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12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12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伯伯,那是什么?”藤蓝吸了吸口水问道,阿才叔恍然大悟地转头。 
“哦,这是伯伯买给你们的烧饼,忘记给你们了。” 
小藤蓝跟绯丽高兴地跑过去,不忘征询母亲的意见。 
“妈妈,可以吃吗?” 
“可以,不过每人只能吃半块哦,因为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嗯!”藤蓝听话地接过烧饼,紫雅提醒: 
“忘记什么了?” 
藤蓝跟绯丽赶紧跟阿才叔鞠了一躬: 
“谢谢伯伯。” 
“呵呵,不客气……”阿才叔宠溺地揉揉他们一头闪亮的银发,夸道:“绯丽跟藤蓝越来越乖了。” 
姐弟两笑呵呵地拿着烧饼跑回位置上,阿才叔看着他们又是一阵感叹。 
“唉,转眼见这俩小家伙长这么大了,想当年他们刚来的时候站都站不稳,只会饿得张着小嘴哇哇哭……” 
紫雅笑而不语,阿才叔再一次跟洪发道:“洪发你这好运的小子,紫雅跟这两个可爱娃娃全靠你家养的大乳牛吸引回来的,早知道我也养牛去……” 
“阿才叔别再说我了……”洪发难为情地看看妻子的脸色,紫雅的表情很平淡,他收起桌上的纸张,起身道: 
“阿才叔,泥娃娃跟其他小玩意我明早就给你。” 
“好好,我也该告辞了。” 
“阿才叔再见。” 
“再见。” 
“丽儿,蓝儿,跟伯伯说再见。” 
“伯伯再见!” 
“乖了乖了……” 
隔天,早晨 
黑灼在米惆等官员的陪同下正式参观这里的市集,虽然他昨天已经来看过,不过今天才是正式赶集的日子,街道上会比昨天更热闹。 
昨天的一场空欢喜让黑灼的心情低落到现在,米惆在一旁兴高采烈地介绍着当地的名产,他却表现得兴致缺缺。 
“大王,咱们这虽然是小地方,可是物资一点也不输给别的大城镇,就连人间界里面罕见的小玩意也一应俱全……” 
“哦。”黑灼还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 
如果紫雅并不在这个城镇的话,他今晚就得准备启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他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待在一个不存在希望的地方。米惆没发现他的心不在焉,继续积极地作介绍: 
“大王您看,这是我们这边远近驰名的小食,薄饼卷炸虾,还有这个是竹木牙角雕刻,手工可也不比人界的老师傅差哦。” 
“嗯。” 
“啊,这个是山水刺绣,很别致的,下官家里也有一幅。” 
“嗯……” 
黑灼百无聊赖地扫视着两旁的摊档,他的眼光忽然定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摊上。米惆等人见他停下脚步,赶紧跟着停下。 
“这是……”黑灼不由自主地向小摊走去。 
正在摆放货物的阿才叔吃惊地看着高贵的狐王来到他这寒酸的小档前,黑灼半蹲下,仔细看着他摆放出来的物品。他双手发颤地拿起一只胖墩墩的小娃娃,这样的微笑,这样的质感……他不会认错的!这是紫雅最喜欢的大阿福娃娃! 
“这是哪来的?”心里涌上千愁万绪,黑灼喉咙里哽着硬块,几乎语不成调。 
“这……”阿才叔这辈子没见过这么高不可攀的人,吓得久久说不出话来,米惆他们喝道: 
“大王问你话呢,快回答。” 
“不要吓到他。”黑灼转头警告,他不厌其烦地再次问阿才叔:“老人家,这个玩意你从哪得来的?” 
除了紫雅,黑灼想不到浮幽界里还有谁会跟这些大阿福有关联,这些娃娃一定是上天给他的提示! 
“是……这是我一个手巧的同村做的,我帮他拿出来卖……”阿才叔不敢有一点隐瞒。 
“你的同村?”黑灼似乎看见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他追问下去:“你的同村是男是女?这是他亲手做的吗?” 
“呃,是他亲手做的……虽然他是男的,不过确切来说,他是我一个同村的妻子……他本人从外地来的……” 
“妻子……?外地来的?”黑灼拿着娃娃,激动地站起来要求道:“请你带我去见他!” 
“啊?”阿才叔跟米惆他们都吓傻了,黑灼紧抱着娃娃,压抑不住内心的亢奋。 
“你的货物我都买下,请你立即带我去见你那位同村!” 
