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33部分

魔脑传奇-第13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有人比我更强,我输了,否则也就不会被警察盯上,也不会走头无路自投罗网求您来了。”黄明夷松开手,苦笑着自嘲道。   
  经过一番宣泄,加上想起了自己的职责,黄雅荃立刻冷静下来,掏出手绢擦去脸上的泪痕,点头道:“小明,告诉妈妈,这是怎么回事?”   
  黄明夷苦笑道:“您知道我喜欢在练功之余玩玩电脑,水平还算可以吧,那天我好奇就上网关注着那场黑客大战的前奏……”   
  听着儿子娓娓道来,黄雅荃终于了解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听到那些警察想对自己的宝贝儿子动私刑,眼睛里面爆射出要杀人的凶光,就算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人,在为了保护子女的时候,她也会奋起直击的,当然,特例也有,不过那属于非人领域,没必要去理会了。   
  “你是说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黄雅荃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不对。   
  “真的不知道,唯一能确认的就是那人确实是中国人,年纪不大,仅此而已!”黄明夷为了洗白自己,只能老实交待了。   
  “嗯,我相信你,小明,你在这里等着,下班后陪我去买菜,我要亲自下厨给你好好洗尘,多少年了,你很久没吃妈妈给你做的菜了吧?”黄雅荃充满期待地道。   
  “嗯……哦……啊……”黄明夷紧张得满头冒起了冷汗:“妈妈工作辛苦了,还是我下厨给你们做一份正宗的川菜吧!”   
  “还是小明最孝顺了……”黄雅荃欣慰地道,愣是没看出来,每次儿子都要和自己争着下厨究竟为的是什么。   
  ◎   
  国庆将至,祺瑞和梅儿化装后踏上了赴京的飞机,这回在天山上逛了一圈,除了留下一堆数字相片外,一片雪莲也没摘到,算是白去天山一回了。   
  祺瑞将事情交给田勇,让他打理目前的生意,俄罗斯和四指暂时都没有联系,毕竟生产和消耗都须要一定的时间,倒是米尔真的就找了不少俄罗斯美女南下,在祺瑞的娱乐场子里赚起了外汇。   
  米尔保证这些女人都很干净,但是祺瑞还是找了些人盯着她们,克格勃的女色间谍实在是太有名了,不得不防,米尔还直催着要祺瑞履行交易,交换那些日本美少女给他,田勇没得到祺瑞的指示,便一直拖延着。   
  偷偷回军营瞧了瞧,那些站岗的卫兵目前还没有能力发现祺瑞的行踪,便被他摸了进去。   
  “老大……呜呜……”周庆像见到亲人一样,被祺瑞捂着嘴弄醒来后低声哼哼了两下,便将最近的情况一一跟祺瑞说了。   
  祺瑞的那几套功法短时间内还很难看到效果,不过已经有些‘资质’好的已经能够感觉到了丹田暖暖的,看样子还是有效的。   
  再教了他一些应付的诀窍,比如对那些什么感觉也没有的人说:“白痴,资质太差,不堪调教!”之类的言语,然后不顾周庆那苦瓜脸,跑得比兔子还快。   
  坐在飞机上,祺瑞仔细地读着报纸,现在他每天都在看着报纸,仔细地了解外界目前的情况。   
  网络上的病毒在肆虐了一个星期之后,就像他们来的时候一样,突然之间便自我毁灭,完全自杀了,看着通畅自如的网络世界,人们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作为最后的大礼,病毒们将所有被感染的,安装了日文WINDOWS操作系统的电脑完全给毁了,从显示器到CPU、主板、显卡、声卡、硬盘,凡是支持最新的智能电压调节的硬件都被烧毁了。   
  作为一个病毒,它的身躯实在是庞大,但是作为功能如此之多且强的软件,它那区区数百Kb的体积却又显得那么的苗条,但是,勿庸置疑的是它具备了载入史册的最杰出的病毒的一切特性,它无疑将会是未来人们津津乐道的超级病毒中的一款,或许,它的传奇故事还需要那些研究了并修改了它,让它以各种各样的其他方式继续生存繁衍的近亲兄弟们继续下去。   
  日本的经济垮了一半多,若非最后关头中美欧带头让联合国出面注入大量资金支撑住了日本经济,恐怕日本人连吃饭的大米都买不起,因为世界上大米产量最多的中国抱怨说中国农民太贫困了,对外贸易的大米征收了百分之两百的关税。   
  当然,援助并不是没有好处的,趁着这个机会,大多资金充裕的国家都对日本进行了严苛的盘剥,每年赤字屡创新高的美国因为投资在伊拉克、阿富汗还有遍布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的资金太多,抽不出太多资金投入到日本的烂摊子,于是在日本的利益被中国和欧盟瓜分了不少。   
  投机基金退出之后,带有各种目的的资金纷纷涌入日本,大肆收购他们遭到破产打击的产业,日本政府眼睁睁地瞧着,却无力阻止,暗地里恨得牙齿都要咬崩了。   
  不过,总的说来日本还是具有相当大的潜力的,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还是在日本,全世界每年在重要科技刊物上发表论文最多的是日本,每年申请专利最多的也是日本,日本只要能像二战后那样休养生息的话,恐怕不用几年又可以重新卷土重来,可惜的是,很多人并不想它那样。   
  ◎   
  打听到蒋匀婷和肖玉凌正在足球场里面踢球,祺瑞便买了两束玫瑰,让梅儿给抱在怀里,时隔一年多,重新回到Q大校园,心里面感触良多。   
  “不知道我是不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只读过小学的大学生呢?呵呵……”祺瑞不住地转着古怪的想法,不禁有点儿失神。   
  “砰……哐啷!”   
