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47部分

魔脑传奇-第147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肥猪将目前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遍。   
  “绝对不能让他们打起来!”肖玉凌道:“再来一次火拼的话我们华兴只好解散了!”   
  “六叔,是我,小凌,我现在在上海,你千万要忍耐,这个时候不能跟黑子开战,等我老爸醒来了再说好吗!”肖玉凌道。   
  “小凌,你回来了就好,为什么?黑子和大李两个混蛋,我非把他们大卸八块不可!我已经决定了,今晚入夜我就去干他妈的!”刺刀还是那么地冲动。   
  “六叔!假如你眼里还有我,还有我爸,你就不要乱来,现在都还没有确定究竟是谁干的,不能一时冲动坏了华兴的根基啊!”   
  “好侄女,我听你的,但是黑子那混蛋杀过来怎么办?他现在简直疯了,连警方的警告都不管,我总不能闭着眼睛任他杀吧?”   
  “我已经通知警方了,今夜全上海市戒严宵禁,假如他敢乱来那就是他白痴了,明天早上,请他喝杯茶,大家聚在一起好好说个明白!”   
  “小凌,这事情通知警方不太好吧?干了这种事情,明天那两个混球还敢来么?”   
  “六叔,你以为现在警方会有什么反应?我们华兴一万来中坚份子一场火拼要死多少人?不但上海警方压不住,就连上头都压不住,你想让我们被军队镇压么?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内部的事情这么简单了!明天他如果敢不来,他会后悔的!”   
  ……   
  肖玉凌叹了口气,对狗蛋道:“四叔,你把明早上碰头的消息跟其他人说一声,把我回来的消息传出去……”看了看急救室的守卫,对肥猪的一个手下道:“猪头皮,你给我盯牢了,假如出了意外,我找你算帐!”   
  猪头皮是肥猪的手下,曾经被派往新疆支持祺瑞,因此肖玉凌对他有些印象。   
  “是,大小姐,一只蚊子我也不会让他飞进来打扰肖老大的!”猪头皮一挺胸膛,大声答道。   
  肥猪有点儿意外地望着猪头皮,眼里闪过一丝惊异,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肖玉凌满意的点点头,对肥猪道:“三叔,你陪我去看看狸猫和鬼猴吧!”   
  肥猪点点头,对狗蛋道:“阿狗,你好好看着,出了问题我找你算帐!”   
  狗蛋冷冷地看着他,道:“你自己小心,小姐如果出了事我跟你没完!”      
第十二卷 攘外安内 第五章    
  肥猪领着肖玉凌和几个狗蛋派来保护肖玉凌的保镖去看了一下昏迷中的铁头和短毛,他们身上被包成了粽子,肖玉凌找来医生仔细询问了他们的伤势,他们都是流血过多昏迷不醒,对方的目标是肖振邦,他们倒是没什么大碍,但是他们帮肖振邦挨的那几下也够重的了。   
  其他受轻伤的弟兄说法也跟肥猪差不多,肖玉凌大致勾勒出了当时的情景。   
  当时黑子一人面对三人有恃无恐,谈判进行了不到五分钟,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段古怪的铃声过后黑子的手下和大李的几个手下突然一起动手,打了肖振邦一个措手不及,黑子的手下和大李的手下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悍不畏死,拼死命地不顾自身地追砍肖振邦,结果短短的接触便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他们形容的场面比狗蛋和肥猪两人说的精彩多了,肖玉凌甚至有点儿觉得自己正在听着神话故事,但是这么多人异口同声,肥猪听见了也没表示异议,那么,基本上事实就相差不远了。   
  “他们的尸体呢?警察检查以后作出了什么解释没有?”肖玉凌问道。   
  “没检查出什么,据说他们的血液已经提取拿去化验去了,尸体我们目前也拿不回来。”肥猪道:“事情太奇怪了,他们……好像吃了迷幻药……一样,没得出结论之前我不好说。”   
  肖玉凌点点头,道:“事情如此古怪,我们就更不能轻举妄动了,明天……但愿……走吧,我们回去!”   
