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41部分

魔脑传奇-第24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行,没问题,不过,总不能让我白干活吧?”祺瑞道。   
  “你想要什么?钱?权?你根本不在乎,难道……难道你想修改婚姻法?天……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姑爹给他吓住了,现在男女比例已经失调了,再改婚姻法岂不是天下大乱?   
  “姑爹!你想到哪里去了!”祺瑞不满地道:“我要的是知识和技术,您知道,那些东西在我这里说不定可以变出什么来。”   
  “没问题,这个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你今后就不能出国了,我们必须保证你的安全!”姑爹满口答应着,却提出了一个让祺瑞不能答应的要求。   
  “那……还是算了,我不想当大熊猫……”祺瑞转念想道:“那能不能把我调出来到哪个部队去呀?”   
  陈建兴想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小子名义上还在大西北窝着呢。   
  陈建兴看着祺瑞,忍不住问道:“你给了那小子什么好处?他居然肯为你去蹲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这个……山人自有妙计。”祺瑞道:“上次我让人带回来的那东西您让人研究过没有?”   
  陈建兴看了他好一会,道:“你小子可真能耐呀,你们那出鸳鸯大盗胜利大逃亡的戏让主席乐得哈哈大笑,我倍儿有面子,日本人更是出尽了丑,拿回来的东西也一件比一件重要,那瓶药水我们化验过了,除了福尔马林之外还有一种能够杀死细菌抑制细菌生长的东西,我们已经复制出来了,那芯片还有讯号感应收发器我们都拿去研究去了,妈的,日本人真该死。”   
  “那些感应器有什么进展的话尽快把资料给我瞧瞧,对这些东西我很感兴趣。”祺瑞想了想,又道:“那些尸体身体的强度大大增加,是不是用过什么药物?就像在上海华兴会发生的那两起袭击事件中的人一样,吃了某种药之后力大如牛刀枪不入,假如突然碰上的话,差一些的都要吃点亏。”   
  “嗯,解剖的时候确实反映过这事情,倒没有联系上那些事情,听你一说还真的有可能呢,吃了那些药物之后人会发狂,但是用芯片控制的话就不会有这个问题……”   
  陈建兴立刻打了个电话交待人去查,这时祺瑞又问:“那身铠甲重量轻防御力强,有没有拿去分析呢?若有,顺带着把这把剑也拿去分析一下吧。”   
  祺瑞抽出了那把救了他一命的蝉翼剑,薄薄的透明的剑在灯光映照下形若无质,把陈建兴给看呆住了。   
  “你小子还有什么牛黄马宝,一块给我交待出来……”陈建兴忍不住笑着逼问道。      
第十八卷 世事如棋 第六章 心禅之秘    
  “这些东西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垃圾!”祺瑞没有给那些孜孜不倦的科学家一点好脸色,道:“我们是在设计第四代战斗机,没必要把那些还不成熟的新技术硬塞进来,我没有否认你们作出的努力,不过,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成熟的产品而不是新技术的实验品!”   
  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祺瑞道:“你们试图使用国产的发动机,这是很好的想法,可是现在的技术你们能够肯定在能几年内拿出一个令人满意的产品呢?我们现在抢的是时间,既然产品还没造出来,我们就暂时用别的先替用着,等自己的技术达到了要求再用自己的技术,现在的国产发动机功率根本就不够,装在飞机上就像是老牛拉坦克,那能行吗?”   
