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46部分

魔脑传奇-第14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老大,事情有点儿不对!”负责催眠的刘恒志道:“这家伙被人下过手脚,我破不开他受到的禁制!”   
  “哦?”祺瑞一愣,放下刚刚给黄乾津打的电话,走过去瞧瞧林晓平的状况。   
  只见这个时候林晓平两眼茫然,应该是已经进入了催眠状态了,便问道:“怎么了?”   
  “问他什么话他都是傻笑!”刘恒志道:“他曾经被人催眠,然后下了禁制,除非比下手者强的人进行破解,否则只有他本人或者知道口令的人才能控制他。”   
  “催眠?”祺瑞背后流出了冷汗,这可真的是出人意料啊。   
  “对,我们这里只有您的法力够强,应该可以很轻松地破解那人对他的控制!”刘恒志道。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祺瑞道:“要不你教我吧。”   
  刘恒志略为迟疑,终于还是点点头道:“好,不过除非必要,您不能在其他人面前使用,我是怕被我的老师他们发现,到时会出大麻烦的!也不能传给别人!”   
  祺瑞道:“没问题,我学了以后自创一门,决不会被人看穿的,呵呵,你说吧。”   
  刘恒志愣了一下,嘴里似乎嘟囔了一句,无可奈何地教祺瑞学习他们的秘法。   
  “一般来说这一类的禁制都是将除了某一句口令之外的其他信息自我屏蔽掉的方法,除了那一句口令,其他的东西根本没法被他收取,他也就似乎对外界失去了响应。”   
  “我知道,就像电脑设置了开机密码一样!”祺瑞插嘴道。   
  “嗯,有点儿相似,对付这种禁制要破解其实很简单,方法也很多,最直接最强的也就是您昨天用的搜魂读魄术了,当然,那样会让人魂飞魄散,非到必要时不能使用……”   
  “你直接告诉我该怎样破就是了,啰啰嗦嗦地少废话!”祺瑞现在可是有点儿着急。   
  “嗯,好吧,只要想办法让他接受到信息就行了,您只需要使用等下我教您的方法一定可以破解,当然,我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刘恒志有点儿赫然的道。   
  刘恒志教了祺瑞一段心法,还有咒语和符法,说是要配合心法,再念着口诀,画着符才能施法。   
  心法还好说,那段符咒分明是一串不知所谓的字凑在了一起,又长又拗口,那个鬼画符还真的是鬼画符,都不知道是画的什么东西。   
  幸好祺瑞记忆力超强,看一眼就记住了,咒语念得是一字不差,符也花了两分钟便画得似模似样了,让刘恒志直叹祺瑞是天才,难怪年纪轻轻却能拥有超凡脱俗的实力。   
  祺瑞隐隐约约把握到了这符咒的原理,但是现在可还不是试验的时候,得到林晓平的口供找出内奸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呔!”长长的咒语念了出来,随着那一声轻喝,精神力自行冲了出去,灌入了林晓平的脑海里,微微地受到了一丝阻隔,但是在祺瑞强大的精神力面前就像纸一样一捅就破。   
  “林晓平!”随着祺瑞的轻喝,林晓平果然有了动静,抬眼怔怔地看着他。   
  “华兴会的内奸是谁?”   
  林晓平傻傻地愣着没有说话。   
  祺瑞重新放了那段阴笑的声音,然后问道:“这个人是谁?”   
  林晓平道:“渡边大佐……”   
  “他是什么人?”   
  “他是……”   
  ……   
  这一下一切都清楚了,林晓平他们也仅仅是受害者,真正的幕后黑手竟然是日本人。   
  林晓平一向认为自己才是华兴会最不可或缺的人物,觉得自己的付出与获取根本不成比例,但是他却没胆子搞鬼,因为他知道肖振邦手里的力量,直到祺瑞出现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肖振邦似乎更喜欢听祺瑞的话,甚至将福兴公司的大权让给初出毛头的张景柱,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他在一次与商业同伴的酒宴中发了几句牢骚,登时被人盯上了,然后他的心房轻易被突破,被人洗脑控制成了对方的一个暗棋,在华兴会他不时挑唆大家的关系,终于给他说动了黑子。   
  行动的总计划究竟是什么他并不清楚,总而言之他只是听从控制他的那个人的安排,华兴会中究竟有几个他们这样的人还真不知道。   
  “用催眠术对付普通人并且控制他们作出这种事情,真是太可耻了!”刘恒志道。   
  “日本人干这种事情并不是一天两天了,更多的龌龊事情他们都干过,嗯……我现在很是怀疑,国内究竟有多少人被他们这样控制了,国家又有什么应对措施没有?”祺瑞看着刘恒志问道:“你应该知道一点消息吧?你们执法队Y组不就是专门处理这些事情的么?”   
