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42部分

魔脑传奇-第24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想起那次在东京大学的暴走事件,祺瑞突然问道:“道长,您是我师祖的好友,他暴走的时候的情况您应该了解一些吧?暴走的时候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安静下来吗?”   
  “暴走?呵呵,每个人有不同的际遇,他的办法未必适合你,事实上他唯一能够清醒的办法就是女人,在女人身上发泄之后就可以保证一段时间的清醒,这方面你应该比他幸运,佛门心法重在修身养性,魔门心法却要放纵自己为所欲为,硬要结合在一起非要有大智慧不可,那位创出此功的祖师在少林寺呆了七十年,佛法修为深厚自然无事,别人就难挨那股与生俱来的魔性了。”   
  “还请道长为我指条明路,难道我要出家去少林寺天天念经为生么?”祺瑞皱眉道。   
  “迟了,野和尚也天天念经,可是随着修为增加,最终没能挺住,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很简单,解铃人还需系铃人,魔教中自有解决之道,他们嫡传的心法更加歹毒,也没见谁练了疯掉,只不过魔门势微,已经近百年不见他们踪迹了,所以,若是你不能压抑心中的欲望便索性不要去压抑它,要知道堵不如疏,你能达到如此境地尚未出事估计就是你身边有女人可以发泄欲望,野和尚却恪于清规没办法发泄的问题。”   
  祺瑞想了想,按照面前这道长所说,自己的修为应该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当年的野和尚,既然目前仍未有什么问题,估计以后小心一些应该就没事了,便也不放在心上,点点头对老道道:“多谢道长指点,小子谨记在心。”   
  “缘来缘去,缘空缘灭,小施主,贫道先走一步了。”老道微微一笑,转眼便凝固在脸上,祺瑞踏上一步,又黯然后退,恭敬地给他一拜,掀开草帘走了出去。   
  小院中已经整整齐齐地聚拢了数十名道士,很多看起来比那坐化的老道还要老很多,见到祺瑞走了出来,大家脸上突然多了一些悲戚之色,低眉闭眼的念起了经文来。   
  武当山上处处回荡起了清脆的铃声,不少游人驻足观看这非同寻常的一刻。   
  就同来时一样,祺瑞漫步走在山间,老道的话在他心中荡漾,无数个谜突然解开然后又多了无数个谜,让他苦思不得其解。   
  心禅居然是参合了佛门心法的魔门神功,练起来居然还会有后遗症,赤阳为何会对自己下杀手,张正明他们六个老头为何会跟随着自己,自己为何不时泛起破坏的想法以及对那方面似乎有点索需无度似的欲望……   
  这一切都有了答案,那心禅不该叫心禅,该叫心魔才对,可是,没有禅法的化解又不行,似乎叫心禅也没什么不对,话说回来,魔教的化解之法真的有效吗?就算有效,无外乎也就是奸淫掳掠那一套发泄的手法吧?自己又怎能作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随心所欲,自己早就这么想了,但是又怎能像魔教中人那样不顾世俗礼法真正地做到呢?   
  祺瑞茫然的在山林之中走了数日,仅以山泉解渴,也没有什么饥饿感觉,一日在清晨登顶之后观看到了那辉煌的云海之巅日出的胜景,突有所悟,恍然一笑,再看自己,蓬头瓯面,满身尘土,不由得哈哈一笑,找了个清泉洗了把脸,然后便飘然而去。   
  回到北京之后祺瑞也没回姑爹家,径自来到了他们构建的小窝,掏出钥匙登堂入室,两女那亲切的话语声越来越清晰。   
  “人家难得回来一次,那坏家伙一去就不知道回了,真讨厌……”这哪像一个叱诧风云,统掌了数以万计的手下、令对头闻风丧胆的大姐大?分明是深闺中衣带渐宽的盼归人。   
  “呵……真拿你没办法,隔五分钟就来上一句,我看你还真是没救了,迟见他一天都不行,羞不羞啊,小荡妇!”蒋匀婷的说话还真是越来越有杀伤力了,或者这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无话不说的缘故。   
  “什么他啊他啊的,你这小淫妇好不羞,昨天晚上不知道是谁抱着我大喊老公来着!”肖玉凌自然不会举手投降,立刻便还以颜色。   
  两女登时打作一团,不时传来咯咯地欢笑声,祺瑞掏出自己偷偷配来也被三女默许的钥匙,一下子将这该是属于蒋匀婷的闺房推开。   
