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54部分

魔脑传奇-第254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郑趺此的兀焐褪谴蚣艿暮妹缱樱肀哂钟忻范图父鋈陶撸俨患靡材芴映隼矗皇碌模业故呛芷诖茉谔ㄍ迥殖鍪裁椿ㄑ茨亍!薄  
  董碧云耸了耸肩膀,道:“明天的庭审你还去吗?早上十点钟,你的受袭一案还没动静,你又得罪了东京警视厅副厅长,黑龙会的那个家伙恐怕不会有什么事情,说不定还会成为野晴彻夫拉拢黑龙会的筹码……”   
  祺瑞眉头一皱,道:“这倒也是,月儿,你这个老爸还真麻烦呢。”   
  “夫君不必烦恼,我爷爷留下的财产足够他们花几辈子了,他们若是能够安享晚年就已经是万幸了,照他们的所作所为……唉,死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祺瑞点点头,道:“那倒也是,我就恨不得早点把所有的事情都扔下周游世界去哪……   
  ◎   
  那个杀手的名字叫做山中透,是黑龙会的一级杀手,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都没失手,没想到在干这个小活计的时候却被逮住了,他一直纳闷着,那个家伙是怎样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冲上楼来的?   
  虽然被抓个正着,但是他一口咬定是被诬陷的,警察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没人来理他,一直关在警视厅的羁押室里面,除了那个被捏爆了两截指骨的手指头还肿得难受,估计要截肢之外,倒是过得很舒心。   
  “呵……”山中透打了个哈欠,心里面觉得有些奇怪,好像什么事情发生了一样,隐隐地觉得有点不安,眼皮越来越重,就好像吃了特效安眠药似的,山中透感觉很不对,心里头拼命地挣扎着,但是却无力抗拒,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好安静啊……对,太安静了……真奇怪……   
  山中透或许是整个警局中最后睡着的人了,不论是警察也好,罪犯也好,早已经陷入了睡眠之中,到处都安静了下来,所以山中透才会觉得非常奇怪,他是一个久经沙场的杀手,抵抗力比普通警察和罪犯要强得多,所以,被迷倒的时间也迟得多。   
  明亮如昼的监牢中静悄悄空荡荡的,显得异常诡秘,突然间四个幽灵般的人出现在牢房前,在牢房上方的牌号上看了看,笔直地朝着关押着山中透的牢房走了过来。   
  他们穿着西服戴着面具,来到关押着三中透的牢房前,猛地一脚将牢房给踢开了,突然发出的巨响在静悄悄的空间里来回荡漾,好一会才渐渐地淡去。   
  跟三中透关在一起的还有两个罪犯,还没有经过法院宣判,三中透还没有被宣布有罪。   
  一张张脸辨认,那四个人很快便从中找到了三中透,架起三中透的四肢,他们很快便消失在来的地方。   
  依莲娜看着手下布置的阵法将警局范围内变成了一个只能进不能出而且从外面看不出什么不同的样子,不过,相信警方很快就会发现不对劲了,必须赶快把任务办完。   
  那四个教中亲信弟子很快便扛着人跑了出来,依莲娜向他们点点头,他们便扛着人钻进了旁边的一辆房车里,发动汽车先行离去了。   
  只一会儿依莲娜那四个小使女也跑了出来,依莲娜钻进了车子里面,简单地命令道:“撤阵,走人!”   
