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53部分

魔脑传奇-第15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隐伏在暗处的康尚发觉不妙,得到的消息显然没有提到这个强得变态的中年人,四名中忍在他手里就像是小孩在跟巨人玩耍一样。   
  康尚知道,就算自己加上去也只是让对方增加一个玩具而已,他已经开始后悔没有听从吉空大师的劝告,盲目地发起这场突袭了。   
  只是一眨眼场中的忍者居然就已经被打倒了不少,康尚没有注意他究竟损失了多少手下,他只能期望自己的高级忍术能够让他潜到目标面前,突袭得手之后再乘混乱逃之夭夭,否则这样损兵折将的回去,他绝对不会得到组织的宽恕的!      
第十二卷 攘外安内 第九章    
  “肥猪你往哪里跑!给我把肥猪拿下!”肖玉凌喝道。   
  原本瘫倒在椅子上的肥猪在混乱中想溜,却被死死盯着他的肖玉凌给发现了。   
  肥猪原本还有点彷徨不知所措的手下们精神一振,将肥猪堵住了。   
  “你们……你们想造反不成?我是你们老大,快给我让开!”肥猪色厉内荏地喝道。   
  “你这个叛徒!你居然还有脸说这种话!大家一起上啊,揍他!”肥猪的手下倒戈了。   
  黑子捏了捏手机,终于把电话拨了出去。   
  “立刻给我杀进来!”电话一接通黑子便命令道。   
  “对不起,我们不能跟自己的兄弟开战!我已经把人解散了!”电话那头并不是黑子的心腹手下的声音。   
  “你是谁,等我出去一定废了你!”黑子声嘶力竭地骂道,他知道已经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了,。   
  电话那头一声不响地挂断了,黑子操起了一把砍刀,大喝一声,杀入战团。   
  祺瑞在人群里是所向披靡,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却难有一合之敌,杀到他面前的人往往一招也递不出去便被他拳脚扫飞,他势不可挡地朝黑子杀去。   
  场面相当混乱,谁也没有注意到有谁失踪了,伤亡情况如何,聚义的大厅成了战斗的场所。   
  “黑子,你束手就擒吧!”祺瑞挡住了杀得眼红的黑子,一转眼黑子已经杀伤了几个人,手里的砍刀还在滴血。   
  “都是你这个混蛋!”黑子把所有的怨恨都怪在了祺瑞的头上:“我要杀了你!”   
  黑子面目狰狞地奋力扑上,手里的砍刀砍向祺瑞的脖子。   
  他的动作迅猛而狠辣,但是在祺瑞的眼里,他的动作缓慢得可笑,就好像电影里面放的慢动作回放一样。   
  祺瑞一伸手便夺过了他紧握的刀,然后在黑子震骇的眼神中将刀子横在了他的脖子上,也就是一转眼而已。   
  “为什么不杀我?”黑子恶狠狠地道。   
  “我不是华兴的,要杀你也得凌凌说了算!”祺瑞淡淡地道:“何况,我还有些话要问你呢。”   
  “去死!”黑子竟然不顾脖子上明晃晃的刀子,一脚踢向祺瑞的下阴。   
  “哼!想找死?没门!”祺瑞哼了一声,黑子突然发现自己全身竟然动弹不得,然后便被祺瑞捏着脖子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住手!”祺瑞提着黑子,大喝一声:“黑子在我手里,所有人给我立刻住手!”   
  华兴会的人不管是黑子的心腹们还是肖玉凌这边的人,听到祺瑞的大喝,一个个都停住了手,傻傻地看着祺瑞威风凛凛地左手捏着黑子的脖子举在半空中,右手提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刀。   
  华兴会的人住手了,可是那些忍者却没有停手的意思,不过他们剩下来的人已经不多了。   
  围攻张正明的忍者一个个都被他放倒在了地上,江大海身上被划伤了几处,但是被他打伤的忍者却个个筋断骨折,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杨舒明的手下不见外伤,但是同样让人失去了活动能力,倒是那两位美人儿下手最凶,刀剑合壁之下不是断手便是断脚,偏偏她们动作优美,就像是在舞剑一般,若非祺瑞说要留活口,恐怕地上躺着的就是分成几块的尸体了。   
  那边的肥猪也已经被七手八脚地摁在了地上,鼻青脸肿地在那里扑哧噗哧地喘着大气,兀自愤恨不已的帮众不时来上两脚泄愤。   
  一切似乎已经在掌握中,不少人吐了一口大气。   
  “滴零零……”肥猪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嗬嗬……”肥猪突然目露凶光,野兽般地喘息起来。   
  “嗬嗬……”黑子虽然被祺瑞拎在手里,可是却也同样陷入了狂乱的境地。   
  “嗬嗬……”有些被打倒在地的黑子的手下,还有些肥猪的手下突然都捂着自己的脖子‘嗬嗬’地像野兽一样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不好!”祺瑞第一个发觉不对:“徐如林!你们跑哪里去了?”   