  “我们是有些师兄在外面作这方面的事,但是我们并不太了解,我想……这些事情防不胜防啊,走在大街上谁能知道谁是正常人谁是被人控制的吗?”   
  祺瑞无言,这种事情确实无法用肉眼看得出来,就像这个林晓平,若不是自己要催眠他也不会发现原来早就有人先了一步将他控制住了。   
  “老大,晚上八点的飞机,手续以及机票已经办好了!”匆匆赶回来的徐如林看到林晓平的样子愣了一下。   
  “嗯,你们跟我先回上海?正好,或许我还有点事情要烦劳你们。”   
  现在上海情况复杂,敌友难辨,带上这四个强手,毕竟有很大的帮助。   
  祺瑞在大厅里踱了两圈,这个林晓平祺瑞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才好。   
  “林晓平!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必须服从我的一切命令!”   
  林晓平呆滞的点了点头,用一种死板板的声音道:“遵命,我的主人。”   
  ◎   
  飞机在上海国际机场缓缓降下,肖玉凌什么也没带,孤身一人赶回了上海。   
  “四叔!”看着前来接机的橙熊的狗蛋,肖玉凌点点头,打了声招呼便匆匆在十来个保镖的保护下跨进了一辆防弹奔驰。   
  “丫头,有你回来,事情就好办多了!”狗蛋道。   
  “事情怎么会变得这么糟糕?具体情况在电话里面不好细问,您就详细地给我说一遍吧!”肖玉凌对这位四叔是很信任的,橙熊也是华兴会中比较不出彩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正是这样一个人物,常常被人忽视,但是肖玉凌知道,这位四叔不但对她老爸忠心耿耿,更是一个睿智的人物。   
  “事情大概是从四月份开始的吧,当时林晓平曾经找我旁敲侧击地想知道我对鹰少爷和肖老大的想法,我没怎么在意,后来每次的碰头会上就开始有人置疑鹰少爷,七月份发生的事情你也清楚,有几个人坐不住了!鹰少爷自动退出华兴会,他们又沉静了下来,过了一阵,他们又开始就地盘和利益分配闹上了,十来年兄弟情意似乎都被抛到了一边,肖老大是一忍再忍,甚至愿意将自己的地盘和利益分出来给人,他不仁我们不能无义,有些兄弟也暂时退让,没想到昨天晚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狗蛋沉声道:“昨晚黑子突然纠集了两千个弟兄,冲进了大李的地盘,大李一面抵抗,一面找肖老大出头,肖老大也就带着人去了,半路上碰上了肥猪,一块儿赶到现场,得到消息,我们几个也往那边赶,正在他们开始谈判我们还没赶到的时候,事情突然发生了,据说在谈判现场只有他们四个人和每人十个手下,大李的属下章鱼和几个人突然拔出砍刀冲上去对着肖老大乱砍,黑子的手下也一起动手,听到里面惊呼和枪声,外面的人冲了进去,当时情况非常乱,肥猪看到事情不对立刻拔枪击毙了章鱼和几个人,和铁头、短毛等人保护着已经被乱刀砍伤的肖老大撤了出来,立刻就送进了医院,当时华兴会的四个分部的人马杀成一团,大李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肥猪说他已经背叛了老大,已经躲了起来。”   
  “听说现在守在医院的三叔不允许任何人上去看我老爸?”肖玉凌问道。   
  “嗯,肥猪跟我们解释是说防止再出意外,而且肖老大的手术也不容人打扰,因此把我们都挡在了外面。”   
  “这些事情是您调查后作出的描述还是都是三叔一面之词?”肖玉凌追问道。   
  “当时情况太乱,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肖老大被刺也就是三两秒的事情,而且,确实是大李的手下动的手,不过,据我所知,大李当时也被吓呆了,曾经冲上去拦阻,当然,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肥猪说大李是冲上去想下杀手,谁知道呢?”   
