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32部分

魔脑传奇-第13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候我们美国人已经上太阳度假去了!”美国某政府高官在非正式场合道。   
  这些国际上的事情普通中国人不是很了解,他们只知道这次中日黑客大战中国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至于银行盗窃案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的问题上他们和政府完全持不同的态度,他们宁可相信那个神秘而强大的黑客是中国人,因此那些刊登了满篇分析解读神秘黑客是中国人的专家报道的报纸卖得火热,出版社和那些只会说鬼话的专家们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血龙网凡是参加了黑客大战的人和电脑都被严格调查,甚至外围帮忙的人也纷纷被传唤。   
  钟瑞峰并没有受到警察多少盘问,有目共睹,昨晚上他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丝空闲去干点别的事情,警察也没有怀疑他,仅仅是随口问了两句就让他签字走人了。   
  “英雄吗?我们只是被某个小贼利用的笨蛋而已!”从公安局回来的钟瑞峰被公司内的员工夹道欢迎,甚至胖头鱼和张景柱都丢开他们手上忙碌的事情跑来迎接着公司的英雄人物。   
  钟瑞峰很无奈,作为一个黑客,这样爆光是很不利的,这对他未来将造成极大的困扰。   
  一觉醒来的钟瑞峰一看到新闻就敏锐地觉察到这一定是祺瑞干的,也不禁为祺瑞的大手笔和高明手段倾倒。   
  “天底下能够从银行偷钱的人不少,但是偷了那么多,目前还没有不挨抓的,希望你小子能够破掉这个纪录吧!”钟瑞峰暗自为祺瑞祈祷着。   
  “号外号外,中国黑客入侵日本银行偷走1000亿美元!”报童沿街叫卖着,很快报纸便被人一抢而空。   
  黄明夷也是抢着买报纸的人中的一个,看到报纸里面的报道写得出神入化,他皱皱眉头,将报纸揉成一团塞进了垃圾桶里:“难道那小子想找我去抢银行吗?”   
  带着疑惑,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这个已经居住了数年的城市。   
  ◎   
  就在全世界都为了这个神秘黑客和一团糟的日本经济苦恼的时候,祺瑞却已经不再去想这件事情,他已经作出了去天池玩的决定。   
  自从开始上学后他就从来没有机会出去游玩,既然现在已经有了时间,那么,为什么不出去玩玩呢?   
  那些已经转变成为股票、地产、基金、国债等等的资金已经遍布全世界,祺瑞根本没有在意它们,甚至具体偷了多少钱他都没有注意,就算那些钱被发现追回都无关紧要,因为这次对日本的狙击已经足以重创日本那岌岌可危的经济,就算钱被缴回一部分也挽不回投资者的信心,日本经济大滑坡已经无可避免,甚至比十年前的泡沫破碎造成的破坏还要巨大。   
  黑客的故事还没有结束,网络尚未疏通,首先杀入日本的不是国际援助,而是金融杀手!   
  乘你病,要你命!趁着日本国民信心崩溃的时候,嗅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全球的金融炒家蜂拥而至,国际外汇投机资金在一股无形力量的驱使下,对日元发起了强力冲击。他们就像一支军队,号令统一,大量抛空日元,企图迫使日元贬值,以从中牟取巨额利润。   
  “索罗斯来了!”这是一句能让所有东南亚政府、民众吓得尿裤子的话,九年前的那场经济危机让东南亚一个月损失了四十年的经济成就,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他是一个魔鬼的代言人了!   
  94年索罗斯狙击日元失败让他深以为撼,这一次他再也不想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他的带领下,量子基金、猛虎基金……没有人愿意放弃趁乱发财的机会……日元经济圈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击!   
