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18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18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着抵抗,黑灼抱着他往后一倾身,形成了紫雅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 
“不要……啊……啊……”紫雅的反抗声被下体的酥麻感转化成销魂蚀骨的呻吟,黑灼胜券在握,奋力向上贯穿他敏感的肉穴。 
他失控地撑着黑灼的肩膀,收合小臀吸住巨大的硬物,再次投入了情欲的海洋中…… 
小心翼翼地将黑色的披风盖在昏睡的人儿身上,黑灼无尽爱怜地抚摸着他汗湿的脸颊,。他就着车窗外透射进来的微弱月光,仔细端详着爱人的睡容。 
雪白的脸,殷红的唇,墨黑的发……这是他的紫雅,他美丽的紫雅……意识到自己好久不曾这么仔细地看他,意识到自己独自入眠的每一个晚上,黑灼泛起心酸,他轻抚着对方裸露在披风外的一双洁白修长的腿,执起他那双被劳动磨粗了的手,像最虔诚的信徒那样,亲吻他的每一根指头。 
马车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行走,来到了目的地——王族专用的码头。黑灼抱着紫雅下了车,在仆人的恭送下走上豪华的大帆船。另外两名老仆抱着熟睡的藤蓝跟绯丽,尾随着他上船。黑灼把紫雅带进船舱的房间之后,侍卫长一声令下,船夫收起锚,大船迎着夜色缓缓驶离码头。 
黑灼把紫雅安放在柔软的床铺上,亲自帮他穿上睡袍。接着脱了鞋上床,躺下抱着他。紫雅颦着眉,似乎睡得不太安稳,黑灼心疼地抚摸着他的眉心,在他脸上印下无数个轻吻。 
紫雅轻哼起来,眼角渗出泪水。他在做梦吗?黑灼暗忖,愈加怜惜地抱住他。 
而在紫雅凌乱的梦境里,他看到什么了? 
他看到了自己住了一百二十多年的那所破旧的小茅屋,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四处是茂密的山林,他就这么孤独地过了一年又一年,这寂寞仿佛永没有尽头……陪伴着他的,只有爷爷留下的那只大阿福娃娃。 
直到那天,他看到了那团从天而降的蓝光,他看到了那尊贵的帝王…… 
“紫雅,我来接你了。”男人全身散发着摄人的气魄,他在华丽的马车前,向他伸出了手。紫雅颤抖着把手交给了他,他立即抱住他,当着车夫与侍从的面,低头亲吻他…… 
从那时候开始,紫雅才知道,什么叫温暖,他爱上了这种被拥抱的温暖。 
“紫雅,别怕……别怕……我会让你舒服的……”男人耐心地安抚着他,一次又一次温柔地拭去他眼角的泪,他呜咽着放松身体,信赖地抱住他的肩膀…… 
“紫雅,我要去人间界一趟,你想要什么?”每一次离开,他都会这么问。 
我只想你快点回来……我只想永远跟你在一起…… 
每一次开口之前,他都想说出这句话。但是,他不能,他没有资格要求。帝王是属于所有人的,他只是那个微不足道的男宠。 
他看到了那个独占帝王的人类少年,他看到了无数跟黑灼在床上缠绵的少年,他好想哭。但是,他不能,他没资格哭。 
你不爱我,也不爱我的孩子…… 
我不想再痛苦了……让我离开你……让我永远地离开你…… 
他跳进了汹涌的河水,让死亡把自己带走。 
死了,就不会爱了……死了,就不会痛了…… 
不爱,就不会痛…… 
但是,眼里的泪水从何而来?胸口的刺痛因谁而生? 
泪从眼角淌下,被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抹去。他睁开眼,视线被泪水模糊了。 
“紫雅……紫雅……”黑灼心疼地抱着他,一再吻去他眼里的泪。 
紫雅眨眨眼,混沌的梦境跟现实纠缠在一起。什么是梦,什么是真实,他也分不清了…… 
“紫雅,别哭……我在你身边,我在你身边啊……”黑灼宣誓般低语,“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紫雅抿着唇,从床上坐起来。他依旧没有回神,双眼木然地注视着床铺。 
“紫雅……”黑灼担忧地揽着他的肩膀,紫雅转过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四周,迷茫地问: 
“这是哪里?” 
“船上。” 
“船上……?” 
“嗯,我们要乘船回王城。” 
“……”紫雅顿了顿,问:“孩子呢?” 
“孩子还在隔壁的房间睡觉。” 
紫雅渐渐清醒过来,他拢了拢身上的长袍,就要下床去,黑灼赶紧一把抱住他。 
“你上哪去?” 
