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11部分

魔脑传奇-第11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肖玉凌手足无措地道:“怎么办?怎么办?呀,我扶你去厕所吗?”   
  祺瑞道:“你瞧瞧床下面有没有尿壶?”   
  肖玉凌低头拿了一只怪模怪样的歪嘴壶子出来,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祺瑞掉头一看,道:“就是它,你扶我坐起来吧。”   
  肖玉凌手忙脚乱地扶着祺瑞坐了起来,祺瑞对肖玉凌道:“拿起尿壶,闭上眼睛。”   
  肖玉凌红着脸照办,祺瑞用他还能动弹的左手解开裤子,从肖玉凌手里接过尿壶……   
  “好了没有?”过了好一阵,肖玉凌问道。   
  “没……没呢,你站在这里我尿不出来……”祺瑞憋着声音道。   
  “你……咯咯……”肖玉凌捂着脸跑到一边去偷笑去了。   
  好不容易把事情干完,两个人都闹了个大红脸。   
  “害啥羞啊!”祺瑞取笑被羞得大红脸的肖玉凌道:“都老夫老妻的了,又不是没看过!”   
  肖玉凌柳眉一竖:“你刚才还不是……好啊,敢取笑我,我有什么好怕的,来呀,再来一次试试看!哼,我就不信你不用撒尿了!”   
  祺瑞像只鸵鸟似的将头埋在了枕头里,不敢回嘴,肖玉凌看似得意万分,其实何尝不是外强中干呢?   
  门突然被推开,外公矫健地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一大批人。   
  肖玉凌吓得站了起来,低着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祺瑞回过头来,见到是外公来了,登时嘴巴一瘪,委委曲曲地叫道:“外公!”   
  莫名其妙地跟着军区司令员进来的那些市领导、医院的头头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你的伤严不严重?”周司令大跨步地来到病床前,看到祺瑞背后的伤口,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起来。   
  “是这么回事……”院长向他解释起来。   
  听说没什么大碍,外公脸上终于缓和下来,看到傻愣着站在一旁的肖玉凌,笑道:“是凌凌吧,好久不见啦,比照片里面还要漂亮哦。”   
  祺瑞拾掇着道:“快叫外公!”   
  肖玉凌细声细气地道:“外……爷爷!”   
  “呵呵”外公笑道:“都一样,都一样!”   
  肖玉凌低着头没说话,祺瑞却着急地道:“外公,婷婷现在怎么样了?”   
  “我直接过来了,不过……”外公转首对院长道:“还有一个重伤的叫做蒋匀婷的小姑娘,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院长扶了扶眼镜,道:“那小姑娘右肺叶被弹片击中,我们给她取弹片的时候,发现她的肺叶里有肺结核的钙化痕迹,肺功能不善,还有,她的支气管也有问题,我们害怕引起交互感染,目前把她送入了危重病房,24小时有专人看护,过两天检查一下有没有感染的迹象应该就没事了。”   
  “你不是说婷婷姐的气管炎和肺结核已经治好了吗?”肖玉凌质问祺瑞道。   
  “小姐,有些病是终身的,暂时治好了并不是说今后再不会复发!就算是身体完好的人在虚弱的时候也会生病呢!”祺瑞没好气地道。   
  “对,对,很多病是没办法根治的,现在的很多广告都是骗人的……”院长附和道。   
  “既然没什么事情你们先出去吧,我和我外孙谈上十分钟就走!”外公下了逐客令。   
  一个小时后,田勇赶了过来,还带来了吕雪梅。   
  祺瑞安排事情的时候肖玉凌上上下下地盯着吕雪梅看,吕雪梅低着头,不时偷偷地望着祺瑞。   
  “你们两个别傻在那里了,介绍一下,这是梅儿,这是肖玉凌,我老婆,梅儿,这段时间你就跟着小姐,一定要保护她的安全,不管用什么方法,决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知道吗!”祺瑞吩咐道。   
  “是,哥哥,我决不会让嫂子小姐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梅儿看了肖玉凌一眼,又将目光转回了祺瑞身上。   
  “什么小姐嫂子、嫂子小姐的,真是乱七八糟,”肖玉凌嘟囔着道:“我还需要她保护吗?”   
  祺瑞正色道:“凌凌,现在婷婷出了事情,我不想再为你担心了,穿上防弹衣,带上梅儿,这是我的命令,知道没有?”   