  “啊哟!”   
  一个美丽的身影踩着一辆女士脚踏车迎面撞上了一株小树,登时摔得人仰马翻。   
  祺瑞猛地一醒,朝那摔倒在地上的女孩看去,那女孩捂着摔疼的膝盖,咬着下唇,怯生生地抬眼看了过来。   
  双目一对,女孩眼睛一亮,但是转眼又黯淡下去,拍拍身上的尘土,扶起脚踏车,黯然离去。   
  祺瑞数度想伸手将她拦下,理智却告诉他那是不行的,于是眼睁睁地看着她走远了。   
  “哥哥,你认识她?”梅儿大眼睛忽闪忽闪地。   
  “嗯,她的名字叫做于洁……”祺瑞叹了口气,有点意兴阑珊地道:“走吧!”   
  “她刚才一直在看着哥哥,没看路,结果一头撞在了树上!”梅儿好奇地盯着祺瑞看。   
  “唉……”祺瑞摇摇头,看来于洁还是没有忘记自己,都一年多了,可是,沧海桑田,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男孩了。   
  一路上见到不少眼熟的人,但是祺瑞却没有上前搭讪,毕竟现在自己是逃跑出来,除非是自己的心腹或者至爱,对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泄漏自己的底细。   
  “加油!”渐渐地走近了足球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不时传入耳里,看来观众不少!   
  走近一瞧,足球场边竟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人。   
  “请问,这是什么比赛?怎么围了这么多人?”祺瑞随手抓住一个男生问道。   
  那男生回头白了祺瑞一眼,好像在看一个粗陋无知的傻瓜似的,后来看到祺瑞不属的仪表,这才道:“你不知道?这场球可是经济管理学院对美术学院,都是美女,美色之战啊!”   
  “切!”旁边飞来不少白眼,似乎在鄙视这个小色狼,可是,看到场内的美人儿矫健的身影的时候,他们却如醉如痴!   
  祺瑞没再理会那个想钻进地洞遮羞的家伙,他已经找到了目标。   
  肖玉凌正在场上带球突破,本来她的运动神经便非常地强大,学了内功后更加强大得像具备了游鱼般的灵巧与坦克般强悍的冲击力的超级前锋。   
  只见她灵巧地带球晃过两个后卫,再一肩膀撬翻一个,面前就剩下了一个守门员。   
  “来吧!”对面的守门员拍拍手掌,对肖玉凌大声喝道,身体左右摇晃,两脚似乎在踏着奇异的节奏,隐然将大门的几处死角都封住了。   
  “是她?”祺瑞脑里突然想起了这个能令肖玉凌迟疑着不知道如何下脚的美女的名字。   
  庄雅茹!学艺术的庄雅茹!   
  肖玉凌终于起脚,划了一个大大的弧线,右腿重重地踢在可怜的足球上,足球突然从静止状态徒然加速到了肉眼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向球门的远角扑去。   
  看到这个球的角度和速度,祺瑞暗自点头,庄雅茹应该接不住吧?这一脚堪称完美啊!   
  却见庄雅茹左脚重重一顿,右脚突然发力,凌空跃起,长身张手,竟然将那必进的一球给揽入怀中,然后凌空一个翻腾,稳稳地落在地上,不愧是学艺术的美人儿,动作姿态简直完美无暇,激起了场外观众们的齐声欢呼!   
