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10部分

魔脑传奇-第11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婷婷!”祺瑞一声大吼,立刻真正的觉察到了肉体上的疼痛,神志在逐渐地恢复。   
  “小姑娘,请不要打扰病人!”护士严厉的声音。   
  “对不起,他……他刚才在叫我!”肖玉凌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正从来也没有出现过的颤抖、哽咽着,祺瑞缓缓地睁开眼睛,温柔地道:“是谁让我的小公主难过了?真该打一百下他的屁股!”   
  “祺瑞!”肖玉凌狂喜地大叫着,伸伸手,却没敢扑上来,大颗大颗的晶莹泪珠儿从她的脸上滑过。   
  “多久没见你哭泣了?唉……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无论是谁,看到心爱的女孩哭泣都会非常心疼的,何况是看到这一向都活泼爽朗的乐天女孩哭泣呢?   
  “真的醒了,赶快叫医生!”一个护士走上来瞧了瞧,按住祺瑞的手,道:“不要乱动,你后背的伤很严重!”   
  祺瑞没理她,对肖玉凌道:“你知道我讨厌看到你哭,快把眼泪擦干净,你是我的开心果,不许哭!”   
  肖玉凌握着祺瑞的手,听到了这童年时祺瑞凶她的话,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地涌出来。   
  “啊哟!”祺瑞背后一阵火辣辣地疼,看到祺瑞皱着眉头,肖玉凌的眼泪登时给吓没了。   
  祺瑞感觉到自己是俯卧着,整个后背都暴露在空气中,病房里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凌凌,你婷婷姐现在怎么样了?”祺瑞担心地问道。   
  门响,三位医生走了进来,肖玉凌乘势站了起来,望着医生,不敢去看祺瑞的眼睛。   
  “真奇怪,居然这么快就醒了,小伙子,你的身体非常强健,让我们检查一下……”白发苍苍的医生在祺瑞背上仔细地看了看,道:“嗯,看起来情况不错,只要定期换药不被再度感染就没事了。”   
  “医生,你是说他没事了?”肖玉凌小声地问道。   
  “嗯,幸好他没穿化纤类的衣服,背后的烧伤并不严重,不过后来与地面的摩擦导致表面肌肤挫伤,热毒与细菌交替感染,再加上他又受了几处伤,失血过多,这才昏迷不醒,这些烧伤倒是小事了,既然他已经醒来,就说明他大致上已经没事了,只需要好好的恢复就行,你是他女朋友还是妻子?病人的陪护你是让护士来还是你自己处理?”   
  “嗯,我是他的未婚妻,陪护需要怎么做?”肖玉凌问道。   
  “嗯,换药什么的当然是护士来做,他现在不宜动,也就是大小便、擦身子、喂饭之类的事情。”   
  “噢,这些我可以做,谢谢!”晓是肖玉凌现在心情不好,也闹了个羞意盈然。   
  “实在不行可以让我们最好的护士来做,她们都是专业的护理师……”   
  “噢,不用了……到时再说吧……”   
  等病房里再度安静下来的时候,祺瑞又道:“凌凌,你的婷婷姐现在怎么样了?她的伤严重不严重?”   
  肖玉凌勉强打起笑容,道:“没事,你放心,她现在没事!”   
  “凌凌,别骗我,从小我就对你了如指掌,你骗不了我的,快告诉我,婷婷究竟怎么了!”祺瑞焦躁地道。   
  “祺瑞,你好好养伤,婷婷姐她真的不会有事的!”肖玉凌带着哭腔道。   
  “你不说我就自己去找她!”祺瑞说着就想翻身坐起来。   
  “不要,不要!”肖玉凌呜呜地道:“我说就是了,你千万别动啊!”   
  祺瑞急道:“快点,不然我真的生气了,我没事,不就是几个伤口还有一点儿烧伤吗?三天时间我就可以出院了!快点告诉我!”   
  “婷婷姐……”肖玉凌哽咽着道:“婷婷姐手术后直接推进了危重病房,我现在也不知道她怎么了,医生说她情况很严重,必须在危重病房观察3天到一个星期才能作出定论。”      
第九卷 初抵边塞 第十章    
  “你在这里呆着干什么?还不去危重病房看护着婷婷!快去!”祺瑞怒道。   
  “不!医院不让外人进去……,我进不去啊……”肖玉凌不知道是不是这一辈子的泪水都赶在今天一块儿涌出来了:“呜……是我不好,我没用……呜……”   
  祺瑞吸了口长气,想了想,道:“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唉……他们呢?”   