  9月18日和19日两天,日元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日经股票指数由年中的12000余点狂泄至9551点,而且还在持续下跌中。   
  日本国内上下顿时乱成一团,虽然日本中央银行在政府和美国等国家和地区金融机构的全力配合下,对外汇市场进行联合干预,使日元汇率暂时稳定了下来,但日本已遭受重创,外汇储备大幅下降。   
  周一股市重新开盘,国际炒家再次向日元进行了大力狙击,日元汇率再次重挫,当日收盘竟然跌到接近历史低点的7659点。   
  由于日本瑞穗实业银行迟迟拿不出此次损失的具体报告,因此纽约标准普尔评级公司正式发出类似于讣告的文告,将日本瑞穗实业银行列入需要特别观察的公司名单,这等于宣判了它的死缓。不得已,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暂时关闭瑞穗实业银行及下属的几十个附属机构。   
  瑞穗实业银行身为全世界排行第一的银行居然被停牌,所触动的已经不仅仅是日本经济了,很多欠了大量日本债务的国家此刻落井下石,疯狂抛售日元国债,狠狠地打压日元汇率,日元贬值再也不受控制,一泻千里,星期二的日经指数竟然就狂跌到了6500点以下,日元贬值了一半多。   
  日元汇率的狂泻,吓坏了日本全国所有的民众,仿佛世界的未日就要来临,全国各地的银行门前都排起了长队,人们将能提走的财物都全部提走。各大商店、网点的门厅都被潮水般涌来的购物者塞得水泄不通,人们在利用手中的货币抢购所能买着的一切东西,从大米到洗衣粉,从手纸到妇女的内裤。   
  连锁反应般,日经大幅贬值犹如巨石击水,在整个东南亚外汇市场掀起了涛天巨浪,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最大的一块摔倒了,连带着压倒了一大片。   
  “9月18日以来全世界范围内的资金重组已经完全改变了世界经济格局,日本虽然还是一个经济大国,但是它想恢复泡沫前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至少须要一百年时间,而且,它还得看看它的主子美国的脸色行事……”某财经专家不无窃喜地诅咒道。   
  突然一则消息被追查被窃资金去向的调查员们盯上了,一个驻阿拉伯的伊斯兰慈善基金会帐户上突然多了四百万美元的资产,捐款者不明。   
  “这是安拉赐予我们的财富,它是不容侵犯的财产!”基金会的负责人面对日美咄咄逼人的质问时昂然道。   
  “全世界安拉的子民都应该联合起来抵抗美国的霸权主义,伊斯兰的财产不能受到任何侵犯,假如美国和日本胆敢违背我们的意愿,我们将发动更多、更大胆的袭击……”本拉登也不甘示弱地冒了出来发表恐吓发言。   
  一千亿美元,足以让任何国家、组织、个人疯狂……   
  ◎   
  祺瑞带着梅儿消失在天山山脉深处,黄明夷却飞到了深圳。   
  “先生,请您配合我们回警局进行调查!”两个警察在国际机场出口处拦住了黄明夷。   
  黄明夷眉头一皱,问道:“什么事?”   
  “我们怀疑你与一个金融诈骗案有关,请你配合我们进行调查!”两名警察做了一个请君入瓮的姿势。   
  黄明夷摇摇头,道:“带路吧!”   
  两名警察一左一右,将黄明夷夹在当中,走出了机场。   
  警车在高速路上狂奔,黄明夷坐在后排脸色阴晴不定。   
  一前一后三辆警车,全副武装数名特警押送,这场面快赶上黑道老大能享受的待遇了。   
  “我已经做得很干净了,为什么还会有人知道我参加了那场黑客大战?难道是那个浑小子告密?”黄明夷暗道。   
  “你好,我是中国网络犯罪科深圳分局的黄晶,很高兴能认识你,大家都姓黄,五百年前是一家嘛,你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想了解一下那天的黑客大战的一些基本情况而已。”一个三十来岁丰股肥臀满脸肥肉的网络警察加入了对黄明夷的审讯。   
  “我现在已经不是配合调查了,你们分明是在审讯我,你们凭什么这样做?”黄明夷有恃无恐,淡淡地讽刺道。   
  黄晶脸色一紧,喝道:“黄明夷,你自认为很无辜吗?那么我问你,为什么你的系统被全面格式化了?为什么黑客大战结束后你就立刻辞职离开了公司?为什么立刻就南下到了深圳?这分明是做贼心虚,你打算怎样解释?”   
  黄明夷不为所动地道:“你们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我的电脑中了病毒,重装系统格式化这只是基本操作而已,每天很多人都在干,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喜欢什么时候辞职似乎也不能作为证据吧?”   
  黄晶一滞,另两个负责记录与配合的警察道:“我们的专家已经记录了你当天的所作所为,你不要抱有侥幸心里,老实交代争取丛轻发落!”   
