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48部分

魔脑传奇-第14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个忍者分明没料到肖玉凌居然不顾‘武士精神’在对决的时候动用枪械,狼狈地向旁边一个翻滚,三粒子弹擦着他的身体打在墙上,然后有人闷哼一声,不知道是谁被跳弹误伤。   
  那人狼狈滚倒,肖玉凌则是气势大盛,行云流水般上前,东洋刀劈空斩去,凌厉无匹。   
  ‘当!’那名忍者很窝囊地挡住了这一刀,倒霉的是肖玉凌这一刀几乎是她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刀,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双方东洋刀一接触——那人仓促接战,心里面窝囊到了极点,自然也就无法发挥他原本比肖玉凌强的实力——刀断人伤!   
  那名忍者喷出了无比窝囊的一口鲜血,被那力量冲击得就像一个滚地的葫芦,骨碌骨碌地向后滚去。   
  肖玉凌虎口巨震,险些握不住手里的刀,踉跄后退,内腑一热,也受到了不小的震伤,对方的实力毕竟比她强得太多,虽然仅仅是仓促挡架,已经让她颇吃不消了。   
  随着肖玉凌踉跄的步伐,那个断臂的忍者猛一咬牙,右手抓住了咬在口里的刀子,狂吼一声,跳到了半空,东洋刀聚积了他浑身的力量,博命的一刀就像暗夜中亮起了一道彩虹,比起肖玉凌刚才那一刀之强犹有过之。   
  另一个胸口被划开露出了鲜血淋漓的胸口的忍者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肖玉凌身边,平平的一刀削向肖玉凌不住后退的双腿。   
  肖玉凌这个时候身体力内力乱窜,虽然感觉到了对方的动作,但是却有心无力,后退的势子无法阻止,她就像明知道身后是万丈悬崖,却不由自主地仍在向后退去。   
  面临绝境,肖玉凌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因为她知道,救公主的王子总是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候才会出现的。   
  江大海突然出现在腾空而来的忍者身下,一个重拳将那家伙打得胸骨陷下,人却冲天炮一样朝天花板飞去,眼球暴突,七窍喷血,眼见是不活了。   
  杨舒明也突然出现在另一个忍者身边,一脚将那忍者的手连刀重重踩在地上,指骨粉碎的声音清晰可闻,他俯身抓起那名因为疼痛痉挛而失去了反抗能力的忍者,轻轻地在他肚子上拍了一掌,那家伙的眼睛就像是熄灭的油灯,光芒一闪,就此失去了神采,四肢无力地垂下。   
  一双坚强的臂膀轻轻地将肖玉凌搂住了,烟雾渐散,肖玉凌回头一看,只看到一张模模糊糊的脸,但是上面那双充满了关心、疼爱的眼睛却亮如星辰,驱散了她心中的愁苦。   
  “你怎么现在才来!”肖玉凌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在祺瑞腋下用力地一拧。   
  “哎哟……”祺瑞萃不及防,或者天底下最倒霉可怜的救美王子非他莫属,痛呼一声后祺瑞苦着脸道:“我早就来了!”   
  梅儿跟徐如林他们静静地站在一边小心防范着。   
  随着杨舒明将手里的忍者重重砸在地上,另一个忍者也撞到了天花板然后摔到了地上,发出了一阵让人牙酸的全身骨骼碎裂的声音。   
  那个平生第一回当滚地葫芦的忍者从地上弹了起来,呼哨一声,缠斗着的忍者纷纷后退,随着那忍者一声令下,漫天的飞镖暗器朝在场的人不分青红皂白地乱打。   
  这一阵密集的攻势让众人纷纷挥舞着手里能用的东西挡开飞射的飞镖,一时间无法顾及那些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米粒之珠,也敢与皓月争辉!”随着一声沉喝,场上突然卷起了狂风,非但忍者闹出来的烟雾眨眼间就被吹散,连漫天的飞镖也纷纷改向,就像是被强大无匹的磁铁吸引的小铁块,朝突兀地出现在场中的一个中年人手掌飞去。   
  中年人浓眉虎目,除此外别无出奇之处,但是偏偏他的这一手却镇住了场中的几乎所有人。   
  祺瑞有点嫉妒地瞧着那家伙,这一手他自问办不到,估计就算是强如青阳、行一等人也不行,这无关功力,而是心法或者是技巧的问题,于是又有了点儿偷师的念头。   
  “让你们的人全部给我滚回日本去,否则,你们就是在向中国武林宣战!到时候休怪我们不客气!”中年人一甩手,一堆破铜烂铁扔回了那个身穿灰衣面带灰巾的忍者脚边。   
  “没有人能对忍者说这种话,混蛋,你很强,所以,我要和你单挑,为了忍者的荣誉!”这名忍者夺过身边一名手下的东洋刀,用一种怪异的腔调说着中文。   
  “好!”那中年人眉毛一挑,登时答应了对方的挑战。   
  “且慢!”肖玉凌带着人跟他们形成了三角对恃:“这些人是我们华兴会的敌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中年人沉声道:“小姑娘,这已经不是你们能处理的事情了,你们……”   
  他瞟了肖玉凌等人几眼,略觉奇怪地轻咦了一声。   
  “张老前辈,华清门秦梦芸、赵芷华代家师向您请安……”秦梦芸跟赵芷华上前一步,远远地向他作揖道,然后低声向祺瑞他们介绍道:“他是江南张家的家主,名叫张正明,年近六十,是辈分尊崇的武林前辈!”   
