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03部分

魔脑传奇-第20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野晴魁夷看着徐如林拨通了电话,按照祺瑞的原话传达了过去,眉头微微蹙在了一起,徐如林随后将手机递到了他面前:“你家老爷要你听电话。”   
  野晴魁夷听着电话连连点头,然后将电话还给了徐如林,在脸上勉强挤出了一张笑脸,道:“真抱歉,我突然记起来了,无月今天没课,现在还没起床呢,您先进来喝杯茶,我立刻就去叫她。”   
  祺瑞懒得去理睬他,一声不吭的昂首而入。   
  就在祺瑞等得不耐烦的时候,野晴魁夷带着野晴无月过来了。   
  只见野晴无月面容憔悴,一双无神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焦点,看到祺瑞似乎都没有什么反应,祺瑞一看之下,便眉头紧皱。   
  “月儿!”祺瑞站了起来,大声唤道。   
  这一声呐喊中带有凝神定气的功效,野晴无月浑身一震,双目的焦点渐渐凝聚在祺瑞身上。   
  她再次巨震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星卓君!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祺瑞心中大定,微笑着道:“是我,我来看你来了!”   
  野晴无月眼角突然涌出了浓浓的恐惧,面色大变地尖叫道:“你快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你走吧!”   
  祺瑞心中惊疑,面不改色地微笑道:“月儿,是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你快走,我不想见到你,我恨你,我们家族不欢迎你!”野晴无月嘶声力竭地喊着,然后逃跑一样地调头便走。   
  “月儿!”祺瑞一声大喝,几步上前欲追,却被野晴魁夷给拦住了。   
  “对不起,月儿太无礼了,请您原谅!”野晴魁夷拦在了祺瑞面前,笑得很欢畅。   
  祺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排山倒海的压力直迫得野晴魁夷浑身发冷、面色发白,他才收回功力,冷冷地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告辞了,请转告野晴老爷,家父催我回家一趟,那件事情只有从长计议了!”   
  野晴魁夷没料到祺瑞说翻脸就翻脸,登时愣住了,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跟对方的差距竟然是如此巨大,根本没有动手就几乎把自己的小命给去掉了一半。   
  祺瑞走出客厅的时候,野晴魁夷还没有喘过气来,看到祺瑞怒气冲冲而去的背影,他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丝心寒,他爷爷似乎惹了一个不大好惹的人呢。   
  祺瑞一路上将脸板得就跟铁块似的,徐如林他们根本没敢吭声,回到了星月大厦,这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站在电梯里随着电梯缓缓上升,祺瑞突然说道:“回去换练功服,你们四个挑我一个!”   
  徐如林他们脸上登时跟苦瓜似的,谁都看得出来祺瑞正处于火头之上,这个时候跟他打,跟找死有什么区别么?   
  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祺瑞并没有蹂躏他们,相反比平时还要温柔一点,虽然也一样打得他们找不着北,但是其中轻重他们自然明白,而且祺瑞对他们拳法和应变之中的讲解指正倒是比平时细致多了。   
  下午五点钟左右,黄汉杰回来了,祺瑞将已经被蹂躏得浑身湿透,每一根骨头酸痛无比的四人放过。   
  “少爷,一切都很顺利!”两人回到了祺瑞的办公室,黄汉杰禀报道:“果树已经栽好了,各种设施也已经建好,先期的五十名特训人员已经开始了基础训练。”   
  祺瑞浑身也湿透了,发了一身热汗,似乎舒服了一点,便道:“这段时间我再给一个任务给你,俄罗斯那边催了我几次了,我答应他们的日本美少女都还没有给他,你给我每天去弄几个漂亮点的援交女郎回来,然后弄到我们的射击场交给犬伏壮兄弟调教一下,五十人一批,从我们的码头运去海参崴附近,那边的人我会联系好的,具体的联系方法我回到中国后跟他们谈妥了再告诉你,下手要干净,有问题吗?”   
  “绑架加上偷渡、拐卖?,没问题,现在满街都是援交女郎,少了几个谁会去理会?日本人的无头公案多着呢。”黄汉杰呵呵笑道。   
  祺瑞淡淡地笑着道:“下手的时候不要在外边,在外边干活容易被发现,等进了屋子关上门再下手,第一批先运四十九人出去,剩下那人给我留着……”   
  “谁?”黄汉杰眉毛一挑问道。   
  “野晴无月!”祺瑞冷冷地道:“她身边有很强的保镖护卫,你把她的行踪打听清楚,让几个老爷子下手!”      