  三辆汽车混入了街上的车流之中,被神秘力量掩盖的警察局渐渐地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一时间仍然没有人知道它里面发生了一些非常奇怪的事情。   
  三分钟后,五辆警车带着尖啸封锁了警局,这个时候人们才知道它里头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里面太安静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阵喊话无效,指挥官便派出了一队拿着防弹盾牌的警察打前锋,蜂拥着朝警察局诡异地开着的大门跑去。   
  当这些警察闯进了警察局之后,路边挤在人堆中看热闹的一个年轻人悄悄地按下了口袋里的遥控器。   
  ‘叽……”尖厉的用泡沫塑料沾上水在玻璃上摩擦时发出来的刺耳声音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突然响了起来,这种声音越过了防弹盾牌直接作用在警察的耳膜中,刺激得他们烦躁不安、头晕目眩,只想呕吐。   
  就在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那些昏迷中的人也被这刺耳的声音给强制催醒了过来,他们捂着耳朵,还没闹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便被突然间从桌底、垃圾篓里、甚至是某个大波妹的乳沟里冒出了浓浓的刺鼻的恶臭味来。   
  “是毒气弹!快走!”日本的警察闻声色变,脑袋里立刻冒出了沙林毒气的字眼,联想能力更强的人甚至回忆到了当初奥姆真理教的那些殉难者尸体。   
  就算再怎么犹豫,当满嘴的恶臭刺激得胃部直抽搐的时候,没有谁还想继续呆在这个可怕的地方。   
  刺耳得让人头晕目眩的声音尚在耳中,眼睛已经被那烟雾熏得热泪直流,鼻子嘴巴更可怜,就像被人硬塞满了大便一样臭不可闻。   
  ‘哗……’发现了烟雾,自动喷头洒出了水来,淋得他们一身凉透,他们丢掉了一切累赘,捂着嘴和鼻子,仓惶逃出了警察局。   
  在外边正打算派下一波警察进去的指挥官和联络官第一时刻便猛地将耳塞抓了下来扔到地上,那刺耳的声音已经通过耳麦和电波传到他们的耳里,旁边的警察正大惑不解,那刺耳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不过还是非常地让人无以忍受。   
  紧接着里面的人怪喊着逃了出来,一个个狼狈不堪,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茅坑里发出来的恶臭,那些气味溶在水里沾在他们的衣服上了。   
  本来想上去救助的警察纷纷捂着鼻子走避,太臭了,这些家伙就像是从茅坑里爬出来的一样。   
  “毒气弹……快,给我防毒面具!”一个逃出来的警察对远远地不敢上来的同事祈求道。   
  “毒气!”那些警察惊呆了,恶臭提醒了他们,他们掉头就跑。   
  日本警察上演了一幕让全世界都耻笑不已的画面,他们根本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也没有确认是否真的是毒气,他们从指挥官到普通警员,连汽车都不敢耽搁时间去发动,从听到毒气弹这个词语的时候就迅速崩溃了,尽可能地逃开。   
  围观的人们大惑不解,一个好心的小警察挥着手里的警棍大声叫道:“毒气,沙林毒气,赶紧离开!”   
  就跟一颗炸弹在人群中炸响一样,所有人立刻加入了逃亡的队列,恐惧像瘟疫一样蔓延,大家撒开脚丫子疯狂逃窜。   
  三分钟后,日本富士电视台立刻播出了被某位刚好在附近拍摄的好心人拍到的录像画面,沉痛地宣布日本再度遭到毒气袭击,死亡人数估计超过上百人……   
  别的电视台也瞬间转播了这部录像,这个拍摄者的技术非常好,把一些细节都拍得非常地清晰,这是一部极为优秀的现场纪录片。   
  日本举国悲痛,全世界也为之震惊,纷纷表示关注和谴责。   
  日本政府却在叫苦不迭,那个带头逃跑的现场指挥已经被撤职查办,因为当装备精良的防化警察赶到的时候,那些据信已经殉职的警察正在路边的饮水器上漱口洗脸,他们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防化警察小心翼翼地冲进警察局的时候倒是吓了一跳,满地都是‘尸体’,简直比生化危机里的场面还要可怕,不过检查后他们却非常气愤地发现这些家伙都还活着,只不过是被浓度仍然非常大的恶臭气体给熏倒了。   
  他们迅速抢救晕厥者的同时立刻对毒气进行了分析,结果非常简单,这是一种软杀伤武器,俄罗斯产的类似催泪弹的东西,攻击人类的听觉视觉和嗅觉,逼迫人从掩体中逃出来,气体成分是平常人们就可以接触到的一些臭气,例如工厂里排放的二氧化硫等。   
  现在外面已经沸沸扬扬地声讨恐怖袭击者不人道地使用沙林毒气了,周围一公里内已经没有了人畜,若是人们得知他们只是被臭气愚弄,不知道会不会把那些白痴警察给活活打死,因为毒气和臭气是有明显区别的,真的是毒气的话,那些警察就算跑了出来,脸上手上也早就溃烂了,平民或许不懂,他们警察应该知道。   
  “哈哈……”祺瑞高兴地大笑不止,日本警察真可爱啊,向来就以素质极低的特点被全世界同行所取笑,这回可算是大大地在普通人面前露了把脸了。   
  “神君,人已经藏起来了,您要不要亲自看看?”依莲娜走了进来。   
  “不用了,落到你们手里算他倒霉,给我留一口气就行,帮我问一问黑龙会在东京的情况。”祺瑞道。   
  “是!”依莲娜看了看祺瑞身边的董碧云和野晴无月,小嘴嘟了起来,道:“神君,人家帮你干了那么多活,有什么奖励没有啊?”   