  “难怪能够以零失球拿到了女子大学生足球赛冠军!”祺瑞暗道,肖玉凌这一脚国内的那些垃圾著名球星也不一定能踢出来,居然也被她给没收了,刚才那一跃与那一串奇异步法似乎昭示着这个爱好艺术的女孩居然也是一个练过武的‘武林同道’。   
  庄雅茹将球开了出去,转入了反攻,祺瑞却带着梅儿向经济学院的休息区挤去。   
  无他,蒋匀婷正在那里坐着,身边还围了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一个卖相不错的男生正在向她搭讪着。   
  人很多,祺瑞暗暗使力,他前面的人群就像被锋利的刀子切割的豆腐一样纷纷被挤到旁边去,给祺瑞让出了一条路来。   
  有人莫名惊诧回头欲骂,祺瑞却已经走了过去,看到梅儿的样貌,那些人登时呆住了,暗自咽了口水回头不敢再看。   
  丑!有够丑!   
  就算是非常听话的梅儿,祺瑞在她脸上弄了一大块烧伤后那种烂疮般的伤疤也颇费了不少口水,女孩都爱美,尤其是超级美女,有几个愿意将自己弄得奇丑无比的?   
  “一丑遮百怪!”这是祺瑞自创的说法,意思是说看到丑陋的东西人们一般都不敢继续深究,一些破绽都可以遮掩过去,于是梅儿便成了一个人见人怕的丑鬼。   
  祺瑞很快便挤到了前排,那个男的还在蒋匀婷身边纠缠不清,看得祺瑞火大,蒋匀婷和肖玉凌已经有主的事情当年人人皆知,无人敢惹,没想到祺瑞一年多不在,居然有人胆敢再起歹心,祺瑞焉能不怒?   
  从梅儿手里取了一束玫瑰,祺瑞向梅儿打了个眼色,梅儿会意地点头,祺瑞便大摇大摆地带着梅儿朝蒋匀婷走去。   
  祺瑞一拍那弓着腰拼命讨好蒋匀婷的男孩的屁股,在他回头前就已经走到蒋匀婷身边,递上那束美丽的玫瑰,轻笑道:“美丽的小姐,能够见到您真是荣幸,能告诉我您的芳名么?”   
  那男孩脸上一僵,正要说什么,屁股上又被拍了一下,回头一看……   
  “妈呀!”那男生一屁股坐在地上,面无人色地捂着胸口大叫道:“妖怪!”   
  梅儿捉黠的心思顿起,俯下身将那张丑脸贴近他的脸,用阴森森的声音幽幽地道:“先生,您怎么了?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那男生吓得坐在地上拼命后退,口里连连道:“鬼!鬼啊!”   
  梅儿站直了,朝着那男孩微微一笑,脸上的疮疤扭曲起来,更加恶形恶相。   
  那男生‘哇’地一声吐了出来,看到他丑相的人纷纷哄笑起来,梅儿回过头不再理他,那男孩才回过神来,羞得抱头鼠窜而去。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等蒋匀婷回过神来的时候祺瑞已经将肖玉凌占座位的饭缸放到一边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   
  “对不起,这个位置有人坐了!请你走开点!”蒋匀婷眉头一皱,冰冷冰冷地逐客道。   
  祺瑞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制止住了她站起的动作,蒋匀婷眼睛一冷,就想使出对付色狼的必杀招数对付这个嚣张的家伙。   
  “小乖乖,才一个月不见就把我给忘记了么?对你……我可是时刻难忘哦!”祺瑞几乎贴着她的小耳朵轻轻地用最最腻滑的声音呢喃道。   
  “啊……”蒋匀婷几乎立刻认出了那熟悉的声音,浑身一软,便被祺瑞顺势搂在了怀里。   
  祺瑞舌头乱颤,逗弄着蒋匀婷那敏感的耳垂,刹那间便将她弄得浑身酥软娇喘啼啼。   
  “嘻嘻,想我没有呀?”祺瑞暂时放过不胜酒力般面红耳赤的蒋匀婷,轻轻地问道。   
  蒋匀婷千娇百媚地瞪了他一眼,伸手搂住了祺瑞,娇怯地送上了自己的小嘴。   
  “哇!你好大胆啊,居然在万众瞩目之下居然公然献吻!”享尽温柔之后,祺瑞放开了几乎快要融化的小嘴,故意惊叹道。   
  “呀!”蒋匀婷果然大惊失色,突然见到祺瑞,她在一刹那间将外物都全然忘却,这才有了平日罕见的献吻,此刻被祺瑞点醒,登时才发觉,现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