  当初创造了浴血凤凰神话的人也估计不到这个名字对华兴会的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听到了肖玉凌回来的消息,原本分成几个阵营吵成一团的人竟然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看着肖玉凌的行动,读书后从来不打理帮务的肖玉凌隐然已经成了举足轻重的关键人物。   
  经过全力抢救,肖振邦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要全面脱离危险还有待时间的考验,他被团团保护在重病监护室里。   
  除了黑子及其手下和大李,其他华兴会的大佬们很有默契地轮流来医院远远地隔着重重防弹玻璃看了一下他们昏迷中的老大,然后安慰了杜月仙母女一下。   
  “晓月阿姨,对于这件事您是怎么样看的?”肖玉凌问道。   
  晓月叹了口气,道:“小凌,这件事我说事前一点都不清楚那是在骗你,但是我真的没想到,黑子这家伙居然能下得手去,我本以为他会想办法逼老大退下来,唉……”   
  “所以你配合他把祺瑞挤走?但是后来你却后悔了?”肖玉凌冷冷地看着她。   
  “是,我后悔了!”晓月有点儿失控地笑了起来:“鹰少爷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跟他为敌是很不智的,小凌,我跟你说,这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你也要千万小心,黑子的背后似乎有一股强大诡异的力量……”   
  肖玉凌跟祺瑞再次通了电话之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对晓月的话当然没有异议:“我知道,否则黑子他也没那么大胆子……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我现在的积蓄够我过上几辈子了,我还去争那些东西干什么?我会支持你把事情解决,然后就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祝你幸福!”肖玉凌也没有废话,向她伸出了祝福的手。   
  “好了,我回去准备一下,记住,今晚上一定要小心!”晓月跟肖玉凌握了握手,转身带着她的保镖们匆匆离去。   
  “大小姐,暴牙跟快手在下面,说要见你!”猪头皮向肖玉凌报道。   
  “哦,让他们上来!”暴牙跟快手正是大李的两个重要下属,他们突然出现在这,自然让肖玉凌大喜。   
  “大小姐,您一定要为我们老大伸冤啊!”来到肖玉凌、狗蛋、肥猪三巨头面前,两条血性汉子‘扑通’跪下,泪流满面地道。   
  “大家都起来说话!”肖玉凌道:“你们老大现在在哪里?”   
  “我们也不知道,老大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出现过,我们怀疑他凶多吉少了,我们的地盘给黑子那混蛋抢走了大半,我们也被所有弟兄误会,大小姐你一定要相信我们,我们老大不会干那种事情的!”   
  肖玉凌暗地里叹了口气,连大李的手下也不知道他的下落,看来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好了,这事情我一定会调查得水落石出的,我也相信二叔不会作出这种事情,你们先回去,稳住下面的弟兄,到了明天一切就会明白了!”   
  政府要员、商界的伙伴纷纷来看望、慰问,送走一拨又一拨,肖玉凌代替了母亲接待他们,弄得比打了一场艰苦的球赛还要累。   
  当她以为已经结束了的时候,居然又来了两位美女。   
  “两位是……?”肖玉凌奇怪地看着她们。   
  “我叫秦梦芸,她是我师妹赵芷华,我们是肖伯伯的商业上的伙伴,也是祺瑞的朋友,真抱歉我们刚刚得到消息,这才马上赶了过来。”   
  “哦……你们好……有劳了……”肖玉凌机械地回答着。   
  “祺瑞让我们今天晚上过来帮忙,他说今晚上一定会出现非常奇怪的事情的!”赵芷华对着肖玉凌做了一个鬼脸。   
  “是你们?”肖玉凌恍然道:“他跟我说过,没想到会是两位美女姐姐,你们好,小妹是肖玉凌,祺瑞的未婚妻!”   
  秦梦芸和赵芷华相视一笑,道:“小妹妹,姐姐已经想通了,不会跟你抢男人的,你用不着那么着急!”   
  肖玉凌微微一笑,心情稍好,不顾其他人的疑惑眼神,跟两女聊了起来。   
  时钟滴答滴答地不停地走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渐渐地紧张起来,这么多人都预料今夜会出事,或者,真的就会闹出点事情来。   
  人的注意力究竟能够坚持多久时间?过了零点之后,疲累了一整天的肖玉凌开始有点儿恍惚起来。   
  “咦?”闭目养神的秦梦芸突有所觉地站了起来,‘当啷’一声,长剑出鞘,左手捏着剑诀,剑尖斜指地面,嗡嗡作响。   
  “什么人?给我出来!”与秦梦芸心心相印的赵芷华也拔出了她明晃晃的刀。   
  守在病房门口的警察和华兴会的人登时愕然地看着她们,甚至有警察已经掏出手枪。   
  “在天愿做比翼鸟!”   