简陋的小木桌旁边,幸福的一家四口正在吃着早饭。紫雅勺起一碗鱼汤,放在满脸厌恶的藤蓝面前。 
“蓝儿,乖乖喝汤。” 
“呜……”藤蓝撅起小嘴,泪汪汪地看着母亲,抗议道:“鱼汤不好喝……” 
“你看姐姐已经把汤喝完了,你不可以输给姐姐哦。”紫雅指着一旁乖巧听话的女儿道,藤蓝拉长脖子一看,果见姐姐绯丽已经将一碗汤喝得见底。他吸了吸鼻子,皱着小脸拿起木碗,咕噜咕噜地喝下。 
紫雅满意地对他笑了笑,转而给丈夫装汤水。 
“来,你也喝吧。” 
“哦……谢谢。”洪发慌张地接过,他跟紫雅结婚快有两年了,依旧改不了这个一跟他说话就脸红的老毛病。 
一家子正和乐融融地吃着,外头传来骚乱的声音,住在隔壁的大爷高声喊道: 
“快来看!阿才叔带了一大批人回来——” 
陆续有人回应:“天啊!是米惆大人!他怎么来了?” 
“阿才叔居然能把那些大官带回来了?” 
“快去看看……” 
紫雅发现不对劲,警觉地放下碗筷。洪发看了看他的脸色,道:“我出去看看吧。” 
“嗯。” 
藤蓝叫嚷着:“我也去!” 
“先把汤喝完。”紫雅指了指他的小碗,藤蓝赶紧双手捧碗,闭上眼猛喝。 
洪发走到屋外,就见一名气魄逼人的英俊英俊男子令着一群人向他走来,伴在他旁边的正是阿才叔。 
黑灼审视着从屋里出来的男人,皱着眉问阿才叔:“就是他?” 
“不是,是……”阿才叔正要解释,一个小人儿从屋里奔出来,直扑到洪发的脚边。 
“爹爹!”藤蓝撒娇地揪着洪发的裤子,好奇地看着门前的人们。 
黑灼死盯着他那头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银发,几乎忘了如何呼吸。他颤抖着跨出第一步,从第二步开始猛然加速狂冲过去。 
众人吃惊地看着他们不可一世的帝王半跪在那犹如瓷娃娃般可爱的小男孩面前,激动得眼圈发红。 
藤蓝被这奇怪的叔叔吓到,防备地缩在洪发脚边。黑灼发抖的大手抚摸上他柔软的银发、白嫩的脸颊,粉红的小嘴……藤蓝抗拒地“呜”了一声,把脸转向洪发求救: 
“爹爹……” 
这声“爹爹”如同一记铁锤似的擂在黑灼激烈跳动的胸口上,疼得他全身一震,他失控地把藤蓝从洪发身边拉过来,一把抱住他小小软软的身子。 
“我才是你爹爹!我才是!”黑灼低吼,他顾不上求证,一意孤行地认为藤蓝就是自己的骨肉。 
藤蓝被他这一吼,吓得全身一阵哆嗦,洪发正要过去抢救,被黑灼的贴身侍卫挡住去路。藤蓝向洪发伸出手,用带着哭音的稚腻嗓音喊着: 
“爹爹……” 
“不!我才是你爹爹啊!”黑灼急切地说,藤蓝哭叫了起来: 
“你不是!呜……妈妈——!” 
黑灼一听他叫妈妈,立即紧张又期待地转身望着门口——一身素衣的俊秀青年出现在门槛边上,他身旁还跟着一名银发的小女孩…… 
对方震惊的眼眸与他相会,黑灼感觉自己的血液骤然沸腾起来,他有多久没有试过这种全身为之燃烧的激情了? 
他是真实的紫雅吗?不是他的幻觉吗?不是他的梦境吗?他看起来那么美,那么飘渺…… 
那个也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不但还好好地活着,而且还是双胞胎?黑灼想起紫雅怀孕时老御医说的那件“不确定的事”,原来就是指这个!黑灼被狂喜冲得头昏脑胀,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好运都发生在今天了! 
然而紫雅的心思跟他完全相反,他只觉得这是他无比倒霉的一天……为什么还是不放过他……?为什么还要让他遇到他…… 
黑灼无意识地放下藤蓝,双腿不自觉地向紫雅走去。 
藤蓝离开黑灼之后立即冲进母亲的怀里,紫雅搂着他,抬头看到了被侍卫架住的洪发,他很快掌握了现在的状况,他迅速吩咐女儿: 
“丽儿,带弟弟回房间,不要随便下来。” 
“嗯!”懂事的绯丽拉起藤蓝的手,啪嗒啪嗒地走进屋里。黑灼渐渐走到他跟前,紫雅很想保持镇定,可还是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黑灼又想哭又想笑,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跟紫雅相聚的那一刻,自己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歉意跟相思,但是真正到了相会的这一天,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兴奋得语无伦次,嘴上胡乱说着: 
“紫雅……你还活着,你果然还活着,哈哈……那是我们的孩子……双胞胎,我居然有一对双胞胎儿女……” 
紫雅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冷静地告诉他: 
“对不起,尊敬的狐王陛下,他们不是您的儿女。” 
黑灼脑袋里轰隆一声。 
“你说什么……他们当然是我的孩子啊……”他的表情既像惊慌又像悲切。 
“他们不是,他们是我跟我丈夫的孩子。” 
“丈夫?”黑灼不觉提高语尾。紫雅点头,指着洪发道: 
“请你放了我丈夫。” 
“你……”黑灼的声音哽在喉咙里,他看看洪发又看看紫雅,无法置信地摇头:“你骗我……” 
“我没有骗你。”看到他如此受伤的神色,紫雅居然有一种恶意的快感,他高声道:“请诸位村民告诉狐王陛下,洪发是不是我的丈夫?” 