  在祺瑞嘴里,那些科学家就像是争抢面包的小孩,因为自身利益而仓促提出的产品被祺瑞驳得一无是处,有几个科学家还想扳回一点颓势,祺瑞直接从他们的资料里边挑出几个问题来,经过当场运算验证之后就再也没有反对意见了,不过祺瑞最后还是肯定了他们的技术创造,还给他们的发动机提出了一些建议,终于说服了他们连带着还得到了他们的好感。   
  陈建兴一直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在那里争得面红耳赤,对这个场面他早已经有了预见,也就毫不奇怪了。   
  回程中祺瑞坐在车上翻来覆去地玩着手上的一个通行证,有了这东西他可以随意出入几个国家级的机密研究所,查阅其中的资料,这是应那些科学家之邀也是姑爹变相给他的方便。   
  “你真的不打算跟我回去?”姑爹问道。   
  “嗯,我想在这里呆几天,把一些东西搞明白,然后我就会自己回北京的。”祺瑞看着车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中颇有点儿感触。   
  “有时候还真羡慕那些普通人啊……”陈建兴替祺瑞说出了他心中的感叹。   
  三天之后祺瑞离开了成都,坐着火车来到了湖北十堰,然后坐汽车来到了武当山脚下。   
  与黄凌艳的相遇勾起了祺瑞对另一个人的怀念,那次莫名其妙地吃了那么大的苦头,祺瑞可还没忘记呢,以前一直来去匆匆,这回难得有了空闲,正好回去把梁子给找回来。   
  武当山是中国唯一的一座纯粹的道教圣地,曾经被明朝永乐大帝朱棣敕封为‘太岳太和山’,位居五岳之上,这里山峦奇秀,故迹众多,目前虽然不是武当山的旅游旺季,但是游客依旧不少。   
  渐渐地,祺瑞离开了旅游路线,离开了喧嚣的人群,走入了苍茫的山岭之中。   
  虽然是为了寻仇而来,此刻祺瑞心中却是一片平和,看似漫步无目的的走在游人罕至的野岭,其实却是在向着某个确切的目的行去。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人正在那个地方默默的向他发出了召唤,他也回应着呼唤,正在向那里进发着。   
  “无量寿佛,贫道有礼了。”一个门牌上挂着‘寄忘观’的道观前,一个中年道士向祺瑞稽首道:“施主请随我来,我家祖师爷有请。”   
  祺瑞微微颔首,跟着这个道士走入了道观中,这道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修建的,所有的痕迹都表现出它的古旧来。   
  道观很简陋,过了一个窄小的大殿之后穿过一个小院就来到了云房之前。   
  “师祖,他来了。”那道士恭恭敬敬地朝着一个挂着半截草帘的云房禀道。   
  “请进来吧……命中注定的有缘人!”门内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祺瑞掀开帘子,走了进去,里面光线很暗,不过祺瑞还是看得明明白白,在简单的一张云床和草席之上,一个老道正盘膝坐在那里。   
  虽然很枯瘦,但是却满面红光,脸上皱纹不多,但是祺瑞知道这只是表象,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不知道多少岁了。   
  “五十年多年前就有人告诉我,在我飞升之前,会有一位有缘人给我指点迷津,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哈哈……”   
  老道欢娱地笑着,祺瑞则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不要奇怪,预知也是一种能力,只不过能够拥有它的人非常少,就算拥有这能力,他们一般也被埋没掉了,所以很少人能够成为真正的预言大师……”   
  “不知道小子能怎样帮助前辈呢?”祺瑞随意地坐在一只古旧的镂花靠背椅上问道。   
  “你来了就是给我的最大帮助了,五十年前我可不相信这个,所以等到我明悟之时,这个昔年的赌注就成了我修行中的一大窒碍,等这一天就花了三十多年,今天终于等到了。”老道微笑着道。   
  “您怎么能够肯定我就是那个有缘人呢?”   
  “因为我今天大限将至,若不能解脱而去就只能重入轮回,早晨窗外听到喜鹊在唱,我就知道,今天你一定会来的。”   
  “恭喜前辈了。”祺瑞无喜无悲地道。   
  “因果循环,万物同理,你既助我一臂之力,我也还你一礼,赤阳,你进来吧。”   
  “是,师祖……”门外人影一晃,不正是赤阳那丑陋的面目么?   
  “一报还一报,那日你造下了因,便有今日之果,小兄弟,赤阳在此,你且把你的仇怨在他身上讨回来吧。”   
  祺瑞细看赤阳面目,发现他已经变了很多,头发、眉毛、胡子都全花白了,看到祺瑞脸上微微一笑,向着他的祖师和祺瑞分别做了一个稽。   
  短短一年时间,事情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祺瑞一眼就看出他已经散功多日,再也不能恢复了。   
  “算了,既然赤阳道长已然悟道,那点仇怨何须再放在心上?我已经忘却了。”祺瑞向着赤阳微微一笑。   
  “那日心生恶念伤了小施主,从此便不得安心,破功之后反倒是有了明悟,但是心中的愧疚一直未能忘怀,多谢小施主宽宏大量宽恕我的罪孽。”赤阳感激地道。   
  赤阳去后,祺瑞也想告辞,老道却双目一张,缓缓地道:“你不想知道赤阳为何以大欺小欲置你于死地吗?”   
