灰发,难为情地笑了笑。几阵脚步声从楼梯传来,小藤蓝第一个冲下来,他跑得脸蛋红扑扑地,像苹果一样诱人。洪发一把抱住他,藤蓝红艳艳的小嘴吱吱喳喳地嚷着: 
“爹爹,妈妈下来了!” 
阿才叔跟洪发一同转头,一身浅蓝色素衣的清丽男子缓缓步下楼梯,小绯丽就跟在他身后。 
“阿才叔。”他柔柔一笑,风情万种,阿才叔每次见了这天仙般的丽人都要好生羡慕洪发一番,这会也不例外,他啧啧地摇头,调侃着同样呆滞地望着自己妻子的洪发。 
“你这小子几生修道啊,讨了这么个美人媳妇,我要是再年轻个五百岁一定要跟你抢。” 
洪发羞窘地低下头去,紫雅摆手轻笑:“阿才叔又拿我开玩笑了。” 
“我不敢啊,这方圆一百里还有哪个人比得上嫂子你的美貌?” 
紫雅无意探讨这个问题,他在桌子旁坐下,拿起布包问道:“这些是今天的收入吗?” 
“是的,你算算数目对不对。” 
“嗯,不用了,我信得过阿才叔。”紫雅没有细数就把钱交给洪发。 
“听你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了,都亏你作的小玩意受欢迎,不然我那小摊能赚几个钱啊?” 
“阿才叔客气了。” 
“话说回来,紫雅做的大阿福娃娃是最好卖的,你要不要多做一下,让我其他兄弟带去别的城镇卖?也当作帮你发扬开去。” 
“不用了,我不想太多人知道,在这里卖就行了。”紫雅别有用意地说。 
“那真是可惜……对了,有个客人要订做大阿福。” 
“哦?要什么样式的?”紫雅拿出随身携带的碳笔跟纸张,准备记录。 
“就是一个女娃,要褐发的……” 
大人们在聊天,一对双胞胎小姐弟无聊地坐在一边晃着小脚丫。藤蓝缩了缩翘翘的小鼻头,他闻到桌子上飘来的阵阵烧饼香味了。 
“伯伯,那是什么?”藤蓝吸了吸口水问道,阿才叔恍然大悟地转头。 
“哦,这是伯伯买给你们的烧饼,忘记给你们了。” 
小藤蓝跟绯丽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