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02部分

魔脑传奇-第20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武士们不敢乘坐电梯,顺着备用楼梯向上狂奔,他们已经丢够了面子,若不能提着几个脑袋回去请赏的话,恐怕他们的未来渺茫。   
  ‘唰’地一刀从他们头顶向下直劈,早已隐藏在这里的忍者也很想得到一个武士的头颅。   
  可惜,敌人太强了,当先的武士头都没抬,一刀上挑,劈开偷袭的东洋刀,顺势一刀将偷袭的忍者从脑门到胸腹劈开了一个大口子。   
  失去生命的忍者不可置信地跌落下来,摔在自己的血泊里,下杀手的武士已经直冲而上,自始至终看都没看他一眼,其余的武士也紧随而上,人命在他们眼里根本就不值一兮。   
  伊贺忍者虽然拼死阻拦,但是这里毕竟是武田的地头,他可以调配一切人手进行狙杀,实力相差太大了,根本没办法抵挡武田家的强大攻势。   
  “我们应该听那个中国人的意见的……”曾经参与了搏杀伊吹的那个全身而退的上忍看到败局已成,不由得想起了那稻川会推荐的军师的话。   
  “在人家的地盘上,我们只能跟他们打游击,若是被他们围住了,等待着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中国来的军师的话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上次成功全歼敌人的战绩加上家族继续增添了人手,让他们盲目自大起来,武田家雷厉风行地快速聚集了强大的兵力也让他们萃不及防,终于造成了目前极度不妙的形势。   
  手下一个个地被敌人倚多为胜地斩杀,他虽然心志坚定,但是也不由得气馁,这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   
  “撤回顶楼!”他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武田家的武士们已经先一步杀到了顶楼,不过,十多个对方的武士正蓄势以待,武士还是应该由武士来应付的好。   
  “来吧!为了武士的荣誉!”对面的武士首脑一声大喝,武田家的武士里面站出来数目相当的武士,公平决斗是武士所遵循的高尚德操之一。   
  其余的武士想冲进对面的贵宾套间,敌人的阴阳师应该就在里边,这些诡异的阴阳师还是让人很戒惧的。   
  “想过去就踏着我们的尸体吧!”武士们将路堵住了。   
  “那么,就让你们去见天照大神去吧!”双方的武士喝骂着拼斗起来。   
  不同流派的武士们来了一个大聚会,甚至有的还是同门师兄弟,为了不同的理想,不同的政见,他们投奔了不同的主人,然后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刀气纵横,高下立辨,血花四溅,残肢断体满天乱飞,铃木家族的武士成色稍微差了一点,一接战便立刻便伤了大半,再也堵不住门,余下的武士绕过斗场朝大门冲去,而这个时候伊贺的忍者才刚刚赶了回来,不过,就算赶上了,他们也挡不住如狼似虎的武士们。   
  紧闭的大门被武士们野蛮的一脚给踹飞,然后武士们蜂拥而入,阴阳师的可怕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啊……”连串非人的嚎叫从门内响了起来,五秒钟之后,一个武士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双手捏着脖子,嘴巴张翕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面容扭曲着,眼睛里透着极度的恐惧。   
  挣扎了两下,武士突然眼睛一瞪身体一挺,然后便寂然不动了。   
  几乎所有人心里都觉得心里一冷,这些强大的武士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该死!居然有啻宗的垃圾在里面,而且他们竟然动用了禁法!”坐在武田逸夫身边原本老神在在的神官突然跳了起来破口大骂道:“疯了,他们一定是疯了!”   