  “在地甘为连理枝!”   
  似有所觉的秦梦芸和赵芷华分别念了一句诗,手里的刀和剑化作了春雨流萤,忽闪了几下,大伙正觉得奇怪的时候,地上突然却多了几滴鲜血。   
  “春风晓月不成眠!”   
  “玉露花浓更胜仙!”   
  秦梦芸跟赵芷华身影一晃,剑影刀光突然大盛,众人眼中似乎出现了一轮皓月,几点星灯,皓月虽明却也难掩星灯之光,事实上星月是相辅相承的,月借星之光,星补月之缺。   
  ‘当’一声金属相撞的脆响,一声闷哼,凭空跌落一只被斩断的手臂和一滩鲜血。   
  “区区障眼法,也敢班门弄斧!”秦梦芸手中剑激荡起来,突然凭空连斩数下,发出了一声尖啸。   
  啸声过后,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蹲在地上捧着被斩断左臂的手,嘴里还咬着一把东洋刀,浑身黑色紧身衣蒙面的忍者。   
  “啊……”在场的人登时惊呼起来,脑袋里登时出现一个念头:活生生一个大活人居然能够隐形来到面前不被发现,莫非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神仙?事后一个个都成为各教派的忠诚弟子,这些都是后话了。   
  “忍者?”肖玉凌道。   
  那忍者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什么扔在地上,登时一阵浓烟迷漫,火警报警器立刻响了起来。   
  “小心有毒!”秦梦芸轻呼一声退了一步,暗暗留意身边情况。   
  浓雾掩盖下现场一阵大乱,咳嗽声连连,让她们的听力大为降低。   
  身边突然响起数道金刃劈风之声,敌人不止一人,借着浓雾发起了强攻,秦梦芸跟赵芷华心灵相通,不声不响地合力施展出了防御的招数。   
  ‘叮叮当当’的声音连续响了起来,她们守得铁桶似的,一时间没有危险,但是却暗暗叫苦,她们这里被缠住了,再想拦住敌人对其他人的进攻就无能为力了。   
  普通人碰上了这种情况自然会手足无措,甚至都无法自保,那些警察向着天花板开了两枪,结果局面反而更加糟糕。   
  眼睛失去了作用,肖玉凌反而镇静下来,因为她发现自己似乎能够感觉到身边发生的一切,今早上突然听到噩耗后那种精神与肉体剥离的感觉又出现了,她分明地感受到了三个家伙偷偷摸摸地爬向了自己。   
  ‘刷!’   
  一个忍者见到肖玉凌呆站在那里,似乎毫无所觉,率先下手,一刀往肖玉凌脖子斩去。   
  “哼!”肖玉凌抓住了他持刀的手,一掌推在他的鼻子上,那人鼻骨顿时被打折反刺入他的前脑里面,立刻毙命。   
  肖玉凌将他的身体拖动过来,挡住了另外的两刀,凌厉的两刀,将那可怜的家伙拦腰斩成了三截。   
  肖玉凌已经夺到了他的东洋刀,鬼魅般地扑上,几乎贴到了其中一个忍者身上,一脚一刀分别向他上下两路奔去。   
  在浓雾中忍者也仅凭耳朵来听声辨位,肖玉凌动作又轻又快,他们还来不及反应,肖玉凌已经用锐利的东洋刀割断了他的喉咙。   
  剩下的最后一个忍者听到同伴喉咙发出的丝丝声音,登时知道不妙,没想到终极的目标竟然如此难缠,甚至比另两个女人还要厉害和狠辣,于是嘴里发出了讯号,闪身急退。   
  有那么好退么?肖玉凌手里的东洋刀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带出了一蓬激溅的鲜血。   
  “巴嘎丫撸!”一声怒喝,肖玉凌继续追杀那个忍者的脚步登时停住了。   
  一股沛然的杀气将她笼罩住了,肖玉凌心中暗骇,在她的感觉中似乎对方没有实体一般,但是杀气却拼命地在蓄积着。   
  没有犹豫,肖玉凌迅速拔出了一把USP,‘砰砰砰’三枪,照着那个家伙的三个虚影打去。   
  那个忍者分明没料到肖玉凌居然不顾‘武士精神’在对决的时候动用枪械,狼狈地向旁边一个翻滚,三粒子弹擦着他的身体打在墙上,然后有人闷哼一声,不知道是谁被跳弹误伤。   
  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