  “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我何必再去了解这些陈年旧事呢?”祺瑞道。   
  “往事可鉴,这事情与你以及你的师门有莫大关系,若是你不听,难免重蹈你师祖的覆辙,否则以他的神通,又怎会被无知愚民烧死?他其实是因愧疚而自杀死的!”老道的话让祺瑞悚然而惊。   
  “请前辈指点迷津!”祺瑞恭敬地道。   
  “或许你还不知道,心禅其实是从一个行事非常怪异,无视理法,从而导致被围剿多次的一个所谓的邪教魔门中而来……”老道缓缓地叙述道。   
  “那个门派出了无数天纵之才,创造出无数匪夷所思的武功心法,因为急于求成,往往都太过歹毒,偶尔有些流入江湖之后便引来轩然大波,那个时候魔教简直就是人人得而诛之,其实魔教虽然有可杀之徒,但是绝大部分并未为恶,更多的人只是为了抢夺他们的财富以及武功心法才参与了围剿而已。”   
  “魔教自然也不肯坐以待毙,他们暗中派出不少弟子潜入了各大派为间,一面挑起各派争斗,一面偷学各派的武功,其中有一位在少林一呆就是七十年,进入少林之时还是一个稚龄小童,出来时已经两鬓苍苍,此人回到魔教之后又遍览魔教典籍,最终给他创建出了一套绝世的心法,那就是心禅。”   
  老道看了一眼闭着眼睛没有任何表情的祺瑞,继续道:“据说心禅虽然不能夺天地之造化,却也足以与少林的易经经以及武当的紫霞神功媲美,在他率领下魔门果然猛不可当。”   
  “可是,他不到百岁便突然坐化了,这在于修道人来说是无上喜事,可对于魔门来说却是一大损失,尤其是他们按照心法无论如何也练不出什么东西来的时候。”   
  “魔门几乎为了此事分崩离析,此功埋没了三十多年,一个看守祠堂的小厮得到了心禅心法,莫名其妙地练出了盖世武功,魔门中人正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此人却突然走火入魔而死,后来也有不少人炼成了此功,但是总说不出什么道理来,而且无一不死于非命。”   
  “魔门中人最后故意将此功透露出来,诱使别派中人修习,害死了不少无辜的人,后来他们发现,竟然没有人能够解决问题,便也渐渐将此事给忘怀了。”   
  “你的师祖原本只是一位高僧的使唤小厮,每日跟随着高僧念经不辍,不知怎地就从藏经阁翻出了这个心法,他以为是禅法,不知不觉地就练了起来,莫名其妙就练成了心禅,也没出现什么不对,为了某件事情他被逐了出来,也就在那混乱的时代,我和他还成了好朋友,一同杀着日本人,好不痛快!一日,他突然悄然而去,没留下只言片语。”   
  “又过了十多年,听说他已经是一个颇为有名气的野和尚了,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就说心中充满了欲望,唯有佛法可以稍微制止住那疯狂的欲望,那次他不告而别也是因为心里压抑不住杀人的欲望才避入了山林之中。”   
  “一别又是多年,我突然听到噩耗,徒孙赤阳被野和尚打伤了,赶去一问才知道,他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欲火,作出了不可饶恕的错事,见到我他非常后悔,但是却不能自己,于是在我的帮助下给了他一个解脱的机会。”   
  “我明白了……”祺瑞道:“可是,我似乎还没有发现您说的那种情况。”   
  老道微微一笑道:“那是你得天独厚,赤阳说见到你就像当年的野和尚的时候他误以为你已经造下了不少的孽债,加上按照辈份算你和他同辈,他又被怒火迷了灵识,于是就下了狠手,事实上当时你的心法还处于非常浅薄的阶段,加上你似乎对各种诱惑抵抗力很强,因此没有迷失,有所发现的小和尚们甚至将易经经都透露了些给你,又委托几个好友一直给你护法,你这才没有出什么事情。”   
  祺瑞颔首了然,记得张正明曾经问过他一些奇怪的问题,似乎对自己有所隐瞒,原来如此。   
  想起那次在东京大学的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