  “怎么了?”武田逸夫问道。   
  “待会再解释,我得和师弟们一同施法干掉这些垃圾才行,否则的话你们杀进去的人一个也活不了!”神官额头上冒起了冷汗,跟一同摆阵的师兄弟们用神念交流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念着冗长的咒语,同时还跳起了招神的舞蹈。   
  在酒店里的人被吓住了,但是任务还是让他们义无返顾地杀在了一起,只是好像都有点漫不经心地拖延时间。   
  在酒店贵宾套间中已经布下了一个死亡陷阱,五个长着头发穿着僧袍的‘和尚’盘膝背靠背地坐在一起,他们周围躺了一地的武士们的尸体,一个个扭曲着身体,脸上肌肉变形,瞳孔里还残存着他们临时前的痛苦神色。   
  整个空间里没有一丝光线,阴风惨惨,诡秘难测,五个人利用秘法阵决制造了一个可怕的能够吞嚼别人灵魂的黑洞,那些武士傻乎乎地一头撞了进去,立刻便被那股强大的精神力造成的黑洞给吞噬了。   
  阵法的威力虽然很强,但是,最终他们自己的灵魂也将被越来越强的吸力吞噬掉,所以,一般正常的人都不会去修炼这种变态的法术。   
  六名武田家的神官的咒法也发动了,噬魂法阵好像遭到了强大压力的压榨,迅速向后收缩着。   
  五名和尚脑门上也冒起了热汗,这种精神上的斗法,动辄就是魂飞魄散,几个老家伙虽然已经有了必死之心,但是也想临时前多拉上几个垫背的。   
  五个和尚猛地喷了一口血,嚼魂法阵猛然剧烈地收缩起来,在他们背后凝成一个如有实质般的黑色球体。   
  就在敌人犹豫着是不是要退避三舍的时候,黑球猛然爆开,在五个和尚全力催动之下眨眼间便与敌人的精神力狠狠地撞到了一起。   
  两股强大的精神力剧烈碰撞,但是却无声无息,六个神官被那股强大的震力震得立刻晕倒,功力大损,五名和尚也当即魂消魄散,,离着他们最近的那些武士和忍者们同时被那股强大的精神力的波动给波及,一个个头晕眼花恶心得想吐,稍弱一点的也都躺倒在地,他们的精神力遭到了极大削弱,站立都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武田逸夫虽然隔得够远,但是也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屏蔽的阵法自动消失了。   
  “咦……好像结束了!”远远地有人正在用望远镜向酒店这边张望着:“山口组的人正在进入酒店,嗯,可以确认了,他们正在处理垃圾,那些神经病和武士、忍者们应该已经完蛋了,准备引爆,5、4、3、2、1,引爆!”用望远镜张望着的人回头对另一个手里握着引爆器按发装置的人轻喝道。   
  那人兴奋地一点头,猛力将手里的东西摁了下去。   
  远远的酒店刺目的亮光一闪,一股裹着火云的浓烟从被震碎的窗口和大门里喷涌了出来。   
  剧烈的震动迅速传到了脚下,桌上的茶杯一阵哆嗦摇晃,那栋酒店大楼在一连串的爆炸声里晃了一下,然后颓然崩塌,向着左边的邻居们倾覆了下去,它那沉重的身体和巨大的自由落体的能量将矮了他们一大截的矮个邻居整个压扁了。   
  “嘿嘿,我就知道这些笨蛋会被人全歼的,哼哼,我装了那么多炸药果然没有白费啊!看他们怎么善后,是不是说定向拆楼失败呢?哈哈,的确是定向拆楼,不过是我故意让它歪出去的,哈哈……”   
  “别笑了,咱们该走人了!”拿着望远镜的人虽然也很兴奋,但是他却很理智地开始收拾东西。   
  两人来不及欣赏劫后的废墟和街上大乱的群众,匆匆结帐准备走人,还对莫名其妙的老板道:“天啊,幸好我没钱住那些高档的酒店,否则……日本简直疯了!”   
  老板正听得是满脑袋雾沙沙,一服务员冲了进来,大声叫道:“老板,中津大楼塌了……塌了,还压垮了旁边三栋大楼……”   
  武田逸夫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突然发生,五分钟过去了,他的耳朵里还在轰隆隆地滚动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他眼里,就好像是天崩了一样,楼塌了也好,压坏多少人压死多少人也好,他都有办法应付,但是在里边那么多的手下的损失却是他无法承受的。   
  “快!立刻调动所有的消防车和我们所有的人手,尽全力抢救里边的人,封锁交通,封锁信息,找酒店和被压垮的楼房的业主,无论如何在明天早上之前让这些废墟成为我们的产业,我们要除旧迎新,重新开发这里,难道不是吗……”武田嘴里的话不知不觉都带上了悲音。   
  他回头一看,武田喜弘已经口吐白沫地躺倒在地,其余的长老一个个面色古怪地看着面前的废墟,一个个似乎都若有所思。   
  “给我联系野晴家的野晴清顺老爷,我想,我们需要他的帮助。”武田逸夫全身一阵无力,他揉着太阳穴,心里暗道:“难道是老天要惩罚我吗?”   
