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54部分

魔脑传奇-第154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阴阳师?”祺瑞暗道,以前一直以为他们都是骗取信徒钱财的家伙,没想到还真有些本事,居然把从神意师出来的两个高手给不声不响地干掉了,虽然他用的是一些别的手段。   
  “吉松隆!”祺瑞低声喝道。   
  吉松隆从屋顶跳了下来,跪在祺瑞面前,他和那五名忍者不知何时脱离了战场,隐藏到了一边。   
  “这个家伙在阴阳师中水平如何?”   
  “吉空大师在日本只能算是一般的阴阳师。”吉松隆道。   
  “一般?居然就把我们的高才生给无声无息地干掉了,嘿嘿……现在上海还有其他的阴阳师或者忍者么?”   
  “没有了,至少在上海的甲贺忍者已经全部在主人您手里了。”   
  “武田家族都是干嘛的?怎么会突然动起了华兴会的主意?”祺瑞对这个武田家族倒是从来都没听说过,不过他们能够统领甲贺忍者,应该不是普通的组织了。   
  “武田家族是全世界范围的一个超级大组织,是暗中掌控着庞大势力的地下帝国,它是数大跨国集团幕后的真正统治者,它属下的山口组在上海吃了华兴会几次闷亏,它在中国的利益也损失了大半,武田家族恨华兴会入骨,所以才派奴才等前来捣乱。”   
  “山口组居然是武田家族的下属?”祺瑞吃了一惊,这么说自己确实是捅了一个大马蜂窝了。   
  祺瑞对吉松隆的想法不置可否,或者这确实是其中的一个缘故,不过绝对不是所有的原因。   
  其实这次的事件背后因由颇多,岂止双方之间的仇恨这么简单?   
  首先还是华兴会崛起得太快了,抢夺了山口组樱花会的不少利益,以这种速度华兴会将会很快就席卷长江三角洲和别的地区,迅速成为一个巨无霸,到时候将会成为武田家族全球战略的一个对手,任何中国的强大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可容忍的。   
  其次这次日本经济倒退了将近二十年,与中国的差距已经缩小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然而中国发展强劲,日本想要东山再起只有想办法拖慢它的发展速度,于是各种各样的阴招纷纷上演,华兴会再度成为他们的头号目标。   
  最后还是为了他们的全球战略,夺取中国的大上海经济区是成效最著的一手,自从八十年代以来他们就一直在上海默默发展势力,但是却被祺瑞和华兴会一口气给毁了,他们自然要找华兴会报复。   
  他们可以说是用了半年时间谋划了一个大阴谋,其中还使用了不寻常的手段,首先控制了华兴会的财政大臣,然后又控制了黑子和肥猪两个一明一暗的华兴重臣,再施以诡计杀掉肖振邦和最忠心的大李,黑子扮黑脸,肥猪扮白脸,最顺利的情况下黑子将被牺牲,肥猪继承肖振邦的位置,成为武田集团在中国的傀儡,再不济也可以造成大量的伤亡,让中国政府取缔华兴会,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机可乘了。   
  这个阴阳师该如何处置呢?按照吉松隆的说法他只是一个普通阴阳师,应该没有多大的价值,但是祺瑞又挺想学他的那个什么招魂术的。   
  “阴阳师应该不会像忍者那么难搞吧?”祺瑞暗想:“说不定用点刑就好了,至多……以身作则像张正明那样跟他玩玩好了,哈哈……”   
  吉松隆低声道:“主人,有人过来了!”   
  吉松隆刚刚藏好,晓月敲门进来,对祺瑞道:“外边来了几个穿着奇怪军装的人,说是要把所有的俘虏和发狂的人带走……”   
  祺瑞走出来一看,只见外面来了六个执法队的军人,指挥着一群警察正在把那些忍者和发疯的人抬到门口的救护车上。   
  肖玉凌和其他能主事的人都不在,或许已经出去处理外面的事情去了。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是在干嘛?!”祺瑞走了上去,装作不认识他们喝止道。   
  “特殊部门执行公务,不相干的人请离开!”为首的家伙铁着脸道:“这些人非常危险!”   
  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边的江大海在他耳边说了两句,那人眼神一变,对祺瑞道:“这些人都是你抓住的?看来你很强嘛,想不想加入我们为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呢?”   