  “他们……”肖玉凌咬着下唇,拼命忍着泪水,但是泪水还是毫无节制地涌出。   
  “他们怎么了!”祺瑞喝道,那么近的距离,两人能逃过厄运的机率实在是太低了。   
  “他们……他们死了!”肖玉凌抱着头拼命地仆在雪白的床垫上哭着。   
  祺瑞闭着眼睛,泪水从紧闭的眼角缓缓地滑落。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祺瑞极力用最平静的语气道,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心难过并不能挽回什么,想办法处理好后事,为他们复仇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祺瑞镇定的语气感染了肖玉凌,稍微的平静下来。   
  “我昏迷多久了?”祺瑞问道。   
  “差不多六个小时,”肖玉凌道。   
  祺瑞想了想,道:“你饿了没有?”   
  肖玉凌低头道:“我没有心情吃东西。”   
  “可是,我饿了!”祺瑞道:“振作点,吃点东西,现在我们的身体已经不是我们自己的了,知道吗?我们必须为失去的兄弟、朋友复仇!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能弄跨!”   
  “是!”肖玉凌恍如找到了精神上的依靠,终于从颓唐和自怨自艾的伤心中走了出来:“我去帮你叫护士弄点吃的,她们说你是烧伤,不能随便吃东西!”   
  祺瑞点点头,肖玉凌便出去了。   
  祺瑞扭转头,拳头渐渐地死死地握了起来,嘴唇颤抖着,大粒大粒的眼泪从眼角无声滑落。   
  “都是我的错!”祺瑞心里呐喊着:“假如不是我急着和她们温存,昨天晚上就应该赶回去,今早阿森提议回酒店的时候……假如……假如……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婷婷不会受伤、他们俩也不会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   
  等肖玉凌提着一只崭新的饭盒回来的时候,祺瑞已经平静下来。   
  “凌凌,这件事情你通知了谁没有?”   
  “嗯,我打电话跟胖头鱼说了,我还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你爷爷和我爸爸说……”肖玉凌迟疑了一下,道:“祺瑞……我……”   
  “你做得很好,我的伤不重,没必要惊动他们让他们担心,你……知道我和华兴会的事情了?”   
  “嗯,祺瑞,别生气,华兴会并不是我爸爸一个人的,有些事情不能怪他……”肖玉凌劝道。   
  祺瑞嘿嘿笑道:“他的女儿都在我手里,只要我对你好,我还怕他能怎么样?我倒是为他担心……,现在的华兴好像有点儿不妙……”   
  “管他呢,大不了不干了,这么大年纪了,也该好好休息出来玩玩了。”   
  “嗯,也对……,凌凌,帮我拨几个电话吧,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肖玉凌帮他拨通了田勇的号码,祺瑞吩咐道:“田勇,给我带几十号兄弟来乌鲁木齐,不要带家伙,这几天这边会查得很严,家伙我会让人在这边给你准备好的,我?差点挂了,妈的,阴沟里翻船,我现在乌鲁木齐市人民医院烧伤科#¥病房,赶紧给我过来,不然我真的要挂了!记着,把梅儿也带过来,妈的,我非大干一场不可!”   
  田勇火冒三丈,答应一声,立刻便听到那边的吆喝集合的声音。   
  再打个电话给外公:“外公,你听说了今早上的连环爆炸了吗?什么?您正在乌鲁木齐?哦,我当时就在现场,现在有一个朋友受了重伤,在危重病房观察,我不知道她情况怎样,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打听一下?名字?她叫蒋匀婷,是个女孩……呵呵,还有,给我准备点家伙,准备一个能让上千人蹲几天的地方……”   
  “你想干嘛?现在乌鲁木齐正乱成一团,你还要出来搅混水吗?”祺瑞的话把他外公吓了一跳。   
  “外公……您来人民医院瞧瞧,我现在正在住院哪!对,受了重伤,现在动都动不了!我兄弟还为了掩护我死了两个!您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外公怒道:“该死,你小子千万别有事!”   