  “知道啦!”肖玉凌答应着,挑衅似的看着梅儿,可惜吕雪梅眼里只有祺瑞,根本没有理会她。   
  #   
  “哎,你们是什么人!站住!”顺着小巷吹来了一股凉风,在一家地下赌场的门口,两名小混混突然发现除了赌客外乏人问津的肮脏巷子里突然出现了一群人踏着整齐的步伐,夹带着无形的威势向他们走来,好死不死地大刺刺地叫唤道。   
  “这里是铁骑会的地盘?”当先的冷丽女孩冷冰冰的一声询问,听起来却让人回味无穷。   
  那混混眼珠子一亮,嘴里叼着的牙签不知不觉地滑落,整个人都傻了。   
  “小姐在问你的话!”白光一闪,一把冷飕飕的斩铁刀横在了他的脖子上,又是一个娇柔的声音冷冷地说道。   
  “是……是,这里就是铁骑会的地盘,你们……”那把刀上的杀气让这混混清醒过来,但是铁骑会的威名还是让他精神一振。   
  “算你倒霉!去死吧!”那个被叫做小姐的冷丽女孩手中大刀一挥,没想到却斩了个空,那混混已经身首分家了。   
  “你!”肖玉凌怒视了吕雪梅一眼,也惊叹于她的出手之快,吕雪梅早已收手肃立,若不是手里的斩刀还在滴血简直就像从没出过手一样。   
  另一个混混也被其他人一刀给结果了,肖玉凌不再理睬吕雪梅,当先向里面杀去。   
  铁骑会是乌鲁木齐最大的帮会之一,也是手段最凶残的帮会,颇不得人心,但是它狠辣的手段和强大的实力足以让它屹立不倒。   
  挑选铁骑会作为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想杀一儆百,那么也就是说要做到让人想起来就害怕的程度,这也就注定了需要血腥和死亡的震慑力来达到这个目标。   
  ‘当!’肖玉凌将迎头一个混混一刀连刀带人一块儿斩为两段,在这一刻,她的眼里没有了天真、刁蛮,有的只是冷峻的杀气。   
  “啊!”一个铁骑会的人被面前恐怖的景象吓得肝胆俱裂,掉头逃跑,吕雪梅一直紧随在肖玉凌身边,不时帮她解决掉一些碍手的家伙,此刻眼里精光一闪,没拿刀的左手一弹,白光一闪,没入了那家伙的后颈里。   
  肖玉凌白了她一眼,暗怪她多事,对她身上层出不穷的东西也颇为好奇,正想追上那家伙补上一刀,却见他捂着脖子直挺挺地向前摔倒,再也没动弹。   
  “你们……欺人太甚!”铁骑会的老大影狼正坐在办公室里面数着钱,却听说有人杀进来了,出来一看,登时目齿俱裂。   
  “死吧你!”看到这家伙伸手入怀掏枪,肖玉凌掷出手里的斩刀,奇准无比地直奔他的脑门。   
  影狼急忙一偏脑袋,冰冷的斩刀贴着他的脑袋掠过,斩在了他身后的女人脸上,那女人一声没吭仰天便倒了下去。   
  影狼回头一看,一声嘶吼,怀里的抢终于掏了出来,指向肖玉凌。   
  肖玉凌却已经不在原地,她手里的刀扔出的时候早已合身扑上,凌空一脚踢在影狼手腕上。   
  手枪被踢飞,影狼脸上出现了痛苦与恐惧糅合的表情,左手握住右手连连后退。   
  肖玉凌哪会让他逃掉,俯身已经拔出斩在那女人脸上的刀,一个凌空飞跃来到了踉跄后退的影狼的上方,凌厉无匹的一刀斩下。   
  影狼眼里闪过一丝绝望,勉强用手去遮挡,却哪里挡得住这威猛的一刀?   
  斩刀划过影狼的身体,直接斩在了地上,蹦出了无数火星,肖玉凌的手也被震得有点发麻,提起刀一看,卷口了。   
  影狼眉头出现一丝血痕,双腿一软,扑到在地。   
  吕雪梅默默地将手里的刀递给肖玉凌,肖玉凌扔掉卷口的刀,接在手里掂了掂,问道:“你呢?”   
  吕雪梅淡淡地道:“我不喜欢用刀,我全身都是杀器!”   
  想到她刚才的那只飞镖,肖玉凌点点头,对着仍在顽抗的铁骑会的人道:“你们的老大已经死了!你们想活命的话就把手里的武器扔了投降我们,否则,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看到老大的尸体,再看到满地的血腥,铁骑会的人斗志全失,知道大势已去,纷纷将手里的武器扔掉,有的更是恶心得呕吐起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哪个帮派的?”一个人大着胆子问道。   
  “紫剑盟!”肖玉凌冷冷的说道,从别人身上飞溅出来的鲜血将她的黑色风衣白色的长裤、衬衣点缀得斑斑点点。   
  伸手用袖子擦掉脸上的一滴鲜血,肖玉凌喝道:“从今天开始,整个乌鲁木齐都是我们紫剑盟的!谁胆敢违抗,地上躺着的这些就是他的下场!”   