  知道对方有巫师存在之后祺瑞便让徐如林和刘恒志负责警戒这方面的事情,防止巫师在背后使坏,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似乎不妙,那天肖振邦遇刺的时候曾经出现的发狂的人再度出现了。   
  “嗬嗬……”肥猪身体的扭动越来越剧烈,五六个壮小伙居然也按他不住。   
  “啊!”一个紧紧抱着肥猪左手的足有八十公斤的壮小伙居然被肥猪甩得飞跌出三四米,肥猪挣扎着站了起来,全身骨节暴响,肌肉鼓胀,把他身上本来就已经颇为紧绷的名牌西服给撑破了。   
  “嗷……”肥猪似乎非常痛苦地仰天痛吼,撑破了西装的肌肉在不停地缩涨,看在人们眼里却像是西方科幻片中即将变身的狼人。   
  “吼吼……”一个个狂性大发的人仰天长吼,然后凶光毕露地朝肖玉凌这堆人冲了过来。   
  “啊……”一个自恃实力够强的人旋转着重重一脚踢在一个发狂的人的胸口,那人如若未觉,随手抓住他的腿,甩手便扔出了五米开外。   
  面对着刚才还是同伴,现在却双目充血像一只野兽一样突然力大无穷的怪物,人类下意识里趋吉避凶的行为意识突然爆发出来。   
  “鬼啊!”“妖怪!”有人吓得手软脚软,恐惧地盯着面前的怪物,慢慢地后退着。   
  “大家不必惊慌,这些人只是误服兴奋剂药物,激发了身体的潜能,不是妖怪,也是可以打倒的!”反应最快的还是祺瑞,他立刻找到了一个可以缓解大家恐惧的说法,只要还是人,大家都不会那么恐惧了。   
  果然,大家登时缓和下来,纷纷转眼望着肖玉凌,肖玉凌眉头略皱,这些家伙力大无穷,不下杀手斩断他们的头颅和四肢的话根本无法制服他们,下命令杀灭的话却是那么的难以开口。   
  那些狂乱的人朝肖玉凌这边扑了上来,华兴会的人保护肖玉凌顿时被伤了几个,肖玉凌咬牙正要下令杀灭,却听到刺刀一声大喝:“给我杀!砍断他们手脚!”   
  得到命令,众人下手再不客气,频频往那些致命的地方砍去。   
  虽然如此,但是却仍然被那些发狂的人冲得队列大乱,肖玉凌终于明白那天她老爸身边护卫多多,为何却对付不了几个疯子了。   
  那些疯狂的人不但力大如牛,连肌肉都膨胀起来了,狗蛋他们带来的人都不是吃白饭的,一刀也能斩断碗口粗的小树,但是一刀斩在他们身上却好像斩在了牛皮上,力道轻一些的就被弹开,力道重了震得手腕发麻,却也只能划开一个小口子。   
  晓月面色发白地看着那些疯狂的人无可抵御,低声对肖玉凌道:“凌凌,您还是先退一下吧。”   
  肖玉凌皱着眉头,看着那些人疯狂的扑了上来,纵使她全力一刀能够斩下他们的头颅,但是她能够下的了手么?   
  “嘿!”江大海狭地里杀了出来,重重一拳擂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的胸口。   
  ‘嘭’地一声好像打在了皮鼓上,那人被他的一拳打得噔噔噔地退了几步,却又像没事似地重新冲了回来。   
  “好厉害!”江大海大喝一声,精神大振,身上骨节‘啪啪’作响,冲上前去,两个钵大的拳头带着巨大的能量擂鼓似的连连敲在那人身上。   
  “真是一个蛮子。”杨舒明摇摇头,也挡在了肖玉凌面前,轻飘飘的一掌拍在一人胸口。   
  那人一震,嘴里突然喷出一口血,似乎感觉到了疼痛,更加发狂地冲上。   
  “真是怪物!”杨舒明也陷入了困境,虽然打伤了对方,但是一时间却又无法打退或者打死,简直比被他称之为野蛮人的江大海还要狼狈。   
  祺瑞卸下了黑子的关节,费了不少的力气,这些家伙不知道中了什么邪,身体居然突然变得这么强韧。   
  将黑子塞到跟敌人缠斗正酣的江大海怀里,祺瑞喝道:“这些人交给我好了!你保护好这家伙!”   