  想了想,祺瑞又拨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眩铃道:“您好,我是萧蕾蕾,接下来您自己数十秒钟,假如还没有接您的电话的话表示我正在忙,请稍后再拨……”   
  没数到五妙,电话便接通了,萧蕾蕾温柔的声音道:“玉凌吗?怎么了?居然有空找我聊天?不会是你的小猫小狗又受伤了吧?”   
  祺瑞挤出了一点儿笑容道:“蕾蕾,是我哦,还记得我没有?现在放假了吧?有没有空来乌鲁木齐玩玩?”   
  萧蕾蕾的声音提高了八度:“王祺瑞!你怎么会……噢,找我干嘛?你又受伤躺着不能动了?”   
  她的声音连旁边的肖玉凌都听得一清二楚,奇怪地看了祺瑞一眼。   
  祺瑞尴尬地道:“是啊,我真的又不能动了,不过还算好,只不过有一个朋友……或者你也认识的,蒋匀婷,知道吗?她受了重伤,你能过来看看吗?”   
  “婷婷?!她怎么了?真是的,怎么谁碰上你就那么倒霉啊,她什么伤?你当我包治百病吗?至少得给我点时间准备一下吧?”萧蕾蕾着急地道。   
  祺瑞苦笑着,让肖玉凌将蒋匀婷的主治医生的话复述了一遍,然后接着道:“就这么说定了,赶紧坐飞机过来,真的很严重……再带点儿烧伤药过来,我被烧伤了……”   
  “你被烧伤了?呀,这可耽误不得,我马上准备东西,尽快赶过去,你放心吧,婷婷的事病情按照主治大夫说的应该没什么大碍,只要他们没出医疗事故就没大问题,你等着啊!”萧蕾蕾急匆匆地将电话给挂了。   
  听到这位大国手说婷婷没事,祺瑞和肖玉凌都稍稍松了口气。   
  等他们聊完,肖玉凌瞪着祺瑞道:“你居然认识她?还有,她说的受伤是怎么回事?”   
  祺瑞道:“别疑神疑鬼的,过年前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就是那次受伤认识她的,不是她的话,我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肖玉凌眼睛转了几转,道:“你把手下都叫过来想干什么?还有,那个叫做梅儿的又是谁?”   
  祺瑞将头埋进枕头里面,闷声道:“凌凌,难道凡是接近我的女人你都要调查得水落石出不成?”   
  “嗯,我知道啦,哼,小气鬼!”肖玉凌嘟着小嘴揉着衣角,想了一会,道:“你叫那几十号人过来能干什么?”   
  祺瑞将头扭了回来,看着肖玉凌直皱眉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事情。   
  “看我干啥,有事就说吧,你还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肖玉凌道。   
  祺瑞闭着眼睛想了想,又睁开来,问道:“记得你曾经说过,当初你帮你老爸干掉了不少不听话的帮派……?”   
  “是呀,怎么,想让我重新出山吗?”肖玉凌将手里的匙羹挥舞两下,就像是握着一把斩铁刀……   
  “我想让你帮我,正好你放假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你尽快地帮我把整个新疆的黑道给我收服了,你能办到吗?”祺瑞异常严肃地看着肖玉凌道。   
  “几十个人?就算都是超人也不行啊,打得下来也守不住的!”肖玉凌苦恼地道。   
  “当然不是几十个人,”祺瑞道:“华兴会的人正在路上,大概两三天内就会分批赶到,他们都是华兴会的人,很多都认识你这个小公主,你比任何人都要合适去统率他们,你也无需亲自上阵,让田勇他们打垮原来的黑道,然后你派人去守着就行了。”   
  “你小看我吗?就算是以前一般男人也不敢和我打,现在更不肖说,Q大附近的几个大学那一大片现在谁不知道我这个大姐头啊!”肖玉凌道:“以前是不敢告诉你而已!”   
  “对不起!”祺瑞闭着眼睛道:“这些本来都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肖玉凌握着祺瑞的手,坚定地道:“放心,没事的,你现在受伤了,就算好了你也放心不下婷婷姐,你好好地养伤,外面的事情交给我吧!”   
  过了一会儿,祺瑞突然皱着眉头道:“我想……我想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肖玉凌不解道。   
  “那个……就是小便啦!”祺瑞一头埋进了枕头里。   
  “啊!”肖玉凌手足无措地道:“怎么办?怎么办?呀,我扶你去厕所吗?”   
  祺瑞道:“你瞧瞧床下面有没有尿壶?”   
  肖玉凌低头拿了一只怪模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