  “有啊,明天放你一天假去迪斯尼乐园好好玩玩。”祺瑞笑道。   
  “哼,不理你了,把人家当小孩子!”依莲娜赌气走了。   
  第二天日本政府终于宣布了结果:“……据查明该毒气正是沙林毒气,在我们警方的紧急救援下,伤者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无一死亡……”   
  一些友好国家询及是否需要帮助,日本政府推辞掉了他们的好意。   
  但是,立刻有人跳了出来宣布那只不过是普通的臭气弹而已,日本政府愚弄民众,欺骗国际友人,这人模拟基地组织的方式,放出了一段蒙面录像,表示这盘录像是在袭击之前就已经录好了,日本政府虚伪的面目他们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云云。   
  刚刚才恢复的一点点人气又被重重地打压了下去,日本政府缩头乌龟般无法作出任何回答,他们从哪里弄被沙林毒气伤害的真正受害者呢?   
  “我对日本政府和媒体都非常失望,假若外国投资者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证,那么我们还投什么资呢?自从遭到杀手袭击导致我的司机受了重伤之后,我就有了撤走所有投资的想法,假如日本政府拿不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我想大部分投资者的想法与我是相同的。”在庭辩之前,祺瑞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假若您买下了《朝日新闻》您会对她进行改革达到您所需要的什么样的程度呢?”   
  “新闻人应该自由、公正地向读者作出有诚信的报道,我对目前日本的资讯界非常失望,这是一个充满了骗子的世界,假若再不好好反省,迟早日本民众会被世界抛弃的,因为他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希望我的话不会被你们篡改或者断章取义,希望在座的都是诚实的人!”祺瑞笑道:“就要开庭了,谢谢大家!”   
  庭审毫无疑念,《朝日新闻》被裁决侵权,需要登报向王星火先生道歉,并且被判罚五十亿日元的赔偿金。   
  双方都表示不服判决,将提起上诉,朝日新闻的股票再跌,股市在小幅上涨之后再度大跌,朝日新闻成了跌停板上的领头羊。   
  “我们可以用雅虎的股票和你们等值交换,雅虎的股票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我这是在用金块换石头,你们看怎么样?现在《朝日新闻》的股价又跌了那么多,我仍然可以以前天我们开的价格给你们,若是你们不同意,我只好放弃收购,把我手头的股票放出去了。”祺瑞把持有《朝日新闻》的几个财团的负责人都约到了一起进行最后的谈判。   
  “雅虎?您真的确认用雅虎股票跟我们交换么?”一个基金的投资专家激动地道。   
  “那是当然,我从不骗人,金口玉言!”祺瑞肯定地道,只是陪着在一旁的聂小宁手里的钢笔差点掉在地上,用现在最热门的股票换日本的垃圾股,这个总裁真的疯了。   
  “成交!”再也没有任何意见,大家比祺瑞还着急,赶紧找来律师,飞快地将股票转让给了星月集团。   
  祺瑞也按照说好的条件将雅虎的股票给了他们,大家乐呵呵地皆大欢喜,随即星月集团宣布拥有了《朝日新闻》百分之三十七的股份,已经成为该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要求召开董事会重新进行董事会的权利分配。   
  祺瑞将剩下的麻烦事情扔给了聂小宁,正打算走的时候,聂小宁气呼呼地道:“总裁先生,我打算辞职了,明天我的辞职信就可以拿给您签字,我把手头的事情办完,我就要回国了。”   
  “怎么了?不是干得好好地么?怎么突然就打算不干了?难道是打算回去结婚么?”祺瑞讶道。   
  “不,您想到哪里去了,我还没有男朋友呢,我是觉得在您手下完全得不到您的信任,这让我非常地困扰,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您让我不知所措。”聂小宁道。   
  “哦,我明白了,这个问题嘛,我会向你解释的,请你还是先努力完成你的工作好吗?”   
  “好,希望您的解释不会让我等太久,也希望它会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