  跟江大海纠缠的那家伙‘嗬嗬’吼着向祺瑞冲了过来,祺瑞摇摇头,抓着他的腕子,用起了太极借力的法子,猛地一拉一推,只听‘咔嚓’一声,轻而易举地借用了他们自己的力量将他的整个右臂给卸了。   
  旁边的杨舒明眼前一亮,喝彩道:“好个借力打力,我也来玩玩!”   
  他伸手在自己面前的敌人的手上照本宣科地也轻轻松松地将他的肩肘给卸了。   
  祺瑞早就将那个家伙的左手关节也给卸了,然后让开路,那家伙冲过了头,压翻两个人,但是他没了手,挣扎不了,也伤不了人,张着大嘴在那里乱咬,被他压翻的两人手忙脚乱地怪叫着爬了起来,回头一看倒是弄得面红耳赤地觉得好笑,恐惧之心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着突然出现的变化,大伙儿目瞪口呆,刚才还凶猛无敌的怪物突然间就倒在地上像一条蠕虫一样爬不起来在那里乱滚乱叫,大伙一时间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梅儿一直默默的站在肖玉凌身边警惕着现场的情况,此刻突然上前一步,喝道:“站住,你是什么人!”   
  康尚几乎已经趁着混乱潜伏到了肖玉凌身边,没想到却被梅儿发现了。   
  “巴嘎!”康尚穿着不知道从谁身上剥下来的华兴会橙熊的服饰,离肖玉凌不到一米,既然被发现了,他把心一横,衣裤突然破碎,露出了里面的忍者服,东洋刀从下呈弧形撩起,羚羊挂角般挑向肖玉凌的小腹。   
  “嗨!”康尚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像被电击一般,康尚全身的力气突然消失了,然后又再重现,但是那一刀却再也递不出去了。   
  “小姑娘不错嘛。”张正明望着梅儿咧嘴一笑,然后对康尚道:“我瞧了你好久了,鬼鬼祟祟地搞了半天才摸到这里,水平也太差了!来来来,我们两个玩玩吧。”   
  “死老头,你的,该死!”康尚环目四顾,全场竟然只剩下他一个人,抓起一只烟雾弹便往地上一砸。   
  “这是什么?”张正明一招手,那个弹丸像被无形的手托着一样来到了他的手里。   
  “嗨……”康尚一发狠,突然幻化出三条人影,一刀斩向了张正明的脖子。   
  “好玩好玩,分身化影?不是,还是遮眼法子……唉……这么狠呀,我老头子可还没有活够呢。”张正明闪都不闪,直接伸指在其中真正的那刀口上一弹,不由得摇头道:“不行不行,你小子的地位不会是捧女人屁股捧出来的吧?除了躲猫猫的鬼招数多了一点外怎么还没你的属下强?”   
  康尚的这一刀被他弹得差点儿脱手飞出,手指头也被震得麻木不仁,几乎失去了感觉,心里面的恐惧更甚于身体受到的打击,他几乎要绝望了。   
  “老爷子别玩了,我的两个手下弄丢了,得赶紧去找回来。”祺瑞几下子放倒了肥猪,看了两眼觉得康尚没啥看头,便催促道。   
  “哈,你们玩你们的,我玩我的,那俩小子还有那个笨鬼阴阳师都在隔壁的一个房间里面躺着,嘿嘿……”康尚拼尽全力地想逃,张正明就在后面追得他团团转。   
  祺瑞摇摇头,对肖玉凌道:“别理他了,把现场处理一下出去安抚一下外面的人吧,我先去把我的手下找回来再说。”   
  进入侧厅,却发现徐如林和刘恒志昏迷在地上,他们身边又躺着一个祺瑞曾经在电视里面见过的穿着日本阴阳师服装的老头,正是吉空那老鬼。   
  “如林、恒志!”江大海和杨舒明慌忙把徐如林两人扶了起来,急切的唤道,虽然只是出任务之后才混在了一起,但是短短时间内也有了深厚的情意。   
  “他们没事,只是中了迷药!”远远的张正明一边玩着康尚,居然还能够顾及这边,这份功力祺瑞自愧不如,但是祺瑞的修为层次却让张正明垂涎不已。   
  “去找点冷水喷一下瞧瞧。”祺瑞道,江大海立刻转头飞奔出去。   
  “阴阳师?”祺瑞暗道,以前一直以为他们都是骗取信徒钱财的家伙,没想到还真有些本事,居然把从神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