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52部分

魔脑传奇-第25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杀手的脸瞬间充血,呼吸停顿,手脚却像残废一样搭拉着,被祺瑞一只手捏小鸡似的挂在了半空中。   
  这是一个矮小精悍的日本人,脸上平实木呐,走在街上你绝对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现在虽然全身都无法动弹,还失去了呼吸能力,他却依旧狠狠地瞪着祺瑞。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祺瑞冷冷地问道,手上稍微松了一点,让他能够呼吸,顺带着还可以发出一些声音。   
  他贪婪的喘息着,没有理会祺瑞的问话。   
  “我再问一遍,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黑龙会还是佳吉会?”祺瑞淡淡地问道。   
  这家伙眼中虽然依旧是恶狠狠的,不过祺瑞依然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闪即逝的诧异。   
  他还是没有说话,祺瑞摇摇头,没有事做的左手抓起了他软垂的右手,赞叹道:“虎口和食指的老茧有够厚了,天天扣扳机也得练上几年吧?可惜了……”   
  拇指和食指捏住他食指的第一节骨头,慢慢地加力:“假如全部捏成了碎粉,不知道现在的医学能不能将它恢复呢?”   
  开始杀手还故作不屑地隐忍,渐渐地便撑不住了,当痛楚的感觉超出了他的忍耐极限的时候,他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祺瑞的两个手指头就像万磅水压机一样挤压着他的肌肉和骨骼。   
  就在他即将支撑不住而晕厥的时候,祺瑞猛地用力捏碎了他的手指头,十指连心,他猛地一疼,反倒清醒了过来。   
  “我再问你一句,你是谁派来的?再不说的话有你苦头吃的!我可以把你给零碎剐了!假如你想尝试的话。”祺瑞的声音就像从九幽吹来的阴风,让人寒彻心扉。   
  “我……我是山口组的!”他终于开口了,不过,他的话却让祺瑞哑然失笑。   
  “既然你不老实,那么,你的第二颗骨头也该爆了,别想对我说谎,你骗不了我的。”祺瑞狞笑着道。   
  痛苦再度光临,那家伙骨头虽然很硬,但是依旧被疼得惨嘶出声。   
  “我……我是黑龙会的人,我袭击你是为了栽赃给山口组,你们斗得越厉害对我们越有利。”祺瑞再度瞄上了杀手的第三根指骨的时候,他终于崩溃了。   
  “黑龙会……终于也不甘于雌伏了吗?”祺瑞狞笑了起来,稻川会和山口组实力受损,自民党也失去了一党独大的局面,黑龙会终于也跑了出来想玩浑水摸鱼的把戏了。   
  封住了这家伙的穴道,祺瑞将他扔在地上,嘴角带着一丝诡笑,打电话报了警。   
  “野晴彻夫先生吗,我是王星火,我们在明治大街东部遭到杀手袭击,对,我的司机受了重伤,杀手已经被我捉住了,据说他是黑龙会的人……另外,我有些事情想与您好好谈谈……”      
第十九卷 祸乱倭国 第三章 多方投资    
  状告《朝日新闻》名誉侵权案紧锣密鼓地开庭了,证据确凿,当祺瑞拿出国内电传的出生证明等资料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朝日新闻》最终的失败,问题在于该怎样赔赔多少的问题。   
  当日下午股市开盘,《朝日新闻》的股价应声大跌,王星火开出了一百亿美元的巨额赔偿要求,不少人狂呼:还不如去抢!   