阿才叔跟几个与紫雅相熟的村民插嘴:“是啊……” 
黑灼用杀人般的眼光扫视着在场的民众,大伙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噤口。黑灼忽然发狂般咆哮: 
“紫雅是我的妻子!” 
大家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包括脸蛋瞬间涨红的紫雅,不过他不消片刻就恢复了平静。他不温不火地说: 
“陛下,我跟洪发,是在村长的主持下名正言顺地成婚的,两个宝宝是我跟洪发的孩子,与陛下没有一点关系,请您放了我的丈夫,让我们家人团聚。” 
黑灼听到那句“让我们家人团聚”,几乎气得全身炸开——他才是紫雅跟宝宝的家人啊!他忍不住又要爆发,米惆看这事越闹越开,围观者也越聚越多,为了狐王声誉着想,还是温和处理较好。 
“狐王,下官斗胆,狐王与这几位……这几位故人进屋内商谈不是更好吗?” 
黑灼也发现周遭都是看热闹的村民,他本着最后一丝理智,跟押着洪发的侍卫道:“让他进来。” 
说完后便拖了紫雅进屋内,洪发随后被侍卫推进去,木门咿呀一声关上。米惆领着侍卫往门口一站,村民被隔离在几丈以外不得接近。 
第九章 
“啊!那个坏人把妈妈抓进来了!”藤蓝在二楼的窗户看到下面发生的一切,立即跳下小凳子,转身就跑,绯丽拉住他的小胳膊。 
“妈妈说过不许下去的。” 
“但是他欺负妈妈啊!” 
“妈妈说不要下去。”绯丽很有威严地坚持。 
藤蓝不高兴地嘟着嘴吧,他乌溜溜的大眼一转,道: 
“我不下去,我在楼梯口看行不行?” 
绯丽哑口无言,藤蓝得意地跳着脚跑到楼梯口,绯丽无奈之下只好跟上,一对小姐弟鬼鬼祟祟地躲在扶手后面偷窥。 
小饭厅里,黑灼跟紫雅面对面坐在饭桌两边,怯懦的洪发假借收拾餐具掩饰自己的无措。黑灼一边跟紫雅对峙,一边用充满敌意的眼神斜睐着他,洪发吓得不敢抬头,逃避似的捧着碗碟躲进厨房里。 
小厅里剩下两人,黑灼收回凌厉的眸光,深情地注视着紫雅,他压抑着方才的愤怒,放柔声调道: 
“紫雅,我知道自己亏欠了你太多太多……我请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们从头开……” 
“大王言重了,我没有怨过您什么。”紫雅淡淡地打断,“过去的事,我只当是上天给我的挫折,我现在过得很幸福,很满足。” 
黑灼听他这么说,深知情况不利,他努力争取道: 
“你堕河之后,我一直坚信你不会就此离我而去,我很想马上就来找你的!可政变之后我要善后的事情太多,分身乏术,但我派了士兵日夜打捞,只恨河水暴涨寻不到你的踪迹。一年前我终于把政事都处理好了,我开始沿着河东分岔口而下,找了一年有多,盼的就是终有一天跟你们母子团聚啊!你带着宝宝跟我回去好不好?” 
“谢谢大王的好意,我们母子在此生活得幸福美满,无意迁居。”紫雅由始至终都表现得客套冷淡,仿佛黑灼只是他过去一个普通朋友。 
黑灼不由得急了。 
“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我知道自己过去太恶劣,对不起你们母子,我这四年里都活在后悔与愧疚中,我每晚都惦记着你跟孩子,做梦都想着跟你们相聚。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吗?” 
“大王没有罪,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真的没有怨恨过大王。”紫雅坚持初衷道。 
“那你为什么不愿跟我回去?” 
“我的家在此,我的孩子在此,我的丈夫在此,我还要回去哪里?” 
“你的丈夫是我!你的家在王城!”黑灼愤然拍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