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17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17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儿子所言不假,紫雅眼里闪过尴尬,只好点头:“这倒也是,有谢谢人家吗?” 
“有,我有说谢谢哦,叔叔还模我的头说我很乖。” 
“嗯……那……他之前有来过吗?”紫雅心情复杂地问,纳闷黑灼既然来看孩子了,怎么就不看看他,难道说黑灼在乎的只是孩子……但他很快把这些不合时宜的念头驱除出脑袋里。 
“我有看到他在屋顶上。”藤蓝指着门外。 
“哪个屋顶?”紫雅从窗外张望。 
“那边的屋顶,我看到好几次了。” 
“那你之前怎么不告诉妈妈?” 
“我忘记了。”藤蓝难为情地低下头。 
“丽儿呢?你没看见?”紫雅问女儿,绯丽摇头。 
“我一直在屋里写字,没看到。” 
“嗯……丽儿真乖。”紫雅欣慰地捏捏她的小脸,藤蓝马上抗议。 
“妈妈!蓝儿也很乖的!” 
“好啦好啦,妈妈知道。”紫雅忍俊不禁,他把那四个粘呼呼的小泥人放回桌子上,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洗澡吧。” 
藤蓝跟绯丽赶紧跑去拿换洗的衣服,紫雅也带上衣物,三人手牵着手向厨房走去。 
他们走远了之后,一条灵敏的身影从屋顶上跳落在木门前。一身黑衣的男人推开门,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屋里,小心翼翼拿起桌子上的四个小泥人,看了又看,最后宝贝地把它们放进怀里带走…… 
黑灼轻轻掩上门,跳上屋顶沿着屋脊离开。途径厨房的时候,底下一个鬼祟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紫雅跟孩子们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而那人竟躲在门边透过门缝偷窥。 
这家伙在偷看紫雅洗澡?!黑灼登时怒火攻心,立即跃下屋顶赏了对方一记铁拳。对方撞到门板上,引起砰然巨响。 
“谁?”里面传来紫雅惊讶的质问。那偷窥者狼狈地爬起来,撒腿就跑。 
“还敢逃?!” 黑灼扑过去架住他的手脚,那人惊惶之下变身成狐狸形态,黑灼一时大意被他挣脱了。全身褐色的狐狸咻地跃上一旁的围墙,转眼间消失无踪。 
黑灼正要追赶,身后的门咿呀一声打开。他转过身,对上了紫雅错愕的眼眸。 
紫雅的黑发泛着油亮的水泽,脸蛋跟半敞的胸口还残留着晶莹的水珠,他的肌肤因热水的蒸汽而微微发红,嘴唇更是比往常红上几分,就连墨黑的眼珠也仿佛蒙上了一层诱惑的迷雾,黑灼忘了目前的状况,竟看得呆了过去。 
“你……”紫雅又羞又恼地瞪着他,很快意识到他出现的缘由,他不可置信地责问:“你在偷看?” 
“我?”黑灼愕然地指着自己,尊贵的狐王一下子涨红了脸,“我没有,我只是……只是……” 
黑灼百口莫辩,他来这里的确是为了偷窥,不过可不是偷窥妻儿洗澡啊……见他说不出理由来,紫雅更加确定了他是作贼心虚,他恶狠狠地低吼: 
“请你马上离开!” 
他说完后,当着黑灼的面使劲摔上门,强力关上的门板几乎夹到黑灼的鼻子。黑灼皱着脸往后倾,自认倒霉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见鬼了……” 
厨房内,泡在大木桶里的绯丽跟藤蓝,困惑地看着母亲满脸的怒容。藤蓝两只小手撑在木桶边沿,好奇地问: 
“妈妈?是谁?” 
“没事,是坏人,已经走了。”紫雅气鼓鼓地走回木桶旁,继续给儿女洗澡。 
偷窥事件发生之后,黑灼似乎再也没有出现过。紫雅一方面恼怒他身为堂堂的狐王竟干出这种下流的事,一方面却又有点窃喜——原来他对自己还是有邪念的……不过后面这个想法常常被自己厌恶地丢出脑袋里。 
无惊无险,又过了三天。这天晚上,紫雅刚哄着儿女睡下,赭石拿着一壶酒登门拜访了。 
“紫雅,有个朋友给我送来了上等的‘长乐烧’(中国十大名酒之一),咱们来小斟一杯,如何?” 