第十六卷 中国制造 第一章    
  “星卓君,听说你要回中国?”下午祺瑞正在睡午觉的时候,野晴清顺这个老狐狸坐不住了,亲自赶来星月大厦挽留。   
  祺瑞早上的时候便让黄汉杰派人去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准备回中国,野晴清顺害怕煮熟的鸭子飞了,只好屈尊降贵地跑来一见。   
  “是啊,想家了,回去看看老娘……”祺瑞懒洋洋地,爱理不理地答道。   
  “那么,您准备什么时候回日本呢?”野晴清顺问道。   
  “不知道!”祺瑞躺在沙发里,一付赌气的小孩样。   
  野晴清顺小心翼翼地道:“是不是因为小月儿……?她太无礼了,我一定要让她来给您赔礼道歉!”   
  “小月儿?什么小月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回家还要理由吗?”祺瑞道:“听说昨天有人拆楼的时候不小心搞砸了,您现在应该很忙才对,怎么会那么闲空呢?假如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还得回去补睡一下午觉,不睡觉精神不好,晚上会犯困的。”   
  野晴清顺皱着眉头恳切地道:“星卓君,你要冷静一点,不要因为儿女情长误了我们的大事啊!”   
  祺瑞睁开眼睛,讥诮地道:“我说过我是为了你孙女那几句可怜的话生气吗?您太自以为是了,只要我愿意,天底下有几个女人我弄不到手?你以为我真的会在乎她吗?何况,她那样说恐怕也不是她的本意吧,她做戏的水平太差了,就算我是瞎子我也知道,她这话不是真心的,所以,您还是为您自己担心吧。”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野晴清顺道:“难道您以为是我不允许您跟小月儿来往吗?您这可就太冤枉我了!”   
  “是吗?我这样说过吗?”祺瑞道:“对不起,您家里的事情我管不着,我刚才的意思指的是您的那个倒卖军火换钻石的计划得悠着点了。”   
  “计划……有什么问题吗?”野晴清顺讶道:“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祺瑞连连摇头,道:“我们口头上的协议对别人而言是没有一丝约束效力的,我现在连什么一点具体的计划都不知道,这种生意谁敢做啊!”   
  “您的意思是……”   
  “你可能也猜到了,我这次回国并不是我个人的意思,而是我父亲以及我的家族的意思,他们认为这个计划非常地不妥当,尤其是我们这边太不稳妥了,他们要我立刻回去跟他们解释一下,我想来想去,却发现我根本没有一点儿办法说服他们,所以我对这次回去实在不报什么希望,因此,我也只能跟你说一句,自求多福吧。”祺瑞瞥了他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您的意思是这个计划您那边很可能放弃投资了?”野晴清顺道。   
  “对,很可能我也回不了日本了,家里面或许会派我的弟弟过来,到时候您可要小心了。”   
  “您的意思是您的弟弟和支持他的那些人乘这个机会想把您给扳倒?”野晴清顺不愧是家族之争中的胜利者,立刻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没错,我来日本才半个月不到,居然就花掉了十多亿美元,而且目前还看不到获利的希望,所以,家族里面有点意见是很正常的,想就此扳倒我还难,不过呢,换一个对日本强硬一点的家伙过来就很可能了。”   
  “强硬一点?”野晴清顺疑问道。   
  “对,强硬,我那个弟弟啊,他对日本人没有一点好感,对他来说日本人就跟畜生没什么区别,平时说话都只说日本猪而不是说日本人,他从来不用日本货,当然,我也很少用日本货,不过他跟我是截然不同的,我只用最高档的东西,而他呢,他不折不扣地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他对当年日本侵华战争到目前日本派船去东海探油和钓鱼岛挂尿片的事情都非常地了解和愤怒,他说过,有朝一日,他要杀上日本四岛,杀光日本男人,把日本女人全部变成性奴隶……啊……对不起,这是他的原话,我只是复述了一遍而已……总而言之,假如他来到日本的话,我想他会疯狂地进行他的可怕的计划的。”   
  野晴清顺脸上非常地难看,虽然祺瑞说是在转述他弟弟的话,但是,看他骂得兴致高涨的样子,很难相信那是转述的话。   
  “我明白了,我想我应该向星卓君表示一点诚意了,您在家族中的地位越稳固,我们的合作也就越有保障,详细的计划书我会立刻让人给您送过来的,为了显示我们的诚意,我们愿意出让一成的利润,相信一定能够说服您的家人的!”野晴清顺恳切地道:“一切就拜托您了!”   
