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40部分

魔脑传奇-第24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当然他们的想法还是得到了一些人的支持的,再加上要为生存而努力,他们在被人追杀之下奋发图强,居然给他们创造出了匪夷所思的武功和道法,这下子更加惹得别人眼红,那些围剿更多的是想夺取他们的成果,他们就要反抗……争斗无休无止,直至魔教撤出中国,向外边更广阔的世界去发展。   
  在唐熙明看来,很多魔教中曾经出现过的理论远远要早于后来被世人所接受的时间,甚至扬言马克思就是魔教一个旁支的不记名弟子,偶尔偷听到他师父的一点皮毛,现在的魔教早就跨越了地球共产主义达到了宇宙无限次元主义去了。   
  祺瑞很佩服他们的想象力,像他们这样的人的确很难被中国人所接受,倒是外国人接受能力比较强一些,祺瑞给他们冠上了一个‘疯狂空想主义’的大帽子。   
  不过,未来的设想且不去说,唐熙明说的掌握霸权然后向太空进发的想法还是很中祺瑞的意的,而且唐熙明这个家伙也不像那些整天空想的家伙那么疯狂,还是可以让人放心的,最让祺瑞对魔教看中的地方就是他们虽然搬到了国外去了,但是依旧保持着中国人的传统,只有中国人才能进入他们的核心,像古摩那些家伙都是外围的人,魔教行事不择手段的作风也很得那些所谓的被光明遗弃的黑暗中人所推崇,魔教再施以霹雳手段,把他们制得服服帖帖的。   
  祺瑞矢口否认自己是魔教的神君,唐熙明则引经据典地将祺瑞的一切都往魔教上牵扯,倒也说得头头是道,祺瑞虽然嘴上不服,但是心中也暗暗怀疑起来,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魔门是祺瑞所见到的第一个能够练一种心法却同时拥有武功和精神力的教派,依莲娜跟她的几个手下就是其中一例,她们的精神力不弱,武功也很不错,而且,依莲娜的路子跟祺瑞的心法的确非常相似。   
  祺瑞有意想瞧瞧他们的心法作为借鉴,唐熙明却说只有承认自己的神君身份才能够阅览魔教私藏的百万典籍,当然也包括所有的内功心法,祺瑞虽然很想看,但是并没有答应他。   
  来到北京之后祺瑞带着依莲娜去宾馆开了一个房间,约法三章之后祺瑞便溜之大吉,依莲娜虽然试图跟踪,却被祺瑞施展了一点手段将她们给甩了。   
  回到姑爹家,家里面却在忙着准备搬家,见到了祺瑞大家都很高兴,祺瑞带回来的礼物也让芙蕊高兴坏了。   
  “还记得当初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事情么?”姑姑拉着祺瑞走到一边问道。   
  “什么事啊?”祺瑞道。   
  “就是医疗改革还有信用体系的那事情。”姑姑道。   
  “哦,记得,后来您还说要修改婚姻法来着,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祺瑞立刻想了起来。   
  “我修改那玩艺干啥?有本事你自个修改去,今年的两会不比往年,将要推出很多新举措,其中医疗改革和信用体系的建立就是其中的两个要点,这回可是要动真格的了,你们公司准备好了没有?”姑姑问道。   
  “姑姑,这算不算以权谋私啊?姑爹不会骂我吧?”祺瑞笑道。   
  姑姑瞪了他一眼,道:“任人唯才,荐不间亲,你的本事他看得更加明白,我们又没走后门,反正是向面社会招标的,谁的东西好自然会有专家鉴定,这算什么以权谋私,你小子是越来越皮了呀!”   
  “嘻嘻……逗您玩呢,我哪能给您和姑爹找麻烦呢?放心吧,我们做了完善的准备,不但在软件上作出了完满的准备,我们还通过自己的情报网络收集了很多相关的信用资料,相信拿到标之后就可以通过我们的方便的接口迅速地和银行、企业、工商、税务等部门之间做到信息交换,一个完整的信用网络很快就可以建立起来了。”   
  “你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到时候还得听那些专家的话,我只是提醒你早作准备,别到时候手忙脚乱地就行,你打个电话给你姑爹吧,他让你回来就打电话给他的。”姑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呵呵地道:“好好干吧!姑姑支持你!”   