“看孩子……”紫雅淡淡地说,黑灼舒了一口气,拿过床头的毛皮披风盖在他身上,紫雅下了床,双腿竟有点发软,黑灼体贴地扶着他,却被他躲开了,他只好跟在紫雅身后。紫雅来到两个宝宝睡觉的房间,负责看护绯丽和藤蓝的仆人恭敬地弯身他们进去。 
紫雅进了房里,见两个孩子都睡得很好。他给他们拉上被子,放心地离开。他没有立即回去方才的房间,而是走到了甲板上,黑灼紧张地跟在他后面。 
拂晓将至,天空满布彩霞。紫雅站在栏杆旁,任由寒风吹乱自己的发。微光勾勒出他轮廓完美的侧面,他入神地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河水,眼里平静得一如静谧的潭水。 
黑灼觉得这景象跟紫雅投河时如出一辙,他猛然冲过去,使劲抱住他。紫雅一动不动地任他抱着,黑灼把脸埋入他的头发里,深深汲取着他的幽香。 
“紫雅……我爱你……我爱你……”他在他耳边热情地告白,紫雅无波的黑眸颤动了一下。他转过身,面对他的神情注视。 
“你不爱我。”他平淡地摇头。 
“不!我真的爱你!”黑灼低吼。 
“如果你爱我,那你对霍真,对卫霆是什么回事?”紫雅的问话没有悲伤,没有愤慨,有的只是深不可测的平静。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难道说我的真爱只能给一个人吗?”黑灼焦急地问。 
“难道不是吗?”紫雅反问,“我没办法对两个人付出真心,我爱的只有一个人,难道你不是吗?” 
“我不是。”黑灼理直气壮地否认,“你说我花心也好,多情也好,但我对你们几人付出的感情都是发自内心的。” 
紫雅一副跟他多说无益的表情,转身走开。黑灼却把他扯回来,抱在怀里。 
“我还没讲完。”他箍着他的腰身,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直视自己。“我真爱的人有很多,但我最爱的却只有你!” 
紫雅迷惑地看着他,黑灼继续道: 
“让我动心的人永远不止一个,但是让我一辈子珍爱的人,却只有一个。如果说我往后必须要跟一个人斯守到死,我只会选择你。” 
“我不明白你的感情。”紫雅摇头。 
黑灼指着他的手亲吻,情深款款地说: 
“我也不明白……我只知道,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取代你……谁规定我这辈子只能爱一个人?但我最爱的,只能有一个人,我把这个位置,永远永远地留给你……” 
“我还是不懂……” 
“不懂不要紧啊,我们还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来弄懂,世间上相爱的人何其多,他们又有几个敢说自己真正懂得爱情?”黑灼的眼睛在微笑,“你别想再带着孩子逃离,从现在开始,我会跟你寸步不离地绑在一起,我去哪里,你就要跟到哪里。” 
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啊……紫雅苦笑。 
“紫雅,跟我回去,好不好?” 
紫雅飘渺地望向水天一色的河面,一语不发。 
“我会让你跟孩子过得很幸福的,请你跟我回去。” 
幸福?什么叫幸福?幸福只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别人给的还是自己给自己的? 
“紫雅,跟我回去,好吗?”黑灼一再提出。 
“就算我不再爱你,你也要我跟你回去吗?”紫雅低笑道。 
黑灼流露出受伤的眼神,他道:“你不爱我不要紧,只要我爱你……我坚信,总有一天你会再次对我付出你的真心。” 
紫雅似乎有点醒悟了,自己当初不折不挠地爱恋着黑灼,不正是跟他抱持着同样的心情吗?明明已经遍体鳞伤,却还是固执地付出,坚信终有感动对方的一天。 
“紫雅,我爱你……我爱你……”黑灼心疼地捧着他的脸,深深地吻住他。 
“如果在我死的前一刻,你还在我身旁,我就相信……”紫雅闭上眼,喃喃道。 
初升的太阳在河面撒下无数耀眼的金色鳞片,万丈光芒驱散了漫天的黑暗,也贯穿了浮幽界万年不散的云层。 
在太阳出来的时候,浮幽界的天空,不再灰暗。 
依偎在爱人温暖的怀抱里,紫雅看到了这个不再灰蒙蒙的世界。 
尾声 
冬雪融化,绿草如茵,两个穿着白色锦袍的小人儿在草地上奔跑着。高大俊美的狐王跟在他们身后,他此刻正用黑布蒙着眼睛,伸出双手寻找着一对调皮的儿女。 
“我在这里呀!”藤蓝在他身旁脸跳来跳去,黑灼脸上满溢着浓浓的父爱,伸出手去抱他,古灵精怪的藤蓝赶紧跑开。 
“抓姐姐!她在你右边!”藤蓝扯开嗓子大吼,黑灼果真微笑着往右边寻去,绯丽哎呀呀地大笑着往藤蓝那边跑去。 
三人互相追逐着,孩童特有的尖笑声给这座空旷而华美的王宫带来一丝温暖的春意。 
一身浅蓝色衣袍的紫雅站在不远处的桂花树下,欣慰地看着这一幕。藤蓝看到母亲的身影,狡黠的大眼骨碌一转,牵着姐姐的手往他奔去。浑然不知的黑灼还追在他们身后,紫雅见他们一群人向自己跑来,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这里啊!”藤蓝拉着姐姐躲到紫雅身后,黑灼顺势一抱——一具温热柔软的躯体入怀。 
“咦?”他拉开蒙眼的布条,看到了羞红着脸的紫雅。 
两人难为情地对看,却还没有离开彼此的怀抱,藤蓝跟绯丽捂着嘴偷笑起来。紫雅尴尬地低头斥道: 
“小淘气……” 
藤蓝扯着他的衣角撒娇:“妈妈,你也一起玩嘛。” 
绯丽也搭腔:“我也想跟妈妈一起玩。” 
紫雅瞧了瞧黑灼同样期待的眼神,低笑着答应:“好吧。” 
“耶——!”藤蓝高兴地跳起来,他拉着黑灼的手道:“父王,快把***眼睛蒙上,轮到他抓我们了!” 