  下午股市收盘,《朝日新闻》股价下跌百分之五,晚上王星火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即将对《朝日新闻》展开收购。   
  立刻便引发了轩然大波,消息传出后,日本右翼纠集不少人跑到街上游行示威,呐喊着政府干预,不能让中国人得逞之类的话,只不过他们再没敢来打扰王星火,上回那一幕仍在心头,被祺瑞吓过的那一班人至今还没恢复呢。   
  《朝日新闻》的后台正郁闷着呢,这个官司已经损害了他不少名誉,对方居然还想收购这个在全世界都颇有名气的媒体集团,立刻气得召集董事会,宣布坚决抵抗到底,必要时宁可启动毒丸计划,也决不让星月集团得逞云云。   
  第二天双方在股市中你争我抢地倒是拉起了股市的爬升,只不过祺瑞根本没在意这个,他按照他的行程表对日本政坛的几个重要人物进行了一番游说,有人对他到来非常高兴,当然,免不了也有被人扫地出门的时候,跟野晴彻夫的谈话就非常的不愉快,这家伙比他老爸还要令人厌恶,以前接触少还没觉得什么,现在才发现他是一个无比自大暴躁的家伙,对祺瑞根本不假颜色,当祺瑞得意地告诉他,野晴无月已经是他的人了的时候,野晴彻夫暴跳如雷,抓着一根笤帚直把祺瑞给赶了出来。   
  祺瑞刚回到总部,下边便闹成了一团,数十名黑西服手里拿着棍棒冲了进来,逢人便打,保安前去阻拦也被他们打得满地跑……祺瑞交待过,让他们装熊,好让上面的人按照计划揍人玩儿。   
  “下面打起来了!”徐如林听了电话后兴奋地叫道。   
  “好!大家杀下去,不要让任何人跑了,小心对方或许有枪,出发!”祺瑞换上了一身特制的练武服,带着大家操着十八般兵器,杀了下去。   
  “少林少林……”正混乱成一团的酒店中突然响起了曾经随着一部《少林寺》响彻大江南北,后来随着少林弘武团又走遍了世界东西的美丽旋律。   
  “住手!”随着一声怒喝,电梯上滚下来十多个黑西服,然后嗖嗖地跳下来十多个手里拿着各式兵器的穿着练功服的武者,他们以一个半月形排开,一个个摆出了POSS,胸口白衫上面红艳艳的中华两个大字非常醒目,除了脑袋上还长着头发之外,差点让人以为是少林寺那十八罗汉光降!   
  “你们是野晴家的人?以我们跟野晴家的关系,你们为什么要闯进来胡乱伤人?”祺瑞提着长棍,一个鱼跃翻身转体三百六十度,异常优美地稳稳停在了十八罗汉环卫的中心点。   
  “我们奉命前来请我家小姐回去!”黑西服的头儿有点儿心虚地道。   
  “是吗?”祺瑞冷冷地道:“你们这个样子叫做请吗?”   
  就在对方无言以对的时候,祺瑞抱拳对在场的宾客们道:“非常抱歉,让大家受惊了,大家的开销全免,若有伤者,到我们集团下属的星月医院可以享受免费治疗并赔偿一定的压惊费,日后还请大家多多捧场,现在请大家尽快离开,刀枪无眼,对方打上门来了,我们自然不能示弱……”   
  “打他娘的,打死这些小日本!”听到有戏看,中国人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虽然黑西服人数不少,不过看看那十八罗汉的架式,大家也就有了信心。   
  “大家冷静一下,请不要动武,我们是非常有诚意来请小姐回去的,我家老爷非常挂念……”见势不妙,那家伙登时又软了。   
  “我不会回去的,我已经成年了,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那个无情无义的家不回也罢!”野晴无月站在楼梯上大声答道。   
  “那么,小的告退了。”那家伙灰溜溜地便想溜走。   
  “打完人就走了?给我拿下!”祺瑞一声断喝,十八罗汉转眼间便将黑西服们包围了起来。   
  “你们还想怎么样?”那家伙见走不了,凶心再起。   
  “我打你一拳然后拍拍手走人,你会怎么样想?这里在座的每位客人精神损失费一万美元,受伤的人每人五万美元医疗费,我们酒店的名誉损失费和器物损伤费五百万美元,合起来一共一千万美元,把钱拿来你们就可以走了。”祺瑞数了数手指头,非常干脆地道。   
  那家伙气得差点吐血,怒吼一声:“你干脆去抢银行好了!”   
  祺瑞挥了挥手,道:“全部给我拿下,我倒要问问身为警视厅副厅长的野晴彻夫先生为何要纵容手下闹事伤人,我们中国人来日本做生意可不能这样被你们给欺负了……”   
  随着几声怒吼,十八罗汉各展绝招,杀入了黑西服的人群之中。   
  这十八个人可不是盖的,就如猛虎入群羊,打得黑西服们毫无还手之力,这些黑西服只能吓唬普通百姓,哪里是这些从走报营中挑选出来,又经过了老爷子们精心锤炼的‘十八罗汉’的对手呢?   