  说完,用冷森森的目光扫了一遍这些可怜的幸存者,肖玉凌随手挑起掉到地上的黑18,对着明晃晃的灯火连连扣动扳机。   
  “嗒嗒嗒嗒……”   
  一连数个点射,赌博大厅里敞亮的灯光伴随着点射的枪声一只只全部熄了。   
  面对着目瞪口呆的众人,肖玉凌收起了抢,淡淡地道:“赶紧逃吧,警察就在门口,今晚上开不了业了,我们走!”   
  肖玉凌一马当先地踏出门口,梅儿紧随左右,外面的光线照射下,两条卓然不群的身姿尤为动人心魄。   
  紫剑盟的数十人无一损失,在肖玉凌的率领下向下一个目标而去。   
  一夜之间他们将铁骑会的十多个大场子一股脑给端了,随着铁骑会老大的死亡,手下的伤亡惨重,曾经在乌市黑道叱诧风云的铁骑会就此烟消云散。   
  整个乌市的黑道都陷入了恐惧的震撼中,强大的铁骑会居然在还没有来得及动用火器的情况下便全军覆灭,从铁骑会劫后余生又没有被警察捉住的人嘴里流传出来的紫剑盟的实力被千百倍地夸大,铁骑会的一夜覆灭佐证了这个事实——敌人是强大而且残酷的。   
  “血杀女神”、“死亡冥蝶”两个妖艳而恐惧的名字成了乌市混黑道的人的噩梦。      
第十卷 初战东突 第一章    
  “嘘……”肖玉凌轻轻地吹着勺里的白粥,等到温度适宜了,这才小心翼翼地送入祺瑞嘴里。   
  “嗯,看不出来,你还有点儿服侍人的天份嘛!”祺瑞嘻嘻笑道。   
  “你啊,还笑得出来!”肖玉凌幽怨地道:“你忘记啦?你小时候受伤都是谁给你包扎的,我那些云南白药都是谁给消化掉的?我喂你吃饭吃药也不是第一次了……”   
  “难过是一回事,但是我们还要努力的活下去是不是?来,笑一个!”祺瑞逗着回来后一直很黯然的肖玉凌。   
  肖玉凌迟疑了一下,将手里还有些烫的粥塞进了祺瑞嘴里。   
  “啊!好烫!”祺瑞伸着舌头直吸气,肖玉凌飞快地用匙羹将他的舌头打了一记,咯咯地笑了起来。   
  “凌凌,咱们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呢?你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祺瑞苦着脸道。   
  “哼,你受伤的时候才是最好欺负的时候,别说话,老老实实地吃饱了睡觉,多睡点能更快地恢复。”肖玉凌脸上的沉重稍稍地消散了一些。   
  祺瑞听话地迅速将粥吃了,然后肖玉凌才吃着自己的午餐。   
  “嗯,明天可能就可以下床了。”祺瑞道:“这两天累着你了。”   
  “蕾蕾的药真的那么神奇吗?看样子你背后的伤口已经淡了好多,没有原来的那么红了!”肖玉凌道。   
  “嗯,她的药敷在背上清凉清凉的,很是舒服,看样子我叫她来还真的是叫对了!”祺瑞很自得地道。   
  “唷,我得告诉蕾蕾去,你这人啊,人家千里迢迢地赶来,你居然还说这种话,蕾蕾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过来的,你以为是你的功劳吗?真是大言不惭!”肖玉凌哼道。   
  “嘿……”祺瑞闷笑着,没有分辨,自己和萧蕾蕾的关系还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呢。   
  “我要尿尿!”祺瑞嚷道。   
  “你!”肖玉凌气呼呼地道:“才半小时不到又要尿!你哪来那么多尿,整我吗?”   
  祺瑞委屈地道:“吃粥……尿多……我也不想啊!”   
  肖玉凌翻翻白眼,没辙了。   
  萧蕾蕾推门走了进来,正闭目养神的祺瑞登时精神一振,道:“怎么样?婷婷没事吧?”   
  萧蕾蕾点点头道:“还好,处理得很及时,目前已经度过了危险期,静养一阵子就没事了,她练的内功是你传给她的吧?对她的伤效果很是不错,我给她用了针灸,明天早上就能醒来了,再吃点儿你自己吹嘘的什么祖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