黑灼笑眯眯地点头,把黑布盖在紫雅的眼睛上。 
“开始咯!”藤蓝大叫一声,其余三人散开,紫雅笑着向前摸索。 
幸福的笑声萦绕在枝头间,凝结在枝叶上的最后一点冰雪也为之融化,空置已久的后宫,再也不会寂寞。 
全文完 
育神之果番外最终原谅 
群名片 天狼星之舞搬文 
番外——最终原谅 
篝火把人们的脸映照出嫣红的色彩,妖娆的舞者扭摆着柔韧的腰枝舞动。王侯贵族们随着音乐的节拍鼓掌,露天宴会厅里衣香鬓影。让人眼花撩乱的颜色、热闹欢腾的锣鼓声、扑鼻而来的肉香与酒香……这一切的一切,却让众人的神智堕入了迷乱中。 
我漠然地看着那名不断望这边暗送秋波的美艳舞者,他一双勾魂的眼眸毫不保留地锁定我身边的人——那名整个浮幽界都愿意讨好的尊贵帝王,也是我的丈夫。我侧头看了看身旁的人,他正拿着一杯琥珀色的酒轻啜,别有意味地盯着那舞者。 
看到他们眼神之间的互动,找竟没有什么激动的感觉。我事个关己移开眼,刚好对上儿女昏昏欲睡的眼瞳。 
「你们困了吗?」我轻抚着儿子柔顺的跟银发道。大人们的宴会对于孩子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藤蓝打了个哈欠,揉揉眼道:「我想睡觉……」 
「那我们回去吧。」我站起来,向陛下微微欠身,「大王,我要带孩子们回房间睡觉了,请允许我先行告退。」 
「让官人们去办就行了。」他挽留地拉着我的手。 
「还是让我去吧,陛下,告辞。」我抽出手,没有理会他错愕的眼眸,牵着一对儿女离开宴会厅。 
几名官人亦步亦趋地跟在我们身后,他们奉命照料我的子女,但我不喜欢把照顾儿女的责任加收于人。回到房间里,我让他们把浴盘装满热水之后,遣退了他们。 
给儿女洗澡的时候,藤蓝总是不能合上小嘴,他不断地问我—— 
「妈妈,为什幺那几个人老是要跟着我和姐姐?」 
「妈妈,为什么这里的屋子这幺大?」 
「妈妈,为什幺那些叔叔伯伯要跪在我们面前?」 
进城不到一个月的他,对任何新鲜事物都充满好奇心,我都耐心地给他解答。洗澡的时间在我们—问—答的对谈中,很快地过去了。我给他们套上舒适合身的睡袍,拉开棉被的一角,让两个小家伙钻进去舒服地躺下。 
绯丽从被窝里伸出手,拉着我的袖子问道:「妈妈,你不跟我们一起睡吗?」 
我微笑着抚摸她白晰的额头。「丽儿想跟妈妈一起睡吗?」 
她老实地点头,怀念地说:「丽儿好久没跟妈妈一起睡了……」 
「丽儿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睡觉哦。」我安慰地回答。 
「父王上次也这幺说……」她皱了皱可爱的鼻头。 
「呃?他怎幺说?」 
活泼的藤蓝一个鱼打挺跃起来,吱吱喳喳地说:「父正问,住庄洪发叔叔家时妈妈跟谁一起睡觉,我说跟我和姐姐一起睡,父王就问,一直都是吗?我说一直都是,他就笑了,还笑得很开心。」 
「……」我顿时无言以对,想起他问儿女这种问题,心中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