  “哦,是你们两个小丫头呀,十年不见了,居然已经长成两个大丫头了,不错不错,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张正明将心神大半都放在了她们俩身上,对那名忍者是正眼都不瞧上一下。   
  那忍者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已经聚集了全身功力只为奋力一博,但是张正明却给他一种不实在的感觉,一直锁不定目标,无法出手,全身愤张的气血让他五内俱焚,逆反的内劲就快要震得他经脉寸断了。   
  “哼!”张正明哼了一声,那忍者顿时喷出一大口血,受伤虽重,但是却得回一条性命。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我吉松隆深感厚恩,但是为人臣,多身不由己,前辈的训示我会如实禀报我家主人,其他的事情却非我能决定,告辞!”吉松隆向他点点头,转身欲走。   
  “站住!”肖玉凌一拍掌,十来把枪指住了剩下的六名忍者。   
  “别的事情我不管,但是,你们在幕后操控,让我们华兴内讧死了那么多人,不留下你们,我怎能面对那些怨死的弟兄?”肖玉凌双手握住手里的东洋刀,用力一扳,‘啪’地一声,硬但是脆的刀硬给她扳成了两截鲜血从她手掌握刀出慢慢地渗了出来。   
  将粘着敌人的、自己的鲜血的断刃扔到吉松隆面前,肖玉凌冷冷地道:“不管你们身后是什么人,除非一方死绝,否则此仇不解!”   
  “丫头……”   
  “前辈不用说了,这些家伙手上沾了我们华兴的血,就得用血来清洗!”肖玉凌道。   
  张正明还想说话,祺瑞带着江大海和杨舒明走出队列,对剩余的几名忍者道:“你们上吧,是单挑还是一起上?”   
  吉松隆踏上一步,道:“我和你们中最强的单挑,如果我输了我们就切腹,如果我赢了,就让我们离开!”   
  “好!就让我和你玩玩!”祺瑞站到了他的面前。   
  “且……咦……”张正明轻咦一声,对祺瑞的表现非常地迷惑,一开始他还以为祺瑞是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没想到祺瑞往那里一站,却骤然发出了强大的气势。   
  吉松隆不由得为自己的运道悲哀,那个自己虽然远在日本但是也有所耳闻的张家家主张正明倒还罢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给自己的压力竟然一点儿也不输于张正明才让他真正的震惊了。   
  “噗!”吉松隆喷了一口鲜血在手里的东洋刀上,精神徒振,双手缓缓地将手里的刀举了起来,肃然道:“阁下虽然年轻,但是却是我平生仅遇的高手之一,请了!”   
  “天下之大,比我强的人繁若星辰,岂是你们井蛙观天所能窥测?”祺瑞不屑地道,但是眼前的人却让他提起了警惕,喷出血之后,吉松隆已经恍若两人,似乎用什么秘法提升了自己的实力,想起那个自爆的忍者,祺瑞有点后悔自己托大了,乱枪将他们打死不轻松愉快么?   
  从发现了忍者到现在,仅区区数分钟时间,却已经发生了诸多事情,得到警报的消防车这个时候还呼啸着在赶来的路上。      
第十二卷 攘外安内 第六章    
  “拔出你的武器!”吉松隆摆出了一个上段的起手势。   
  祺瑞正愁不好意思开口借件兵器,此言正合他意,回头对秦梦芸道:“秦姐姐,借你的剑给我用一用行么?”   
  秦梦芸丝毫没有犹豫地将手里珍若性命的宝剑抛给祺瑞,还附带了两个字:“小心!”   