  祺瑞打了个电话给姑爹,姑爹听到他回来的消息很是高兴,随便聊了两句约了个时间就挂断了。   
  “嘿……我们的元旦酒会都过了你才回来!真该打!”胖头鱼兴奋地给了祺瑞一拳。   
  “看把你给高兴的,假如我出席了元旦酒会的话,恐怕就没你出风头的机会了!”祺瑞笑道。   
  “是啊……人人都以为我把那个见鬼的总裁给干掉了,从来没见他出现过,妈的,整天有人问我是不是耍花枪钻政策的空子,你得给我冒冒头才成。”胖头鱼半真半假地道。   
  “行啊,总有那么一天的,慢慢等着吧……”祺瑞沉思道:“你有没有想过上市去美国捞钱去?”   
  “以我们的实力有必要上市圈钱吗?”胖头鱼问道。   
  “不管我们发展得多好,因为没有在国外上市,别人也就不知道我们的业绩和内部操作过程,很多人怀疑我们的信用以及实力,这不利于我们公司在国外的事业开拓,何况,花外国人的钱不更爽些么?”   
  “行啊,让小张去准备好了,我只管听,你们负责去想和做,嘿嘿……”胖头鱼笑了起来。   
  “你好像瘦了不少了,是不是结婚之后太操劳了?嘿嘿,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哦!”   
  “死胖子!”祺瑞和胖头鱼正站在胖头鱼的新房阳台上交换着心得体会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胖头鱼一个哆嗦,差点一头栽下二楼去,两人回头一看,却见林雪茹和蒋匀婷正站在不远的后面,恼怒地看着他们两个。   
  “老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胖头鱼哆嗦着道。   
  祺瑞却早就听到了她们偷偷进来的声音,所以早已经闭口不言,只有胖头鱼在那里意犹未尽地说个不休,结果被抓着了。   
  “不关我的事,我想我们还是避一避的好,婷婷,我们出去走走好么?”祺瑞来到面红耳赤的蒋匀婷面前,牵着她的手,回头朝正向他挤眉弄眼寻求帮助的胖头鱼耸了耸肩膀,诡笑着离去了,临出门前还取笑道:“胖头鱼,不要做气管炎哦!”   
  “你陷害我!啊……”胖头鱼惨叫起来。   
  关门的一瞬间,祺瑞看到他的耳朵被林雪茹拧成了麻花……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明明是听到我们进去的声音才不说话的!”蒋匀婷走出门以后立刻就变了脸色。   
  “哈,婷婷,你今天可真漂亮……”   
  “别想转移话题!”   
  “你瞧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祺瑞好不容易才将蒋匀婷给招安了,蒋匀婷也没生气,只是两人之间耍花枪而已,乌云散尽之后两人依偎着走在北京的街道上,祺瑞把在非洲的见闻一一讲述给她听,蒋匀婷眼中不由得憧憬起来。   
  “有空我就带你去非洲玩去,体会一下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祺瑞感叹道:“若不出去走走,老是呆在家里,怎样也无法体会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说得好像七老八十了似的,我们都还没满二十岁啊,自然要先把自己的事业作出了一些成绩再想着玩的事情,就我最没用了,你们都已经作了那么多的事情了……”蒋匀婷昵声道。   
  “小傻瓜,这种事情也要烦恼,每个人走的路子都不同,你去羡慕别人干什么?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你很没用么?听说你的导师都不肯放过你这个小有名气的才女呢,是不是?听说那小子年纪还不太大,说不定还有不轨企图呢,嗯,要不要去把他给做了呢?居然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   
  “谁是你的……”蒋匀婷双颊绯红,轻啜一口以示抗议,却不肯离开祺瑞的怀抱。   
  两人甜蜜地走着,一个人茫然的一头撞了过来,一开始祺瑞还以为又是依莲娜那个小妮子,因为撞他们的也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对不起……”那女人麻木的说了一声便又继续走在大街之上,连撞上了谁都没有看上一眼。   
  “是她?”祺瑞和蒋匀婷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居然是那个曾经把脚翘到天上去的黄凌艳,上次在胖头鱼的婚宴上她都还是那么地高傲,现在不知怎地居然落魄至此。   
  “她怎么了?这样在路上走很危险的。”蒋匀婷担心地道。   
  祺瑞心中暗叹,搂着蒋匀婷转身跟在了黄凌艳背后。   
  “祺瑞,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多事?”蒋匀婷看到祺瑞没说话,偷偷地瞟了一眼问道。   
  “没有啊,在这个社会上想找你这样的傻女孩还真难,我得有足够的耐心来保存你的这份纯真,哪会嫌你多事?何况,我们都还没找她报复呢,现在她保镖没了,正好把她……嗯,你说我们该怎样报仇好呢?”   