  打闹的声音突然停歇了,床上鬓乱钗横衣衫不整扭成一团的两个女孩登时探头看了过来。   
  “俩个宝贝儿,等不及为夫回来就在这里玩起虚凰假凤的游戏来了?看我不好好地收拾你们两个小淫妇!”祺瑞很少说这种话,不过在偷听到俩人私房话之后便忍不住逗她们玩。   
  “呀,去死吧你,居然偷听人家说话!”俩女的反应出奇的一至,娇嗔着两个枕头便扔了过来。   
  “嗯,自荐枕席,很好,看在你们那么乖的份上我待会就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欲仙欲死!”祺瑞一本正经地嗅了嗅枕头上饱含着的俩女的香味,然后坏笑着说道。   
  肖玉凌跳了起来,都还没顾得上穿鞋子,在席梦思上一踏便跳了过来,祺瑞赶紧将她凭空接住抱在了怀里,感觉又沉了一些,便笑道:“小馋猫,从上海一路吃去广州的?胖了至少五斤!难怪势如破竹呢,人家都是给饿得手软脚软的……”   
  “唔……”肖玉凌不由分说地将一对红唇奉上,两人便疯狂地吻了起来。   
  蒋匀婷穿上了棉拖鞋走了上来,凑到祺瑞耳朵边轻声道:“你们慢慢来,我去买菜去。”   
  正要离开,祺瑞的一只魔掌却将她拦腰搂住了,看来祺瑞就没打算让她离开。   
  “啊……不要……”蒋匀婷惊呼一声便被祺瑞弄得浑身发软,也不知怎地,没见他的时候虽然想念,却也一样过着日子,这人在眼前了吧,倒是按耐不住心里的那点欲望了,虽然知道眼前并不是一个太好的时间,却也难以拒绝心上人的邀宠。   
  “临阵脱逃,凌凌,你说该怎样惩罚你婷姐姐呀?”祺瑞放开了肖玉凌的小嘴,坏笑着问道。   
  “嗯……人家是丰满了,才不是胖呢……”敢情肖玉凌虽然神魂颠倒,却还没忘记这女人最忌讳的话题之一,有机会就解释一下:“才重了两斤,哪有那么多。”   
  祺瑞再问了一回她才回过神来,看着被祺瑞的魔手弄得气都喘不过来的蒋匀婷,她捉黠地笑道:“该罚……脱裤子打屁股!”   
  “噢……不……”蒋匀婷虽然百般挣扎,却依旧被俯身按在了席梦思上。   
  “呀……”蒋匀婷脑袋埋进了床单里,裤子已经被一把掳了下去……   
  “真美……”耳畔传来祺瑞的赞叹和肖玉凌的坏笑,蒋匀婷挣扎起来,但是给肖玉凌在腰上骚了一把就再也没了反抗的力气,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啪……”屁股弹上不知被谁打了一记,一股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蒋匀婷忍不住娇吟一声,然后是无尽的喜悦……   
  ◎   
  “对不起嘛……”被祺瑞花样翻新地玩了个够,面子里子在他面前都没了,蒋匀婷和肖玉凌却一付内疚的样儿向祺瑞撒着娇。   
  “没事,别想那么多,来,下面的小嘴儿饱了,那么我就喂饱你上面那张小嘴儿。”祺瑞夹起一块排骨塞进了蒋匀婷的嘴里,偷偷地在她耳朵里说道。   
  蒋匀婷娇媚地回了一个眼神,现在可是在饭桌上,有外人呢,她可不敢表露出来。   
  “梅儿,哥哥的手艺怎么样?好久不见哥哥了,怎么也不笑一个?”祺瑞问正对面有点沉默的梅儿道,大战下来,两女合力也没能战过祺瑞,浑身酸软半天才下得床来,倒是祺瑞带着梅儿买了菜做了丰盛的晚餐。   
  “很好吃,哥哥做的东西是最好的!”梅儿给了祺瑞一个灿烂的笑容,掩藏在笑容背后的却是一缕落寞。   
  “这几个月累着了吧?凌凌就是喜欢冒险,一定让你为难了。”祺瑞道。   
  “是啊,若不是有梅儿在,说不定我就回不来了呢……”肖玉凌眉飞色舞地道。   
  原来,肖玉凌在南方果然被很多断了财路的人给盯上了,冷不防便会有杀手从某个角落蹦出来试图攻击她,幸好她目前有了长足进步,身边又有梅儿和吉松隆等几个忍者保护,这才没有出什么差错。   
  然而杀手是防不胜防的,有一回梅儿为了保护肖玉凌还被乱枪打中了腰部,受伤不轻。   
  “梅儿,你没事吧!”祺瑞双眉一紧,忧心地问道。   
  “没……没事,这不是好好地坐在这里么?”梅儿的眼睛有些红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是谁干的,幕后是哪个王八蛋?”祺瑞怒道。   
  “哥哥,别发火,是我不让嫂子跟你说的,那杀手已经被杀掉了,应该是台湾的竹联帮的人。”梅儿怯怯地道。   
  “来,伸手过来给我看看。”祺瑞面色稍缓,道:“竹联帮是吗?我会把它连根拔起的,谁让它伤了我的梅儿呢?”   