  非到必要,祺瑞还不想动用他腰上的宝贝蝉翼剑,况且,要用好软剑还得好好练练,他一向没有什么私人时间,连欧阳兄弟送给他的那一包宝贝——他们家乡用来打猎用的某种植物的毒刺——都让梅儿拿去玩得顺手,他自己反而还没练过呢。   
  他真正熟悉的冷兵器是三棱军刺,那种细长、坚硬、锋利的杀人利器。   
  “来吧!”祺瑞喝道,手里的剑被他随手画着圆圈,让剑主人都有点悲哀自己的宝剑居然落到了一个根本不懂剑的人手里,还不知道接下来会遭到什么摧残,真是不忍萃睹啊。   
  吉松隆以为祺瑞是在故意侮辱他,或者祺瑞也有这个意思,他暴喝一声,刀光匹练般朝祺瑞迎头劈去。   
  忍者最强的并不是单挑,他们最为擅长的是潜行与暗杀,不过,这一刀也可以算得上祺瑞所见过的最凌厉的一刀了。   
  东洋刀法讲究的是速度、气势还有功力,比较适合大力劈砍,一旦动手,转眼便是鲜血四溅高下立判的场面,这种刀法碰上真正的高手往往就不大有效,但是对付实力相当的对手却足以克敌制胜,对手往往一照面之下便被他们那种一往无回的气势给吓倒,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从而一败涂地。   
  直面吉松隆的祺瑞感觉到窄窄的东洋刀卷起了有如实质的森寒杀气扑面而来,对方那种凶悍的气势反而激起了他心中不服输的傲气。   
  “啊!”祺瑞怒吼一声,手里的飘影剑闪电般直指吉松隆的咽喉,两人竟然头一招便是玉石俱焚的拼命招数。   
  “啊!”关心则乱,在场的数名美人儿一个个面色大变惊呼出声,唯有张正明点点头,祺瑞如此对敌虽然不算是最好,但是还算差强人意。   
  双方迅速地接近,双方都能够从对方怒睁的双目中看到对方内心的变化。   
  狭路相逢勇者胜,对付强悍的东洋刀法最好的方法或者就是比他更加悍不畏死!   
  最后关头吉松隆退缩了,因为祺瑞的剑势必要先捅破他的喉咙,纵使自己的一刀能够斩开祺瑞的脑袋,但是跟一雒患募一锿橛诰∈翟谑腔焕础?   
  吉松隆侧步回刀架开祺瑞一剑,至此,他气势大损,胆气被夺。   
  祺瑞则正好相反,飘影剑在他手里化作了点点碎芒,追嚼着吉松隆的身影。   
  “唉……”张正明摇头叹气,虽然占了上风,但是把剑使成这个样子,还真是牛嚼牡丹啊!   
  ‘刷刷刷’祺瑞耍出了兴头,将飘影剑的特性渐渐摸熟,团团剑花将吉松隆围住,跟数息之前如若两人,将飘影剑耍得如飘絮似梦影,让刚刚还看得拼命摇头的张正明和秦梦芸看得是傻了眼了。   
  吉松隆就像一头被困住的野狗,在笼子里面四处乱撞,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逃出祺瑞的剑网。   
  “住手,我们是警察,你们立刻放下武器,举手投降!”闻讯赶来的防暴警察摆开了防护盾,人躲在后面大嚷道,看到面前的情景,他们几乎以为是到了拍古装武侠片的现场。   
  ‘当啷’一声,吉松隆的手腕中剑,东洋刀脱手落地,两人飞腾的身形终于站定。   
  飘影剑正抵在吉松隆脖子上,吉松隆身上少说也中了数十剑,那是祺瑞玩耍留下的的痕迹,不过都是皮肉之伤,身上的忍者服早已破烂不堪,布满了血迹。   
  “杀吧,技不如人,我死而无撼!”吉松隆闭上眼睛,视死如归地道。   
  “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警察继续在那里喊话。   
  徐如林走过去,警察登时紧张起来:“你是什么人,站住!否则开枪了!”   
  徐如林将证件丢了过去,道:“我们正在执行特殊任务!请你们配合一下!”   
  那些警察似乎没见过这种证件,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一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夺过那本政治部的证件,丢回给徐如林,喝道:“你们都给我下去,把大楼围起来,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   
  “是!队长!”警察们迅速退下,他们的队长却留了下来,似乎想瞧瞧热闹。   
  徐如林他们本不属于政治部,但是他们的单位太过神秘,不想被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