  “先奸后杀……我知道你们男人是怎样想的,这绝对是你的第一个念头,不要说不是,我分析过无数案例,你瞒不了我的。”蒋匀婷白了他一眼。   
  “你们女人呢,拿硫酸泼,让人家毁容,比先奸后杀歹毒多了,让人家一辈子难受……”   
  俩人正在斗嘴,似乎他们的想法有人打算实施了,五六个不怎么象十大杰出青年的人围住了黄凌艳在那里说着什么。   
  祺瑞将内力输送到蒋匀婷耳里,她伸长的耳朵便听到了那几个人说的话。   
  “……还钱,不能再宽限了,你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又高不成低不就找不到工作,我们凭什么相信你,这身皮肉倒还不错,再不还钱我们就把你卖到东南亚去做鸡去!”   
  “求求你,我一定可以还上的,再宽限几天……”   
  蒋匀婷正在听着,祺瑞却拿出了电话拨了起来。   
  “黄明夷,我记得你堂妹好像就是叫做黄凌艳的吧,我怎么看到她在街上被人调戏啊?”祺瑞道。   
  “啊……在哪里?我们正在找她呢,她若出了事情我找你算帐……”黄明夷大声吼道。   
  “妈的,这小子居然敢威胁我,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祺瑞恨恨地收线道。   
  那边已经开始拉拉扯扯地了,再下一步应该就是绑架了吧。   
  祺瑞正想着要怎样出手,狭地里却冲出几个人,将双方迅速分开,说了两句话,威胁黄凌艳的几个人便萎了,说了两句狠话就走了,黄凌艳感谢的话还没说完,那几位大侠也散开融入了人流之中。   
  “施恩不求报,真大侠也!”祺瑞摇头晃脑地感叹道。   
  蒋匀婷‘噗嗤’一笑,道:“最近北京出了不少这样的人,做了好事不求报答,也没留下名字,报纸上说他们还抓住了不少流窜的罪犯呢,连小偷都少了很多了。”   
  “是吗?你去到我们紫剑帮的地盘或者去华兴会的地界,你都可以看到同样的事情正在上演,社会风气不是一蹴可就的,但是却可以先用强制的手段让大家渐渐地习惯,不过到时候你们同行至少有一半多要失业了。”   
  被黄明夷堵住的黄凌艳并不肯就范,还是黄明夷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她才乖乖地跟着他走了。   
  “别幻想太多,他们是堂兄妹,不可能的!”祺瑞坏笑道。   
  “你胡说些什么!”正在幻想着的蒋匀婷恼羞成怒地便在街上对祺瑞展开了追杀,黄凌艳渐渐地从他们心里头淡去。   
  天灿公司的事情在去年中国司法界和商业界都算是首屈一指的事件,随着他们的后台的垮台,一系列的问题便浮出水面,公司被查抄,黄凌艳老爸虽然已经退位,依旧被判了死缓,家族里被牵连的一大堆,连黄明夷老妈都被牵连下马了,黄凌艳总裁的位置还没坐稳便被抄了家,所有的家产都填不满他老爸的大窟窿,她虽然为人恶劣,却没干什么坏事,没有受牵连,以前的朋友长辈像避瘟神一样躲着她,自己家亏欠的亲戚又没脸去见,她便流落街头,借了高利贷,找工作也因为她太出名了没人敢要,要不就是她看不上眼,终于发生了今天的一幕。   
  ◎   
  “祺瑞,明天跟我跑一趟四川!”姑爹回来第一句话便打断了祺瑞的美梦,明天肖玉凌就来北京来了,祺瑞还想着重温那一龙双凤的滋味呢。   
  “别愁眉苦脸的,就是你的那个第四代战机的问题,四川那边拿出了另一份计划,据说效果更好,那几个老专家都说让你去最合适,他们就算有什么想法也说不出来,你上次舌战群儒的本事这回还得好好借用一下。”   
  “行,没问题,不过,总不能让我白干活吧?”祺瑞道。   
  “你想要什么?钱?权?你根本不在乎,难道……难道你想修改婚姻法?天……那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