紫雅对这个无条件照顾自己跟一对儿女的饭馆老板没什么戒心,很爽快地答应了。赭石领着他来到自己屋里,两人在八仙桌旁坐下。赭石还精心准备了一些下酒的小菜,他们边品酒,边聊着一些家常话,很快过了大半夜。 
紫雅在赭石的盛情下,豪爽地喝了一杯又一杯,酒过三巡之后,赭石借着酒意,大着胆子握上紫雅的手。 
“紫雅,你看你这双手……原本好好的一双美手,都被糟踏成这样了……”他怜惜地抚摸着紫雅指间的薄茧。 
紫雅虽有些微的醉意,可神智依旧很清醒,他微笑着抽出自己的手。 
“老板言重了,我一个男人家,哪有什么美手不美手的。” 
“不不,不要叫我老板……”赭石摇着手道,“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怎么彼此还如此生疏?你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紫雅笑而不语,赭石不死心地蹭过来,搂着他的肩膀,胡言乱语道: 
“紫雅……我去过人间,见过不少所谓的美女……但是,那风情,那相貌……根本没有一个比得上你……” 
“老板您太客气了。” 
“都说了别叫我老板。”赭石来了脾气,高声道:“紫雅,我只是想让我们再亲近一点,你叫我赭石……不,你叫我郎君就好了……” 
紫雅皱着眉拨开他的手,站了起来。 
“老板,您喝多了。” 
赭石不折不挠地抓着紫雅的手,胡乱嚷着:“紫雅,我不是胡说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会让你幸福的!” 
紫雅感觉身体里产生了异样的热度,似乎有一团伙在他的下腹蹿动着,直往底下那羞人的欲望奔去。他焦急地挣脱他,道: 
“谢谢您的好意,我可以自己让自己幸福。时间不早了,失陪。”他快步往门外走去,赭石死缠烂打地把他拉回来。 
“紫雅,你别走!你别走!我真的好爱你!”赭石放肆地从后抱着他大吼,紫雅愤怒地掰开他的手。 
“老板,请您自重!” 
紫雅吼完,发现身体里的火焰烧得更为旺盛,皮肤又痒又烫,似乎恨不得让人紧紧抱住,而他胯间的欲望更是急促挺翘了起来,血气汇聚在下腹,涨得他几乎发狂。 
他抱着自己的身躯撞开木门,后面的赭石竟像野兽一样扑上来,把他连拖带拽拉回屋里。紫雅看到他潮红的脸色,疯狂的眼神——简直就像发情的兽类!他相信自己也是差不多。他边挣扎边质问: 
“你在酒里面下了什么东西?” 
赭石没有回答,他喘着气把他丢到床上,压上去狂野地啃咬他的脖子。就算身体被性欲控制住了,紫雅依旧无法忍受被他人碰触,他厌恶地扇了他一耳光。 
“别碰我!” 
赭石不为所动,俯下身去撕他的衣服,紫雅大叫着跟他拼搏,两人正纠缠着,一条人影猛然蹿了进来,直奔到床边。紫雅只觉身上一轻——赭石被凌空抽了起来。 
黑灼单手揪着赭石,暴怒地一拳击向这个胆敢侵犯他妻子的恶贼。赭石被这拳打得内脏移位,差点晕死过去。 
黑灼把他狠狠摔到地上,猛踹了几脚,毫不客气地把他踢晕了。他揪着赭石的头发,准备一掌打碎他的脑袋,床上的紫雅惊呼: 
“不要杀他!” 
黑灼回头看了看他,冷哼一声把赭石丢下。他解下身上的披风,裹在紫雅衣衫不整的躯体上,接着不顾紫雅的反抗,直接把他扛了出门外。 
黑灼冷冷地对守在门边的心腹下令:“把里面那登徒子阉掉,让他再也不能作恶!” 
“是!” 
黑灼扛着紫雅跳过围墙,带着他坐进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里。紫雅被放在柔软的垫子上,立即挺起身拉开车门。 
黑灼自然是揽着他的腰将他拖回来,紫雅逞强地推打他。 
“让我走!” 
“不准!”黑灼掩上门,反身把他压倒,一手圈住他勃发的欲望,语带调侃地问:“你现在这样子能上哪去?” 
“不用你管!”紫雅拳脚齐出,却被对方轻易化解,黑灼单手抓住他两只手腕,固定在他头顶上。 
“我劝你还是把力气留下吧,待会有得你累的……”他舔着唇,一副准备大块朵颐的样子,而紫雅就是那顿摆上台的盛餐。 
紫雅也觉得口干唇躁,下半身更是火热得快要燃绕起来,可要他轻易屈服在欲望底下?绝不可能!他恶狠狠地推开黑灼凑过来的脸,大吼着:“不许碰我!” 