  祺瑞翻了翻白眼,瞪了江大海一下,道:“这些人是我抓住的,你是否该给我一个说法呢?不声不响就强行把人拿走么?”   
  “嗯……这么说吧,我们是专门处理这些警察无法处理的特殊事件的部门,这些人要立刻送进研究所,否则他们会很快死掉的。”   
  “哦,你们是救护队还是专门负责埋尸体的?来得也太早了点,人还没死呢。”祺瑞不无讽刺地道,谁叫他们跟警察似的总是在事后才冒出来处理后事呢?   
  “咳咳……真抱歉,有些事情确实做得不好,比如这些垃圾……”他指着地上躺着的阴阳师道:“这些家伙用普通护照以各种借口进入中国,国家这么大,我们不可能每一个人都看牢了,而且,这次还是我们第一次逮着他们,以前我们得到的往往就是上次那种尸体,这次能够得到活体样本和俘虏,研究所的科学家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能不能留下几个?”祺瑞道:“我还要问他们口供呢。”   
  “抱歉,我们必须立刻将他们带走,否则那些疯狂的人会很快地死亡,你不解除他们体内的药物是无法救醒他们的,这些活体忍者也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东东,问了口供之后估计科学家们会把他们切片来研究的,你需要什么口供可以跟我说,我到时候帮你问问,会以某种方式通知你的。”丘晟补充道:“这已经算是特例了,一般是不允许消息泄漏的。”   
  “可是,这关系到几十个人的性命,我能够仅仅凭了你的一句话就让你把人带走吗?”   
  “抱歉,我无能为力,这是我们做事的规矩。”   
  祺瑞一阵怒火上涌,瞪着那面不改色的混蛋不说话,江大海对他拼命挤眉弄眼,晓月也在后面轻轻地拉了一下,祺瑞一声不吭地转头走了出去。   
  “祺瑞,不要着急,那些发狂的人留在我们这里我们也没办法救他们,是不是?或者被他们带走了以后还有希望救活呢?”晓月不知道祺瑞为什么突然发那么大的火,轻轻地劝慰道。   
  “我管他们去死!我只是想问一句口供,五十条人命啊!”祺瑞低吼了一句,闷声不响地对赶了上来的江大海道:“给我买飞大阪的机票,我要去日本!”      
第十二卷 攘外安内 第十章    
  晓月脸色一白,她明白了祺瑞焦急的原因,但是她转念又想到了别的事情,喝止傻愣着答应一声打算去给祺瑞定机票的江大海,祺瑞皱着眉头盯住了她。   
  “祺瑞,不要着急,事情或者并没有想像的那么严重呢。”晓月用最最温柔的语气道。   
  “哦?怎么说?”祺瑞平静了点儿,心里面也有了想法,刚才是给那些‘特殊部门’的顽固份子给气晕了。   
  “就算黑子和肥猪是从七月份开始受到控制,或者时间更长久,一来他们不一定会把你派去稻川会隐伏的人的消息告诉日本人,二来就算他们说了,事情已经过了几个月,要发生的话早就发生了,何况,在日本的地方,你一个人跑过去除了给他们带来嫌疑外你还能干什么呢?你一个人能够变成飞机带着他们飞回来?这事情急不来,慢慢想办法好吗?”晓月把事情分析得明明白白,   
  “嗯,也只能这样了,凌凌他们去哪里了?”祺瑞随口问道,心里面却知道她说得没错,她所不知道的还有前几天他刚刚见过钱有财,知道了他们的景况还不错,而且,就算事情传到了日本,从山口组传出来的消息现在如仇敌一样的稻川会的人会相信吗?刘明宇他们也不会束手就擒,自然会应付自如,当然,还是尽快赶去日本为好。   
  “凌凌现在正带人去收回黑子的地盘,从黑子倒戈的手下嘴里得知大李没有死,只是被黑子关了起来,顺带着将他救出来,唉,事情总算结束了,过几天我就要走了,你不来送我么?”晓月风情万种地道。   
  “只要我还在上海,我一定去,可是,估计我明天就不在上海了。”祺瑞苦笑道:“我天生劳碌命啊!你不等肖叔叔身体恢复了再走么?”   