  肖玉凌有点儿茫然地向窗外望去,突然皱眉道:“这车子是往哪里开?”   
  狗蛋苦笑道:“不绕个圈子的话我们恐怕很难平安地抵达医院,丫头,现在你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黑子已经派了不少高手出来了。”   
  “黑子叔……”肖玉凌低声念了一句,突然又想起了祺瑞说的话,让她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一时间又犹豫起来。   
  五辆奔驰在上海繁忙的街道上飞速奔驰着,居然没有碰上一处红灯,肖玉凌不知道,这都是祺瑞请黄乾津帮忙的结果。   
  “大小姐!”楼下看守的小弟看到肖玉凌出现在面前登时愣住,想拦又不敢拦地怔住了,等肖玉凌走过他才记起打了个电话通知在上面陪着守候的肥猪。   
  “妈!”看到憔悴的母亲,肖玉凌眼眶忍不住微微地红了,但是也仅此而已,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凌凌……你怎么回来了?”杜月仙冲上两步,两母女紧紧地搂着,杜月仙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嫂子,丫头,不要难过,老大他会吉人天相的!”肥猪一脸悲哀地道。   
  狗蛋仔细地查看着环境,只见手术室门口有四名警察正在警觉地查看护士的证件和携带的器械血袋,看样子政府方面也非常重视这次事件,并想办法确保肖振邦的生命安全。   
  ‘啪!’杜月仙突然甩手给了肖玉凌一个耳刮子。   
  “妈?”肖玉凌怔住了,记忆中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挨打。   
  “你们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要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报应啊……”杜月仙怒道:“你跑回来干什么?你干嘛不好好在学校读你的书,难道你还想去杀人吗?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妈,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肖玉凌试图辩驳。   
  “什么不好学,你学黑社会!什么不好玩,你玩杀人!你……”杜月仙伤心过度,气怒攻心,一口气喘不过来,竟然晕了过去。   
  “妈!……”肖玉凌赶紧抱住她,大声地叫:“医生……”   
  等一切都忙完了,把杜月仙也送进了病房,肖玉凌心里面暗怒:“是谁在老妈面前乱嚼舌头!”   
  这个问题怎么看答案也是肥猪莫属,肖玉凌的目光频频在他的肥肉上来回巡视,让肥猪一阵心惊肉跳。   
  “三叔,爸的情况如何?”肖玉凌问道。   
  肥猪道:“事发突然,加上当时人多根本没法躲,你老爸用手挡了一下,右手被砍断了,然后身上被劈了几下戳了两刀,还中了两枪,有些地方比较严重……”   
  “三叔,当时的情况如何?”肖玉凌想到老爸的伤势便是一阵心悸,开始盘问肥猪。   
  肥猪的话和狗蛋基本上没有什么出入,肥猪也是肖振邦的战友,只是后来生活好了越来越胖才换了这个称呼,在兄弟嘴里属于褒义的亲切称谓。   
  “二叔怎么可能会对爸爸下手?这不可能!”肖玉凌表面上对肥猪的话不置可否,心底却在嘀咕着。   
  大李跟肖振邦的关系比任何人都来得亲密,他们两个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一个班的兄弟,大李这人的性格肖玉凌也很清楚,他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   
  “当时你们各自带的是什么人?铁头、短毛他们现在在哪里?都把他们叫来好好问问!”肖玉凌道。   
  肥猪小心翼翼地道:“丫头,昨晚上事情虽然很短暂,但是却死伤惨重,在场的人大都非死即伤,铁头和短毛他们也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正在昏迷,我已经找人守着他们了!”   
  “怎么可能?二十人对付二十人事情不会这样一面倒吧?”肖玉凌震惊地道。   
  肥猪的肥脸一脸的惭愧,嗫喏着嘴无话可说。   
  “现在其他叔叔还有阿姨是怎样对待这件事情的?”肖玉凌问道。   
  “我吩咐手下不许轻举妄动,狗蛋老弟跟我差不多,大李的手下乱成一团,据说大李失踪了,地盘快被黑子接收完了,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在演戏……刺刀已经和黑子翻脸了,两人正准备大干一场,晓月目前态度很暧昧,还不知道会怎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