黑灼恼怒地瞪他,猛然俯身堵住他的唇。 
汗珠沿着光洁的肌肤蜿蜒而下,布满水迹的雪白躯体痉挛着趴在软垫上。行走中的车身不断摇晃着,原本只是为了平衡身体而支撑在垫子上的手不自觉地用力收紧,不管他如何咬紧牙关,都无法拟制脱口而出的呻吟。 
仰身躺在他腿间的男人正陶醉地吸吮着嘴里的硬物,灵活的手指顺势戳进紧窒的甬道搅弄。 
啧……啧……啧……吸吮声不断加快,粉嫩的性器在男人的口里一进一出,他低吟起来,雪白的小臀一阵猛烈的摇晃,把火热的种子宣泄在男人的嘴里。 
“呼……呼……呼……”紫雅无力地往一旁倒下,双眼失神地盯着马车的顶部。 
黑灼津津有味地吞掉满嘴的爱液,连粘在指头上的也不错过,伸出舌头逐一舔干净,紫雅一转头就看到这副淫亵的画面,他的脸蛋迅速涨红,难为情地把眼光移开。黑灼将他的下巴扭回来,拉起自己半硬的男根塞进他微微张开的小嘴里。 
紫雅呻吟了几声,挣扎着要把他推开,黑灼却卑鄙地固定他的脑袋,腰杆一挺,把欲望全根插入。 
“宝贝,给我好好吸……”黑灼跨坐在他身上,扭着臀在他嘴里进出。紫雅摇着头抵抗,嘴巴却不受控地收紧,把对方吸得销魂地低吟起来。黑灼大吼一声,抽出已然挺立的湿漉漉的性器。他一手抓起紫雅修长的腿架到肩膀上,另一手握着凶器抵在那一收一放的穴口。 
他没有立即捅进去,而是用濡湿的前端顶在穴口四周画圈圈。 
紫雅被他挑逗得全身火热,后穴更是搔痒得难受,恨不得那高热的硬物尽快插进去狠狠搅弄,他眼里流露出高昂的情欲,但就是固执地捂紧嘴巴不肯开口邀约。而黑灼要得就是他的主动请求,他继续坏心眼地拿着阳具在洞口摩擦,语带诱惑得说: 
“宝贝,说吧……你想要什么……?” 
紫雅忍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就是不开口。 
“紫雅……宝贝……快说,你要什么?”黑灼自己也忍得难受,他把暴涨的欲望前端插入了一点,继续诱惑。 
紫雅双眼盈满泪水,眼神混合着倔强与情欲。他咬得下唇都渗出血来了,还是不肯求他。 
“你这小顽固!”黑灼咒骂起来,“好啊,我一定要你求饶不可!” 
他结实的臀猛力一顶,粗长的性器噗滋一声刺入柔软的肉穴里,撕裂的痛楚终于让紫雅失控地尖叫出来。黑灼双手捧着他白嫩的臀瓣搓揉起来,好帮助他放松身体,容纳自己的进入。紫雅边喘气边本能地松开后穴,又大又热的性器顺利插入。 
“啊……”身体被充实的感觉让紫雅满足地叹息起来,黑灼俯身亲吻他,同时拉着他的腿缠绕在自己精壮的腰身上。 
“好好夹紧……”他贴着紫雅的唇道,紫雅神智不清地环抱着他肌肉纠结的后背,双腿夹紧他的腰,小穴也随之贪婪地吸着对方的男根。 
黑灼满意地吻住他,两人的身体仿佛融合在一起,紧密得不见一点缝隙。交合的下半身开始扭摆,随着律动的加快,紫雅的呻吟声尽数被黑灼吞进嘴里。 
巨大的性器在通红的穴口快速进出,每一下都顶到最深最热的地方。他一边扭摆臀部,一边伸出手套弄对方抵在自己下腹处的小性器。紫雅前后最敏感的两点都承受着男人高超的挑逗,欲望已然濒临爆发,他低吟着,全身绷紧,下体一阵收缩。 
嘶嘶——几道乳白色的爱液从粉色的龟头喷溅而出,射满了男人结实的腹部,随着欲望的释放,底下的小穴也猛力收紧。 
黑灼低吼一声把性器抽出来,套弄着它在穴口发射起来。 
“啊……啊……”两人都呻吟着,紫雅情不自禁地扭着臀向那巨物靠近,贪婪的小穴束住了正在宣泄的前端,黑灼握着根部又一个挺身,重新将阳具插了进去。 
“哦……哦……”他粗吼着挪动性器,让它在那又窄又烫的幽穴里尽情释放,他双手掐着爱人的臀,让他夹得更紧,紫雅配合地挺起腰,让他插得更深。 
黑灼将欲火的种子一滴不剩地注入他体内,最后全身乏力地倒在他身上。 
“呼……”他紧抱着身下柔软的躯体,满足地低叹。 
连续达到两次高潮的紫雅,体内的欲火已经宣泄得差不多,他疲累地闭上眼,任由男人把他压在底下。他正要迷迷糊糊地睡去,忽然感觉到黑灼深埋在他体内的凶器又开始发硬。 
“你……”紫雅不可置信地睁开眼瞪他,黑灼舔舔唇,欲求不满地道: 
“一次就想打发我了?还早着呢……” 
“走开!”紫雅红着脸推开他,谁知黑灼更早一步握住他的细腰,扶着他的腰身让他包裹着自己的性器研磨起来。紫雅底喘着抵抗,黑灼抱着他往后一倾身,形成了紫雅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 
“不要……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