  “或许吧,现在我才知道,你小子玩的好一招釜底抽薪啊,我们几个月前就上了你的大当了,现在凌凌在新疆大发神威的故事传得沸沸扬扬,派去新疆的那些人原本就是精英,现在也渐渐在华兴会中冒头,就算我们几个一起完蛋,华兴会也不会乱,因为他们还有着一个智慧与勇力并重的胜利女神!”   
  “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动过任何他们的主意,”祺瑞微微一笑道:“最多也只能说凌凌的魅力惊人吧,好了,那些混蛋走了,江大海,我让你去拿水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拿给我?杨舒明现在还在等着你的水救人呢。”   
  江大海抓抓头尴尬地笑道:“我看见师兄就过去打了个招呼,后来我想老大你估计不会喜欢他看到那个阴阳师的,所以我就没有拿水进去。”   
  “嗯,不错,现在我有点喜欢你了。”祺瑞呼了一口大气,道:“现在没什么事干,就去审审那个阴阳师好了。”   
  “山庄里面有专用的审讯室,我带你们去吧。”除了心中还有点伤感外,晓月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了。   
  “其他的人呢?都去保护凌凌了?”祺瑞望了望只有清洗着地上的血迹整理着杂乱大厅的人,随口问道。   
  “那两个漂亮女娃跟你身边的那个丫头已经随着凌凌出去了,那个……那个神仙跟那忍者不知道上哪里去了。”晓月忍不住问道:“祺瑞,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仙么?”   
  “那不是神仙,那是武林高手,神仙?我也不知道,说不定真的有呢。”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潜在的俘虏保住了,祺瑞心情又好了不少。   
  ◎   
  “死老头,你想玩到什么时候!”康尚累得像一条狗一样,身后的张正明使劲地逗他玩,他使尽了手段都没能逃过他的手去。   
  他跑得快,张正明便追得快,他只要稍微想偷懒一下,张正明就用极为特殊的指劲在他身上乱点,疼得他不得不继续逃亡。   
  张正明就像赶牛一样,只要他偏离了方向,便及时地纠正过来,康尚已经逃了半天,却只能在山庄里面乱转。   
  “玩到玩具坏了不能玩了呗!”张正明轻松地道:“你小子肯定是练功不努力,我今天帮帮你吧。”   
  “老爷爷,老祖宗,你究竟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康尚被他玩得快要崩溃了。   
  “这样好了,你把你学会的高级忍术练练让我瞧瞧吧,我瞧得满意我就放过你好了!”张正明嘻嘻笑道。   
  “我已经都用过了,老前辈你饶了我吧。”康尚都带上了哭音。   
  “这样啊?那么你对我来说就没什么用处了,浪费我那么多时间,唉……罪过罪过。”张正明叹道。   
  康尚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落入了胶水中的鱼,周围的空气似乎凝结了起来,让他根本没办法挣扎。   
  张正明轻轻捏着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就像捏着一只蚂蚁,康尚发现全身穴脉都被封住了,想自爆都没有了可能。   
  张正明拔起身形,用比康尚快了何止数倍的速度飞快地掠入了大厅里。   
  “居然没人了?嗯……”张正明若有所觉地迅速闪身离开了大厅进入了山庄的腹地。   
  祺瑞正在密室里面瞧着徐如林和吉空大师斗法。   
  被救醒的徐如林和刘恒志在江大海的嘲笑下臊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把吉空的老骨头给拆了。   
  祺瑞给了他们机会,让他们和吉空较量,自己在后边偷偷地学习双方的道法。   
  在平常人看来两个人就好像在演哑剧一样无聊,但是祺瑞却明白,他们此刻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   
  阴阳师,灵魂的契约者,生与死的巡礼者,拥有颠倒阴阳的能力。    
  在日本,阴阳师是很值得尊敬的职业,人们常常请阴阳术士来为他们祈福、除灵。   
  但是,有些阴阳师也干一些其他活计,比如诅咒某人啦,摄取生灵或收怨灵、恶灵来炼器或者作为‘式神’使用,有些邪恶阴阳师更是无恶不作,沦为了恶神的奴仆。   
  在日本神是分善恶的,有善神有恶神,跟中国的亲神仙和恶妖怪的习惯不一样,日本人崇拜的是力量而不是善恶,只要是强大的力量,他们不管是善或是恶都会称之为神,都会去崇拜。   
  吉空老鬼不是什么好人,他身上居然养着不少恶灵,徐如林跟他斗法,刘恒志在后边跟祺瑞解释说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