  祺瑞坐在飞往北京的飞机上闭着眼睛养神,身边是四个星月安全公司找来的保镖,虽然是黄汉杰随意找来的,不过他们的水准也是相当可观的。   
  祺瑞知道,身边的旅客之中就有不少尾巴,相信在机场接机的人里面间谍更多,谁不想知道他这个神秘的少爷和背后那个子虚乌有的家族的秘密呢?   
  根本没理睬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里面还甩不脱那些盯梢的家伙的话,祺瑞在东京简直不用干任何事情了。   
  祺瑞脑袋里边除了不停地进行数据运算之外便是慢慢地回味野晴清顺拿来的那份详尽的计划书。   
  看得出来,这份计划的确是真的,而且,野晴家对这个计划志在必得的强烈心态也表露无疑,它对各种突发的事件的应对预案实在是太详细了,就算是一个白痴,拿着这份预案都可以从非洲安全无恙地将宝石原矿给拿回来。   
  但是,祺瑞明白,野晴清顺不会那么好心地将这么好的事情找他来分享的,拿着这份计划,祺瑞已经开始帮助野晴清顺想着如何坑自己这个冤大头了。   
  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民航客机便降落在了北京的土地上,闻着那淡淡的尘沙味道,是那么地亲切,在东京整天闻到的是咸咸的带着鱼腥味的海风。   
  一下飞机,下边居然是人山人海的欢迎人群,不少人举着巨大的条幅,上面是几个金色的大字:“王少爷,欢迎你回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祺瑞知道国内会有安排,没想到排场居然那么大。   
  “场面够大,人多好溜啊!”来迎接祺瑞的是一队穿着笔挺的中山装的年轻人,一个个看起来都很彪悍,领头的一个长着大众脸年约四十的男人微笑着回答祺瑞的问话。   
  “他们都是准自发地来迎接你的,倒不是我们刻意的安排。”中年人道。   
  在众人环伺中艰难前行,祺瑞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微笑,对着这些自己的崇拜者们挥舞着手,引发了阵阵欢呼声,不管怎么样,能够得到如此多的簇拥都是让人非常欣慰的。   
  “王星卓,我爱你!”在欢呼声中,一个女孩尖锐地大喊一声,让祺瑞背后冷汗直冒,现在的女孩越来越直接了。   
  一队奔驰护卫着一辆加长林肯开出了机场,不过,祺瑞却坐在了一辆出租车里面,随着欢迎的人群融入了北京的滚滚车流里,当然,开车的司机并不是专业开的士的的哥而是专业的保镖。   
  在街上晃了几圈之后,祺瑞又换乘了几辆各式各样的车,然后坐着一辆红旗开进了中南海。   
  “中南海……”祺瑞心下揣揣,自己长那么大还是头一回进入这个象征着中国权力中心的地方,想到待会可能要得到那位大人物的接见,祺瑞不由得紧张起来。   
  红旗在家属院外停住了,司机简洁地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进去!”   
  祺瑞走下车,四下打量了一下,硬着头皮向内便闯,门口站岗的两个卫兵防杀手一样紧张地举起了手里的新式冲锋枪,一声怒吼:“站住,你是什么人!”   
  祺瑞抓抓脑袋:“难道没人跟这两个英明神武的傻卫兵交待一下吗?硬闯中南海,这可不是一个小罪名啊,难道有人陷害我?”   
  就在祺瑞瞠目结舌无言以对的时候,胡天青从里边走了出来,笑着对两个卫兵道:“他是我伯父请来的客人,让他进来吧。”   
  祺瑞跟着他往里走,一面埋怨道:“你就不能跟他们预先说一声吗?”   
  胡天青笑道:“他们就这样,只要是拿不出证件的人,一律不允许进入,说了也白搭,所以我也懒得说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