  野晴清顺一听到消息,也是大吃一惊,看了看墙上的日历,今天不是愚人节,他顿时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武田君,这件事情是压不住的,现在我们控制的自民党正处于最严重的执政危机之中,在这件事情上花大力气去掩盖真相,是非常不明智的,上次的高速公路事件已经让我们焦头烂额了,若是再给民主党抓到了把柄,再过几天的众议院大选将对我们非常的不利啊!”野晴清顺道。   
  “那怎么办?”武田逸夫脑袋混乱,根本想不出一个主意来。   
  “舍车保帅,既然炸药不是我们安的,就让山口组的竹村英松投案去做污点证人拖稻川会下水,山口组方面我们可以明抓暗放,然后严厉打击稻川会,期间他们那边的选区若是乱成一团的话,嘿嘿……你明白吗?”野晴清顺阴笑道。   
  武田逸夫眉头皱了起来,久久没有答话。   
  “你放心,我们几十年老朋友了,说不定还可以结成亲家,我怎么会害你呢,假如我们大选胜出的话,我就全力帮助你把铃木家从日本抹掉,假如我们败了,说什么都是白搭!”   
  看到面前依旧冒着浓烟,遍地都是残檐碎瓦的废墟,武田逸夫苦笑道:“我现在头晕眼花地,脑袋里全乱了,你帮我想想该怎么办吧。”   
  “目前你要做的就是散发流言一口咬定是稻川会的人干的,然后全力抢救伤员……”野晴清顺道:“美国的双子塔倒塌了,人们以为这是布什的执政危机,美国衰败的转折点,但是,事情却往相反的情况发展,所以,这次事件说不定是一次很好的机遇呢,只要我们处理得好……”   
  ◎   
  “少爷,快看新闻,日本的911!”江大海一头撞进了祺瑞的卧室。   
  “你这个大笨牛,懂不懂礼貌的!说了多少遍了,不准乱闯我的卧室,所有人都知道进来前要敲门,就是你这个笨蛋还是乱冲进来,如果少爷我正在办正事的时候你冲进来怎么办?笨蛋!”祺瑞跳了起来,一面敲他的脑袋一面骂道。   
  “啊哟……别敲别敲,再敲真的变成笨蛋了!”江大海嚷嚷道:“我太兴奋了,少爷,真的,一栋大楼给炸塌了!”   
  祺瑞跳上床,遥控打开电视,果然,哀乐再度奏响,新闻中出现的是灾难后的场景,原本高高耸立的大楼侧着身子压垮了三栋较它矮上一截的楼房,四栋大楼整个变成了一堆钢筋混着水泥和砖头的废墟,几辆直升飞机在空中盘旋,火头已经被扑灭,但是还有浓烟阵阵,清障车的机械臂正在将一些大块的墙面什么的抓起来放到旁边的大卡车上。   
  “楼倒得一丝不差!不会是专业的定向爆破拆除专家干的吧?”祺瑞笑道。   
  “很可能哦,新闻里边说据消息是稻川会的爆破专家干的!”江大海道。   
  “是吗?”祺瑞微微一笑,心里面暗道:“不会是他们干的吧?还真是大手笔啊,不比黄大哥他们小气嘛……”   
  因为没有拍到实时录像,因此失去了很多体味大楼倒塌那一刻美妙感觉的机会,当年美国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的倒塌盛况不知道被全世界的人津津有味地看了多少遍,这次的大楼倒塌味道就差了太多了,怎么看都是一堆废墟,没一点意思,祺瑞看了两眼便关上电视,把江大海赶了出去。   
  一大早来到野晴家,得到通报出来迎接祺瑞的是野晴无月的堂兄。   
  野晴魁夷淡淡地道:“王先生,非常不巧,我爷爷他不在家,假如你来找我爷爷的话,您恐怕要失望了。”   
  “是吗?真是太可惜了,原本打算昨晚跟他商量一点事情的,可惜我喝醉了,所以今天特地早点过来,没想到他却不在家,真是太不巧了。”祺瑞皱着眉头道:“那么,无月小姐可在?”   
  “我堂妹她也不在,好像是去读书去了吧,我也不大清楚她的事情。”野晴魁夷嘴角微微地露出了一丝不屑。   
  祺瑞吸了口气,回头对徐如林道:“给野晴老爷通个电话,就说我知道无月小姐在家,假如今天我见不到她的话,那个投资计划就取消了!”   
  野晴魁夷看着徐如林拨通了电话,按照祺瑞的原话传达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