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51部分

魔脑传奇-第25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野晴正毅兄弟俩面面相觑,不停地摇头,自民党之所以能够掌握政权就是在这些右翼份子的推波助澜下才窃取了政治上的胜利,民主党等党派相对而言比较温和,因此才失去了民意。   
  民主是自由的,民意是被引导的,这就是西方的民主的真正本质,掌握了宣传工具,要煽动民众是非常容易的,自民党这些年几乎每个月就搞出一些事情来挑拨中日两国民众的感情,然后借机丑化中国人形象干着妖魔化中国的勾当。   
  日本的媒体在政府的默许下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心态来报道中国,几年前的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到近年夸大中国在日本的犯罪率,事实上中国在日本的犯罪率还不足日本总犯罪率的千分之四,美国人在日本强奸少女他们是能掩盖就掩盖,中国人酒醉踢了一条小狗一脚他们也可以上大报的头条,爆光到满街都是,这就是自诩‘客观公正’的日本媒体。   
  以前祺瑞也奇怪好好的中国人去了日本怎么就个个都变成强盗了,因为日本人整天宣传中国人在日本的犯罪率是其他所有外国人在日本犯罪率的两倍还多,自从自己有了情报来源之后才发现这些数据都是经过了某种处理的,目的就是挑起中日间的矛盾,这就毫不奇怪了,为了政治需要嘛,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星火少爷,这些条件我们得再重新慢慢讨论一下,照这样做是绝对不可行的……”野晴喜重斟酌着说道。   
  “无所谓,明天我将去拜访公明党的上原光造先生,他或许会有更好的提议。”谈判的技巧是非常重要的,给自己的对手保持一定的压力是有必要的。   
  “这个……我们再好好想想……”野晴喜重汗水下来了。   
  谈判的过程是非常枯燥的,尤其是你的对面是没有多少决断能力的人的时候。   
  祺瑞面对着的是两个这样的人,光是他们自己躲在一边嘀咕都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祺瑞坐在一边把双脚搭在了茶几上,闭着眼睛养神,偶尔回一句话,然后又是漫长的等待……   
  “你们下回见面得准备好一切,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明白吗?”初步达成了自己目的的祺瑞还得势不饶人地埋怨道。   
  “是,是,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俩人像哈巴狗似的拼命点头,脸上开心地笑着。   
  回到了星月大厦,徐如林早就回来了,详细的情况祺瑞已经和他在电话中谈过了,也没再说什么,看了看徐如林拿回来的那张有公证的具有法律效力的一纸转让合同,祺瑞咧嘴一笑:“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倒要看他们怎样收场!”   
  山口组借口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便拿资产抵押,按照合同中的条款,他们将在半年内将二十四亿美元的资金转入星月集团的帐户,否则的话抵押的这些资产按照六折计算,将未还完的款项用不动产来抵债。   
  “他们是打算在下星期一的约战中将这些东西连本带利地收回去吧。”徐如林道。   
  “哼,他们会很失望的,”祺瑞冷笑道:“我最喜欢给日本人一些惊喜了,好了,睡觉,明早上拜访上原光造,他和他的儿子才是咱们值得培养的对象,野晴家的那两个笨蛋不足为恃……”   
  正在给祺瑞揉着肩膀的野晴无月毫无异状,等徐如林他们识趣地走了之后,祺瑞伸手将野晴无月揽入怀中:“月儿,今天晚上我吃了你好么?”   