  唯独也就是那领头的还有些本事,他一人架住了一把单刀和一根双节棍的攻击,不过,看到手下被打得满地哀嚎,他也无心恋战,虚晃一招便想独自脱身而去。   
  “讨打!”突地一个硕大的拳头出现在他面前,迅雷不及掩耳,他勉强仰面,躲开这一拳,呼啸的拳风将他的脸都刮得疼了,正暗自庆幸没直接挨上这恐怖的一拳,肚子上却着了一脚,就好像一个被大力踢中的足球,着力之处立刻瘪了下去,然后压力朝身上别的地方传递过去,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飞了起来,凌空将隔夜的食物和苦胆水连着唾沫血液喷了一路。   
  “白痴,你弄脏了地毯,小心少爷要你洗干净!”杨舒明还在和江大海纠缠不休:“用柔力震碎他的五脏六腑不好么?”   
  “娘娘腔不好玩,还是一拳打飞爽,奶奶的,弄脏了地毯老子要他舔干净!”江大海咧了咧嘴道。   
  “恶心!”杨舒明撇了撇嘴:“这里是饭馆啊,你别那么白痴好不好,影响了大家的胃口怎么办?”   
  “好啊!爽!”一方面倒的斗殴很快结束了,那些看戏的中国人登时欢呼起来,有几个苦大仇深的小伙子还挤了上来狠狠地踢了几脚躺在地上没法动弹的黑西服,尽找那些最软弱的地方猛踩,吓得十八罗汉赶紧把他们拉开,在别的地方杀日本人他们管不着,或许还会帮忙,在集团总部闹出人命就麻烦了。   
  “打电话通知野晴彻夫先生,咱们得给他留点面子嘛,好歹人家还是警视厅的副厅长,又是月儿的爸爸,咱们总不能挖他的墙角嘛。”祺瑞嘻嘻笑着对生活秘书说道。   
  董碧云白了他一眼,便打电话给野晴彻夫,说明了原委之后,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便咆哮了起来,野晴无月忍不住抢过手机大声道:“爸爸,我说过,那个家我再也不想回去了,请你不要再派人来骚扰大家,这些事情都是你不对,你有什么理由叱责人家,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还是去警署要回你的手下吧!”   
  野晴无月恶狠狠地挂断了电话,沉着脸道:“不能再纵容他们,不然以后还会有人来惹麻烦的,这些地痞无赖都应该送到警察局去关起来!”   
  祺瑞想了想,对徐如林道:“话是这样说,我们总不能做得太绝,徐如林,把他们扔出去,顺便向外边的人做一下宣传,我们的中华武术馆正式开张了!”   
  徐如林点点头,招呼着大家便去干活,十八罗汉一手一个在欢呼中将那些黑西服全部扔到了门外,不待他们动手,剩下的黑西服便被热情帮忙的人给拖了出去,狠狠地以各种姿势‘飞’到了人行道上。   
  “中华不可辱!男儿当自强!我们中华武术馆明天正式开业,欢迎大家前来学习中华武术,强身健体,自卫保家,也欢迎武术界的同道前来切磋武艺……”当街发起了印制精美的传单,东西早已准备充足,事情也按照祺瑞的计划发展,野晴无月还被瞒在鼓里,亲疏有别,很多事情目前祺瑞还不打算让野晴无月知道。   
  地上躺了一地呻吟不止的黑西服成为了最好的宣传品,无数人好奇地围观,看着曾经在东京街头无人敢惹的黑西服像蛆虫一样躺在街头痛呼哀嚎,有人觉得痛快有人觉得悲哀,就像日本日落西山一样,野晴家也再不同以前了。   
  传单上的语句虽然婉转,但是口气却不小,直指日本武术都传自中国,天下武学以中华第一……   
  中午聂小宁向祺瑞报告了一下上午收购的情况,没有任何进展,散户们都持股以待,几家持股大户却不肯出让股份,虽然前期已经吸纳了一部分股票,但是比例还非常小。   
  “不要紧,只是耍着玩的,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每天都折腾点事情出来让日本人紧张一下,嘿嘿……”   
  聂小宁唯有苦笑不语,祺瑞想了想又道:“嗯,我们自己的报社很难成气候,还是买一个比较快,若是花些钱能买下来倒也无所谓,你去试探一下那几个持大股的财团,最高以市价的一倍收购,看他们肯不肯出让,尽快将持股超过百分之五十一,不能让对方实施毒丸计划。”   
  跟聂小宁谈好了收购的事情之后,祺瑞带着人去医院探望受伤的小刘,他的伤很重,就算治好了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生龙活虎了。   
  “那个杀手,还有他背后的黑龙会,会付出代价的!”祺瑞握着小刘微凉的手,坚定地道。   
  “嗯,给我剐了他,还有,不要告诉我家里……”小刘那粗糙的手紧了紧,祺瑞心里一阵难过,狠狠地点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