  黄明夷淡淡地笑道:“既然证据确凿,你们可以去告我呀?还有什么好审讯的?”   
  “啪!”记录员一甩记录本,道:“你小子别嚣张,嘴硬是不是,爷们不好好教训你你还不知好歹!”   
  黄明夷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事实上不是我干的。”   
  那名记录员望了黄晶一眼,黄晶眯着眼睛点点头,道:“希望等下回来你能够老实一点!”   
  说罢黄晶便走了出去,回身将审讯室的门紧紧地关上了。   
  “我警告你们,你们将要做的是违法行为!后果自负!”黄明夷冷冷地对着狞笑着走过来的两个变身为打手的警员道。   
  “嘿嘿……小子还敢威胁爷们,爷们手下打了上百号人,还没一个医院能检查出来的……”两个警员嘿嘿笑道。   
  黄明夷冷冷地一笑,索性将眼睛闭上了。   
  “嗷……”一阵阵惨叫声隐约从审讯室传出,黄晶在门口吞云吐雾,置若罔闻,周围来来往往的警察也视若不顾。   
  “啊哟,要死人了!”门里面第一次听到了黄明夷大声的‘惨叫’,还中气十足地不像是个挨打了半天的人。   
  黄晶一愣,将烟头扔掉,推开门一瞧,登时傻眼了。   
  只见那两个警官像泼妇打架似的在地上扭打着,滚来滚去,警服扯破了,警帽被扔在地上踩得一团糟。   
  而那个本来该被打的人却依旧坐在铁椅子上悠哉游哉地看着好戏。   
  “你们两个干什么?还不给我起来!”黄晶气坏了,跑上去一人踢了一脚。   
  那两个警察似乎转移了目标,张开血盆大口向他咬去,黄明夷却在旁边冷冷地笑着。      
第十一卷 鹰击日斜 第五章    
  “黄明夷,你可以走了!”铁门被打开了,一个小警察向黑洞洞的羁押室喊道。   
  黄明夷整了整衣服,慢慢地走了出去,那个小警察有点儿恐惧地向后缩了缩,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呵呵……”黄明夷善意地一笑,却把人家给吓得拼命往后缩:“你……可以……走了……”   
  “唉……”黄明夷摇摇头,没办法,为了不挨打,他只有想办法保护自己,简单的障眼术却成了常人眼里的妖术了。   
  “请上车!我们送你去机场!”两名警官客气而保持距离地道。   
  “唉……看来逃了几年还是逃不掉了!都是那个混蛋害的!”黄明夷暗自咒骂着,认命地坐上了警车。   
  警车呼啸而去。   
  黄明夷像被押送似的送上了飞机,然后经过几个小时来到了北京。   
  下了飞机又被几个人拥进了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然后又呼啸而去。   
  “搞什么嘛,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吧?老妈?!”黄明夷皱着眉头向一个女人埋怨道。   
  一个身着陆军常服英姿飒爽的女性温柔地看着黄明夷,脸上的坚毅也被柔情融化得一丝不剩,让几个送黄明夷过来的家伙暗自嘀咕着。   
  “诸位辛苦了,把他交给我吧,谢谢!”黄明夷的老妈黄雅荃对那几个手下点点头。   
  那几个人也不说话,充满敬意地敬礼后鱼贯而出,反手还为她带上了房门。   
  “这些年你都跑哪里去了?娘怎么也找不到你,小明啊,你可知道娘在想你?”外人一走,黄雅荃登时激动起来,从宽大的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走到黄明夷身前,虽然想尽力保持冷静,但是急促的脚步还是暴露了她激动的内心。   
  “小明,你长高长结实了,我的小明长大了……”黄雅荃眼眶中渐渐地堆积起了泪水。   
  黄明夷将矮了他半个头的妈妈紧紧地搂着,也动情地道:“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我不担心,我只是牵挂,我的好儿子是天下最好的!我只想每天都看到他,给他煮饭煮菜,看着他……”可怜天下父母心。   
  黄明夷心中一沉,想起了让自己初尝败绩、让自己无可奈何只好找母亲求援的那个混蛋。   
  “不,有人比我更强,我输了,否则也就不会被警察盯上,也不会走头无路自投罗网求您来了。”黄明夷松开手,苦笑着自嘲道。   
  经过一番宣泄,加上想起了自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