  “嗯……”野晴无月浑身滚烫起来,祺瑞大笑着将她抱了起来,走进了她的卧室。   
  “奴婢尚未经人事,请夫君温柔怜惜……”野晴无月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在日本,简直就是天大的怪事,祺瑞不由得感激起野晴清顺来了,若非他变态似的保护着野晴无月,说不定她现在早就被污染了。   
  野晴无月是一个纯洁的传统日本女孩,正是祺瑞所喜欢的那种,当她羞羞答答的脱掉累赘的和服的时候,祺瑞看得心火直冒。   
  “噢……”身上仅剩下了穿着可爱的卡通内衣的野晴无月落入了祺瑞的掌握之中,滚在了宽大的床上。   
  野晴无月从痛苦到欢娱得晕厥过去并没有花费祺瑞太多的时间,她还太嫩了,祺瑞给她盖好被子,从今天刚刚在两女卧室紧邻的墙上打通的一扇门摸到了隔壁‘总裁生活秘书’的专用卧室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祺瑞便依约赶往公明党上原光造也就是王星卓的小弟上原和夫的老爸家。   
  “王先生,你这是在陷我于不利的境地啊!”大家坐定之后,上原光造劈头便埋怨道。   
  “此话怎讲?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拜访,不会给上原老爷带来不便吧?”祺瑞讶然道。   
  “自从小泉首相上台以来,中日关系越来越差,在日本政府中亲中派逐渐失势,目前要想在政府中找到还能够为中国说话的人已经非常少了,王先生一进入日本便殴打记者,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今天你来拜访我,岂不是要我作出艰难的抉择吗?”上原光造苦笑道:“要么把你赶出去,要么就给人以投向中国的感觉,这两条路都不怎么好走啊!”   
  祺瑞想了想,道:“上原老爷的确是目前在日本政府当中比较特殊的一位,公明党也是一个还能保持中立的大政党,因此我觉得上原老爷和公明党都是值得信赖的,不过,上原老爷您难道没有从最近两年自民党和民主党两党独大,其余小党逐渐萎缩的局面上看出什么原委么?”   
  上原光造皱眉道:“愿闻其详!”   
  祺瑞侃侃而言道:“自民党以鹰派胡编乱造骗取民意,民主党以亲中而失去政权,然后随着年轻右翼兴起,民主党渐渐挽回颓势,看起来好像是因为日本的民众都很讨厌中国,事实上不然,不管是哪个国家的人民,大部分都是友好的,善良的,他们之所以讨厌中国,原因就在于日本没有一个说得上话的人敢跳出来为中国说话,自民党可以天天叫嚣收复钓鱼岛,民主党却没有人敢走出来宣布钓鱼岛其实是中国领土,这一消一长,日本人就以为钓鱼岛被中国侵占去了,自然就会对中国有抵触的情绪。”   
  “这个我们明白,但是……”   
  “但是,你们这些亲中的人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胆敢站出来向广大的民众宣布:日本对不起中国、对不起亚洲人民,你们没有魄力,你们害怕为此失去目前的地位和财富,害怕被别人骂做卖国贼,害怕被黑社会袭击,你们什么都怕,唯独不怕的偏偏就是战争和灭亡!”祺瑞厉声说道。   
  “战争……灭亡……”上原光造呆住了,祺瑞大声叱骂的态度倒是没有引起他的什么感觉,在日本众议院之中看多了拳打脚踢已经习惯了。   
  “按照目前的局势继续走下去,难道您还认为中日之间的战争遥不可及吗?”祺瑞道。   
  看到上原光造不说话,祺瑞继续道:“假若中国整天派军舰去大偶诸岛玩玩,然后派几个人上去修筑灯塔,你说日本会有什么反应?”   
  上原光造软弱的道:“那里是日本领土……”   
  “可钓鱼岛是中国领土!按照国际惯例,东海大陆架都是我们中国的!日本现在正在我们中国的海域不经过我们同意就开了十多个油井,这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假如放在日本,您认为日本人会怎样去做?目前中国政府对待日本的政策还是比较温和的,但是,日本却每时每刻想越过红线,日本这是在自寻灭亡!”   