  吕雪梅低下头,把一只皓腕伸了过来,看到她簌簌落下又不愿被人察觉的泪珠儿,祺瑞唯有在心中暗自叹息,给梅儿把了把脉,没觉出有什么不对,便道:“还好,没什么问题,若是有什么不对,我非把竹联帮的人活剐了不可。”   
  “不用你说,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我已经派人去了台湾了,他们的那些老大要数着自己的手指头过日子了。”肖玉凌狠狠地道。   
  “嗯,台湾帮派林立,去搅搅混水倒也不错,你爸爸妈妈呢?他们现在可得小心呀。”祺瑞关心地道。   
  “他们现在在欧洲旅行,估计没有一年半载是回不来的了,苦了半辈子,也该好好玩玩了,身边几个都是你见过的熟人,安全应该没问题。”肖玉凌道。   
  “嗯,不幸中的大幸!”祺瑞道:“你现在在这里,那么上海岂不是没有人看家么?那两小子岂不要调皮得跳到天上去了?”   
  “在家里请了一保姆,还有那么多弟兄看着,放心好了,过两天考完试了就接他们来北京。”   
  “哦,他们的成绩怎么样?读初几了?没操蛋吧……”   
  无尽的话题在继续,蒋匀婷和肖玉凌也察觉到了梅儿的沉默,不时将她逗得抿嘴偷笑,但是眉间那点忧虑一直没有消散过。   
  “梅儿,你有什么心事就跟哥哥说吧,别闷在心里,是不是在凌凌身边受委屈了?她有时爱耍点小性子,你别放在心上,有机会我会说她的。”蒋匀婷拉着肖玉凌去洗碗去了,祺瑞和吕雪梅对坐在桌前,祺瑞柔声问道。   
  “不,不关嫂子的事情,是我……是我自己不好……”梅儿眼睛又红了。   
  “你怎么了?你哪里不好了?跟哥哥说,不然哥哥生气了。”虽然明知面前的这个女人实际年龄比自己要大,但是祺瑞却已经习惯于将她‘小’看。   
  “哥哥,不是我不愿说,只是若是说出来,我怕哥哥会讨厌我,不理我了。”梅儿眼泪汪汪地道。   
  祺瑞早就明白她想的是什么念头,以前一直躲着,从武当山回来之后似乎有了极大转变,不想再逃避下去了。   
  “说吧,不论你说什么,哥哥都不会不理你的。”祺瑞道。   
  “我……本来看到哥哥回来我应该很高兴才对,但是听到哥哥和嫂子们在那里……我觉得好难过,我……我喜欢哥哥,我也想要哥哥的疼爱……哥哥,我是不是很讨厌?”梅儿低着头把话说完,然后便静静地等待着祺瑞的裁决。   
  “没有,梅儿永远都那么可爱,好了,别想那么多,你永远都是哥哥心中的好梅儿,就让时间来决定一切好了。”祺瑞道。   
  梅儿轻轻地嗯了一声,站起来道:“哥哥,我好累,我想回去休息了。”   
  祺瑞也站了起来,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道:“嗯,好好休息,有哥哥在这里,什么也不用想,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好了。”   
  梅儿走上楼去了,肖玉凌蹑手蹑脚地走过来问道:“她怎么说?”   
  祺瑞皱眉道:“没什么,她累了,都怪你,这段时间把她累成这样子。”   
  肖玉凌嘟着嘴不依,祺瑞道:“你还不进厨房帮忙去,再把你婷姐姐累着了看我不打烂你的小屁股!我先上去了。”   
  肖玉凌想起了下午的光景,脸上红了起来,看着祺瑞消失在楼梯上,叹了口气,心里道:“女孩儿的事情怎么瞒得过我们?梅儿……唉,还真头疼呀。”      
第十八卷 世事如棋 第七章 荒淫有道    
  祺瑞回到房里,听到梅儿静静地睡下,祺瑞这才收回神念,无聊地打开电视,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快乐的时间就是过得飞快。   
  不久,蒋匀婷和肖玉凌走了进来,看到祺瑞有点沉默,便互相打了一个眼神,肖玉凌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