  祺瑞继续敲打道:“日本仗着有美国撑腰就毫无顾忌,一旦开战,不管最终战局如何,您认为在现代兵器之下,狭长的日本有多少战略纵深可以避免中国庞大武库的狂轰滥炸?美国那个不成气候的NMD真的有用么?它能拦住多少颗导弹多少架轰炸机?日本政府现在正在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来冒险,你们却不敢站出来为民请愿,您这是在坐看日本灭亡啊,还埋怨我给您带来了不利局面……”   
  “父亲大人,王先生说得对,我看不出我们为什么要和中国的关系搞得那么僵,政府整天宣布中国威胁,事实上中国的国防开支还没我们日本多,更只是美国的一个零头而已,作为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这点军费有必要把它的威胁夸大到这种地步吗?你们真的太软弱了,这才是小犬那种人能够得势的真正原因吧!”上原和夫帮腔道。   
  “闭嘴,没你说话的余地!”上原光造骂道。   
  “是您让我学着参政的,可是,我仅仅是在家里发表一点自己的主见您就用家长的语气让我住嘴,若是我站在众议院说这些话,您还不把我给杀了吗?您难道想让我也变成和您一样唯唯诺诺毫无主见的人吗?”上原和夫毫不客气地道。   
  “你!气死我了!”上原光照勃然大怒。   
  “看,多有朝气有主见的新生一代啊,想想民主党的年轻议员宇田多牟在众议院怒斥并殴打日本共产党的年迈议员的风采,您应该体谅和夫先生,我很看好他的政治前景啊!”祺瑞颇欣赏地看着上原和夫道。   
  上原光造喘了几口气,对祺瑞道:“很抱歉,让您见笑了,这件事情我们还要好好想想,毕竟公明党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那好吧,我会静候佳音的,最后我还想提醒您一句,德国的总理作出了非比寻常的行动,他成为了全世界人民眼里的英雄,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消除了周边国家的敌意,让德国融入了世界,希望日本能够以他为榜样……除非是疯子,没有人希望面对战争……”   
  ◎   
  “少爷,上原家和野晴家,您到底想支持哪一个?”徐如林纳闷道。   
  “你若是看到野晴家那两个笨蛋,你就明白我的想法了,现在自民党和民主党都不足恃,我们得培养出一个能够为中国说话的党派来,公明党目前是我们的最好的选择,他们近年来势力逐渐萎缩,是去年的执政三党中最为开明的党派,上原和夫这个小子也挺对我的胃口,咱们两手一起抓,总不能整垮了自民党又让民主党白占了便宜去了,民主党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嗯,我明白了,唉……目前我们被盯得死死的,否则的话多好,晚上都没什么乐子好玩了。”徐如林烦恼道。   
  “嗤……”祺瑞笑道:“那些盯梢的家伙真的能看得住你们这些人吗?好吧,今天晚上咱们就去把山口组的一个分部给挑了怎么样?”   
  “好啊!”徐如林和正在宽敞的防弹奔驰里面东摸摸西瞅瞅的江大海齐声附和道。   
  “靠,说起要杀日本人你们就兴奋起来了,日本人有那么可恨吗?”   
  “不是可恨,是厌恶到了极点!”俩人异口同声地道。   
  祺瑞正想说什么,前方的车子突然一个趔趄然后横在了路中央。   
  “敌袭!司机小刘受重伤!”前方的车子里面传来了紧急呼叫。   
  奔驰车猛地加速打算离开险地,对于走报营的战士来说,保护祺瑞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停车!”祺瑞怒喝道。   
  “不行,您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司机小伙镇定地道:“请您一定要保持镇定!”   
  “操!”祺瑞扭开车门,跳了出去,司机说的不错,可惜祺瑞没理睬。   
  在地上轻轻一点,化去冲力,祺瑞迅速朝那辆前挡风板玻璃被打出了一个洞的通用SRX奔去。   
  一把拉开车门,将胸口满是鲜血的小刘拖了出来,他的右胸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汩汩流出,另一位战士正打算还击,一时却找不到目标,祺瑞飞快地给小刘点穴止血,然后将他塞进了前面倒退回来的奔驰里面。   
  正在吩咐他们送小刘去医院的同时,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祺瑞的毛孔收缩,寒毛竖了起来,被狙击手盯上了,让祺瑞啼笑皆非的是,对方选择的目标居然是他的屁股……   
  “变态杀手?”祺瑞心里嘀咕了一句,将车门关上,瞬间从狙击手的视线中消失了。   
  狙击手来自右侧的一栋写字楼,他搜索了两秒钟,没有发现目标,暗自奇怪之下依旧迅速地将手里的枪拆散,装进了专用的公文包里,还没等他收拾好东西,敲门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龟孙君,躲在里面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开门!”门外传来了嬉笑声。   
  杀手呼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被灭口的尸体,迅速将他塞到了桌子后边,然后打开了房门。   
  还没等他开口解释龟孙君不在的原因,一把铁钳般的手将他的脖子掐住推了进去,然后迅速地将门关上了。   
  杀手的脸瞬间充血,呼吸停顿,手脚却像残废一样搭拉着,被祺瑞一只手捏小鸡似的挂在了半空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